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留言簿
专辑导航 — 宋晓亮阅读文章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妈妈,如果您在白云间 文章时间:2013-05-10
作  者:宋晓亮出处:原创浏览1049次,读者评论6条论坛回复0条
妈妈,如果您在白云间
文/宋晓亮
2013年05月10日,星期五

【印第安纳州】

《侨报》副刊,2013年5月9日 

  唐朝武则天的宰相狄仁杰留下了“白云望亲”的故事。我,望云思娘的感怀比狄大人更甚,更甚!
      每每,当我乘坐的飞机仰头直插蓝天时,一个极其幼稚的奢望便漫无边际地在脑海里驰骋开来……
      受本能所差,在预订机票时,总希望自己的座位能靠近窗户。靠近窗户,我可透过机舱的悬窗找到与白云“零距离”的感觉。受此种感觉的逐推,我“贴近”妈妈就大有希望了。一次不落,放好行李,坐稳身子,我就扭着脖子傻楞楞地往外看,一心想看到洁白的云朵上浮盈着妈妈的笑脸。
       想象在祈盼中翱翔,同飞机一起穿越国际变更线……
       笑脸,妈妈的!
 
        妈长了个笑面儿,无论何时何地,一想起她老人家,率先浮现在我眼前的总是一副满目含笑的面容。对着家人笑,对着朋友笑,对着邻里笑,对着生活笑,对着磨难笑,对着她自己设置和向往的未来笑,像是妈的本能与下意识。妈笑得恬淡,笑得从容,笑得自信,笑得坚定,可妈的笑,愣是让我给弄丢啦!
        妈的眼里闪动着忧愁;妈的脸上布满了焦虑;妈撒手西去时,竟未能瞑目。妈不瞑目,责任在我。
        妈故去时,我已被时代的“怒潮”给冲到了由江青亲自命名的“红艺五、七干校”,跟“黑帮”丈夫一起苦叹:“有翅难展”。
        娘啊,当您谢世的噩耗传到亮子的耳朵里,我的哭声竟把房后第四排的“五、七战士”都给“震”到了自家门前啦!
        中央乐团的几个大姐姐忽地拥到我的跟前,抱着我,扯着我,争相发问:“亮子,你平时总是乐呵呵,安安静静的,今天这是怎么了?”
  “家里出什么事了,你哭得这么厉害,这么痛?”
  “说呀,说出来我们好帮助你!”
  “……”
      妈妈与世长辞啦!我再也看不见她老人家了!这个忙,谁能帮?谁帮得了哇!

      我是妈的老丫头,刚懂事就特怕失去她老人家。为能跟妈永不分离,最好的办法就是粘住她。童稚的心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夜晚,我一躺到妈的怀里,就使劲地抱着她;天一亮,我便揪着妈的衣襟,她去菜园我紧跟;她去洗衣我伴随;她在灶间做饭,我就坐在小板凳上看着她。看她头上挽个小纂;看她脚上穿双前瘦后胖的小布鞋,看着看着我心就火烧火燎的。
      稚嫩心经不起“火攻”在在。于是,我就想辙救自己:哪天妈若真的“没有”了,谁来给我当妈呢?大锁子婶挺好的,要不让她来当我妈……
      不行,不行,自己的妈妈谁也代替不了!自己的妈妈决不会扔下亮子不管了!
 
      妈妈不管我了,真的不管了!
      妈妈去世后,我把自己给哭病了。医务室的朱大夫给我打了21针青霉素。那21针“毒水”把我的左腿给注瘸了。在后来的一个月里,我必须要扶着墙,才能一步一步地往前挪。
   疼能忍,痛却刮不去,剜不走!
   爹把妈留在世上最后的几句话,背给我听:“她爹呀,我走后,你要把咱自留地上刨回的地瓜擦成片儿,晒成干儿,轧成豆儿,再背到北京,送给亮子吃。亮子因跟了‘黑帮’,户口让村干部给注销了,这一整治,孩子就沦为一个穿吃都没有的‘黑人’了!就为这,我死都闭不上眼哪!”
      我瘫在爹的面前,无语无声只有泪。
      苍天明了:世界上最疼爱我的人,妈永居第一!然而,我最对不起的人,恰是自己的老娘亲!妈去世,我没能给她老人家送终;妈在世,没花过我一分钱。
      羊跪母,鸦反哺!可我……  

      我该早早就能挣钱给妈花。
      上小学前,我曾跟妈去过大姐家。大姐住在大连市中山区中山路。我刚到大姐家,就来了一个叫刘翠花的小姑娘要我去她家玩儿。大姐同意了,说翠花的家人都很好,她爸是大连京剧团的领导,特会唱戏。
      我也特会唱戏。我一小就会唱《四郎探母》中的“杨延辉坐宫院自思自叹,想起了当年事好不惨然。我好比笼中鸟有翅难展,我好比虎离山受了孤单。我好比南来雁失群飞散,我好比浅水龙困在沙滩。”
      也不知哪儿来的底气,翠花刚要教我唱 “探母”,我开口就唱“杨延辉坐宫院……”。我尚未唱完,翠花就啪啪拍手,说他爸就是唱老生的,赶明儿让我唱给她爸听。
        
       一天傍晚,刘伯伯下班回来先是站在一旁听我唱。听着听着,他竟拉起我的手:“亮子,伯伯想收你做我的徒弟,你愿意不?”
       我先是一愣,愣过之后,就所答非所问地跟刘伯伯瞎显摆:“亮子还会翻跟头哪!俺在老家城西河的沙滩上,一翻就翻了九个跟头给俺妈俺爹看。”
   “师傅”笑了。他摸着我的后脑勺:“晚饭后,我去你大姐家,先征求一下你妈妈的意见,看她舍不舍得把你留下来。”
    我跑回家告诉妈妈翠花他爸要教我唱戏。妈笑着听,笑着问:“你愿意留这儿学戏吗?”
       我边点头边说:“亮子留下,妈也得留下。”
       妈寻思片刻:“妈是来给你大姐伺候月子的,倒是能陪你在这儿住上一阵子,你刘大伯若真是相中你,就跟他学吧。”

       刘大伯来了,妈一口允下。
       刘大伯走了。妈把我领到我俩暂住的房间里:“你刘大伯说,亮子的一举一动都带戏。他要好好培养你,让你跟他学唱余派老生的戏,等你能登台演出了,就给你钱。”
       我搂着妈的脖子:“等亮子能挣钱了,让妈天天吃馉饳儿(饺子)。”
   妈笑了,笑着亲我的小脸蛋儿。
       当晚,大姐和姐夫就知道了这件事。他俩都说可以留我先试试。料想不到,两天后,街东头有个开茶叶庄的女老板跑来跟我妈说:“有爹有妈的孩子可不能在姐姐家吃住个没完哪!”
       我记住了妈妈的回答:“等老大坐完月子,俺跟着就领着亮子回老家去。”
   那晚,妈把我抱在怀里:“别难过,再有一年你就能上学了。上学后使劲地把书念饱着,等俺亮子长大了,那是要到大地方去做大事的!到了那个时候,妈再跟着你享福也不晚哪!”
       我没有能力做大事,可让妈天天吃饺子绝对没问题。然而,子欲养而亲不待!

       我在处女作《无言的呐喊》的后记里说:“含悲含泪写下了《无言的呐喊》,苦痛交加,太多的难以挽回。最对不住的当属我的老娘亲。她瞪着俩眼离开了我,无法弥补,无法让妈重返人世间!尽管故土已变富变好,我也有吃有穿有着落了。可我怎样才能让妈妈知道啊?”
   娘啊,您若真在白云间,就俯身看看人间吧!看看亮子的今天,看看今天的中国百姓,看看您曾生活过的那片土地。

 


本文在2013-5-10 17:33:47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宋晓亮
[散  文] 追忆文坛老前辈宋晓亮2019-05-26[84]
[小  说] 平凡的贵人宋晓亮2019-05-17[178]
[温馨之家] 焉能不点赞——黄宗之、朱雪梅文学伉俪宋晓亮2019-05-03[460]
[散  文] 我被狗狗感动了宋晓亮2019-02-23[256]
[温馨之家] 文学路上遇孟悟宋晓亮2019-01-26[523]
更多相关文章
轻鸣 去轻鸣家留言留言于2013-05-15 04:02:49(第6条)
丧母之痛,感同身受,思母之情,直上云霄!
多保重大姐!
 主人回复 
深谢鸣弟!
母亲的为人,影响了我的一生,与娘相逢,常在梦里。
你和弟妹也多多保重!
孙爱伦 去孙爱伦家留言留言于2013-05-14 11:01:20(第5条)
丧母之痛,心暗痛,永无期。问好晓亮老师!
 主人回复 
深谢爱伦妹妹!
尽管母亲患病时,我伺候了近三年,但一想到她老人家,心里就辣疼辣疼的。
夏安!
留言于2013-05-12 22:40:19(第4条)
这是给专辑主人的悄悄话哦。
冰花 去冰花家留言留言于2013-05-11 06:41:11(第3条)
多谢亮姐把母女之情活灵活现展现在眼前,读得我眼泪都流下来了,好感动!

母亲节快乐!
 主人回复 
谢花花赶来阅评!
写自己跟妈妈的往事,不用想就都跑到眼前了。让妹流泪,亮心难过呀。
母亲节好好享受儿子们对你的孝敬哈。
陈瑞琳 去陈瑞琳家留言留言于2013-05-11 04:18:51(第2条)
母亲节前想妈妈!

谢谢亮姐为我们呼出心底里最深的渴望!
 主人回复 
琳哪,愿咱们的母亲都在白云间看着自己的孩子,健康快乐,日子过得挺好的。
一起怀念母亲!
梦娜 去梦娜家留言留言于2013-05-10 03:19:29(第1条)
亮姐,你好久好久不见来文心,姐姐一定忙着花儿吧?它们让亮姐越来越年轻。
哪天再搬些美美来我们欣赏欣赏啊。
盼着哦。

亮姐,梦娜读到这里,已经双泪纵横......

"娘啊,当您谢世的噩耗传到亮子的耳朵里,我的哭声竟把房后第四排的“五、七战士”都给“震”到了自家门前啦!
中央乐团的几个大姐姐忽地拥到我的跟前,抱着我,扯着我,争相发问:“亮子,你平时总是乐呵呵,安安静静的,今天这是怎么了?”
  “家里出什么事了,你哭得这么厉害,这么痛?”
  “说呀,说出来我们好帮助你!”
  “……”
 妈妈与世长辞啦!我再也看不见她老人家了!这个忙,谁能帮?谁帮得了哇!"
 主人回复 
报告鸣妹:因“小微工程”还在继续,加上院子里的花草树木借了春风春雨,便疯长,疯长,我不得不开忙哈。

含悲含泪写下了这篇追忆母亲的小文,又让妹妹流泪了......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宋晓亮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