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留言簿
专辑导航 — 宋晓亮阅读文章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齐鲁名厨,我妈就是文章时间:2013-07-23(2013-08-22修改)
作  者:宋晓亮出处:原创浏览1185次,读者评论9条论坛回复0条
齐鲁名厨,我妈就是
文/宋晓亮
2013年07月23日,星期二

【印第安纳州】

 《侨报》副刊,2013年7月23日
《人民日报》海外版,2013年8月20日

        鲁菜,位居中国四大名菜之首。妈妈所烹饪的鲁菜,在我的回味中,得说全球第一啦!高调赞美自己的老娘,我脸不红,心不慌,还敢白纸黑字地写出一大张。
        妈妈的拿手好菜并不是极具胶东特色的:葱烧海参、油爆海螺、清蒸加吉鱼、扒原壳鲍鱼、糟溜鱼片、浮油鸡片、汆双脆、烤大虾、炸蛎黄。而是红烧鲙鱼、油煎银鱼饼、芝麻拌海蛰、韭菜炒青虾、大葱炒蛤蜊、肉片焖蒜苔、鲜炸黄花鱼、茼蒿芋头汤、虾米白菜粥、鱼肉汆丸子、豆腐炖鮱子。
    
       山东半岛,三面环海。在老家时,足蹬南山坡,放眼望去“海到无边天作岸”的壮美景观,迫人豪情顿生。就因生在海边,靠海吃海,没商量!如此这般,我家的一日三餐无海味的时候,几乎没有。尤其是产自胶东湾的各种蛤蜊,一直都在不失时机地为汤啊,卤啊增鲜添香。
       借地缘优势,妈妈便做得一手鲜美可口的海味菜。三姐说,妈做的红烧鲙鱼可用:古今中外谁堪比来形容。的确,邻里间,谁家娶媳妇,嫁女儿,都会特地聘请我妈去掌勺。她老人家的那道红烧鲙鱼一上桌,交口称赞是要挑弯了大拇哥的。
      我的最爱:妈用小银鱼、鸡蛋、少许白面,少许盐跟葱花搅在一起,煎出的银鱼饼儿。圆圆的,像核桃酥那么大,一煎几大盘,闻着喷香,吃着透鲜。常常,一顿饭下来,我什么都不碰,专门大块朵颐那看着金黄,嚼着倍儿香的银鱼饼儿。

      自走出老家,在北京,在美国,妈妈的“名菜”,我复制甚难,其主要原因:谷物不新,鱼虾不鲜。就拿芝麻拌海蛰来说,不提其他,仅一新鲜海蛰,绝对是踏遍铁蹄无觅处。在老家,一根扁担,两个筐,腰里别上几毛钱,一路欢快至海边,两方海蛰购得后,颤颤悠悠挑回家,碗盏刀剁齐上阵,可口美食引人馋。
      每每,妈将那略带海水颜色,略带海水味道的海蛰端到案板上,片成片,切成条,放在凉水里浸泡30、40分钟,用漏勺捞到瓷盆里,然后再撒上炒香的芝麻盐儿、倒上酱油、拌上蒜末儿和香菜末儿,人手一碗,吃后若不齿峽留香,其味觉器官愣是不答应。
       
       还有蛤蜊打卤面,离开胶东那片海,甭想再尝那个鲜。告别家乡那方田,甭想再品那种面——妈的手檊面。
  妈妈在檊面时从来不用醭面,要的是把切好的面条往开水里一放,当即会自行散开,这个技术在和面上。常言道:碱是骨头,盐是筋,和面时若配好盐碱的比例,那面条吃到嘴里,是又滑又爽又筋道。如此面条,再浇上我妈的卤:先用葱姜炝锅儿,再煸炒肉丝和西葫芦丝,加进蛤蜊肉,倒上焯蛤蜊的鲜汤汤,开锅后,撒把韭菜末儿,把人好吃的,何止回味三日不衰!
        在我眼里,妈妈不仅是红案名厨,白案手艺也相当地道。强烈感受,妈无论做什么均受爱的驱使,那份潜存在心底间的爱,对世人,对孩子无不全心释放。她不怕麻烦,不嫌累,只要我们吃乐了,吃美了,她老人家的“中国梦”就算实现了。

       人说,娇大的,惯小的。我恰是那个被惯大的老丫头。孩提时,妈妈给我包的大饺子,全捏成胖麦穗儿,甭说吃,一看就咕咚咕咚嚥唾沫;包那小饺子比乒乓球还要小一圈,为的是一口一个,吃着痛快。蒸起馒头来,有时会做几只大燕背小燕;有时会做几只小白兔;有时会做几只小狗狗;有时会做个大刺猬。
       动物的形状做好后,妈妈就先用剪子剪出燕子的翅膀,用手捏出脖颈、嘴和尾巴。再让燕妈妈用翅膀当手,上翘后弯,勾住自己的孩子,为的是小宝贝不被摔下来。小兔、小狗主要是捏好耳朵与小胖脸儿及四条腿。大刺猬耗时最多,那一身的刺全靠剪刀来一排一排地退着剪,剪一下往上挑一下,以防蒸好后,刺刺会粘在后背上。都做好了,再把那尖尖的小嘴给剪开了,里面还要夹上一条泡过、剪好的红枣呢。
      一来,我捧着晾凉的小动物,说什么都舍不得下口咬。看着它们那栩如生的小样样,好想宠物般的将其养起来。

      尤为难忘,每年阴历的七月初七,妈烙的巧馃更是酥脆,香甜,咬一口,慢慢嚼,细细品,嚥下舍不得。

     想起了苏东坡的诗句:“纤手搓来玉色匀,碧油煎出嫩黄深。”

  

  


本文在2013-7-24 16:15:29被施雨编辑过
本文在2013-8-22 17:57:19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宋晓亮
[散  文] 追忆文坛老前辈宋晓亮2019-05-26[158]
[小  说] 平凡的贵人宋晓亮2019-05-17[231]
[温馨之家] 焉能不点赞——黄宗之、朱雪梅文学伉俪宋晓亮2019-05-03[526]
[散  文] 我被狗狗感动了宋晓亮2019-02-23[295]
[温馨之家] 文学路上遇孟悟宋晓亮2019-01-26[585]
更多相关文章
冰清 去冰清家留言留言于2013-09-23 13:59:57(第9条)
这文章写得真大气,让人流口水了
 主人回复 
谢清妹提出表扬!题目确实不小气。
美食专家馋嘛有嘛哈^_^
梦娜 去梦娜家留言留言于2013-09-21 17:21:39(第8条)
姐姐的美文又上人民日报海外版了啊,祝贺祝贺!

等着姐姐下一篇美文呢。

 主人回复 
这回上海外是沾了老娘的光。谢鸣妹阅评!
陈瑞琳 去陈瑞琳家留言留言于2013-08-23 01:07:33(第7条)
喜登“人民海外版”,重读“齐鲁大名厨",口齿留香过大瘾,慈母恩情天地传!

这文章又让我想起会烧猪头肉的母亲,小时候总觉得妈妈最会做好吃的,现在知道晓亮的妈才是厨房里的”大妈“,母亲案板上的那手艺只能是”二妈“!
 主人回复 
用文字让平凡的母亲伟大起来,乐呀。
那啥,论年龄“饿”娘是大妈,琳娘是大婶。大婶那猪头肉炖的,名厨可不跟趟儿嘿!^_^
轻鸣 去轻鸣家留言留言于2013-08-09 23:44:29(第6条)
俺也特别喜欢俺老妈做的菜!
祝大姐身体健康!
 主人回复 
鸣弟老娘亲,铁定名厨啦!
有名厨的好吃吃垫底儿,想不健康还不容易^_^
秋安!
梦娜 去梦娜家留言留言于2013-08-09 19:44:54(第5条)
亮姐姐秋安!

田里忙着呢,没时间来逛逛啊?

妹妹来解馋了。呵呵
 主人回复 
来啦,来晚啦,晚了好几天!
今年农田里大丰收,鸣妹赶紧开着卡车来拉各种各样的花花菜菜,再捎上姥园丁,去荷兰跟你一起烹饪鸣妹的所馋馋^_^
秋安!
林楠 去林楠家留言留言于2013-07-25 08:16:50(第4条)
“妈无论做什么均受爱的驱使,那份潜存在心底间的爱,对世人,对孩子无不全心释放。她不怕麻烦,不嫌累,只要我们吃乐了,吃美了,她老人家的“中国梦”就算实现了。”这是点晴之笔。“做”(厨,属创作)与“食”(品味,属欣赏),是一件事情的两个面。均贯穿着心思和爱。嚼不出“爱”的味道,即使觉得好吃,也不能达至本文作者这种贯穿身心的欣赏境界。

我的一位老外朋友说他酷爱吃中国麺条。我在有名的百老汇少林麺庄请他。嚯,干掉三大碗!最后我发现他只是吃了碗里的牛肉和绿菜,喝了碗里的汤,麵条给剩下了。“厨艺”里似乎还蕴含着水土习性和文化认同。遇上这主,再好的厨艺怕是也没用。

 主人回复 
“嚼不出“爱”的味道,即使觉得好吃......”。高度赞同!追忆母爱,是小文的创作初衷。母亲的爱与付出真是千车载不尽,万船装不完。感谢林兄阅评加鼓励!

您那三大碗面,是不是有点茉莉花喂骆驼——瞎糟唧。^_^
陈瑞琳 去陈瑞琳家留言留言于2013-07-25 00:31:15(第3条)
天哪,亮姐乃有天下第一口福!

那句话说得好:”儿时的味道会陪伴我们的一生!“
 主人回复 
既已喊出了“名厨的手艺全球第一”,琳妹妹所说的“天下第一口福”,也就相当靠谱儿了^_^
琳那《母亲的味道》,我这儿还回味着呢!
冰花 去冰花家留言留言于2013-07-24 06:01:03(第2条)
看得我流口水了~~

亮姐写文就是生动加深情!
 主人回复 
谢花花鼓励,想吃哪道菜,我这就忙活着^_^
梦娜 去梦娜家留言留言于2013-07-24 02:46:29(第1条)
母亲能做自己更有特色的鲁菜,水饺包得那么有味道,包子包得那么多花样,完全是特级厨师。呵呵。真是了不起。

一读到小银鱼,就想吃了。
"小银鱼、鸡蛋、少许白面,少许盐跟葱花搅在一起,煎出的银鱼饼儿。"

肯定香啊......


难怪姐姐能干,有个能干的娘啊。
难怪姐姐这么心宽,闻着海水长大,海纳百川啊。

快来荷兰,和姐姐去海边走走,然后再听姐姐讲母亲的故事。
 主人回复 
谢鸣妹跑来阅评,并用大词儿提出表扬!
娘心宽,受她老人家遗传基因的掌控,我也没法儿往窄里钻研^_^
跟娘取经:先宽量“三八二十三”的^_^
荷兰,我来了,来跟鸣鸣一起捕鱼捉蟹,回家做好吃吃。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宋晓亮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