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文心社,作家的温馨之家
留言簿
专辑导航 — 宋晓亮阅读文章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讲师的配偶 文章时间:2015-04-13
作  者:宋晓亮出处:原创浏览644次,读者评论2条论坛回复0条
讲师的配偶
文/宋晓亮
2015年04月13日,星期一

《侨报》文学时代,2015年4月13日

  一     

        曹卓难掩兴奋地对丈夫说:“真走运,我一进韩国洗衣店,就被老板娘相中了。”
       “时薪多少?”站在门外的肖山问得急切切。
       “$8块!活儿很干净,就是熨熨衣服。”
        猛回头,曹卓发现了杨蓝蓝。她疾步凑前:“怎么会在这里碰到你?”
        “我家就住在这一带。”
        曹卓拍着脑门儿:“想起来了,春节前在一杂货店买菜时,咱俩因推车碰推车而得缘相识。我曾问你家住何方?你说马里兰州的Rockville。”话说至此,曹卓斜瞟杨蓝蓝:“难不成你也是来这儿找工的?”
       “今个儿是来逛花店的。前天来过,那家韩国洗衣店的老板娘说我不适合在她那儿打工。”
        心,本来是那么欢快,那么舒畅。这一刻,像是被锉了一下,虽没出血,但感觉火辣辣。曹卓本能地上下扫自己:怎么,难道我像个打工妹?她不适合我适合?我是谁,大学讲师,讲“思修”的!
       大学讲师跑到美国来打零工,在熟人面前,曹卓的心灵负载不了那份可压弯脊梁的极度沉重。为掩内心“瘀血”,她赶紧扯丈夫一把:“忘跟你介绍了,这是我爱人。”.
      “鄙姓肖,名山。”
      “您好,老曹告诉过我,您是大知识分子。”
      “大学讲师,讲中国历史的。”曹卓在抢答时,似找回了自己所失落的一切。
      “要不到我家坐坐?”蓝蓝说。
      “好哇,难得她今儿高兴,一进老韩的洗衣店就被老板娘录取了。”肖山代妻揭底。
      “祝贺你呀,老曹!”蓝蓝一脸的真诚。
      “看来本讲师还是胜你一筹哇!”这一刻,曹卓又摆出一副志得意满的样子。
       蓝蓝笑。

二   

        跨过蓝蓝的家门槛,曹卓即双眼窜火苗:“怎么,你们都住上single house啦!”
       “去年买的,别人住过四年了。”蓝蓝边说边请他们进屋聊。
        曹卓滴溜着俩眼各屋串。
        肖山戳在客厅里转着脖子四下看:“整洁典雅,古香古色,很有品位,很有生活气息。”
       “别夸了,请坐吧,肖大哥。”
       “大哥不敢,直呼其名或是叫我老肖都可以。”肖山把自己的瘦身子往乳白色的沙发上一搁:“你们家的户主呢?”
        曹卓边串边喊:“叫爱人或丈夫都比户主顺耳儿啦!”
       “这么称呼可提高男人的家庭地位。”肖山陡见郑重。
        曹卓气喘吁吁: “地位是靠能力和财富来证明的,像你这样的,一天连壶醋钱都挣不回来,叫什么都白搭!”
        肖山浑身发窘。
        蓝蓝赶紧插话:“他打工去了。”
       “在美国打工,苦哇!”肖山语带感叹。
       “不苦上哪儿弄钱去!”曹卓逼近肖山。
        蓝蓝拿来饮料:“他干的那一行在这儿用不上。”
       “用得上又能挣几个钱?”曹卓入座肖山的斜对面:“拿他来说……”
       “说就说。” 肖山翘起二郎腿:“至少,一周我能在三所中文学校里,用9个钟头的时间去尽情地拥抱自己的爱好。”
       “来,吃点儿水果。”蓝蓝把果盘往茶几上一放:“别光看着呀,肖兄,这饮料你也不喝......”
      “甭管他!”曹卓把剥好的橘瓣儿往嘴里一捅,边嚼边说:“他得喝热的,喝碧螺春。”
      “出国时没带,这边又没买到,喝茉莉花茶行吗?”
      “我只喝碧螺春,“康熙皇帝曾给命名的那一种,产自太湖洞庭山的碧螺春。”肖山语气坚定。
      “整个一大熊猫儿。”曹卓嗤鼻。
      “我哪有那命呀!”肖山放下了二郎腿。
      “你有一肚子学问,还愁赶不上大熊猫?”蓝蓝把自己说乐了。
      “他那学问早变成一肚子苦菜了。”曹卓吐出嘴里的桔子核儿:“用他那些学问所挣回的那两钱儿,还不够他修破车用的。”
       肖山夹妻一眼:“老娘们儿家家的,整天就知道往钱眼里钻。”
      “我要是也和你一样了,也老架把着一介寒儒,两袖清风的铮铮铁骨,咱家也早就变成白骨堆堆了。”
       蓝蓝特不愿看着曹卓在别人面前这么挖苦自己的丈夫。她下意识地站了起来:“看样子肖兄是不爱吃橘子,我给你找点儿别的去。”
      “看看你,头回来就把人家给弄得......”
      “这能怪我吗?你要是能挣回个十万八万的,我保证见人就夸你。”
       蓝蓝又拿来几个苹果,边放边说:“别急,肖兄的学问早晚会派到用场。”
       曹卓拿起一个大苹果:“姥姥!”她吭哧咬了一口:“一个大男人不光不养家,还整天跟我穷叨唠,谁要是能给他个地方住,再给他口饿不死的三顿饭,他会一天24小时地坐那儿研究清史和明史。”
      “肖兄,说句你不爱听的话,你既然那么热爱中国历史,为何要留在这里隔着大洋干想啊?”蓝蓝直眼看肖山。
        肖山把两道细细的眉毛瞪得老高老高:“你问她,全是她的主意。”
       “我为了谁,还不是为了你们肖家的后代!”曹卓用指甲抠牙:“你不知道,我们那孩子不爱念书,若是把她留在北京一准考不上大学。你说,我和肖山都喝了一肚子的墨水,我闺女要是拿不到大学文凭,怎么有脸见人哪?”
       “你闺女已在大学里,她除了换着色儿的交男友……”
       “肖山,你吃错药啦!这么臭你闺女,你二啊?”曹卓撕破嗓子地喊。
       “我的意思是上了大学又如何?拿我来说,自跟你涌进进新大陆,令我最痛苦的就是我这一肚子的学问没处用。”老肖舔着指间的苹果汁:“我总觉得自己不该扎在百姓堆里混日子。”
       “甭老端着那点儿从学问里所滋生出的清高去无限期地自傲着。”曹卓一脸的不屑。
       “这份自傲我必须要无限期地保留着,因为它是我十年寒窗的收获。”
       “可自傲过后所剩下的就全是自卑了。”
       “这不是学问本身的错,在我心目中学问是至高无上的。”蓝蓝强调。
       “那指的是用得上的学问,你看看他,你问问他,他那点儿学问为我们家换回了什么?”曹卓掰着手指头:“名,就我和我闺女记住了他叫什么;利,连他自己都从未见到过。”
        “我承认我是个没名没利的腐儒。可你呢,你的那点学问又为你换回了什么呢?是......”
        “说呀,接着说呀。”曹卓怒目直视肖山:“别往回咽哪!”
        肖山搁下手里的苹果核儿:“你那点儿学问为所你换回的除了嫉妒就是恨。”
        “没错儿,我不否认,生活中我若看到哪个学问没我多的人混得比我好,我就气不打一处来。”
         “说的是呀,每当你老人家气不打一处来,就骂我无能,骂我没路子往家里捞钱。”
         “我说错了吗?你看人家蓝蓝的丈夫,来美国前,也是有一号的,可现在低头打工,不但买了房子,这家里还站着个老爷钟。”
         “有什么一号啊,他只是个作曲的,现在打工,也是迫不得己了。”蓝蓝说。
         “知道什么叫迫不得己就是顾家,肯负责任的好男人!”曹卓近似吼叫。
         “不把自己弄得迫不得己的本身,就是男人的学问与智慧。”肖山腾地站了起来。                
         “瞧这意思你是要打道回府了?”曹卓也起身了。
         “不走,留这儿谈论我没能力为你赚钱有意思吗?”
         “甭跟我拽脸子,反正你得靠我养活着。”曹卓‘起驾’了。
         “抱歉呀杨女士,我太座就这修养。”肖山合掌鞠躬。
          曹卓踹夫一脚:“甭跑这儿玩些‘四旧’礼节,有本事给我买栋single house  才是‘真把式’!”

三               

          走出蓝蓝家,曹卓就陷进了无名之火的烧烤中。跳下汽车,开锁进家后,她便呜呜地哭了。
          肖山不理不睬地往沙发上一坐:“嫉妒人的人,是浅薄之徒。”
          曹卓霍地起身,下把将肖山揪了起来:“你说我什么来着﹖”
         “放手,简直就是一头非洲猎豹﹗”
         “对了,我今个儿就是来吃你的﹗”
          肖山双臂一垂:“看哪儿能下口,你就开咬吧﹗”
           苏格拉底说过﹕一个凶悍的妻子对他丈夫的性格锤炼来说,是一种天然的恩赐。   
          “一身皮,一身干骨头棒子,下口咬你还怕硌坏了我的老牙呢!”
          “看我不是样儿,为什么还和我糗个没完﹖”
          “我若不是看在咱闺女的份上早和你散伙了。”曹卓抹去腮边的泪:“一个大男人,对家里半点儿责任感都没有,黑白天地琢磨着怎么才能把自己给活美了。”
          “美,娶了你老人家我还美得了﹖”
          “就凭你这苦瓜相儿,即使娶了杨贵妃也美不到哪儿去﹗”
          “我的长相怎么了﹖”肖山本能地揉搓自己的脸。
          “洗手间里有镜子,照照去,看看自己的模样儿也就全清楚了。头小,脸长,鼻粱窄,眉宇间,一年到头都夹着一个字。”
          “什么字﹖”肖山急切切地等听答案。
          “穷﹑穷﹑穷﹗”曹卓跺脚吼。
           肖山急步冲进洗手间,按亮电灯,对着镜子看自己,一次次,一回回,无数遍地松紧着自己的眼眉头:“这中间有个穷字﹖”他后退一步再端详:“没有哇﹗”他在心里说,我皮不厚,脸太窄这是事实,说我别的......他转过头去:“曹卓你太侮辱我的五官了﹗”赶在气头儿上,他冲回客厅,声嘶力竭了:“你这猎豹模样,肖某不屑置评,可我请你低头看看你这两只大穷脚,多厚的皮鞋只要到了你的脚上,都能在脚腮上顶出两个乒乓球来。”肖山哀叹:“你说,你为什么会长了这么两只大穷脚﹖”
          曹卓回过头去砰砰地砸夫两拳:“好你这个崤山萝卜干儿,跟你受了这么多年的穷,原来都是我这两只大穷脚的过﹗你这个没出息的穷东西,来美国五年多了,这个家不全靠我的两只大穷脚在撑着吗﹖我不光扛起全家人的生存所需,还要让你闺女不歇气儿地翻腾在‘时尚的大潮’里。”曹卓噔噔地捅着肖山的脑门子:“你抬眼看看,租来的这两间破公寓里:一个双人沙发是我在大街上捡的;一张铝板小饭桌是我花7元钱买来的破烂货;四把椅子三种色;就连卧房的床单也都是我从北京带来的条子布。”曹卓气得脸发紫:“你借个摄像机来把咱家的全景拍下来。你再坐那儿好好地看一看,全美国的华人中还能不能再找出第二家﹗”曹卓磨牙:“南挑北捡挑瞎眼!当初我怎么会嫁给你这个‘废物点心’!”
         肖山哈哈狞笑:“当初,我敢跟你这位甩着皮带抽打教授的干将结婚,实属英雄虎胆!”
          ……
 

 


本文在4/13/2015 11:14:32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宋晓亮
[散  文] 我被狗狗感动了宋晓亮2019-02-23[166]
[温馨之家] 文学路上遇孟悟宋晓亮2019-01-26[347]
[小  说] 传奇“老北漂”(四)宋晓亮2019-01-18[263]
[小  说] 传奇“老北漂”(三)宋晓亮2019-01-03[299]
[小  说] 传奇“老北漂”(二)宋晓亮2018-12-20[281]
更多相关文章
冰花 去冰花家留言留言于2015-04-24 10:55:30(第2条)
幽默风格依旧! 欣赏!
 主人回复 
谢花花前来阅评!
都是大实话,有的大实话把自己都说乐了:)
梦娜 去梦娜家留言留言于2015-04-14 12:53:39(第1条)
姐姐这又是一篇好文啊。

这肖山的“当家的”太像现实中的一些女人了。姑且这么男性化的称呼她当家的。因为她太过“强悍”了。哈哈哈

虚荣和自卑往往是一对连体婴儿。如此会衍生出小人得志以及又好高骛远的毒瘤来。

蓝蓝这个对照角色扮演得好。如若曹卓有一些蓝蓝的务实态度,也许生活会轻松许多。不过,她虽表面那么虚荣和势利,内心还是善良的。虽然对丈夫肖山怨声载道,在蓝蓝面前十足一怨妇形象,妒嫉心,攀比心,显而易见,甚至有些赤裸裸的。但是她仍然是一位努力奋斗的勤劳女性。

姐姐无论写什么,刻画的人物形象永远是那么贴切生活本身,鲜活而现实。同样彰显了姐姐惯常的朴实诙谐的笔锋。好文!

 主人回复 
感谢妹妹提出表扬,并持之以恒地给以鼓励哈。
看得真仔细,曹卓勤俭持家是好手,但心态不对劲。肖山这样的人还是不要涌进新大陆为好。天道酬勤,哪国都一样。
春安!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宋晓亮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