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留言簿
专辑导航 — 宋晓亮阅读文章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情敌的较量 文章时间:2015-09-21(2015-09-22修改)
作  者:宋晓亮出处:原创浏览813次,读者评论3条论坛回复0条
情敌的较量
文/宋晓亮
2015年09月21日,星期一

《侨报》文学时代,2015年9月21日

        一个月落霜满地的清晨,鲍春刚扭开盖世杰的门锁,浓妆艳抹的盖妻就媚眼含情地将他迎进客厅,面对面地坐在黢黑的皮沙发上。
        盖妻递上刚沏好的茶:“怎么,从我家搬走,不打电话,你连门都不登了?”
        “觉得老盖对我醋意超大。”鲍春龇着两个虎牙笑。 
        “所以,我趁他去加州游玩,就赶紧把你给呼来了。”
        “正好,我也有大事要跟你汇报。”
        “快说来听听。”
        “中国人自摆脱了鸟笼经济的束缚,神州大地上到处都充满了商机。你是不是也玩玩大陆牌﹖”
        “你怎么不玩?”盖妻面曝警惕。
        “不瞒你说,我刚把北京的住房押进去,就拥有10%的股份。首次分红,大把钞票就进账了。”
        “这是什么买卖,会这么赚钱?”
        “我哥在北京开了家旧货商店……”
        “旧货?”盖妻凤眼斜眺:“你哥都经营什么货物?”
        “旧钢材、旧铁轨、旧车零件什么的。”鲍春抿了口乌龙茶:“美国的旧货,在那边可当新货卖,一本万利呀﹗”
        “谁会那么傻?”
        “谁会那么精?”不惑之年的鲍春转动着满眼的事故:“我哥哥会调动愚昧的力量,会利用人们的羊群心理。他的公司正准备上市呢!”
        “那我也参个小股可以吗?”
        “小股可发不了大财呀!”鲍春翘起了二郎腿:“赚大钱,享荣华,谁人不想?”
        “你若真有把握能赚到大钱,我就把银行里的存款和租给你那间开杂货店的房子作贷款抵押……”
        鲍春故作紧张:“那行吗﹖那你老公能同意吗?”
        “房子是写在我的名下,存款也有一多半是我从娘家带出来的钱,他有什么资格管。”
        “听你说过,令尊曾卖过军火。”
        盖妻抬手制止:“我私下跟你讲的事要藏在肚子里嘛。”
        “好、好。”鲍春频频点头。
        “那这笔大买卖你就动手做起来吧。”
        “这可是您说的。”
        “我还要说,你哥那边给我什么头衔,吃股多少﹖”
        “吃大股的CEO。”
        盖妻眼珠乱转:“你们会不会私下捣鬼,架空我,跟我报黑账﹖”
        “您要是信不过哥们儿,那就算了吧。”鲍春把圆脸拉长了。
        “不必啦,谁还不了解谁嘛。”
        “那我这就跟我哥取得进一步的联系﹖”
        “越快越好。”
        “你老公真的会支持你?”
        “能赚大钱事,他是不会反对的。” 
        “那咱就怎么说定了。”鲍春起身欲走。
        “怎么,搬进新房子里就讨厌我了,不能多陪我一会儿吗?”
        “我得回去帮你起草大计划呀。”
        “好的。”盖妻用迷恋的目光走了她的“心上人”。
        鲍春一出门就把皮包里的小录音机给关掉了。回到家里,他一边放,一边录,都剪接好了,在留下的那盘磁带上写下年月日,转身将其锁在抽屉里。
        三天后的晚餐桌上,盖妻就把入股的事捅进了老伴的耳朵里。
        盖世杰皱眉想了一会儿:“鲍春的租金倒是月月按时给,信誉还是不错的。况且北京那边又是他哥哥在经营。不过,运作前要先搞个皮包公司,业务由他代理。私底下我们要跟鲍春签个合同,总裁必须是你。”
        “你为什么不当CEO?你一直都想做大事,赚大钱,出大名的。”
        “我怎么说,你怎么做就是了。”

         鲍春确是有路子,没多久他就买了十几吨旧铁材和山大一堆的旧汽车零件。倒霉的是,旧货刚交接完毕,正准备装箱海运时,他哥哥的公司就被当地政府以经营走私货给查封了。
        老辣的盖世杰再也装不下去了。存款白掏了,房屋死押了,连棺材本都赔进去了,灭顶之灾就算降临了,而鲍春呢,竟一点麻烦都没有。盖世杰气不过, 他的巴掌首次上了老伴的脸。动手打人的外在原因是鲍春让他血本无归,内在原因大概是为了一雪他当了几年活王八的耻辱吧。
         盖世杰把双方私下签的合同摊在桌上,又打电话把鲍春“请”到自家,想磋商如何承担其亏损。不料,他话一出口,鲍春就翻毛了。
         “‘皮包公司’的账户,是尊夫人的大名。当初说好了,你们出钱,我出力,事到如今,你们的钱是钱,我出的力就白搭了?”鲍春喷着唾沫星子:“别的不说,光买旧车零件,我就多次从马里兰州跑到千里之外的印第安纳州去打探,去接洽。”
        “你不就花了点汽油钱吗?”盖妻叫嚷。
        “对,我只是个跑腿的,我无权无责无须乎承担你们的亏损。”
        盖妻怒吼:“这个倒大霉的主意你敢说不是你想出来的!”
        “你有证据吗﹖”鲍春一脸的挑衅。
        “你的每一话都是活证据。”盖妻捶案:“你说你哥在北京开.....”
        “我说这都是你说的。”
        “你无赖,你流氓﹗”
        盖世杰插话了:“我一向反对生意失败了合伙人就对着咬。我想凭我的为人、智慧与修养,我们的事应会在心平气和中得以解决。”
        鲍春笑而不语。
        “你不说话,表明赞同我的观点对不对?”盖世杰一脸的乞求。
        鲍春不搭腔。
        “你不要摆出一副死猪不怕水烫的样子。我以为,赚钱和赔钱,咱们都应该还是朋友。”盖世杰用大紫边眼镜遮住了他心灵的窗户。
        “好哇。”鲍春抱着胳膊仰着头。
        “你是副总裁,必须要分摊债务的。”盖世杰拍着他们私下签署的,没有公证过的合同说。
        “姥姥﹗”鲍春扁脸变鼓:“你老谋深算,一上来就拿我当傻子耍。你以为哥们儿看不透你的花花肠子﹖我那是使用了《三六计》中的第二十七计“假痴不癫”。
        盖世杰一愣,镶嵌在大圆脸上的两个按钉眼警戒无声地转动开来。
        盖世杰在心里说,当年我从北平去了金门,什么都没带,只把父亲生前酷爱的《三十六计》揣在怀里。这次生意一上手,我就选择了书中的第四计“以逸待劳”___致人而不致于人。孰不知,他竟来了魔高一丈。
        盖妻把眼瞪圆了:“你怎么不说话呀﹖他一个假痴不癫就把你给唬住了吗﹖”她转斥鲍春:“你没良心,你忘恩负义。8年前你离开北京闯进马里兰州,靠朋友的引见,才认识了我。是我帮你小子办身份,多次苦求我的好姐妹和你办假结婚。没想到,你竟与我反目成仇!我跟你讲,你若跟我玩狠的,我立刻就在华文报上登广告,揭发你办假结婚的事。”
        “好哇﹗反正都是你在出谋划策,我只是磨道里的驴,听喝而已。”鲍春哼哼笑:“你若揭发,倒霉的是你的闺蜜,下大狱还是赔款25万美元,你要帮她定夺哟。”
        “你以为这就能吓倒我们﹖”盖世杰目光火辣。
        鲍春指着盖老头:“听着,你的秘密和尊夫人拍板入股的证词,我也可在华文报上刊出去。”
        “你......”盖世杰心神慌乱。
        “彻底揭穿你。”
        “你揭呀,你这就去揭呀!”盖妻用脚踹鲍春。
        “你真有这么大的胆子﹖”鲍春拍拍裤兜:“你那天所说的话可都在我的小录音机里﹗”
        “流氓,小人,恶棍﹗”盖妻动手抢证据。
        盖世杰把她喝住了:“他有心搞你,已是防不胜防了。”盖世杰啪啪地拍着那张所谓的合同:“我可以拿着它去法院告你﹗”
        鲍春哈哈笑:“我分两部说,一、我那张副总裁的 名片是你给我印的;二、这张不具备任何法律依据的什么合同只用于君子。对我这个小人,连张卫生纸都够不上。”
        “出去,你给我滚出去﹗”盖妻把脸上的厚粉都吼落一地了。
        鲍春弹着指甲:“别忘了,当年是你到我地摊上去买便宜货时,结识了哥们儿。为了长期地沾我便宜,你就把我请进你家。请神容易,送神难,这可是中国人的老话儿。”
        “我真是瞎了眼,怎么会让你这个魔鬼给害......”盖妻的脸气得血紫血紫。
        “50多岁的老女人了,发这大的火,这要是气出好歹来,谁来侍候你呀﹖老盖头儿都奔60了,又矮又瘦又没力气。”说罢,鲍春举步:“我得出去打听打听,看看哪家报纸的名声大,我好把你们的秘密散出去。”

        飓风刮不走胸间怒,烈日烤不化心头恨。盖世杰压抑,从金门来美国近30年了,竟栽在鲍春,一个曾在北京哼唱几段京剧的小混混面前,懊恼啊!
        盖世杰起身屋外,开车欲走。
        盖妻扑上前去:“你要去哪里?”
        “到税务所去忙我班上的事。”
        “你要早一点回来。我自己呆在家里好害怕。”
        “打开电视,那里面人多。“话毕,盖世杰开着紫色的别克,朝城外一家卖枪的商店风驰电掣了。
        他挑了一把口径为38厘米的左轮手枪。交钱时,收款人让他报出社安号码后,经电脑查证,他无不良纪录和杀人纪录,就把手枪和子弹都交给他了。老盖开车到“领域之王”去吃了一顿煮海鲜,这才回家了。 
       “你怎么才回来?”盖妻堵在门口问。
       盖世杰极其疲惫看妻一眼,没说话。
       “你吃饭了吗﹖”盖妻跟到客厅。
       “吃了。”老盖走进自己的寝室,刚要关门,盖妻的胖脸又挤在了门缝间。
       “我累了,我想静一静。”
       “我又不是外人,想和你商量一下怎样对付鲍春这个小流氓。”
       “我是一家之主,你就不用多操心了。”
       “有我在,我们商量一下不更好吗﹖”盖妻抓着门把说。
       “晚了,商量什么都等于鲍春把我们给毁了。”
        盖妻双眼喷火:“你知道我是怎么对他的,他怎么能......”
        “知道,他喝完的剩茶,你都赶紧倒进自己的嘴里。”
        盖妻倒吸气:“我......我那是怕丢了。”
        “你怎么不喝我的剩水﹖”
       “我......”
       “他的杯口上黏了些什么﹖你舔到了什么﹖是想在杯口上寻找接吻的感觉是不﹖”
       盖妻的灵魂像被其夫钩了出来,夹在门板与门框间。
 
        盖世杰这一深层的撩揭,可把盖妻给弄蒙了。一万个没想到,丈夫竟在自己的感觉之外,如此下心思地观察和揣摩自己,太可怕,太不可思议了。他还观察到什么﹖掌握了什么?面对难堪,我该如何应对﹖用大哭大闹来赢得那无赖般的胜利﹖不,不能不敢和他翻脸。鲍春已视我为敌,一个女人斗不过两个男人。我必须要先靠住一个。
        盖妻迅速地调整了自己的情绪:“看看你,编故事气自己,傻不傻呀?”她就势推门前迈一步:“啧啧,就你现在的样子,可不是我心目中的盖世杰哟﹗”
        “你心目中的盖世杰是什么样子﹖”
        “大度、亲和、宽容,是个出了名的能人、强人,特别阳刚的大男人。”
        “这是你的真心话﹖”
        “我是个会说假话的人吗﹖”
        “基本不会。”
        “那你还瞎猜吗﹖”
        “就算是瞎猜吧﹗”盖世杰拍着脑门:“我说过,我累了,回你房间去吧﹗”
        “不,今晚上我想睡在你的身边。”
        “我早已不适应身边有人了。”盖世杰把妻子“请”了出去。
        盖妻倚着门板流泪。她的心底忽地涌出了一串的对不起。家里一出事,这才认清野男人的凶狠和不可靠。她回过身来,啪啪地拍着门板:“老公,你也别太劳神磨心了!”
        “我知道,你也早点睡吧﹗”
        “好的。”
        盖世杰把耳朵贴在门板上,听妻走进隔壁房间,这才把房门关紧了。他走到床边,从包里取出手枪。他将其握在手中,在灯光下掂量着,摆弄着。他坐了下来,对面的墙壁上立刻就“蹦出”了鲍春其人。他咬牙切齿地瞄准,再瞄准。第一枪开他的心﹔第二枪掀他的脑盖子﹔第三枪要掏出他的肠子来。
        老盖把自己“打”哭了。
        年轮磨滑了人们的头脑,转出了太多的心机,生活一再地逼人自我欺骗。生理缺陷这一庞大的阴影,罩住了盖世杰心灵的蓝天。框架中的完美有勾勒,有描绘,有雕琢,有抛光。设计出来的完美,则缺少原始的野趣,真实与纯粹。他的生理缺陷,让鲍春有机会填充了妻子的“欲壑”,这个今生不能透露的苦衷,恰被鲍春攥得紧紧的。怎么办?设计、营造,耗尽心血构筑的“面子工程”即将被鲍春毁于一旦!等到那一天,人们会怎么想,怎么说,怎么传﹖谎言是自己编造的,倘把谎言还给真象﹖我盖世杰的“体积”是负载不了的。还有,他若把那盘录音带一公布,把自己一直躲在幕后操控公司运作的真情一揭发......
       越想越慌,越慌越乱,慌乱中,盖世杰咣当一声,倒地不起了。
       瞪眼躺在隔壁的盖妻,闻声跑来,抱起老伴又呼又叫,老盖流着哈喇子连比划带呜噜:“枪、枪、枪,藏、藏、藏……”
        盖妻抱着老盖四下看,看见后,她吓得直发抖。这一抖,就把老盖给抖落了。老盖瘫在地上,真的起不来了。
        盖妻打着哆嗦地把枪藏在床底下。回过头来忙拿过电话低头就按。
       10分钟后,鲍春赶来了。
       盖妻怒目直视:“你怎么来了?我要的救护车!”
       “是你打电话说老盖瘫地上了!”
       “你是怎么进来了的?”
       “我有你家的门钥匙,你忘了?”
       “我会把我家的门钥匙交给你?”
       “别扯些没用的,救人要紧!”说话间,鲍春拿起电话直拨911。  

 


本文在9/22/2015 2:42:09 A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宋晓亮
[散  文] 追忆文坛老前辈宋晓亮2019-05-26[84]
[小  说] 平凡的贵人宋晓亮2019-05-17[178]
[温馨之家] 焉能不点赞——黄宗之、朱雪梅文学伉俪宋晓亮2019-05-03[460]
[散  文] 我被狗狗感动了宋晓亮2019-02-23[256]
[温馨之家] 文学路上遇孟悟宋晓亮2019-01-26[523]
更多相关文章
蓝蝶儿 去蓝蝶儿家留言留言于2015-09-27 22:00:27(第3条)
小说语言犀利,短小精练,像一把手术刀,切割出当今社会的毒瘤......
亮姐姐的文字总是让读者留下深刻反思......
今天是海外的中秋佳节,蝶儿送上真诚的祝福: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嬋娟。”
 主人回复 
感谢怡妹特来阅评,让亮深受鼓舞。
写小说,若撞见社会毒瘤,立马操刀,毫不留情。^_^
节日快乐,今晚咱看一个月亮哈。
杨超 去杨超家留言留言于2015-09-24 11:35:08(第2条)
巧思布局,叙事不张,人物情性在娓娓道来中清晰呈现,结局在平和的对话中引出思索空间。学习了。
 主人回复 
谢您细读小文,并深度鼓励。
我妈妈生前常说:出门在外,三条路,找中间那条直的走。
预祝中秋快乐,阖家康泰!
梦娜 去梦娜家留言留言于2015-09-23 16:48:34(第1条)
姐,这篇小说一开始就让我几乎是提心吊胆地看,惊心动魄地看完了。
人的贪念之心和不诚之情多么可怕啊!
悲剧。却也是喜剧。至少盖妻醒了,虽然太迟了。但她是否真悟了,倒不见得。
姐姐的好小说。赞一个。
 主人回复 
谢鸣特地跑来留言,还提出表扬。
恩怨情仇,演不完的人生大戏。
预祝中秋快乐!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宋晓亮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