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留言簿
专辑导航 — 宋晓亮阅读文章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莫言和“大衣哥”文章时间:2013-01-30(2013-01-31修改)
作  者:宋晓亮出处:原创浏览376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莫言和“大衣哥”
文/宋晓亮
2013年01月30日,星期三

【印第安纳州】

《侨报》副刊,2013年1月30日  

   莫言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我不曾祝贺过。因祝贺的人很多,不缺咱那一句半句的。其实,他获奖我很高兴。一个农民的儿子能收获如此硕果,实属罕见。
   今伏案写他,就想在键盘上敲出我满心感佩与赞叹,感佩他,到瑞典去领奖时,一定要带上自己的发妻——只读过小学二年级的杜勤兰。赞叹他,就是要在瑞典斯德哥尔摩音乐厅里,从瑞典国王卡尔十六世手里接过诺奖证书和奖金的那一刻,让妻目睹,与妻共享殊荣。他不嫌妻子文化水平低,不怕妻子不会“摆pose”,不担心妻子在那种场合会面曝怯生生……
   感谢记者,用摄像机为这对贤伉俪留下了分秒的永恒。
   看,站在诺奖得主身旁的杜勤兰,是那么沉着,那么镇静,那么的从容自若。从目光到面部表情,都不难看出她的内心反映:你莫言得奖与否均不影响我同你一起慢慢变老,一起坐着摇椅慢慢聊。
   这种自信源于何处?是从33年夫妻生活中所滋长出的知与信赖,是那12000多个夜与昼的心相随,情相依的赋予。也可以说,是时间的厚度,为他们积累了琴瑟静好的正能量。
   感觉说:他和她在日常生活中,是不需要一天一次或几次地重复着那三个字——我爱你;不需要互赠生日礼物;不需要加意筹办其结婚纪念活动。他们的爱,是润物细无声的。
   感觉说:成亲时,他们绝对没钱大办婚礼,而在过往的岁月里,他俩没享过太多的福。
   感觉说:无论日子多么艰难,只要莫言想吃饺了,杜勤兰都会想方设法地给他包,哪怕是地瓜面里包着地瓜叶子,也要把那碗圆溜溜端到丈夫的嘴底下。
   感觉说:无论田里灶间里,不管那活儿多忙有多累,杜勤兰都尽可能的一肩扛起;尽可能的让莫言去可着心儿地“讲故事”;可着心儿地刻画人世间的生、旦、净、末、丑;可着心儿去拥抱自己的爱好与理想。
   然而,现实中像杜勤兰这样以夫为主,助夫成功的贤妻,恰是某些大款、大腕儿和贪官污吏们亟待抛弃的那一群。莫言的行为,能让那帮挖空心思找出几箩筐休妻理由的“官爷”、“款爷”和“星爷”们,汗颜一小会儿么?
   再看莫言,获奖后仍十分低调的保持着那份固有的淳朴与恬淡,这是心的驱动,也是修养所致。他携妻同赴瑞典受奖是心愿,是境界,也是知识层面的促就。
   知识的书面解释:人们在改造世界的认识和经验的总和。
  “知识即美德”是苏格拉底道德哲学最重要的命题,也可以说是苏格拉底道德教育思想的核心。
   基此,莫言荣获诺奖除自身的努力,也感谢苍天有眼。

   人称“大衣哥”的朱之文,乃山东省荷泽市单县郭村镇朱楼村人。这个1969年出生的乡下汉子,因为在山东电视综艺频道“我是大名星”的选秀栏目里,身穿军大衣演唱《滚滚长江东逝水》如杨洪基原音重现,即震撼全场。随之,“大衣哥”的“桂冠”也就扣在了他的小分头儿上。
        其实,身着军大衣前去参赛那是贫穷的决定。他没有衣服,最象样儿,最体面,最适合出入大场合的行头,就是那件他在河北一旧货摊上买来的那件军大衣。  
   真可怜,11岁丧父的朱之文,尚未读完小学二年级就被迫辍学,开始帮娘搭理家务,跟娘一起过着那种穷得掉渣儿的苦日子。可是,生活贫穷并阻挡不了他才艺的迸发,在自家,在工地,在田间,在河边……他是一路高歌满天涯。
   人说,兴趣是大脑的肥料。距过识字关,还差四年学历的“大衣哥”,想看懂歌词,必须要借助《新华字典》来帮忙查认。而将他引向歌唱之路的启蒙老师,一是在旧货市场上花了三块钱买回的一个旧盒带;二是一个破旧的红灯牌半导体。弄不清盒带和半导体“二教师”是谁因磨损忒大,便将“发音”、“吐字”全落实在很不清楚上。如此这般,它们的“虔诚门生”愣把“啊牡丹,百花丛中最鲜艳”给唱成:“啊牡丹,黑老吧唧真好看。”
   歌词唱错并未影响天生“文才”必有用的朱老三。挥洒才情,放声歌唱的场合竟一步跟着一步地迈上2012年央视“春晚”的大舞台!“大衣哥”透红之后,那件旧大衣也跟着水涨船高,拍卖时,最后一锤竟砸出个¥51万8千元的高价来。        
  “大衣”价高,人更火!如今的朱之文早已是家喻户晓、炙手可热的大明星了。不过,身价陡增,情依旧,当有人问他:你出名了,会跟你妻子离婚吗?他是这样回答的:俺要是因为出名了,就跟俺媳妇离婚,那俺就不是个人,那俺不是连个小动物都不如吗?

   现实说,当今有两种人最值得尊重:一是年轻陪老公过苦日子的;二是年老陪原配过好日子的。
   这两种人的坚守,恰是美德的高度概括,言语不多,涵义深。 

图片选自网络 

图片选自网络

 


本文在2013-1-31 20:29:17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宋晓亮
[散  文] 追忆文坛老前辈宋晓亮2019-05-26[84]
[小  说] 平凡的贵人宋晓亮2019-05-17[173]
[温馨之家] 焉能不点赞——黄宗之、朱雪梅文学伉俪宋晓亮2019-05-03[459]
[散  文] 我被狗狗感动了宋晓亮2019-02-23[254]
[温馨之家] 文学路上遇孟悟宋晓亮2019-01-26[518]
更多相关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宋晓亮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