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文心社,作家的温馨之家
留言簿
专辑导航 — 宋晓亮阅读文章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北极漩涡”见温暖 文章时间:2014-01-15(2014-01-17修改)
作  者:宋晓亮出处:原创浏览773次,读者评论3条论坛回复0条
“北极漩涡”见温暖
文/宋晓亮
2014年01月15日,星期三

印第安纳州

《侨报》副刊,2014年1月15日
《华府新闻日报》副刊,2014年1月23日

        北极漩涡,裹胁着天赐的冰冷,借助强大的轴心力量,凶猛地向新大陆疯狂地旋转开来。一夜之间,用“美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作比,应该没问题。
       2014年的元月5日,我所居住的印州K 市,便不容选择地被“北极漩涡”给甩进了北极冷气团,乖乖的做了它的“新团员”。

       清晨,拉开窗帘,抬眼远眺:天昏暗,草地残黄,整个大气层被乌云包裹得一丝不漏。10时许,天空好像变成了一个大黑锅。大黑锅在渐渐下沉,下沉到人们需用自己的脑袋去顶住它。随即,“黑锅”下,一张漫无边际的“网雪”就铺天盖地了。天低云暗鸟飞绝,只有狂风在萧森的天地间,尽显威力:呼啸着,怒吼着,猖獗着。它吹破“雪网”,刮断青松,张牙舞爪地把温暖祥和的人间给撕得稀巴烂。
       极强的北极寒流,在风雪交加的夜半时,终于把以往那如同白昼的K 市,给搡进了黑暗中——停电了。
       电,是城市的生命。在温度低于南极的酷寒中,暖器不转了;炉灶冰凉了;开水没有了,这对屋里住着老弱病残和小娃娃的人家,是一种怎样的制裁?还有像我们这样的社区,用水全靠自家的电井供应,只要一停电,那是连几滴凉水都嘀嗒不出来啦!事态严重,在美国度过了28个冬季的我,被罕见的极地气温包围,尚属首次。
       午夜时分,我爬出被窝儿,借助雪地透过窗帘所映进的一缕灰白色,摸到沙发旁,把冰凉冰凉的绒衣绒裤套在尚有一丝热气的睡袍上,赶紧把窗帘拉开一条小缝儿,片刻间,雪的光亮和着它的冰冷,一起扑进我家卧房里。
       丈夫醒了:“屋里怎么这么黑?”
       “停电了,也不知停了多久?”
       “坏了,昨晚忘接点水了。”他腾地坐了起来:“要不我到外面去弄桶雪?”
       “别遭那罪了,等等吧,也许一会儿就来电了。”话毕,我按着门框,扶着墙,小心翼翼地挪进了厨房,从左边一个抽屉里摸出了一根红蜡烛和打火机。它俩一对接,我举着暗夜里的唯一光亮,凑到不受电的约束,全凭上弦来嘀嗒出自己准确时间的木钟前,瞪眼一看,凌晨2点18分了。天哪,这是一天最冷的时刻,这样的寒冷不知要熬过几个午夜才能回暖?
      我欲转身离开,就听轰地一声,车库里的暖气设备启动了!来电了!来电了!那一刻,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让我拥有了。我随手按亮客厅的大灯,静静地享受着中央空调在徐徐送暖驱寒的那份踏实与满足。我信步走回厨房,把那两种常备不懈的救急用品刚放回原处,户外忽地传来轰隆的铲雪声。

       严冬的午夜,高寒的苍穹星斗冻得直眨眼,静寂的大地也在“北极漩涡”里,冷冷地入眠了。是谁,在空气都要结冰的极寒时刻,把双腿插进齐腰深的积雪里,一步三晃地蹚雪前迈?是谁,在香蕉都能冻成硬棍;T恤都能冻成硬板;罪犯越狱之后,因冷得受不了而情愿再入牢房的特殊时刻,挺身在冰雪间,扶杆接线,快速通电;开动铲雪车,让大街小巷,积雪靠边,为千家万户提供了行的方便……
       天亮了,邮递员肩背信件包,在一踩一滑的小道上挪动;在无一丝温暖的邮车里转动着冰凉的方向盘谨慎慢开,挨冻遭罪只为你我能及早收到各自的信件。商店开门了;医生上班了;拉货的大卡车上路了;各行各业的维修人员也都一应就位,随时为民众排忧解难……
       这就我们赖以生存的人世间,它是何等的温暖!
       感激感恩中,我还要告诉您我家后院一只小鸟是怎样获得重生的。

       7日清晨,我家房前屋后的积雪已被5、6级天北风给吹成了高山一座座,刮成了丘陵与沟壑。午饭前,丈夫在客厅跟我喊:“我出去一趟啊!”正在书房敲击汉字的我头不回,脖不转地回了一嗓子:“这滴水成冰的大冷天,你出去干吗呀!”他没回话,我也没再问,继续各奔前程。
       约30分后,他打着哆嗦地回来了:“好了,它飞走了!”
      “谁飞走了?”我边敲汉字边问道。
      “一只红头红嗉儿的小麻雀。”
      听罢此言,我霍地起身,快步冲到丈夫跟前:“往明白里说,小麻雀怎么了?”
      他搓着那双冻僵的手:“一只小麻雀撞咱玻璃门上了,我闻声看去,就见它双脚朝天地躺在了雪地上……”
      “你刚出去救它了?”
      “不救,它一会儿就冻死了。”
      “你把它弄哪儿了?”
      “我双手捧着它那冰凉的小身子,一进车库它很吃力地看我一眼,而后就躺在我的手心里继续昏迷着,约两分钟后,它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我担心它害怕,就把它放在一摞报纸上。随后,我擓了一杯葵花子,又擓了一杯小草籽,返回后院分别倒进两个鸟食罐里去喂别的鸟。待我回到车库,那只小鸟忽地飞了。我这叫高兴啊!”
       我被自家人感动了。我本能地扑到那道撞伤小鸟的大玻璃门前,但见,眼前那齐腰深的积雪已被丈夫挖出了一条大壕沟。这条壕沟从我家左侧的车库开挖,围着房子一直挖到后院架鸟食罐的地方,少说也有30米。我感叹,若不是那道大门在立冬前就用胶条把四边给封上了,丈夫怎会在冰天雪地里遭这大的罪!
        我回过头去,看着他老人家那冻得通红的脸:“鸟爹,我替那帮鸟孩子们给你作揖了!

 


本文在1/17/2014 5:18:41 A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宋晓亮
[散  文] 我被狗狗感动了宋晓亮2019-02-23[181]
[温馨之家] 文学路上遇孟悟宋晓亮2019-01-26[366]
[小  说] 传奇“老北漂”(四)宋晓亮2019-01-18[279]
[小  说] 传奇“老北漂”(三)宋晓亮2019-01-03[312]
[小  说] 传奇“老北漂”(二)宋晓亮2018-12-20[291]
更多相关文章
梦娜 去梦娜家留言留言于2014-02-06 22:34:30(第3条)
首先慰问一下“鸟爹”,再慰问“鸟娘”。哈哈哈

这场雪下得这么让“鸟娃”感到“爹娘”的温暖,即便冻着,也值啊。呵呵

给“鸟爹鸟娘”拜年!马年吉祥健康快乐幸福!

也祝“鸟爹鸟娘”马年保护“鸟娃”仍然一马当先!请看看,已经万马奔腾,跟来了更多的“鸟爹鸟娘”来保护“鸟娃”们啦!

 主人回复 
“鸟姨娘”来后院一起吃元宵咋样儿?穿着你的花裙儿,坐在雪地上。^_^
马年好运!
冰花 去冰花家留言留言于2014-01-21 07:38:05(第2条)
善良的人总是充满爱心!极赏鸟爹!
 主人回复 
伺候鸟孩子们,鸟爹总是风雨不误。这篇小文就是让鸟爹给感动出来的。^_^
陈瑞琳 去陈瑞琳家留言留言于2014-01-17 09:24:15(第1条)
多么惊惧温暖的故事!大寒冷与大温暖相辉映,向鸟爹致敬!
 主人回复 
谢琳阅评!这篇小文的创作初衷:想用汉字敲出人间大爱无处不在。
有关鸟爹对鸟孩子们的体贴,那是绝对的无微不至^_^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宋晓亮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