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文心社,作家的温馨之家
留言簿
专辑导航 — 宋晓亮阅读文章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荒田不荒文章时间:2014-01-03
作  者:宋晓亮出处:原创浏览1140次,读者评论3条论坛回复0条
荒田不荒
文/宋晓亮
2014年01月03日,星期五

【印第安纳州】

                                 《侨报》副刊,2014年1月2日
                             《华府新闻日报》副刊,2014年1月9日

       第一次听到名作家刘荒田三字,我这通儿感慨:天哪,荒田还“刘”着,咋不在上面种点儿什么呀?
       第一次见到刘荒田,觉得他简直就是我的老街坊、老同学、老朋友。“几老”确定后,那满心的亲切感全涌到了喉咙里。
      《水浒传》里有这么一句:“宋江听了大喜,向前拖住道:‘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 ”说来凑巧,就在宋江诞生的齐鲁大地上,我这个姓宋的竟在自己的老家遇到了“老街坊”。
 
       那是2004年的秋高气爽时,应山东大学的邀请,我们不约而同地赶赴威海,去参加“第十三届世界华文文学国际学术研讨会”。时年的9月22日上午,在金海湾国际学术中心的大厅里,当荒田和我先后报出各自的大名后,彼此在同一时刻,喊出了同样的惊叹:“你就是刘荒田!”;“你就是宋晓亮!”确认都没喊错,荒田忙抬手引领:“走,咱们到那边去接着聊。”
       那边是哪儿?在大厅的最南端,几扇大玻璃窗下码着一排大沙发,正那儿干净整洁地候客入座。
       坐下了,聊上了,我才知道自己的准确身份就是一“电灯泡儿。”我挺在荒田伉俪中间,脑袋跟个拨浪鼓似的,一会儿转向女方,一会儿转向男方,说呀说,聊啊聊。说啥,聊啥,没开头儿,没结尾,想啥说啥,逮啥聊啥,直到远处有人在喊:“走啦,开会啦!”;“快过来呀,大会马上就开始了!”。三人才忽地明白,咱是干啥来的。
 
       是一曝十寒吗?回到美国,尽管我俩都握有对方的名片,但来往却很少很少。直到2005年8月我加入了文心社,后在我荣为“搬运工”时,因每天要到分管的报社去把文友发表的文章搬到各自的专辑,再释放到主页,这才重新敲响与刘荒田接头的互动键。
       职责希望:在搬运文友的文章时,编辑要认真阅读,以备辨出哪篇文章需要加精,哪篇文章应该导读。身负重任,马虎不得,基此,我便借审阅文友作品的机会,把刘荒田的字字句句也都详读细品了。
       荒田著文,前朝今世,四海五湖,天文地理,自然科学,生物进化、乃至“克隆”和转基因等等,无所不括。尤其是在述说国事、家事、天下事,无不:起歌、化泪、诱人回味。
  不知多少回,我扎进他的亲情篇里,感动着他的孝心,体悟着他对家人的爱和自己的艰辛与快慰。
       在他的《春在太阳谷》里,我留住了这段话:“ ……我把父亲推出病房,关掉轮椅后的紧急呼叫器,解开安全带,把他扶起来。他艰难地挪步,重重地摔进扶手椅。这里是长廊中段旁侧的简陋客厅。父亲的语调又低沉又沙哑,口齿不灵光,我要俯身,贴近,连猜带问,才弄明白。我知道他要说什么,先作安慰:好的,回家去。父亲挪了几次才坐稳,并没马上开腔,呆呆地张着嘴……
       我等着父亲开口,顺手替他理了理歪到一边去的衣领,抻抻缩进去的袖子,把粘在前襟上的面包屑拣起来。抚了抚父亲疏而凌乱的白发,心里涌起无限的爱怜。这个赐我以生命并一直予我最巨大影响的男人,如今角色调换,他成了我的不懂事不讲理的儿子。凝视着他的侧面,84岁的脸庞,布满老人斑……”
       男人的文字,没有滚泪的倾情,却负载着深沉的爱和着入微的关怀,对父亲。
 
       他在《人生的铺垫》里这样说:“……书房的门打开,客厅的谈笑声一波波地递来。亲人们在讨论,争辩,笑声,争执,喝茶吃点心的声响,窗外不时塞进日落大道上消防车和救伤车的鸣叫。
  我兀自微笑,踏实地、从容地、幸福地打字。回电子邮件不比正经的写作,尽可心猿意马。这时刻,忽然想到,我的自在是有铺垫的,那就是亲人和平与健康的人生。如果他们不在客厅制造可爱的噪音,我能安坐在里面吗?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位,如果因病或别的事故缺席,我也许要在路上奔波,到医院去探望,买药,找医生、律师、移民官、会计师、保险经纪,以应付一场官司或意外。即便没有显而易见的问题,亲人的事,哪样不教你牵挂?……” 
       荒田情怀,竟给令人厌恶的噪音冠上了可爱的“头衔”,并将其视为自己的庆幸和知足。语言纯朴,意味深长,那情感的涟漪,亲切地抚摸着读者的心头,久久不肯退去。
 
       《老子・俭欲第四十六》:“罪莫大于可欲,祸莫大于不知足;咎莫大于欲得。故知足之足,常足。”
        刘荒田此人,不光是位知足常乐的捍卫者,还有一大堆制造了快乐的理由哪!
       《为快乐制造理由》:“……早晨起来之后,自我感觉十分之良好。天阴着脸,是为了不使我出门后吸纳逾量的紫外线;风没有起劲地吹,是为了万一我忽然来了打羽毛球的兴致,不使球无所适从;电话直到8时后才响,是不给我加上任何世俗的麻烦;脚跟的骨刺,停止了疼痛,是放我去林荫道上跑上几圈再说。我在门前屈膝,站立,神完气足得很呢!”
       读完这一节,我觉得他这个知足常乐的概念像是“偷了”我妈的。母亲生前常说:“一早起来,打开门窗,老天爷是不会从天上掉个乐儿给咱的。日子是人过的,快乐要靠自己找。”
       会制造快乐的母亲,只是把私存的“秘诀”传给她的五个女儿。而能秉笔著文的刘荒田,会制造快乐的影响力,可就无远弗届啦!

       截止当下,他已出版了23本散文集和四本诗集。《刘荒田美国笔记》获首届“中山杯”华侨文学奖”之“最佳散文奖”;《一起老去是如此美妙》获当代华文爱情散文第一名。
       汉字敲到这里,我猛然觉得,刘荒田腹中的知识和学问,若用粮仓作比,那就是一国库。那里面装满了金豆、银豆、黄豆、绿豆、红小豆,兴许还有产自中国甘肃和产自美国爱达荷州的大土豆,弄好了还有转基因的什么豆。这些豆豆们已被荒田撒满中美两国的漫山遍野,连沟壑里也有土豆在发芽儿。看眼下,他恨不得在浩瀚的大洋上“填海造地”,哪儿还有荒田可留。

 


本文在1/3/2014 3:17:15 A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宋晓亮
[散  文] 追忆文坛老前辈宋晓亮2019-05-26[84]
[小  说] 平凡的贵人宋晓亮2019-05-17[178]
[温馨之家] 焉能不点赞——黄宗之、朱雪梅文学伉俪宋晓亮2019-05-03[460]
[散  文] 我被狗狗感动了宋晓亮2019-02-23[256]
[温馨之家] 文学路上遇孟悟宋晓亮2019-01-26[523]
更多相关文章
梦娜 去梦娜家留言留言于2014-02-27 01:35:45(第3条)
“第一次听到名作家刘荒田三字,我这通儿感慨:天哪,荒田还“刘”着,咋不在上面种点儿什么呀?
第一次见到刘荒田,觉得他简直就是我的老街坊、老同学、老朋友。“几老”确定后,那满心的亲切感全涌到了喉咙里。
《水浒传》里有这么一句:“宋江听了大喜,向前拖住道:‘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 ”说来凑巧,就在宋江诞生的齐鲁大地上,我这个姓宋的竟在自己的老家遇到了“老街坊”。”

读亮姐姐的美文是一件非常开心的事。文风永远都是那样地幽默诙谐,酣畅淋漓。
感佩亮姐姐总是怀着一颗感恩的情怀,一颗真诚的心。
拥抱亮姐姐!
 主人回复 
报告鸣妹,荒田这篇我是在撒着欢儿地写。因见过他,敢玩“不客气”^_^
熊抱鸣妹妹,顺颂春祺!
冰花 去冰花家留言留言于2014-01-21 07:35:49(第2条)
晓亮姐写荒田老师,真是声情并茂,发自肺腑,真挚感人!让我们更多了解了荒田老师!好个“荒田不荒”,寓意深长!佩服两位!祝福两位马年吉祥!!
 主人回复 
谢花花阅评!
马年继续健康快乐,继续佳作连连。
林楠 去林楠家留言留言于2014-01-05 22:40:02(第1条)
“……父亲的语调又低沉又沙哑,口齿不灵光,我要俯身,贴近,连猜带问,才弄明白。我知道他要说什么,先作安慰:好的,回家去。父亲挪了几次才坐稳,并没马上开腔,呆呆地张着嘴……”

这段话里的这一句“我知道他要说什么,……好的,回家去。”只有作儿子的才能把父亲的内心听明白。才懂得用宽慰把自己的无助、无奈,甚至眼泪遮盖。此处,无意间把我往昔的一幕触动了……
感谢晓亮抓住了“老乡”的这个“瞬间”。代向荒田兄问声新年好。

 主人回复 
感谢林兄点评!
读“老乡”的这个“瞬间”,我也双眼发湿。可怜天下儿女心。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宋晓亮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