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留言簿
专辑导航 — 宋晓亮阅读文章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就医看态度文章时间:2015-03-31
作  者:宋晓亮出处:原创浏览628次,读者评论2条论坛回复0条
就医看态度
文/宋晓亮
2015年03月31日,星期二

《侨报》文学时代,2015年3月30日

《华府新闻日报》副刊,2015年4月2日

         去医院看病的人,因身体不适,心情不悦,精神不振可谓惯有。这个时候,医护人员若很不耐烦地甩你一张冷脸,带搭不理地扔出一句:“你怎么啦?”患者的感觉就只剩个冰凉冰凉了。这种医患际遇,我尚未碰到过。
         或许因我见识少,或许因我遗传基因不错,作息正常,吃喝适量,故而,醒来又在自家几乎天天。不过,随着年岁的增加,体内的零件磨损折旧在所难免。因身居小城,若身体不适,包括一年一次的体检,帮咱查出个所以然来的医护人员,虽不会说中国话,可那态度全都好极了。
         
         12年前的霜寒枫红时,我嘴里突然发苦。闻此,丈夫立马将我载到家庭医生的诊所里。头发花白的韩国“老哥”态度温和地为我做完详尽的检查,随即拿来两筒药膏,让我每晚睡觉前往嘴里抹,然后把嘴闭紧,别说话,“苦尽甘来”指日可待。
         听他言,我那叫高兴,那个乐。当晚就照章行事了。我极其虔诚地抹了7个晚上,其结果,那是绝对的: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啊。为何难言?“老哥”态度实在好;他没能帮我如期祛苦,不是不负责任,应是医术不到。基此,倘再去找他,恐生难堪。肚子疼,抹二百二的处方,我也不想延用了。
         儿子决定带我到车程一小时的城里去找中医师诊断一下,看如何治疗。
         诊所不难找,不足 70 分钟,一位脸圆眼圆的中年男子就和颜悦色地问我哪里不舒服?待他获知详情,便一脸自信地告诉我,不要着急,他到后面去安排一下,很快就回来。
         他回来了,我进去了。我双脚刚迈进门槛,一位怀里抱着紫色裤褂的老大姐就体贴入微地让我换上他们的衣服,说要给我用针灸疗法医治口苦。我皱眉,她含笑劝说:“针灸什么都可以治好的。你先试试嘛,扎几次看看再说,一次只收$90元。”
         我谢过她,快步走回门诊部。先前那位男医生像是看出我的心思。他转身从整齐的货架上拿过一瓶药丸:“你不愿扎针灸可以吃这个‘龙骨丸’。这药非常好,能清热燥湿。 ”
         我伸手接过:“多少钱?”
        “我只收你$39.99元。”
         迈进自家汽车,儿子开口言道:“妈明知这药没多大用处,可还是掏钱买下,我懂妈的心思。”
        “知母莫过子哈。”我边笑边说:“都不容易,咱麻烦人家了,再加上他们的态度又特别好……”
        “您就心软了。”
        “再加个心安了。”
        “妈这口苦若治不好可怎么办?”
        “‘吉人’自有天相,你就放心吧。”
         是年的初冬时节,我去云南参加采风活动,一回到北京,铁哥们儿杨力强就请来著名中医师吉良晨教授为我把脉、诊治。10副中药,苦尽甘来不是梦。
             
         就在那年,我回到美国,突感后背酸痛,家人要我赶紧去医院就诊。我不配合的理由:一走进云南,我们一行50人就在一辆大巴士上,坐看彩云之南的壮丽河山,长达15天。我猜,自己背痛跟坐得太久有关联。我坚信,歇歇就好了。
        事与愿违, 后背左侧酸胀难忍,且与日加重。
        儿子把我送到了一家私人开办的推拿诊所里。一进门,金发碧眼的女护士不知怎么碰到了我的手, 觉得我手太凉,忙用自己那温暖的“嫩笋”使劲地给我搓。我俩手热乎了,儿子把医生需要的表格也填好了。
        膀大腰圆的男医生笑呵呵地把我请到了一张罩着白单的床铺上。他极其温和地让我趴好,再大口吸气。就在我来回地“吐故纳新”时,他双手用力一按,差点没连人带床给按到地下室里。我疼得直闭气,他吓得直道歉。儿子紧张却态度平和的找他要原因。
        他承认自己下手过重,说他的病人几乎都是举重、打拳和练块儿的小伙子。乍一换作我,就忘了手下留情了。
        他把我扶了起来,在连道对不起时,灰蓝色的眸子里布满了自责和歉疚。
        我不忍心直视他,本能地把目光落在了墙角的小柜上。小柜上摆放着他的全家福,照片里的妻子和一双儿女那温存和善的目光,看后直往心里走。
         小伙子送我到大门口,把儿子看母亲的眼神停留在我的痛点上。
         我掩痛挂笑,告诉他别着急,我养养就好了。
        回到家里我就起不来了。一连数日,我不敢咳嗽,不敢笑,连长吁一口,伤处都吸着疼。他父子逼我去医院,我坚持我能忍能扛。
        三周后,我出门购物时,伤处不给劲,步履显得格外缓慢的“镜头”,让同住一市的凤大姐给“拉近”了。她问清原由,即脱口而出:“这是医疗事故,可通过法律手段提出索赔。”
        通过法律手段?就凭那个大小子看我的眼神,与其妻儿那招人怜惜的模样,加上他那亲切和蔼的态度,我怎忍心!
        难怪,当年米卢教练的一句“态度决定一切”,会成为那时曝光率最高的名言。

 


本文在3/31/2015 10:19:02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宋晓亮
[散  文] 追忆文坛老前辈宋晓亮2019-05-26[84]
[小  说] 平凡的贵人宋晓亮2019-05-17[178]
[温馨之家] 焉能不点赞——黄宗之、朱雪梅文学伉俪宋晓亮2019-05-03[460]
[散  文] 我被狗狗感动了宋晓亮2019-02-23[256]
[温馨之家] 文学路上遇孟悟宋晓亮2019-01-26[523]
更多相关文章
孟悟 去孟悟家留言留言于2015-03-31 10:17:07(第2条)
晓亮姐心地善良,处处为他人着想,连看病也不例外。人在美国,在外面吃了亏,动不动就是法院和赔偿,而晓亮姐却想到人家的妻儿老小。

行善之人,上天自有眷顾。
 主人回复 
谢谢悟妹妹!
一路走来,感谢上苍的眷顾,感谢亲朋好的关照与爱护。感谢文心姐妹的支持与鼓励在在,心暖哪,我。
梦娜 去梦娜家留言留言于2015-03-31 02:43:46(第1条)
姐姐,看了这一篇,让人心疼。虽然事隔多年了,现在还犯痛吗?

真是善良人。看病给看错了,还体谅着别人。

姐姐说的对,态度有时真的决定很多事情的。

俗话说,赤手不打笑脸人。就是这个理。

祝福姐姐安康!
 主人回复 
感谢妹妹牵挂,后背疼我就用按摩器制裁它:)
态度好,可大事化小;态度恶劣,惹祸上身不是没有。
春安!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宋晓亮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