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诗歌小说散文摄影小小说新书出版新书评论评论留言簿
专辑导航 — 孟悟小说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不是什么都可以写进诗里文章时间:2019-03-02(2019-03-25修改)
作  者:孟悟出处:原创浏览299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不是什么都可以写进诗里
文/孟悟
2019年03月02日,星期六

《世界日报》小说世界 2019.3.10 - 2019.3.12

这是一个诗歌微信群,聚集了一群散布在中美两地的女人。群主「海棠公主」居住北京,已经85高龄了,依然文思泉涌,笔耕不辍,天天都有新作品在群里摇曳生姿,光彩照人。「紫霞仙子」在休斯顿当全职主妇,按理说手上一大捧时间,但是创作量远不如海棠公主。在群里感叹:「公主啊,我已经老了,但你依然朝气蓬勃,谁敢相信你85了,读你的诗,分明就是读一情窦初开的怀春少女,青涩朦胧的心,天真浪漫的情。」

海棠公主坦诚说:「心是少女,那便是少女,我只要一提笔,便又能回到18岁。来自阿拉斯加的」「杏花醉梦」说:「我就喜欢海棠公主的诗,透明纯洁,生命树上开满美丽的花朵,吸引来活泼的鸟儿和蝴蝶。」紫霞仙子说:「每天一早打开微信,第一件事就是拜读海棠公主的美诗,心里满是喜悦,我总是鼓励自己,我要向海棠公主学习,沉下心来好好写诗。」

「杏花醉梦」在阿拉斯加南部的苏厄德 (Seward)上班。苏厄德这座海港城市名气极大,风光极美,城市为什么以苏厄德为名?苏厄德是谁?当年从俄国手中买下阿拉斯加的就是他,720万美元买下150平方公里的土地,1867的人们认为他愚蠢透顶,买一个巨大的冰盒子干什么?这片土地除了冰天雪地还有什么?还有北极熊游来荡去。岁月远去,阿拉斯加对美国意味着什么?历史记住了他浓墨重彩的一笔,人们赞叹苏厄德的才智非凡,以一座城市来纪念他。

杏花就是这座城市图书馆的管理员。图书馆看一眼就忘不了,强烈的紫金色会很快抓住人的眼睛。窗户是不太规则的几何造型,特别奇特的排列组合。一墙壁画半梦幻半现实,像是远方的光唤醒沉睡的灵魂。图书馆四周群山环绕,四季除了冬天都开着绚丽的鲜花,顺着马路朝前走,几分钟就可以看见旖旎的冰川海湾。杏花在这里上班,听上去是一份悠闲自在的工作,可以闲出一大把时间写诗,实际上琐碎烦扰。最近有些流浪汉看上了图书馆舒适的环境,每天早晨图书馆一开门,流浪汉便大摇大摆进来,选一处舒适的地方搭地铺,然后肆无忌惮地换衣服,放响屁,还跑到卫生间去冲洗。到了下午5点钟左右,「杏花醉梦」的工作便是招呼这些流浪汉,收拾家当走人,图书馆要关门了!有的流浪汉听话,整理整理就走了,有的人从沉睡中惊醒,跳起来跟你大吵大闹,没动手打人已是幸运。

公主对杏花说:「这世上的一人一事,一景一物,都可以入诗,你的经验特别独特,一般人没有你的素材。你可以写写阿拉斯加的流浪汉。」杏花说:「不是什么都可以写进诗里。我是唯美主义,乱七八糟的事我写不了,我可以写海湾的鲸鱼,林中的棕熊母子,小河里的三文鱼,天空亮翅的秃鹰,神秘诱人的北极光,石油基地雨后的彩虹。」紫霞对杏花说:「阿拉斯加的这些元素很多人都碰过,我只去过一次阿拉斯加,就写了北极熊和北极光。你在当地生活,视角应该新颖别致,要跟旅游者区别开来。」杏花说:「我就这个水平,眼界不高,只能当小资诗人。」紫霞说:「我们要向公主学习,既可以柔媚婉约,也能气势磅礴吞云吐月。」公主的实力确实非同凡响,第二天就亮出一首《阿拉斯加没有忘记流浪汉》,引来众人欢呼,心悦诚服。

这些日子奇了,怪了,创作力旺盛的公主居然一首诗也没发,三天过去了,众人哪沉得住气,纷纷开口问公主出了什么事?公主一天甩出十首诗算正常,但三天没写一行诗绝对不正常。公主说:「谢谢妹妹们关心,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我会给大家一个解释。」众人暗自揣测,公主莫非遭遇了网络失恋?这个年龄还能品尝爱情的酸辣苦甜,成功也好,失败也好,都会很有成就感。半年前,公主在一个诗歌网站参加比赛,那是一首长诗《十八岁的长发飘过黄昏的路口》,诗歌拿了入围奖,赛后好几个诗人大叔对她穷追猛打,二十四小时都有热信传递。

紫霞问公主:「是不是又被大叔们骚扰了?」公主没有回应,就在当天夜里,她贴了一首诗,名叫《冷冷的雨淋在伤口上》,众人读了两三遍,总算明白了她的孤独无助,苦恼无边。公主的先生曾当过局长,去世前在北京二环有套公房,如今房子拆了,政府便在四环补了一套三室两厅的新房子。谁不知道这套房子的闪耀价值?儿子和媳妇明里暗里向公主多次表示:国家马上就要颁布遗产税了,不妨把房子写成儿子或者孙女的名字。

这事若是摆在寻常人家,也是合情合理。但是公主不是常人,她有一颗少女心,敏感易伤,多愁善感,她觉得每天早晨醒来,依然是十八岁的缠绵心思,生命长着呢,梦想还在前面等她,居然有人来算计她的财产?那财产是丈夫留给她的,丈夫生前像父亲一样呵护她。公主一直觉得那是父亲留给女儿的遗产,谁也不得觊觎!公主拒绝面对现实,亲生的儿子已经55了。公主总是以十八岁的眼睛看世界,儿子成了怪叔叔,媳妇自然是邪恶阿姨,至于二十二岁的孙子,可以当她的小哥哥。孙子把女朋友带回家来玩,女朋友单纯可爱,是家庭成员里唯一跟公主有共同语言的人。

国庆节的时候,儿子一家来看她,有了上次的经验教训,再也不提房子换名的事。饭后儿子和媳妇在厨房洗碗,公主在客厅看电视,但是媳妇和儿子对话,像蝙蝠一样贴在她的耳朵上。媳妇说,写诗的人最疯了,从没正常思维,儿子回媳妇说,你那个弟弟不是一样吗?这把年龄了,还在装文学青年,难怪老婆跑了。

人与人不在一个频道上,交流起来巨痛苦,公主只能在群里宣泄她的情绪。公主说:「本来极度郁闷,失眠了两个夜晚,但是写完诗歌后,焦虑似乎烟消云散。」紫霞说:「我们是诗歌女人,可以用文字疗伤,赶走灵魂的阴影,世界依然美丽清亮。」紫霞也有层出不穷的烦恼,女儿这些日子让她特别抓狂,她于是学公主,把郁闷化成了诗句,贴在群里,众诗人明白,也不点破,只用诗歌回应她,到底是诗人理解诗人。

紫霞家的隔壁邻居是个美国大叔,热情爽朗,还帮紫霞砍过大树,建过后院的篱笆。但近日怎么了?大树行为怪异,居然在树上挂了摄像头,那摄像头正好对着紫霞的后院,这下没有隐私了,紫霞在后院读书、剪花、做瑜伽、打电话,宴请朋友,都会进入大叔的镜头。紫霞去找大叔交涉,大叔说,他在前院和后院都挂了摄像头,没有偷窥的意思,主要是不放心他的狗狗,唯恐跑丢了,狗狗是他最亲的人,比儿女还亲,儿女经常让他心生烦恼。

紫霞心里堵得慌,只能用方块字抒发愁闷情绪: 「隐在繁花后面的眼睛,是你看见了邪恶还是邪恶看见了你?」

摄像头事件后,紫霞家和大叔家虽然没有撕破脸皮,但是心头打了结子,紫霞不再给大叔家送葡萄蛋糕和红烧鸡翅,大叔也不再帮紫霞装水管,维修拦土墙。就这样皮笑肉不笑过了三个月,大叔有天对紫霞说,他已经把摄像头拆了。紫霞见大叔态度友好,也即刻送出热情的笑,她说,那你不担心你家的狗狗?大叔说,狗狗年龄大了,近日老生病,也不出门瞎跑了。大叔还说,儿子下周十八岁的生日,他想邀请紫霞一家。紫霞欢天喜地地答应了,还承诺做一大盘的水煮牛肉。大叔趁热打铁说,他儿子和老婆都喜欢紫霞的水煮牛肉,全城最好的中餐馆都比过她的手艺。紫霞说,这个你放心,我做好后会带到生日派对上的。

生日派对结束的第二周,紫霞一家到海边度周末,结果房子被盗贼光顾,一地凌乱,像遭了飓风。那强盗是从后院进的主卧室,打碎了主卧室的窗户,卧室床头柜里有紫霞的珠宝首饰和三千美元的现金,强盗看了,还不席卷一空吗?警察对紫霞说,这强盗肯定是内贼,熟悉你们的日常规律,为什么偏偏选中你们度假的那个周末?紫霞和先生猛然想起邻居大叔家的生日派对。紫霞不会怀疑大叔一家,只是那天人多眼杂,或许他们无意中流露,一家人要出门度假。紫霞对先生叹了一口气:「如果大叔家的摄像头没有拆,肯定能抓主凶手。」

对于诗人,生活中的悲欢苦乐都能成诗。紫霞把这件蹊跷的案件写成了一首诗,群里的姐妹问她:「强盗抓到了吗?」紫霞说:「又不是命案,警察不会那么上心。」公主说:「我的第六感就是大叔。」紫霞说:「我和老公的第六感不是大叔,而是他家的亲友。」杏花说:「大叔嫌疑最大,那诡异的摄像头从头到尾就是一个神秘道具。」紫霞说:」摄像头早拆了,但是我发现他家的无花果树上立了个猫头鹰。」公主呵呵笑起来:「那猫头鹰的眼睛绝对是摄像头。」

公主有天在群里发了一首诗,结尾是:「爱怨淡了,亲情还在吗?名字换了,血缘也可以换吗?」众人渐渐明白,公主迫于时局,把新房子的名字换成了儿子的名字。公主在群里说:「我有天清晨醒来,对着镜子看自己,自己就是个85岁的妇人,不是18岁的少女,随时都得准备上帝的召唤。我只是希望被上帝召唤的前一秒中,我还在写诗。」紫霞说:「总有一天,我们都会相聚在诗歌的天堂。」杏花说:「如果真有诗歌天堂,死亡并不是一件可怕的事。」

众人问杏花:「你每天的工作还是要面对流浪汉吗?他们怎么不去收容所?」杏花说:「图书馆给他们联系了收容所的,他们晚上回收容所睡觉,白天在图书馆搭窝,图书馆宽敞明亮,环境舒服,可以翻翻书,上上电脑,还有个流浪汉喜欢捧着诗集看,读了一本又一本,偶尔也拿张纸涂涂画画。」紫霞说:「说不定是个流浪诗人呢,好自由,好浪漫。」杏花说:「哪来的浪漫?有次一个流浪汉半裸着身子睡在地上,我看着害怕,下班的时候不敢去推醒他。一个男同事去推他起床,他醒过来就给同事一拳,打得同事一脸的鼻血。」公主问:「那你们还不赶紧报警?」杏花书:「怎么没报警?后来得到的消息是流浪汉进了精神病医院,他曾经是海湾战争的退伍军人,身体有伤,脑子受过刺激。」紫霞叹道:「真是可怜,曾经的战斗英雄成了无家可归的流浪汉。」杏花说:「所以我们对流浪汉很小心,在资源允许的情况下,尽量满足他们的要求。流浪汉里面什么人都有,感恩节前两个警察突然光临图书馆,把一个正在上网的流浪汉拷走了,据说在加州是个偷车的惯犯,跑到阿拉斯加,以为混进流浪汉的队伍里就可以躲过追捕。」众人听了这话便问紫霞:「洗劫你家的强盗抓到了吗?」紫霞说:「我不报希望。」

又过了三个月,紫霞在群里发了一首诗,名叫《你的秘密》。众人读完便欢呼起来,紫霞家的强盗落网了!虽然现金无法追回来,但是珠宝完璧归赵。原来有人匿名给警局发了一段高清视频,视频中的两个人,从后院破窗而入进了卧室,一举一动清清楚楚,模样和身材一目了然,谁送的视频?除了邻居大叔还会有谁?公主说的对,他肯定没有拆他的摄像头,只是换成了猫头鹰。

有些秘密,紫霞还是没有写进诗里。那两个盗贼不是大叔的亲友,其中一个居然是紫霞女儿的男友!女儿正直叛逆时期,蔑视父母的任何劝解,在学校结交了个非裔男友,半夜跑出去幽会,喝酒跳舞到天亮。出了这样的事情当然是家丑,紫霞万不能在诗歌里抒情达意。

85岁的公主也有秘密,她和一个叫「京城秀才」的中年诗人网恋了。两个人在微信里私信了一个月才知道,东兜西转,秀才的姐姐居然是公主的儿媳。公主心生羞愧,主动把房子的名字改成儿子的名字,以后的事谁说得清楚呢。这世上有阳光,也有见不得光的秘密。杏花说的对,不是什么都可以写进诗里。


本文在3/25/2019 9:28:06 A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孟悟
『小说』 疗完伤,再出发孟悟2019-09-11[64]
『散文』 佛罗里达的红潮孟悟2019-09-08[40]
『散文』 温哥华的多面性孟悟2019-08-26[108]
『散文』 纪念莫里森孟悟2019-08-15[186]
『散文』 文字和插图孟悟2019-07-25[206]
更多相关文章
相关栏目:『小说
『小说』 疗完伤,再出发孟悟2019-09-11[64]
『小说』 塑造一个独特的世界:《纽约紫水晶》创作谈孟悟2019-06-06[238]
『小说』 长篇小说:纽约紫水晶 (简介)孟悟2019-05-27[269]
『小说』 干龟岛上的马德医生孟悟2019-05-17[253]
『小说』 陪你看过海上的草原孟悟2019-05-01[281]
更多相关栏目的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孟悟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