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文心社,作家的温馨之家
留言簿
专辑导航 — 宋晓亮阅读文章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怕忘,却真忘了 文章时间:2012-12-12
作  者:宋晓亮出处:原创浏览1048次,读者评论6条论坛回复0条
怕忘,却真忘了
文/宋晓亮
2012年12月12日,星期三

【印第安纳州

 《侨报》副刊,2012年12月11日
《华盛顿新闻》副刊,2012年12月20日

        爹的忌日,我不能忘,因每年的那一天我都要祭拜他老人家。晓亮上无兄长,下无弟。我长大后,为舒缓世俗因二老无子所特赐的压力,便自告奋勇地要充当他们的儿子。我不想食言而肥,爹在世,我给老人邮寄的生日贺卡,其落款永远都是:您儿,亮子。除形式上的慰籍,爹的生活费用,我也一肩扛起。也曾默默承诺:“只要我活在世上,宋家的烟火就永不熄灭。”

   然而,在过往的13个年头里,我竟两次没有按时给老爹“烧钱”哪!
   公元1999年阴历十月初三,阳历11月10日,爹与世长辞了。2002年,在爹的忌日临近前,我一连三宿都梦到了他老人家。头两次沒往心里去,那第三个梦,清晰得令人惊讶!
   我曾用文字记录过:爹穿着一件灰色的中式上衣,面料是涤纶的,前襟上还绣着帶蔓儿的小红花。爹脫掉上衣,扑地扔在了我的床头柜上,就在那一扔一落间,我竟闻到了爹的味儿!清晨,我跑到厨房连忙查日历。坏了,02年的阴历十月初三乃阳历的11月7日,比我要祭拜的日子早了三天。爹生前凡事都按阴历算,我怎会忘得一干二净啊!抱歉有啥用,赶紧祭拜吧!那夜也有梦——爹抱着一盆从白菜根上长出的小黃花送给我,在山东老家的院子里。

   2012年阴历十月初三的午夜时分,我一觉醒来,两眼倍儿亮,且异常精神。
        我一直引以为幸:什么事都影响不了我呼呼大睡,沾枕头就着乃亮之“特异功能”。可这一次,怎么忍,怎么劝,怎么催,我是豁出去地不肯入睡呢!
   我抬眼一看:天哪,立在斜对面小电子钟上的那几个透红的阿拉伯数字,已蹦过凌晨4点啦!这一看,我不禁心热心慌心跳也猛然加快。我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我强迫自己的思绪在故乡的田野上漫步;在故乡的河水里畅游;在故乡的山脊上眺望……

   入睡了,入梦了……
   在老家房西头的自留地上,我指着三棵在美国买来的小灌木,对身旁的丈夫说:“种得太密了,都挤在一块儿长不好,赶明儿给挪了。”说完,我就朝家的方向迈步了。已故的二姐在我前面径直地朝街口走去。我则右转,右拐,拐到了老家的大门前。两扇黑色的门板前,立着一个正方形的白纸牌,上面写着我在文心社的事。字迹很端正,只是蓝色的墨水,像是被弄湿了,把头两个字给模糊了。我随手拿起,抱在胸前,后面就跟来六、七个女女男男。
   我推门进院,但见老爹坐在床尾上。床上铺着乳白色的鲁绣工艺床单,淡藕色的棉被和枕头干净整齐地码在褐色的床头前。床头是椭圆型的,木纹清晰美观,甚是好看。
    爹,穿着一身黑灰色的衣和裤,左手放在右腕上,右腿搭在左腿上;爹,坐姿款款,特帅,特风度;爹腰不弯,背不驼;爹开口问我:“你后面那些人是谁呀?”
   “文心社的朋友。”我说。
          人在梦里,梦在继续:一间空旷的大屋子,一个棕色的大立柜背靠西墙,方位偏南。立柜后面,聚集着几个影视演员在商讨一什么奖项。
   爹跟我说:“你问问濮存昕,这个奖是不是给了朱时茂?”
 
   我醒了。我走出梦乡,就塑在了日历前。
   那个阴历十月初三上仿佛映出了爹的笑脸:“别难过呀,亮子!你都看见了,爹过得挺好的。”
   我冲进车库;我跑到后院;我蹲下身子,瞪着自己刚为爹烧过的那堆纸灰……
   风,吹动了纸灰;纸灰在风中轻扬。我抬头追视,想亲眼看着纸灰向天国飘去。爹在那里。

  


本文在2012-12-12 19:32:34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宋晓亮
[散  文] 追忆文坛老前辈宋晓亮2019-05-26[98]
[小  说] 平凡的贵人宋晓亮2019-05-17[195]
[温馨之家] 焉能不点赞——黄宗之、朱雪梅文学伉俪宋晓亮2019-05-03[481]
[散  文] 我被狗狗感动了宋晓亮2019-02-23[266]
[温馨之家] 文学路上遇孟悟宋晓亮2019-01-26[540]
更多相关文章
梦娜 去梦娜家留言留言于2013-01-07 04:43:20(第6条)
亮姐姐的美文,无论讲家事,还是讲天下事,语言总是那么生动感人而感情真挚,总是让人感动。
读完姐姐那个梦,被亮姐诙谐语言感动得含着泪笑那梦的逗。但这是亮姐的心牵着作古的父亲所至。让梦妹我也追忆我的父亲,眼泪跟着亮姐一起掉。常追忆,才常有梦啊!
 主人回复 
感谢鸣妹特来阅评!感情真挚拜乡土所赐。
是啊,我在《再回故乡不见爹》里写有:“二老双亲哪,再相聚,在梦里。”或许爹妈洞悉到我的愿望,梦里相见,常常。
愿妹妹也常在梦里见到自己的老父亲!
郁乃 去郁乃家留言留言于2012-12-14 12:21:46(第5条)
读亮姐此篇文章,深感亮姐的情深义长。梦见,是天意,是人间有情的尘缘之美。世间,唯有爱「亲情友情爱情山水情,,,」永恒!
 主人回复 
谢乃妹的深情厚谊!
妹说得特在理儿,心中有爱的人,随时可收获欢乐、幸福与信任^_^
冰花 去冰花家留言留言于2012-12-13 10:50:38(第4条)
看的很感动! 让我想到了我的爷爷和奶奶!
 主人回复 
勾起花花对已故亲人的思念,这梦更显意义重大^_^
轻鸣 去轻鸣家留言留言于2012-12-13 03:29:22(第3条)
惊心动魄,情深意长!
 主人回复 
是啊,科学和迷信,不知站在哪边了。
谢鸣弟阅评!
桑叶 去桑叶家留言留言于2012-12-12 23:30:54(第2条)

人的一生,什么都能忘,就是不能忘记生养自己的爹和娘。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爹啊,你在哪里?娘啊,你在哪里?都是困扰我们一生的心结。
晓亮款款深情和爹的梦中相见,不知会勾出多少作儿女的同感。
孝女——宋晓亮。
 主人回复 
大姐:读您评论,我不禁双眼盈泪。妈撒手西去时,我正遭受大时代的凌辱与欺压,妈因我而未能瞑目。那份钻心的痛,无药可医。
爹活到94岁,感谢老人给了我报恩的机会。
从留言中,足见:大姐孝心满满。
预祝新年平安健康!
林楠 去林楠家留言留言于2012-12-12 22:38:46(第1条)
晓亮,类似的,甚至更邪乎的故事我听过不少。我以为这都是特定情境下,一个人的心思在意象空间中的反映。又称幻觉。多在梦境中出现,偶而也会在心神不定时一闪即逝。并不真正以物质形态存在。从大时空的角度看,人的生命过程,好比风车车水斗从出水面开始,到车水斗把水倒出去为止。当原先装你的那个斗又出水面时,那里面的水己不是你了。循环往复,生生不息。这是自然法则。科学家已证实有正空间同时又有反空间(用词可能不准确)(或称正物质,反物质)。我在想,根据物质不灭定律,逝去的一切,很可能以新的刑式归入反空间。只是正空间的视力、感觉完全不知反空间的一切罢了。你说哪?不过,你这篇充满深情的文字是很精彩的。



 主人回复 
感谢林兄耗时阅评!
您的祥说细解,帮晓亮指点迷津了!
问好!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宋晓亮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