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留言簿
专辑导航 — 宋晓亮阅读文章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来美国抱孙子 文章时间:2015-05-29
作  者:宋晓亮出处:原创浏览831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来美国抱孙子
文/宋晓亮
2015年05月29日,星期五

                            《侨报》文学时代,2015年5月28日                               

          在华盛顿杜勒斯机场上大门口,康健抱紧老娘:“路上大塞车,我来晚了!”
          “你妈吓得直犯晕,怕你出啥事。”康父呼呼喘。
          “我也急得直出汗,怕您俩出不了关。”  康健拥着母亲:“妈,您和爹还真有本事,真来美国了。”
          “一提抱孙子,妈就啥本事都有了。”康母笑。
          “妈的笑儿真好看!”康健后退半步:“妈比我离家前更漂亮了。”
          康父斜视老妻:“就凭你妈那一脸的‘夹皮沟儿’?”
          “比你强!你那老脸都快赶上松花湖的浪木了,那是你老家的产物儿。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康健哏哏乐:“您俩跟说相声似的。”
          “见了你高兴的。”老俩异口同声。
          “我也是,心里一高兴,就觉得自己的父母特俊,特帅,特......”
          “儿不嫌母丑啊!”康母移出儿子的怀抱,仰脸上瞧,低头下看:“见了面光顾得打哈哈儿了。看这孩子,离家6年,个儿像是高了,可瘦了一大圈儿。”康母踮起脚尖,伸手拍着儿的脸:“老说,你活脱你爹,圆脸鼓眼,可不吃妈做的饭了,这咋倒像了妈?小脸儿窄得跟火刀似的。”
           康父极其疼爱地拍着儿子的后背:“这身条儿咋也快成扁担了?”
           康健苦笑:“妈不说,贪长,人就细长细长的。”
           “都奔30了,还往哪儿长啊!”康母搂着儿的腰:“念英国字儿累的,累的。”
           “好了,您俩站这别动,我取车去。”
           “花钱不,要钱妈这儿有。”康母冲着儿子的后背喊。
           “你小点儿声,那边的外国人在看你哪!”
           康母不好意思地捋着褂子边儿:“儿子在电话里说过,到了美国若大声说话就是没有文化没有修养的表现。”她唉了一声:“给钱给惯了,忘了孩子长大了。”
           “出丑了不是?”康父捂嘴乐。
           “是啊,等见到儿媳妇,咱更得多加小心啦!”
           “就是,人家卓萃她爹是北京的大干部,又称‘官二代’。”

           卓萃出现了。中等身材,长圆脸儿,皮肤青白,鼻粱窄,弯眉细眼,薄嘴唇,猛眼一看倍儿干练。她穿着一身深绿色的绒衣绒裤,踩着一双酱色的绒拖鞋,嚓嚓地从车库里往外走。
            康健吱地一声把车停在了车道上。他朝圣般跑到妻子跟前:“你出来的还真是时候!”
            “迎接你的父母,我能晚点吗。”卓萃眉眼挤笑。
            “谢谢你了!”
            卓萃推了康健一把:“快开车门去,你父母还闷在里面哪!”
            “遵命!”
            卓萃抱着胳膊,沁着头,紧着鼻子,咬着下唇地先扫公爹,后扫公婆。两位老人让从未见面的儿媳给扫得直发慌。康父本能地扑打着自己的衣和裤;康母不知该把目光投向哪儿;卓萃噗地笑了。
           “爸妈还穿着情侣装!”
           “他们穿着情侣装?”妻的“赞美”,飓风般地撩开了康健的眼帘,到这会儿,他才端详起二老的扮相儿来。
           爹,灰色的压舌帽盖住了圆圆的大秃头,宽大的黑色西服里包着一件绿毛衣,深蓝色的斜条领带打在了一件紫色的衬衫上,树皮色的制服裤子垂在了一双黄色的大皮鞋上,月白色的线袜子时隐时现的在裤脚和鞋口间闪烁着,窜动着。妈的衣着和爹基本一样,所不同的,她的西服没上兜,脚下的皮鞋是方口的,而脑袋上的那方蓝,乃是一块丝头巾。
           康健也笑了:“看他俩,衣服上所揉搓出的褶子好像也都一般宽。”
           “再看他们的裤子,膝盖上所拱出的两个大圆包全那儿百......百折不挠地外翻着。”卓萃笑得直嚷肚子疼。
           康母慌神了。她扑到卓萃跟前,忙用手托着儿媳的小肚子:“这怀孕的妇女可不兴小肚子疼。”
           “您蛮可爱的嘛。走,屋里去!”卓萃甩着长发,一扭一扭地向导着。

           初春的午后,乍暖还寒。几缕淡黄色的光,隔着窗玻璃,钻进卓萃的客厅里。斜阳下,棕色的地毯经8只大脚的来回扑腾,那潜存在内的沉积物迅速上窜,并汇成了一片浑沙帐,在光的透视下,烟尘般地扭动着,飘移着。 
           因受到儿媳的表扬,康母试试探探地靠近了一排紫色的皮沙发。老伴这一壮胆儿,康父竟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康健,把行李整进来,看看爹妈都给你们带啥玩儿了。”康父比划着。
           康健看妻,愣愣。
           卓萃伸手把康健拽进厨房:“我不是看不起你的父母……”
           “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
           卓萃压低了声音:“他们穿着大皮鞋进屋已经破规了,现在又要把在飞机上揉搓了20多个小时的行李往客厅里搬。”
           “你的意思是......”
           “咱俩外出回来,不都是在车库里开箱取物,进屋换鞋嘛。”
           康健恍然大悟:“我知道该跟父母怎么说,请他们怎么做了。”
 
           转天清晨,卓萃吃完早点,开车到公司上班去了。请假在家的康健蹑手蹑脚地挪到了地下室,刚靠近那间专门接待外人的客房,里面就传来康母的声音。
           “是儿子吗?”
           康健孩童般地扑到妈的怀里: “我从小就爱闻妈身上的味儿,那种带有野菊花的清香味儿和奶香味儿。”
           忽地一脸泪,康母紧紧地抱着心爱的儿子:“娶了官家的闺女,还爱闻妈身上的味儿?”
           “我是闻着妈的味儿长大的,妈身上的味儿只散发在妈的身上。”康健使劲地挤着母亲:“睡好了吗?”
           康母所问非所答:“妈带来的这些东西,你们不喜欢?”
           “这可都是你妈亲手做的呀!”康父翻弄着摊在床上的小红棉袄、绿棉裤、虎头帽子、虎头鞋......
           康健无奈地搔着头皮:“孩子还没出生,先放您这儿比较好。”
           “这是真的?”
           “别逼问儿子了。”康父把脖子转到了南窗上:“这美国的地窨子怎么还有透亮的地方?”
           “这是盖房子时特意选的这种半坡式的地形,为的是让地下室的门能建在地面上。”康健领着二老进了客厅:“看,这样多豁亮。”
           康父站在两扇通顶的大玻璃门前:“这后面的大树林子里没有狼虫虎豹啊?”
           “昨晚上没下心思往这边瞅,这么大的玻璃门,不怕谁给砸了?”康母拍着门框:“不按防盗门安全吗?”
           “家家户户都这样,谁也没有偷谁的。别说是没人砸玻璃,就连邮局送来的包裹,路人都不会多看一眼的。”
           “是这样儿啊?这样儿的美国咱还头回听说。“康父挑着大拇指:“好地方!”
           “走,你这就带爹妈出去看看美国到底好成个啥模样儿。”康母起身了。
           “今天先在家休息,以后有的是时间出去玩儿。”康健拉过母亲的手:“走,先吃早点去。”
           “这不趁你媳妇不在家嘛!”
            康母接过老伴的话:“咱一家三口一块儿出去,自在。”
            康健僵笑。
            “要不先领我们看看楼上的屋子。”康父搓着下巴:“等你媳妇回来就……” 
            “她下午5点以后才能回来。”康健说。
            “她要是突然杀回来呢?”
            “爹,她昨晚上还对我说,等下个周末带您俩到白宫去逛逛。”
            “儿子,妈从心里不指望着人家的孩子孝顺咱,更何况你俩又门不当户不对。你怕她依她,说话向着她,妈不怪呀,儿子。”
            妈的直言像是扎透了康健的苦胆,他按着那包‘外流的绿’,企图用手将其按回去。  “妈,您别往深里想,卓萃要是在乎出身,就不嫁给我了。”
            “看上你并不等于能瞧得起你的爹妈。”康母用长满老茧的手,搓着自己的那张清瘦的脸。
            屋里静了下来,静出了一堵透不过气的尴尬。
            康健苦着脸,把瘦长的白手撅得吧吧响。
            “儿子,妈向你保证,从今往后再也不提你媳妇的出身了。”康母扯儿一把:“走,到楼上看看去。”
            持平常心,仰望着儿子的红砖高楼和楼上的四间睡房、一楼的大客厅、大饭厅、大厨房、家人休息厅、吃早餐的小饭厅和地下室的两房一厅,及楼上楼下那满堂的新家具,康母在心里说:人上人下18层,卓萃若不是“官二代”,我的孩子怎能登上这头一层?

            卓萃回来了。康家二老同步错愕。
            康健慌忙凑前:“这个时候你咋回来了?”
            卓萃白他一眼,没吱声儿。 
            康母想赶紧下楼,回到地下室躲起来,可那样会让儿子自尊扫地。想到此,老人暖暖一笑:“看着你们能住上这么好的房子,妈这心里真高兴!好好爱惜对方,过好你们的小日子,爹妈就心满意足了。”
           卓萃先愣,后僵笑。
           康父直言:“卓萃这前儿回来该是有要紧的事吧?”
           “我取样东西就回公司,你们想看哪儿就继续看吧。”话毕,卓萃冲进卧房,四下扫了几眼,随手拿了一件厚毛衣,便扭头下楼了。
           卓萃突然“查哨”,康健心里特难受。看着不打听,不盘问,不指责的二老双亲,他眼圈发红了。
           康母自责:“孩子,爹妈性急,不该这就上楼来看这看那,走,咱还回地下室去接着聊山东老家的事。”
           “不,我这就带你俩去逛逛,中午在远东大饭店吃大餐。”
           “不了,儿子。爹妈还是先在家睡睡,等把时差倒过来再说。”康母看着儿子的脸:“睡不好,折腾出病来,可就害了你了,儿子。”
           “妈……”康健抱着母亲,紧紧的。

           8天后的晚餐时,康健拿起一个胖胖的肉包子:“口水都流出来了。”
           康父给儿媳倒上醋:“卓萃,你也坐下尝尝你婆婆的手艺。”
           “不着急。”卓萃原地不动站在饭厅的门旁边。
           “别以为自己是人家的媳妇就不好意思下手抓着吃。这往后就拿自己当闺女......”
           “不就是吃个包子嘛,这跟媳妇、闺女有什么关系。”卓萃打断了婆婆的话。
           康母淡笑,在淡笑中为家人加热绿豆粥。
           康健故作从容地继续吃包子,只是把咀嚼的速度放慢许多。
           康父攥着醋瓶喊:“你老那儿瞎忙活,人家咋好意上桌吃呀!”
           人家?谁是人 家?一周的时间,我就变成了人家?卓萃举步桌前,拖出木椅,正身一坐:“康健,给我倒杯冰水来。”
           卓萃臀下的那把椅子是带有扶手的,按西方人的规矩,这种摆放在长桌两端的椅子,只有男女主人方可随意入座。
           康健尚未遵旨,康父就憋不住了:“这刚开春就张罗着喝凉水,整坏了肚子可就麻烦了!”
           “我喝惯了。”卓萃强调。
           “就着冰水吃包子,中国人会有这种习惯?”康父冷笑。
           “来美国后养成的。”卓萃还言。
           “孩子,咱中国的这点儿热,可不能让美国的凉给整退烧啦!”
            康母听出了老伴的话味,连忙出面缓和:“说的是,热包子拌凉水,那肚子里会打架的。”她把刚盛好的绿豆粥端到卓萃面前:“改回来吧,孩子。”
           热气腾腾的绿豆粥香气袅袅。卓萃捧着花瓷碗,由瓷碗所散发出的热,一经双手的传递,迅速地贯串到身体的每个部位。
           既为康家媳,已怀康家孙,高干子女还要耍性子?还要我行我素地跟他们玩对抗?还要端着架子用其边缘视力去俯瞰康家人?
           母亲的嘱咐又在耳边回响:“见到你的公婆,可不能让两位老人觉得你是高干子女,他们必须得恭维你。以往,你从潜意识里所膨胀出的优越感已令康健卑微不堪,照此下去,他不但会厌恶你,甚至会远离你,因为忍耐是有限的。妈不止一次地跟你讲:说话做事不要老觉得自己对,谁若反驳,你就使性子,拽脸子。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若不在乎自身的修养,形象和举止,那就太浅薄,太讽刺了。”
            卓萃转过头去:“妈,您辛苦了,快坐下吃饭。”说完,她又补了一句:“等孩子出生了,您俩就到楼上住吧。”
            清朝刘芳喆名言:成家之道,既须仔细,也要宽大,使家人过得去。


图片选自网络

 


本文在5/29/2015 11:34:07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宋晓亮
[散  文] 我被狗狗感动了宋晓亮2019-02-23[166]
[温馨之家] 文学路上遇孟悟宋晓亮2019-01-26[347]
[小  说] 传奇“老北漂”(四)宋晓亮2019-01-18[263]
[小  说] 传奇“老北漂”(三)宋晓亮2019-01-03[299]
[小  说] 传奇“老北漂”(二)宋晓亮2018-12-20[281]
更多相关文章
梦娜 去梦娜家留言留言于2016-09-22 00:09:49(第1条)
“康父斜视老妻:“就凭你妈那一脸的‘夹皮沟儿’?””
哈哈哈,我不禁笑出声。真幽默,姐姐的文笔。

“小红棉袄、绿棉裤、虎头帽子、虎头鞋”

想起小时候,大凡孩子们周岁总会要有这些行头的。还有披风啊,虎爪手套啊,等等。喜庆、吉祥、古典、好看、耐用。
现在少了。不过,我看到这些同样感到特别亲切。就是读到这样的文字也挺感动。这必定是那个时代的情节吧。
其实,这些都是非常手工的。既精巧又细致。中国民俗的服饰是很了不起的。

姐姐总是能把一些平常的事写得绘声绘色,有滋有味,如同一道美味佳肴,让人回味无穷。





 主人回复 
谢妹阅评并提出表扬。
是啊,婆婆的心意,儿媳没有体悟到,也就是常说的代沟?所好,不是永远的朝夕相处,双方忍忍就过去了。
遥握!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宋晓亮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