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诗歌散文随笔摄影英文评论新书活动留言簿
专辑导航 — 阮克强评论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阮克强的诗歌及孙绍振教授的评论 文章时间:2016-03-06
作  者:孙绍振出处:原创浏览617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阮克强的诗歌及孙绍振教授的评论
文/孙绍振
2016年03月06日,星期日

风铃

我买来三只风铃
屋檐下,橡树下,木槿下
各挂一只
傍晚起风
风铃全部响了起来

多么美妙啊
在风中它们迅即学会了
用碰撞骨骼
来发出欢爱之声


飞起来

在可罗娜湖边
我看见黑雀
停在瘦瘦的芦苇杆上
它真的黑啊
象一个抹不掉的逗点
我正决定是否要拍它时
它飞了起来
于是我看见了漂亮的色斑
在它张开的翅膀上

那些将羽毛放得很低的女子
似乎也是这样
所以你得尽量让她们
飞起来


沉默的植物

我热爱沉默的植物
它们将裙摆放得很低
夜里它们来我的梦境走动
空灵的风抬高了翅膀和星空

星空下越来越多单纯的植物
水分从根茎中央自如穿过
沉默是另一种坚韧的流质
它聚合成我们內心的纤维
让我们学会迎风而立
学会即使活在低处
也不用仰首高呼
皇恩浩荡啊


救命稻草

我喜欢野外行摄
我镜头里定格的动物
大都有自由的灵魂
它们走动或者飞翔
披着神灵的外衣

当我回到日常生活
我想学它们走动或者飞翔
我没有神灵的外衣
我只能攥紧自由
这根质地上好的
救命稻草


思春

阳光的裙裾
在氤氲之气中翩然飞舞
雀仔花,青豆苗和香荠菜
汲取着它们的营养
反舌鸟在枝头唱曲
小飞虫冲撞着
篱笆和土墙

如果植物们闭合了
通往花房的小径
她们隐藏的露珠
有可能让蚁族和人民
觊觎一生


清明

薄酒,青烟,梨花开
当然还有雨
这是游魂
不忍离开的证据

雨落在青石板上
溅起的水花
有嘴的模样,就是
喊不出疼


夜晚的声音

月光下
风吹过橡树萸树合欢树
声音象淡蓝色的
纱巾,透明且无皱褶
偶尔有牛蛙
跃入池塘
溅起的水声
会让人猜想
划过天际的流星
是否也滴落
同样的尾音

我怀疑你们的身体
也都想在夜晚
制造一些
入水的声音
就是苦于,身边没有
月光一样宽阔的
池塘


生活在纽约长岛

郁金香正在冒尖
木槿尚未长出新绿
小松鼠嗖地窜上老橡树
惊飞的斑鸠就掠过我的头顶
这是美东时间3月16日下午的情景
这当儿世上有多少事情发生
多少风筝拉线,断了再接

我埋首躬耕
挖开的土里有贝壳的碎片
告诉我这里曾经沧海
如今烙着阮家的痕迹
长长的篱笆墙围困不了日月晨昏
爱情的感觉总是潮水般弥散四野

亲爱的
如果松鼠斑鸠橡树都是此地的主人
我们就心甘情愿充当配角吧
即使只为了烘托
草丛里上升的香气
和日历里隐藏的
云淡风轻


流水

我无数次在纸上写下
流水,然后望着窗外
我看见雁群排着长队
向暮光的方向飞去
我相信你们一定会找到
流水,它能洗净
你们身上的尘土
并且不会让你们
每天都停留在
固定的
位置上


周末

我很熟悉你的气息
即使隔着一整个星期
我也能精确地
用手心触到
你光滑细腻的
乳房


幻觉

在树林深处
人迹罕至
有时候你想
会不会有仙子
突然降临
她们眼里的湖水
与人间的
完全两样
你想触碰她们
才发现
地上的白色蘑菇
已被拦腰折断


花花

她说她想打开花瓣
以显露内里的光芒

我说如果花里还藏有
森林,草场以及缓慢流动的河流
我们就可以组建一个
全新的祖国

 

平凡而无声的诗意――读阮克强的诗歌

孙绍振

说起来,我和阮克强的交往还有一段故事。他本来不是中文系的,但在八十年代那种朦胧诗、后朦胧诗的热潮中,似乎不想当诗人或者美学理论家,就不愧为大学生似的。这种青春的冲动,不仅仅在中文系,而普及于文科其它系,甚至理工科、医学院系。我就曾经为福州大学的学生的诗集写过序。当然,经过九十年代的实用思潮的涤荡,多数只是冲动了一番,留下了美好的记忆而已。然而,其中一些成了终生的痴迷,甚至有像施雨这样的,已经在美国当了十一年的医生,最后还是放弃了待遇优厚的职业转而把生命投入文学,还在我这里拿了个文学博士学位。阮克强应该和施雨一样属于痴迷者一类。他本在别的系,成绩相当优秀,但是,他却决意转到中文系来。我当然十分欣赏,大力支持,自信以三寸不烂之舌,游说中文系领导是小事一段。但却碰了一鼻子灰。当局第一借口是,想转系的,大都是成绩不好的,我乃把他的成绩单摆在他面前,当局者拒绝得更干脆,不管理由多么充分,一律不准。过了一些年,有个诗友,去了日本,来信说,可以帮助他去东瀛。我去找他,却被告知人已经去了美国,音信杳然。差不多十多年后,他和已经颇有影响的诗友哈雷突然出现,似乎是从美国回来,好像在寻找什么经营项目。我们欢谈甚洽,几乎忘记了谈诗。第二天,他就不见了。对于这种蓦然而来,飘然而去的学生,我已经习惯了他们的潇洒。又好几年,音信仍然一如既往地杳如黄鹤,前些天,突然在邮箱里收到他的诗稿,请为之序。对于这种半命令式的请求,我体验到的是信任和怀旧。但是,是否值得命笔,也有几分犹豫。今日有暇,读之甚有可异之处,颇为欣慰,乃略谈一二。

近年国内诗坛新秀追求西方前卫,可谓滔滔者天下皆是。不乏成就的诗作不少,然亦可疑之处,我曾设想,把作者的名字掩盖,换上英美姓氏,读者疑虑者几鲜。其极端者,似乎有意与诗为敌,其追求可以用“反诗”来概括。应该承认,有不少我曾经尊敬、欣赏的诗人的新作,读起来,十分困惑。不知是自己智商衰退,还是诗人的探索出了偏差。我想,身在美洲的克强,如果也属于此类,将如何置评,我的智商是不是充分呢?我对自己,并不太自信。

但是,看了几首,我的自信逐渐增强,原来,他并没有陷入语言游戏的时髦潮流之中。第一首的主导意象“风铃”,就让我的智商经受住了考验。不管在多么“美妙”的大自然中,发出多么“欢爱”的声音,其性质却都是“用碰撞骨骼”发出来的。从这里我领悟到,即使对“欢爱”,他也是冷峻的,相当严酷的思绪可能来自于“三只”,而不是两只。这在《救命稻草》中表现得更为明显。写的是生存的矛盾:野外动物的行动自由和灵魂是统一的,而在“我”(人)的日常生活中,却只能抓住自由,作为“救命稻草”,其不如动物者乃是因为灵魂没有外衣。应该说,这是现代人生存的困惑,但是,从诗艺来说 似乎直白了一些。幸而,这样的直白并不多。更吸引我的是像《飞起来》那样的智性与感性比较平衡的。把黑雀的感性写得很充分,黑得精致,最后的议论转化为“飞得很低的女性”,“让她飞起来”,既卒章显志,又很含蓄。显得不突兀,而且有点警策。

受到西方诗歌影响的诗人,特别是身居美国的诗人,几乎不约而同地逃离抒情,这是必然的,在美国大学生中,浪漫蒂克,已经带上了反讽的意味。而诗歌放逐了抒情以后,别无选择,就是向智性深化。读者似乎已经接受了、习惯了那种向比较冷酷,甚至比较陋恶的深潜。但就我个人的爱好来说,还是比较喜欢,向比较温暖,比较美好的方面探索的诗歌。克强的诗,每每在这方面给我以惊喜。如,“我说如果花里还藏有森林/草场以及缓慢流动的河流/我们就可以组建一个/全新的祖国”,这里的“祖国”可能并不是政治性质的,而是自然性质的。但是,毕竟他是向往美的。当然,作为诗,这还有一点单薄。我更喜欢那些,感性和智性交融,而感性比较平衡的作品,最好是感性比较充霈,智性又比较潜隐的。在这方面,《生活在纽约长岛》给我一种满足感。在一些生活的碎片中,他的感受是那样丰富,思绪是那样活跃。作者像科学家截取细胞的切片那样截取了“美东时间3月16日下午的情景”,是很暂短的一瞬间,但是,他的心灵却自由地翱翔:“这当儿世上有多少事情发生/多少风筝拉线,断了再接”等等。更动人的是,他的思想:“如果松鼠斑鸠橡树都是此地的主人/我们就心甘情愿充当配角吧.”美国新批评分析浪漫主义者华滋华斯的诗,说他总是想在平凡中发现不平凡,感情往往就走向于强烈(powerful feelings),他当然不浪漫,但是,也不完全放逐浪漫,我把他这种情怀,叫做亚浪漫。这种亚浪漫的特点,乃是发现平凡中的平凡。以一种宁静的心态,而不是强烈的兴奋,体验、玩味平淡中的美好。他特别偏爱和大自然中最平凡的生命,从小草、藓苔、绿叶中感到了“仙气”,他又并不以大自然的崇拜者的姿态出现,只是将之作珍惜生命的载体。作为诗来说,独特之处在于,不管是多么珍惜,都是无声的,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是沉默的“沉默是另一种坚韧的流质/它聚合成我们內心的纤维。”对于大自然的一草一木,一叶一花,他总是倾听,总是在默察,总是在冥想,最多也就是猜想中,有时似乎是在独语,但拒绝发出声音来。如果不能说是绝对没有声音,他也有所言的话,也是不须要听众的自言自语,其性质是一种内审。

他的诗并仅仅限于对大自然的冥想,有时,也透露出社会内涵。读者想来会奇怪,身居美国令人眼花缭乱的纽约,他的诗似乎超越了这座城市的喧嚣,那么多以内审取胜诗作,好像不食人间烟火,也许这些是早期在国内的作品吧,可即使在国内,他也身居八九十年代福建师大校园,在那个思潮鼎沸的,悲辛交集的时代,我至今仍然记得他身处弄潮的前卫的身影。在《清明》中,我看出端倪:

雨落在青石板上
溅起的水花
有嘴的模样,就是
喊不出疼

这可能并不实指对亡灵的悼念,而是自我内心的回味,好在是“有嘴的模样”,但是,连水花都是无声的。真正的“疼”是喊不出来的。这一切也许并不完全是我的猜想,他诗中不时流露出的“受难的骨架”等等可作为注解。更为隐蔽的是《幻觉》:即使向往着“仙子/突然降临”然而,想触碰她们之时,却发现“地上的白色蘑菇/已被拦腰折断”。青春的、童稚的幻想夭折了,但是,没有形容、渲染悲痛,只有接近说明的句式,使他的诗内涵和外延富有张力。他是如此执着于无声的宁静,以至在他听到深夜蛙入水之声之时,也发出想“制造一些/入水的声音”但

   就是苦于,身边没有

月光一样宽阔的

池塘

这样平静地守着寂寞,以大自然的平凡草木为心灵的载体,满足于自言自语,陶醉于深思冥想,潜心营造着一种默默的心境,无声的诗境,

从心情的宁静到语言的凝练,成了他自觉的追求。这就构成了他宁静的艺术意境的营造

也许这样的解读是太狭隘了,也许还可从另一个角度看出,他的语言朴素,没有古典色彩,但是,从题材和意韵,却似乎与中国古典的“此时无声胜有声”有着不着一字的血脉相通。这无论是在当时,还是在今天,都可以说是独树一帜的。他的思绪保持着一种单纯的统一和微妙的起伏,但是,有时,也不免略嫌单调如《周末》。

我的序文,已经显得饶舌,就此打住吧。

2015年11月27日

孙绍振,著名文学评论家,福建师大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文艺理论学会副会长。

阮克强,原籍福建连江,美籍华裔诗人,野生动植物摄影师,现居纽约长岛,主理Hauppauge Global USA LLC 公司,著有诗集《冬天的情绪》。曾任福建师大南方诗社社长及福建省大学生诗歌学会主编,诗歌曾在《诗歌报》、《诗刊》、北美《汉新月刊》等主办的各项赛事中获奖,作品入选各种集子。近年诗歌和摄影作品散见于《海峡诗人》、《闽声》、《世界周刊》、《侨报》、《Newsday》等多种中英文报刊杂志,摄影作品曾入围英国BBC年度野生物摄影大赛总决赛。


本文在3/6/2016 3:27:37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阮克强
『活动』 第一届法拉盛诗歌节在纽约举办常少宏、阮克强2018-05-04[541]
『活动』 镜头下的诗意——阮克强新书《夜晚的植物》发布会侧记霏飞2016-06-14[991]
『新书』 诗集《夜晚的植物》后记阮克强2016-05-08[595]
『新书』 平凡而无声的诗意――读阮克强的诗歌孙绍振2016-05-08[644]
『评论』 浅淡诗歌语言语境与灵感问题阮克强2015-09-15[524]
更多相关文章
相关栏目:『评论
『评论』 浅淡诗歌语言语境与灵感问题阮克强2015-09-15[524]
更多相关栏目的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阮克强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