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文心社,作家的温馨之家
诗歌小说散文摄影小小说新书出版新书评论评论留言簿
专辑导航 — 孟悟散文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得与失 文章时间:2018-12-21(2018-12-22修改)
作  者:孟悟出处:原创浏览267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得与失
文/孟悟
2018年12月21日,星期五

《侨报》文学时代 2018.12.20

动车从南宁出发,我们的目的地是贺州。一下动车,就看见烟雾飘渺中的山峦叠嶂,像一卷灵动的水墨长画,说打开就打开。我对文友冰清说,从来没看见这般独特的火车站。冰清没有理我,她把行李丢在一边,举着手机,专意在取景构图的世界里。说实话,贺州火车站并不富丽堂皇,只是很聪明地把自己融入了画卷中,让游客一下车就有眼前一亮的惊艳。

对于我,这是一段神奇而美好的旅程,随北美中文作家走进“生态贺州长寿胜地”,开展采风创作。贺州文联热情接待我们,在晚宴上我迷上了晶莹翠绿的八卦汤,不觉多喝了两碗,忘记了汤的食材中有山药,我对此有过敏反应。第二天我皮肤红肿,精神不振,不能随团采风考察。

我一边吃药,一边在微信群里看照片,众文友在大自然中欢欣雀跃,让我一阵羡慕感叹,颠簸万里跑到贺州,居然因病错过了姑婆山,错过了奇峰和茶山,还有原始森林中嬉戏打闹的猴子。采风团还品尝了青梅酒,酒香袭人,落口缠绵清甜,从最低的8度开始,一直品到50度。

不能胡思乱想,静心养好病,才能跟上队伍的节奏。我在酒店服了药,睡了觉,身体轻松多了。贺州文联的杨主席给我打来电话,慰问我的病情,安排我的午餐,并说,如果身体好些了,不妨出去走走。这句话点醒了我,我常独自一人出门旅游,看世界的日月星辰,高山长河,一个人有一个人的自由,悠闲之中会发现独特的精彩。

我上了一辆公共汽车,随便它把我带到哪里,感觉来了,想下车就下车,穿过车水马龙的街口,拐进一条绿树浓荫的小路,不觉间走到贺江边,江水碧绿,像一条玉带,很优雅地环抱了城市和群山。江边开着娇艳的芙蓉花,几棵老树铺天盖地,纵横交错,有榕树,也有棠梨树,棠梨树下坐着站着几个人,老的,少的,像祖孙三代人,和谐温馨的画面让我想拿出手机,但又觉得乱拍不礼貌。穿花裙子的小女孩,活蹦乱跳,从地上捡起棠梨果递给奶奶,奶奶一脸的皱纹,一脸慈祥的笑。我突然觉得这个奶奶应该超过了85,应该是小女孩妈妈的奶奶。

老奶奶旁边站着一个优雅知性的女子,剪裁得体的修身蓝裙,长发挽髻盘在头顶。我看她拿出包里的矿泉水,体贴地给老奶奶喂水,我忍不住问她:“这老奶奶是你的奶奶吗?这小女孩是你的女儿吧?你们是祖孙四代人吧?”女子对我笑道:“你只猜对了一半,老奶奶是我的奶奶,但我是小女孩的奶奶,我们是祖孙五代人。”

祖孙五代人,居然相隔五代!我震住了,即刻问她:“你怎么可能有孙女?你看起来那么年轻。” 女子优雅地微笑:“我今年51了,有个五岁的孙女很正常啊。” 我说:“你保养好,不像你的年龄。” 她说:“不认识我的人,都以为这是我的二胎,贺州是长寿之乡,五代同堂不算稀罕,我奶奶今年96岁,在这里还排不上特别高寿。” 我感叹:“老人家好幸福,这个年龄还能跟玄孙玩,还能享受其乐融融的天伦之乐, 美国的老人大都进了养老院,没有这个福气。”

江风带来桂花的芳甜香气,吹在脸上轻柔温和,阳光偶尔穿过芙蓉花枝的缝隙,洒落一地活泼的亮影子。老奶奶指着影子给小女孩看,两手两脚都在动着,似乎在比划什么动物。我跟女子一搭一搭地聊着天,想到哪里就说到哪里,她说她的儿子很聪明,也很勤劳,养殖过孔雀,承包过农场,创业的路虽然不是一帆风顺,但是一年比一年好,能看到希望就很幸福。她还说起她的一个小表妹,在古镇开了一家客栈 , 古色古香的院落,幽静清雅,庭院里种了花果和蔬菜, 如今在网上特别红,吸引了众多作家和画家。我告诉她,我们过几天要去黄姚古镇采风,说不定会路过你家表妹的客栈。她说,那你去找她吧,她特别开心见到作家。我说,你告诉我客栈的名字吧。这时候我的手机突然响了,是文联杨主席温柔动听的声音,她告诉我,今天的采风结束了,大巴车马上就到酒店,你到楼下跟我们汇合。

我即刻跟女子道别,匆忙上了一部出租车,回到酒店的餐厅见了大部队。在众人的欢声笑语中,我继续分享他们旅途的美好和曼妙。虽然错过了姑婆山的诸多精彩,也没有必要太过惋惜和哀叹,我有我独特的收获:贺江边的芙蓉花和棠梨树,树下幸福的祖孙五代;女子的孩子创业养孔雀,孔雀爱吃棠梨果;她的表妹在古镇开客栈,客栈是网红…...一景一画,连起来就是一帧画册,洋溢着浓郁的贺州风情。我后来创作了一篇小说《棠梨树和井》,许多细节就是来自那日的见闻。

八年前,我曾经写过一篇散文名叫《错过》,那年我在法国的普罗旺斯,错过了熏衣草田,但是没有错过灿耀辉煌的玫瑰花海。我是这样结尾的:“没什么好遗憾,一季一花,同一个时间,你很难拥有两种灿烂、两种馈赠,正如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有时错过了时间,有时错过了空间,不能错过的是我们永远快乐的理由。”

参加广西的采风前,我还有一次“错过”的经历。那时我突然心血来潮,打算以坐邮轮的方式回国。邮轮从温哥华出发,经阿拉斯加沿岸的三个城市,然后渡过惊涛骇浪的白令海,到达俄罗斯远东地区和日本的北海道,最后驶向目的港:日本横滨。横滨离东京很近,我计划从东京飞南宁。我原以为坐邮轮回国,顺途可以看世界,还没有倒时差之苦。但是没想到邮轮上WIFI极慢,二十分钟回不了一个邮件,人急得濒临崩溃。我亲眼看见一个绅士模样的人,手捧笔记本去服务台抱怨,半天上不了网,他有紧急情况需要处理。客户经理抱歉说,我们无能为力。那人急火攻心,气坏了脑子,把笔记本狠狠砸在了地上。窗外是茫茫无边的白令海,我们已经离开了阿拉斯加,船要航行五天才能到达俄罗斯的远东港口。

多少人心急如焚,多少人在期待远方的码头。到达码头意味着稳定快捷的WIFI。只是谁也没有料到,俄罗斯的勘察加半岛不愿与时俱进,乐意保持原生态。码头的工作人员微笑着告诉我们,城市没有WIFI,咖啡厅餐厅也没有WIFI。什么意思啊?这不是要把人避疯的节奏吗?我马上就要去广西采风,但是我跟北美作协已失联了五天,广西的车票、酒店、会议安排、路线行程…...我一无所知,如果在俄罗斯无法跟组织接上头,那只能等两天后船靠日本的北海道。

船上的朋友劝我,急也没有用,不如抛开烦恼尽情去享受美景。这是俄罗斯的勘察加半岛,如果不是随邮轮旅行,我们一辈子也不会踏上这片土地。阳光穿透云层,把远处的雪山照得晶莹璀璨,雪山下面是斑斓多彩的城市,一幅浓墨重彩的庞大油画在我们眼前铺展,巍峨的大教堂是油画中的亮点,它像是披上金衣的女神,傲然立在青山之颠,带着隆重的宗教情怀,让人默然低首,灵魂充满了善意。

这就是勘察加半岛,原始偏远,也美丽富饶,雪山上面有火山口,火山随时都冒烟吐火,棕熊在原始森林里游荡,大海里活跃着鲸鱼和海豚。走进岸边的小餐馆,翻开菜单就可以点三文鱼和帝王蟹,价格便宜,尽情享受吧,但是餐馆里没有WIFI。

一个华人游客对我说,中国的珠峰营地都有WIFI,而且信号特强,这里是堪察加的首府码头,能停靠国际大邮轮,居然没有WIFI!是不是俄罗斯有什么秘密,不愿外人窥视?这座城市是俄罗斯的海军基地,有几艘威力四射的潜艇,在2017年的俄罗斯海军节威武亮相,出够了风头。

既然如此有实力,应该记住这座城市的名字,那名字真是长啊,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Petropavlovsky), 我们干脆叫它“彼得城”吧。彼得城没有火车站,俄罗斯繁忙密集的铁路网,也没有把它网进去(或许是故意的)。城里的人要出门怎么办?只能坐飞机和海船。如果要去莫斯科,飞机都要飞9个小时,真的,比纽约飞伦敦还要漫长。若是从彼得城”飞美国的阿拉斯加,倒是方便一些,四个小时就到了。长冬酷寒,推开门就是冰天雪地,当地人会选择去泰国度假。既然可以出国度假,当地人的生活水准不低,不可能没有WIFI。

我和一群抱有幻想的人,穿过热闹的列宁广场,走过超市,走过邮局,走过电信大楼,找到一家国际礼品店,店员能说流利的英文,欢迎使用美元,但是室内依然没有WIFI。

大家都绝望了,也认命了,找不到WIFI,就去看风景吧,有的去了原始森林里的土著居民村,有的准备进军事博物馆,更多的人要去阿瓦恰火山 (Avachinsky)探险,据说那是勘察加半岛的最大亮点,其冰与火交融的壮观胜过欧洲的冰岛。我心乱如麻,哪儿也不想去,像个无头苍蝇在市内乱逛。最后不知怎么逛到一个艺术厅,厅里正在办画展,一个会说英文的艺术家告诉我,这里没有WIFI, 但是列宁广场有,你站在列宁的雕塑下就能连通手机。

列宁高高地站在那里,以气势如虹的姿态目视远方。我走进他塑像的阴影里,手机神奇地有了信号,我终于在作协采风团的群里冒头吐泡。负责人说,你失联了好几天,群里就等你一个人的消息,否则主办方无法集体订票、定酒店…...谢天谢地,我总算找到了组织。

人在勘察加半岛,我错过了阿瓦恰火山。但是我抓住了WIFI, 没有错过贺州采风的行程安排。世间百味,坦然面对,我们这一生,总是行走在得失之间。


本文在12/22/2018 10:42:22 A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孟悟
『小说』 干龟岛上的马德医生孟悟2019-05-17[67]
『小说』 陪你看过海上的草原孟悟2019-05-01[153]
『散文』 要有个性才能被记住孟悟2019-05-01[212]
『散文』 站在古黄河岸边孟悟2019-04-16[198]
『小说』 极南, 极北孟悟2019-04-10[208]
更多相关文章
相关栏目:『散文
『散文』 要有个性才能被记住孟悟2019-05-01[212]
『散文』 站在古黄河岸边孟悟2019-04-16[198]
『散文』 启程,去睢宁看古黄河孟悟2019-04-10[288]
『散文』 生命之树依然繁茂孟悟2019-03-26[234]
『散文』 船过千岛群岛孟悟2019-03-27[212]
更多相关栏目的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孟悟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