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留言簿
专辑导航 — 宋晓亮阅读文章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父亲的靠山 文章时间:2015-06-27
作  者:宋晓亮出处:原创浏览743次,读者评论2条论坛回复0条
父亲的靠山
文/宋晓亮
2015年06月27日,星期六

             《侨报》文学时代,2015年6月25日                   

           田在耕弓着腰,背着手,皱着眉,苦着脸,心情沉重地从西单往宣武门大街走。呼呼的北风卷着枯黄的落叶打着旋儿地在追赶他,包抄他。
           他搓了把脸;揉了揉两只模糊的眼;喘口长气,定定神,这才做着记号地敲击着田阔的门。
            “爸,您去我堂姐家怎不告诉我一声?“正在家里给街道服装厂锁扣眼的田阔迎进老爸,回头冲了杯糖水往茶几上一放,忙坐回靠在门旁的小板凳上,边飞针走线边说:“上周一,都10点了还不见您来,我就到公用电话处拨通我二姐班上的号码,知道您去丰台了,我这才踏实了。”
            “我根本就没去你堂姐那儿。”
            “没去!您怎么一周都不来我这儿吃饭?
            “您大姐从唐山来了。”
            “她什么时候来的?”
            “上个星期天的晚上。”
            “她在哪儿?”
            “走了,今早上你二姐和你三姐才把她送上了火车。”田在耕脚尖对着脚尖地瞎磕打:“她走了,她们才让我到你这儿来。”
            “是谁敢不让您来?”
            “这......”
            “我大姐来了为什么要瞒着我?”
            “别问了。”田在耕双手抱头,用厚厚的棉袄袖子挡住了自己的脸。
            老爸的异常的表现,让田阔陡然清醒,在过去的7天里,她的家人曾合伙干了一件对不起她的事。
          人在悲伤或痛苦时,体内会产生出一种有毒的黏性蛋白,需通过眼泪排泄出来。
            气上涌,心下沉,头发晕,手发抖,田阔不问什么了,只是边锁扣眼儿滚泪。由于双手过于抖动,她“啊”地一声,左拇指被扎破了,鲜红的血滴在手中的白衬衫上。
            田在耕腾地起身。他扑到门口:“你不是说,给人家弄脏了得罚款吗!”老人嗖地扯走田阔手中的衣服,扎进厨房,扭开水龙头,弯着腰,噌噌地搓着白衬衫上的红血渍。
           田阔靠着门框干坐着。
          “你滴上的这些血我怎么洗都洗不出原样来,这可怎么办?”
           “赔钱吧。”
           “那得赔多少?”
            “十几块吧。”
           “什么 !那这月你不就白忙活了?”
          田阔不说话。
          “阔儿,你别哭了,心里有什么委屈就跟爸说,想知道什么爸告诉你。有话不说,干滚泪可别憋出病来!你知道,爸的死活可全得仗着你呀!”田在耕吧吧地拍着老寒腿。

           一生务农的田在耕,共有四个女儿。老大在一家服装厂当领导;老二在一家出版社做校对;老三在歌剧团里拉二胡;小女儿田阔生不逢时,虽说进了城,却沦为待业青年。
            1981年的寒露湿衣时,田在耕到老伴坟前烧了两刀纸,把河北老家那六间砖房交由堂弟看管,自己买了张火车票向首都进发了。78岁了,腰弯了,腿软了,手硬了,辛苦了一辈子,贴身带出来的财富,还不到100元人民币。
           人留儿孙防备老,草留须根等来春。
           老人坐在阔儿的屋里,吃了碗打卤面,就倒头睡着了。田阔刷完碗,态度严肃地跟两个姐姐说:“爸老了,从今往后他的一切就全靠咱们了。”
             “你有什么打算?”老二问。
             “我听姐姐的。”田阔说。
             “免了吧,爸妈的事,哪一回不是你挑头扛大梁。你心里有什么计划就说来听听。”老三说。
              “咱不能让爸再回老家了。他干不了什么了。”田阔直言。
              “让他常住北京,我可没时间侍候!”老二扭脸往外看。
              “你做不了的事全归我。”田阔一口允下。
              “爸住哪儿呀?”老二皱眉。
              老三开口了:“三年前,爸来北京时把阔儿给难得,楞是在廊子上按了门窗,让老人在里面住了4个月。”她俩眼上翻下看:“当着自家人,我就不瞒什么了。听说我们团要分房子,这一回就让爸先住我家,弄好了,或许能多分一间呢!”
            “谢谢三姐。”田阔一脸的感激。
            “瞧你说的,爸又不是你一个人的。”老三推田阔一把。
            “看爸身上穿的,包里装的几乎全是阔儿给他买的。可她自己连双袜子都舍不得换换新。”老二感叹。
            “我穿新袜子的日子长着哪!爸年纪大了,应该先尽着他老人家。”田阔笑。
        
           午后的斜阳,透过明亮的玻璃窗把田在耕脸上的皱纹都给晒笑了。老人一觉醒来,得知孩子们把他的晚年生活都给安排得妥妥贴贴,他合不上嘴地说:
            “好、好,老三和阔儿的住处不远。我每天在老三家吃完早点,再遛达到阔儿这儿吃午饭。而后,我就到长安街上看热闹,晚饭时再回老三家。”
           “那生活费怎么摊?”老三直白。
           “要不咱给唐山的大姐写信,让她每月也给爸5块钱,加上我们三个的,爸一月就能有20块钱的保证金。”老二献策。
                                                                 三

          10天后的周日下午,在老二的客厅里,经三姐妹的共同磋商,一封发给大姐的信由田阔执笔了。
          “大姐您好!父亲年迈体弱,靠他自己养活自己的日子已不再来。爸的未来,应有我们姊妹四人安排、打点、分担。你是大姐,想先听听你的意见。候复!”
           老二和老三看完信,都嫌份量不够,应直接提出一年找她要60块钱。
            “爸都往80上数了,还从没花过他一分钱哪!”老二嚷嚷。
            “过去爸自己能干活,也不缺我大姐那俩钱儿,对不?”田阔说。
            田在耕点头苦笑。
            “臣民出暴君!就因为你们太老实了,所以大姐才敢不管爸!”老二粗气呼呼喘。
            “再加一笔,直接找她要钱!她若不给,就把田在耕送到唐山去!”老三指指点点。
            “第一封信别那么横,先摸摸她的底再说。”
            “就听阔儿的吧!”田在耕定夺了。
            两周后,老大的回信寄到了老三家。
            “伟大的妹妹们:大姐读书没有你们多,肚子里存下的墨汁也没有你们厚。你们会玩儿字儿,会玩儿词儿,只可惜,你们全都白玩儿了。今天,我要郑重宣布 :生不养,死不葬,是我‘回敬’咱爸的唯一选择。不过,有一点请你们要记清楚着,那就是在财产分配上,哪怕爸只有一根火柴棍儿也得撅成四截儿!”
           看完老大的信,老三”嗖“地跳上自行车,眨眼工夫,老大的信就拍在了田阔的茶几上。
           “拿笔,快拿笔写信骂她一顿!”老三蹦着高儿地嚷。
           “骂有什么用?不如咱先写信问问,她不养活爸的原因是什么?”田阔边找纸笔边冲老三说:“这封信你写吧。”
            “你的文笔比我好,还是你来吧!”
            “那最后的签名?”
            “还和上回一样,由你代签就行了。”说话间,老三看了一眼腕上的表:“妈呀,都午后3点了!我还得到单位里去开会呢!”
            “你到班上抽空给二姐打个电话,告诉她这封信的内容。”田阔叮嘱老二。
            “我知道,你就放心吧!”老三远去了。
 
            9天后,老大来信了:“我不养活爹,那是因为在我小的时候,他把我卖了。”
            一句话,一行字,这就算打发了?
            那天正赶上三姑爷过生日,田在耕就没去田阔家吃午饭。老三看完信急着和老爸对证,就把老大的信给念了。
            田在耕瞪着眼,张着嘴:“老天爷呀,我田在耕再怎么穷,再怎么难,可从来也没想卖儿卖女呀!老大不孝顺我,我认啦!可她不该无中生有地糟蹋我,毁我名声!这个屈我实在是忍不了!”喊叫中,老头儿咣当一声,倒在凉地上,四肢缩成了一团地直抽抽。
            老三吓毛了。她扑上前去,抱住老爸,又与其夫合力把田在耕抬到了床铺上。
            老三双眼通红:“你看着我爸,我这就找田阔去!”
             “把田阔給弄来!”三姑爷叫嚷。
        
            田阔抱紧老爸:“您消消气,别难过。信是我写的,我若不为爸出了这口气,阔儿就碰死在您的面前。
           “对,这就写信告‘唐山’!“说话间,老三回头找纸笔去了。
           田阔扶老爸躺下,自己秉笔直书:“大姐,今信就说爸卖你这一件事。一、你几岁时被卖;二、买主何人;三、你身价多少;四、旁证是谁?上述四项你能一 一说清,并拿出卖身契,再由父亲确认,倘若属实,从今往后爸就是讨饭,都会绕过你的家门口。反之,我们将以诬陷罪起诉你。”
           信写好时,老二也赶来了。她读后即拍手称赞:“太好了,太棒了!阔儿有写作才能!”
         “好,真解气!”这是老三的读后感。
         “都同意了,那咱仨签上名,我这就寄出去。”田阔边说写信封。
           “不用了,还和前两封一样,你代签一下就行了。”老二、老三异口同声。
           信任的字面解释是相信而敢于托付。光明磊落人信任;坦坦荡荡信任人;心术不正丢信任;敢做敢当信任存。信任能激发出真挚的情感,真挚的情感在胸间荡漾,那是一种彻心彻肺的享受!然而,清纯质朴的田阔却让信任二字给绑架了,给“绞刑”了。  
           第三封信发走后,半个多月都见不到老大的回复。在两个姐姐的催促下,田阔又动笔了。
           “大姐,20天内若收不到你的回信,我们将赴唐山同你面议!”
           12天后,老大来信了:“爸卖我的事不是假的。有关卖给了谁,卖了多少钱,我全都记不清了,至于旁证,那就是死去的娘。这就是我的证据。”
          在京的三姐妹全怒了。怒至高潮,其泻愤的唯一渠道还是由田阔写信质问。
   “......真想让大姐当楷模;真想向大姐学习;真想看大姐事事处处都起到垂范作用。然而,在田氏家族的史册中,你的所作所为,恰凑出了一个反面教员的完整形象。老爸年近八旬,你不但不尽孝心,连一封问候的信都从未写过。如果田家的姐妹都学了你,父亲的晚年将是何等悲惨?
         你言你行,在在证明,父亲卖你之事纯属胡编乱造。四大证据,你仅列举一项,而你的证人又是早已长眠地下的老娘亲。如此这般,你对父亲的诬陷罪已是完全成立。限你半月,你若再拿不出证据,再耍赖,再狡辩,你的三个妹妹将同抵唐山,与你对薄公堂!”
          因为有信任在,这一次,两个姐姐看完了信,田阔又代她们把名签上了。

            6天后,老大把电报发到了老二那儿:“我要进京,去你家。”
            老二看完电报,当晚就去了老三家。
            “大姐要来北京,她来干什么?”老三眼珠乱转。
           “是怕你们去唐山处置她!”田在耕披着棉袄坐了起来。
            “她这是先发制人,想到我家来耍无赖!”老二气愤难耐。
            “你是北京的老大嘛!”田在耕说。
            “关我什么事,信都是田阔写的。”老二嘟囔。
            “没错,信都是她写的。”老三把眼珠子转到了眼角上。
            “你的意思是......”老二瞪着老三,“等大姐来了,咱就说......”
            “不用说出来了。”老三把眼珠子又转回去了。
            “那这封电报不能让田阔知道。那丫头遇事敢死在阵上,这要是让她见到了大姐,不弄清是非曲直,她是不会罢休的。”老二双眼闪贼光。
            “这么说,大姐来后,先别让爸去田阔那儿。”老三一脸神秘地瞄老二。
            “好!就这么定了。”老二拍板儿了。
            “那你大姐要是闹腾起来,要是没完没了地追问信里的事......”田在耕边划火点烟边叨叨。
            “没您的事,我大姐来后,您就来个一问三不知就行了。”老二老三心口一直。
      “那她要是追着问,你们打算怎么说?”田在耕吐着白烟问。
            “放心吧,我们会把这事给按下去的。”老二说。
            “是啊,家丑不可外扬!”田在耕把烟磕灭了。
        
            老大来了,还带着贴身保镖____个儿高体健的二姑娘小方子。娘俩进门后,见老二和老三都满脸陪笑地在恭候她们,老大呆愣片刻,那满脸的皱纹,欻地就舒展开了。
           小方子也心中有数了。她伸手抓过旅行包。她妈当即心领神会,拉开拉链,拿出事先备好的礼品,分发给老二和老三。
           老二老三喜笑颜开地看呀摸呀,并代表各自的丈夫和女儿一谢再谢。午饭后,一行人马有说有笑一起赶奔到老三家,去看望她们的老父亲。
           田在耕惊获重礼____两盒恒大牌香烟。
           十指连心,老爸看到多年不见的大闺女,不禁双眼发湿。聊哇,谈哪,谁都不提小阔儿,谁都不提写信的事。转天,两个闺女,两个外孙女,搀扶着田老头,先去天安门,后去逛故宫,亲亲热热,好不快活。到了第五天晚上,田在耕憋不住了。
          “你后天就要回唐山了,不去趟阔儿哪儿?”
          “爸不说,我还忘了,这里还有个小阔儿啊?”老大磨牙:“提起小阔儿,我就怒火中烧!你们说,她那信上都写了些什么浑蛋话!”老大转动着黑眼珠,来回地滴溜着她的两个妹妹。
          “她给你写信啦?!”老二的长脸上泛起了一种伪装出来的惊讶。
          “是啊,阔儿信上都写了些什么呀?”老三的圆脸上涨满了掩盖不住的明知故问。
          田在耕拉上棉被,无声地躺下了。
          老大懂了,全懂了,这一懂倒弄得她心里挺难受。当收到田阔第一封信时,她就特意把信回到了老二家。在后来的几封信和电报也分别发到老三和老二家,说不知道田阔写信或写了些什么?卑鄙、龌龊!然而,封封信都是田阔的笔迹,恨她,报复她,乃首当其冲。姜是老的辣,已近花甲,59个年头所积攒的那点儿事故和韬晦,在老爸和几个妹妹面前,颇显高深莫测。为了孤立和集中活火力射杀小阔儿,老大只好昧着良心地犯油了。
          “小阔儿写信骂我,整我,敢情你们全都不知道啊?”
          老二和老三下意识地互看一眼:“不知道。”
          “我小姨的信尾上全有你俩的名字!”小方子像法官审视罪犯一样地盯着老二和老三的面部表情。
          “有我们的名字?!”老二老三同时张目,一起发愣。
          “我知道,这都是小阔儿的馊主意。只可惜,她孤掌难鸣。你们看,群众全都站在我这一边,量她也正义不出个啥道道来。”老大哈哈冷笑。
          “你笑了就好。趁你笑时,爸对你说句心里话。当年要不是爸做主,让你嫁给余家,你今天能过安生日吗?”田在耕说。
          “我18岁您就让我嫁人,心真狠!这不等于把我变卖啦!”老大哼了一声:“多亏我命好,嫁了个聪明人。现在他已是厂里的党支部书记了。”
          “大姐真有福气,姐妹中就你是官太太。”老二挑弯了大拇指。
      老大走了,揣着反败为胜的得意。
 
          5天后,老大收到田阔的8页长信。自此,每两个月老大准给老爸寄出10元钱,而信封上永远都写着“田阔亲收”。
          8页长信的最后一句:“田阔坚信,通过我自身的努力,一人承担起父亲的全部花销,很快会成为现实。这是我今天对大姐许下的承诺。”

 图片选自网络

  


本文在6/27/2015 12:29:35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宋晓亮
[散  文] 我被狗狗感动了宋晓亮2019-02-23[174]
[温馨之家] 文学路上遇孟悟宋晓亮2019-01-26[354]
[小  说] 传奇“老北漂”(四)宋晓亮2019-01-18[272]
[小  说] 传奇“老北漂”(三)宋晓亮2019-01-03[306]
[小  说] 传奇“老北漂”(二)宋晓亮2018-12-20[288]
更多相关文章
冰花 去冰花家留言留言于2015-07-05 04:19:50(第2条)
很感人的小说! 百善孝为先, 坚信对老人好会有好报! :)
 主人回复 
谢花花阅评!
孝顺父母是儿女的天职。花花还是孝顺公婆的楷模。
陈瑞琳 去陈瑞琳家留言留言于2015-06-30 01:04:17(第1条)
揪心读完这小说,泪中含笑。中国人,怎样对待自己的老人,已经成为最严峻的课题。时代在拷问,晓亮用她的作品作了响亮的回答!
 主人回复 
谢琳特来阅评!
这是位没钱老人的晚年。某些有钱有财产的老人,被儿女们给“关照”得更是欲哭无泪。
夏安!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宋晓亮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