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诗歌小说散文摄影小小说新书出版新书评论评论留言簿
专辑导航 — 孟悟小说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棠梨树和井 文章时间:2018-11-28(2019-01-12修改)
作  者:孟悟出处:原创浏览123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棠梨树和井
文/孟悟
2018年11月28日,星期三

 《侨报》文学时代 2018.11.28 – 2018.11.29 (连载)

秋天来了,树林变得色彩斑斓。李威家后院的棠梨树红了,红得优雅淡定,像调色板里一抹温柔的胭脂红。这棵棠梨树是李威亲手种下的,从苗圃买回来的树苗,只有三尺高,如今枝繁叶茂,很快就能拥抱二楼的窗户。李威站在棠梨树下,看叶子在秋风中凌乱地飞舞,他一直在忖度着,是否要把一件奇怪的事汇报给老板?只是怎么也没想到,后来他居然成了职场的炮灰。


李威的美国职场一直颠簸起伏。五年前,他任职于一家软件集团公司,期望兢兢业业干到退休。老板来瑞对他很满意,给他涨了工资,还提升他当了项目总管。那日加班很晚了,上洗手间时路过隔壁的格子间,发现同事威廉也在加班,但是威廉的举止很怪异,拿起手机在一堆资料上拍照,莫非电脑里没有项目的信息?李威也没有多想,他觉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工作方式。但是第二天晚上又发现了他同样的动作,为什么白天他不拍照?正常工作时间段都有同事来来往往,夜里无人时咔嚓咔嚓闪个不停,蹊跷之处必有鬼怪。马上就是万圣节了,鬼怪们都该出来张牙舞爪。

李威站在办公室门口没有动,威廉抬头发现了他,脸上闪出慌乱的神色,尴尬地挠了挠头,嘴皮子咂了两下说,年龄大了,看不清纸上的数字,先用手机照下来,放大了再看。李威看见他的格子间放着一盆万圣节的菊花和南瓜鬼脸,那鬼脸的嘴像一口诡异的水井,咄咄逼人扎眼的闹心。鬼节总会闹鬼,公司出了内鬼,但是李威没有证据,只能顺着威廉的话说几句。他希望老板心头明亮,早点知道这人离奇古怪的鬼手段。

他还没来得及汇报给来瑞,来瑞先来找他了,来瑞说,销售部那边吃了败仗,公司效益下滑,总部突然开会下命令,我们部门必须裁人,你非常优秀,但是我很痛心,你必须走……李威站在懵了,那一刹那,他不知道魂在何处,肉身在何处,狂风从他的身后呼啸而来,漫天飞舞的棠梨树叶子,恍惚之中,他像被塞进了一个密封的铁桶里,狠狠砸进了深井中。冷寂、幽深、漫无边际的黑暗,阳光在哪儿?

无法面对,也得面对,他已是没有工作的人了。他想告诉来瑞,他在晚上见过威廉鬼一样的举止,但是晚了,来瑞不想听他任何解释。长得如黑豹子威武的保安进来了,监押他即刻收拾好东西滚蛋。委屈也好,愤怒也好,一个小时之内,他的磁卡再也打不开公司的大门。

工作丢了,可以慢慢找,但是家里也跑出一堆乱事。老婆雯雯总是抱怨,一到夏天,水费贵成了油。水费怎么不贵?烈日炎炎时,前院后庭的花草果树喝水凶猛,那就趁着秋凉打井吧。雯雯看上了朋友玫瑰家的水井。那口井的井圈外观像一朵莲花,迎风舒展的艺术造型,让人过目不忘。玫瑰说,她的童年是在苏州长大,老家院子里有口青石古井,两百年的岁月更替,护井的石栏刻满了绳痕,痕迹清晰入目,形如一朵盛开的莲花,那是人们汲水时,用井绳磨出的沟痕,并不是人为雕刻的。玫瑰为了重温儿时的记忆,特意去定制了莲花护井石栏,雯雯见了,觉得新鲜别致,兴致也跟着盎然起来。


雯雯说:“我们也要打井。”李威说:“打井费用太高。”雯雯说:“先出血,一步到位,然后就一劳永逸,一辈子就免费用水了。” 千真万确,钻井公司收费离谱,机器一动,就是五万美元,若是钻到地层下面没有水,钻井公司没有责任,你是想继续,还是就此打住?若想继续找水,那就得加钱,直到找到水源。但是雯雯安心要打井,她喜欢玫瑰家的莲花井,她对李威说:“不做莲花也行,我们可以做成菊花的造型。”李威摇头说:“不过是护井石栏,做成花的造型,就把你迷住了。女人的钱还真好赚。”雯雯不屑地回应道:“我自己找钱,让自己开心,有错吗?”雯雯是医药公司的高级分析师,年薪丰厚,如今李威失业在家,说话当然不够硬气。

撒了一堆简历也没有一个电话,雯雯命令他在家里折腾莲花井,李威心烦意乱,邻居又来惹事。邻居说,你们打井的这个点,算是我家的地皮范围,不能动。雯雯据理力争,怎么成了你的地皮?那红头发邻居一蹦三尺,跳起来像个燃烧的火球,会骂人的火球。李威不得已找了房屋管理机构,查图看规划,结果出来了,打井的那块地,算是李家的后院范围,但是李家后院花园的一半,应该算邻居的领土面积。也就是说,李威种的棠梨树,雯雯种的桂花树,还有春天的杜鹃和牡丹,秋天的丹枫和芙蓉……全部归邻居所有。李威最心疼自己的棠梨树,花了心血培植它,承载了自己的青春记忆,一夜之间,属于邻居了?这匪夷所思的美国土地!

李威精疲力竭,不再折腾打井了。不打井了,邻居夫妇突然对他们喜笑颜开,邻居夫妇还烤了一盘核桃奶糕,亲自送上家门,要与他们重修友邻关系。邻居说,过去花园那么美的花,如今都枯萎了。雯雯说,那都是你们的花,应该你们浇花。邻居说,我们才不稀罕那些花花草草,是你们的还是你们的。邻居实话实说,表达了他们的真实愿望,后花园的那块地,他们压根就不想要,但是他们不希望打井,打井会严重影响他们的地下室,地下室已经遭受过地下水的侵扰。如果李威夫妇承诺永不打井,他们愿意把后花园的那片地还给他们,两家人可以去房屋管理局,申请土地规划,重定两家边界线。

雯雯求之不得,李威也开心,毕竟他的棠梨树保住了。土地手续办完后,李威开始忙了,忙着要回国。前些日子,微信里的高中同学群突然热闹起来,两三个月就把天南海北的同学拉进了组织,众人热血沸腾,激情相约:不见不散,南宁见!李威提前飞回老家南宁,有个人一直落在他心里,魂牵梦系,挥之不去。自从父母和姐姐搬迁到了上海,每次回国他都没有再去南宁。好几次,他鬼使神差上网买了机票,还是摇头叹息,把机票退了。

这一次去南宁的理由是多么的光明而坚定。但是中学时代的哥们告诉他,黎晓棠不在南宁,早去贺州了,她的丈夫和父母都在贺州。李威愣住了,怎么没在南宁?怎么可能去贺州 ?那地方荒凉偏僻,群山环绕。他知道晓棠父母是在贺州长大,但是父母成年后就离开了贺州,父亲是参军,母亲是读大学,父母在南宁成婚生子,安居乐业,她怎么又回到那偏荒之地?很多年前,李威还是大三学生,寒假 回南宁,晓棠一家带他去贺州老家过春节。下了火车,又坐汽车,汽车颠簸在崎岖的山路上,骨头都散成了碎片。他当时就在想,今后跟晓棠结婚,估计每年都要回贺州老家,晓棠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七大姑八大姨的全在贺州。晓棠外祖一家在贺州城内;祖父家在乡下,李威记得那个村庄产淮山,还有很多棠梨树。亲人们热情善良,每天的餐桌堆满美味佳肴,但他并不开心,他喜欢大都市的繁华时尚,灯火辉煌,人来人往的亲戚中,他发现有个人表情平和,目光对他却有暗箭,像跟他有宿仇似的,后来才知道,那人是晓棠舅舅家的表哥,莫名其妙的。李威当时也没有多想,现在想起了。日子长了,估计晓棠表哥早结婚生子,孩子该大学毕业了吧?

年来岁去,看什么都可以付之一笑。哥们告诉李威,你好多年没有回国,就算回国也是走马观花呆不了两天,现在国内发展飞速,高铁四通八达,从南宁到贺州四个小时就到了。话是这么说,但李威心头飞满了问号,他想等同学会见了她再说。但是同学会那天她没有现身,她在群里说,真的很抱歉,家里突发急事。会有什么急事?一个女同学说,我家的孩子还在读高中,人家晓棠已经当奶奶了。你看她微信头像的那个小孩,粉雕玉琢,欢天喜地,像迎春的年画娃娃,就是她的孙女。

居然是她的孙女,我们还以为是她女儿!同学们一阵惊呼,李威被震得里酥外嫩,那个清丽秀雅的女孩已经当了祖母?48岁的祖母?他决定要去见她。坐在开往贺州的动车上,往事层层交错,与窗外的青山秀水叠成了一幅长画。算是青梅竹马吧,从初中到高中他们都是同学, 情投意合,在高考前的一个月,相约了今生今世。大学时他在上海,她在南宁,异地相恋,鸿雁传情,一样的甜蜜幸福。本来都说好了,毕业后一起在南宁生活,他却想留在上海奋斗。她不知道,他在上海已经有了暧昧的恋情,神秘、性感、激情,午夜的美酒和玫瑰。他喜欢上海,从上海出发可以去纽约和罗马,时尚的尖端,华丽的浪漫,历史的艺术,这些似乎跟晓棠无关,跟贺州无关。他转弯抹角说了一些强硬的话,她懂,没有勉强,转身走自己的路,命中有缘有情的人,自然会策马朝她奔去。

与她分手后的他,情路起伏跌宕。女友一个接一个换,频率接近换衣服。最后倦鸟归巢,终于要大婚了,那女孩小鸟依人靠在他的身边,带着几分晓棠的温顺纯真。结果哥们告诉他,你的未婚妻曾是我网友,有过疯狂的一夜情。他头大血喷,觉得自己当了大头蠢猪,于是毁了婚约。未婚妻发誓报复他,睡他的主管,睡他的客户,还睡他的堂哥和舅舅,睡完了不算数,把相片邮寄给他,背面写下:“男人都是猪,跟你一样的发情猪!”还说本想搞定他爷爷,只是看那死老头子痴呆蠢笨的样子,实在不忍心下手,怕他一命呜呼。李威把相片撕得粉碎,内心轰然崩溃,一泻千里的孤苦绝望。追踪溯源,还不是自己自作自受,离开了晓棠,上天给他的苦汤,他喝下去,又吐了一地。

李威颜面尽失,完全没有江湖的立足之地。他开始疯狂思念晓棠,她的纯洁无邪和忠贞不渝,但是同学告诉他,晓棠已经结婚了。他感叹了一阵,灰溜溜的出了国,先是在新加坡,后来又辗转到了美国。他和雯雯在美国相识,是奉子成婚,只可惜孩子没能保住。雯雯聪明能干,可以进厨房,也可以杀职场,这样的女子注定气势强悍。在某个阳光温暖的午后,或是烟雨蒙蒙的黄昏,他会在不经意的刹那,想起晓棠的纤弱温顺,晓棠的柔媚如水,秋日的天空,风中弥漫着桂花和荞麦花交织的芳香,棠梨树结果了,叶子像染了胭脂,她站在棠梨树下对他微笑。她曾对他说过,她的名字带个“棠”字,就是代表的棠梨树,父亲出生的那个村庄长满了棠梨树,父亲曾经对她说过,不能忘记生命的源头。或许是命中注定,她最终回到了生命的源头,而他却越走越远。

感谢现代科技,纵然隔着千山万水,两人也被拉进一个群里。他早就想加她的微信,但是手指头却不敢点,心虚、胆怯、愧疚?或许都有吧,他盼着她能主动加他,他也知道那是痴心妄想,她表面柔弱安静,内心却独立坚强,两人分手时她说过:“你没有遵守当初的诺言,我依然祝福你,但我不想再见你。”

他依然想见她。动车把李威带到了贺州,他没有订酒店,他让出租车司机帮他随便找一家,居然很合李威的意,酒店面朝清亮的贺江,推开窗户就是一幅画,山如碧玉,独峰峭拔葱茏,给人一份突兀的惊艳,如果仔细看,山上还有亭台和奇洞,他喜欢中国的山水,水波潋滟,山色空蒙。想起那年他在田纳西的大烟山,住进三百多美元的酒店,窗外群山巍峨,恢弘壮丽,可总是缺了点什么,缺了峰倒碧波,水如玉带的飘逸和灵气。那个飘逸灵气的女孩,他怎么把她丢了?

纠结了半天,她还是没有加她的微信,一阵头昏脑胀,干脆出门走走,酒店外面有条小路,可以走到贺江边。江边有几棵棠梨树,叶子红了一半,树上果子繁多,一簇簇聚集在枝头,随风飘摇,似乎在商讨明天去狂欢。李威想起自己种下的那棵棠梨树,春天满树花开,玲珑轻盈,微风吹来,漫天的香雪在院子飞舞。晓棠曾经对他说过,唐诗宋词里都有棠梨:“ 棠梨花白春似雪,棠梨叶赤秋如血。春来秋去棠梨枝,长夜漫漫几时彻。”棠梨树叶在秋日变得绯红,美国人喜看它的叶子,可惜不吃棠梨果,嫌又酸又涩。

起风了,一片棠梨叶子飘在李威的肩上,他随手捡起来,仰头对着光线看叶子,年少的记忆弥漫在柔媚的光圈里。很多年前,晓棠曾经告诉他,贺州的客家人过土地节要做糍粑,糍粑里添了棠梨叶,传说能保佑你平安吉祥,避瘟又能避雷电。晓棠还告诉他,妈妈会做棠梨果酱,煮熟后加蜂蜜放进玻璃瓶里,清香暖甜,一个冬天都能享用。若是感冒了,用棠梨熬冰糖喝,会好得很快。他问过她,若是我生病了,你会给我熬棠梨冰糖水吗?她说,我会好好照顾你,你不会生病的。

他站在棠梨树下,往事缠绵不绝。一个小女孩朝他跑来,笑得像个天使,给了他两个棠梨果,然后转身跑回妈妈那儿。妈妈领着两个小孩采棠梨,给他棠梨果的小孩四五岁,大的一个七八岁,妈妈指着树上的棠梨说:“ 《诗经》里的甘棠,就是我们吃过的棠梨,来,跟我一起念:‘蔽芾甘棠,勿翦勿伐,召伯所茇。蔽芾甘棠,勿翦勿败,召伯所憩。蔽芾甘棠,勿翦勿拜,召伯所说。’”

好熟悉的声音!恍然间,天遥地远,他在时空错乱中惊慌无助。他知道《诗经》里的这首诗,这首诗也是晓棠告诉他的。晓棠从小受母亲的影响,诗经楚辞 ,唐诗宋词,滋养了她的童年,进入大学读汉语言文学,是顺理成章的路。他忘不了她的声音,她的声音曾绕过他的耳畔:“繁茂华美的甘棠树,请不要修剪它,也不要砍伐它,因为召伯曾经住树下…...”他似乎看见西周时期的召伯,奉诏出京宣扬文王的政策,在南巡途中不占用民房,宁愿在棠梨树下停马过夜,听讼断狱,体恤百姓疾苦。人民为了纪念他,保护他生前停留过的甘棠树,绝不砍伐一枝一叶。他记住了这个故事,在后院种下的棠梨树,任它自由成长,从不剪枝砍干。棠梨树特别适合美国南方的水土,两三年就枝繁叶茂,雯雯嫌它挡了蓝莓树的光线,但是李威总有理由让雯雯放下电锯。

念诗的妈妈转过头,李威愣在原地,似乎遭了电闪雷击,呼吸也快没了,这女子是谁?怎么有铭心刻骨的面熟?不就是晓棠吗?但是晓棠显然没有认出他,她牵着两个小孩向坐在石椅上的老人走去,那老人干净明朗,呵呵地笑着,满脸的皱纹像一朵盛开的菊花。李威猜不出她的年龄,但肯定过了85岁,是晓棠的婆婆吗?似乎又不像。

转身抬头的一刹那,晓棠突然怔怔地凝视着他,像面对一具古老的恐龙化石。男人应该宽容大度,勇敢无畏,他主动上前跨了两步,热情地伸出手说:“晓棠你好!我是李威!”晓棠握住他的手,像握住前世的一段记忆,半响也没有反应过来。“原来是你啊?”晓棠的脸上绽出了如释重负的微笑:“你长胖了,眼睛没有原来那么大。”他说:“没办法,谁也打不过岁月。”她说:“我也老了。”

虽然岁月沧桑了她的容颜。清秀的轮廓还在,成熟的韵味像唐诗宋词,时光带不走她的优美和典雅。晓棠告诉李威:“公公上个月突然住院,婆婆在医院的路上摔了跤,儿子在自创的农场打拼,每天都忙到半夜,家里乱七八糟一堆事情,所以没去参加同学会。”李威笑道:“家里事要紧,同学会还有机会。”

晓棠指着身边那个小女孩说:“这是我的孙女,大的一个是我哥的孙女,老人家今年95,是我先生的外祖母。”李威惊道:“你真的有孙女了?看上去明明是你的女儿!老人家好有精神,我还以为是你的婆婆,多么和谐温馨的一幅画面,两个小女孩跟老婆婆玩棠梨果,不敢想象,她们不是祖孙三代,她们是祖孙五代!你们是五代同堂吗?”晓棠笑道:“你应该知道,贺州是长寿之乡,百岁老人和儿孙五代同堂很常见。”李威说:“你很有福气啊,这么年轻就有孙女了。”晓棠叹道:“儿子很小就有想法,说不愿上大学耽误时间,他结婚早,孩子也来得早。”李威说:“很好啊,早插秧苗早得谷。”

李威表面上说着轻松愉快的话,内心酸甜苦辣,五味杂陈。晓棠问他:“你来贺州是出差吗?”李威一时间支支吾吾,最后还是慌忙点头。他无话找话说,望着棠梨树说:“那年你告诉我,用棠梨和冰糖一起熬,可以治疗咳嗽。”她的脸突然红了,略微慌乱地拢了拢头发,她前言不搭后语说:“棠梨是很好的果子,我儿子的养殖场有孔雀,孔雀爱吃棠梨,养殖场四周种了棠梨树。”他说:“孔雀爱吃棠梨吗?我倒是很想去看看。”她先是点头,然后摇头,她有她的思量和担心,最后说:“这样吧,我带你去个地方,能看到吃棠梨的孔雀。”

在贺州的第三天,她带他去了贺街,那是贺州的一个古镇,名叫“临贺故城”。

古老的石板路,有一段路坑坑洼洼,凹凸不平。晓棠说:“你要小心。”李威说:“没事的,我喜欢,走在上面很有历史厚重感。”李威无意间一低头,居然发现了车辙痕迹,他问晓棠:“是谁留下的?”晓棠说:“有专家说是两千年前的车辙。”李威说:“如果是两千年前的遗迹,不知是秦始还是汉武?”晓棠说:“这个我不敢随便断言,你觉得是谁的就是谁的。”李威说:“不管是谁的,一条千年车辙的路能走到现在,就是奇迹。”晓棠若有所悟地说:“千年车辙的路,车辙若是烙在心上,过了一千年也痛。”晓棠的声音很轻,李威没有听见。

李威很兴奋,他又有新发现,他一路走一路叹:“太像了,太像了,不规则的石板路,车辙痕迹,拴马的石柱,还有路两旁的排水沟渠,让我想起意大利的庞贝城。”晓棠知道庞贝城的故事,公元前一世纪,庞贝是古罗马最繁华的城市,但是苏维埃火山突然爆发,吞噬了庞贝文明。她说:“两千年前的庞贝城被火山摧毁了,两千年后的临贺城依然还在,还在庇护黎民百姓,我们是幸运的。”

不觉间走过古城墙,斑驳的文笔塔无声立在烟雨中,见证了多少繁华,多少凄凉。他们站在城墙上看风景:一畦一畦的稻田,清幽的菜园,还有结满果子的橘子树,十里都在飘香。翠绿的护城河环抱了村庄,村庄就像一幅画,画里有小桥流水人家,划船的人家一抬头便可看见峭拔的山峰,峰顶烟岚飘渺。

李威对晓棠说:“这里有江南水乡的风貌特征,还有古色古香的历史建筑,但是江南水乡没有秀美的山峰当背景,似乎缺了一份力量。”晓棠说:“现在的人都向往繁华和热闹,有多少人能沉下心来感受历史的厚重和美好。”李威说:“太多的人,包括我,灵魂躁动,无法安宁,但是人到了这里,心也静下来了。”晓棠说:“静能生慧,静下来才会看见自己。”李威笑道:“我没看见自己,但也没看见爱吃棠梨的孔雀!”

晓棠带他走下城墙石梯,指着不远处的祠堂说:“祠堂旁边的院子看见没有,那里有棵棠梨树,树下常有两只孔雀结伴同行。”李威睁大了眼睛说:“我没有看见孔雀啊,我倒是看见了一只公鸡和一群母鸡。”晓棠若有所思地说:“孔雀是忠贞的,一般是一夫一妻,不像鸡那样乱来。”李威愣了一下,过了一阵自嘲道:“或许我不忠贞,所以无缘见到孔雀。”晓棠背转过身子说:“都过去这么多年了,早成了烟云。”听了这话,李威心酸心涩,像千丝万缕的青丝在胸口处拉扯缠绕,他装出幽默的样子说:“虽然没有看见孔雀,但是孔雀的羽毛我还是见了。”

城墙上有块红色石砖,图案像生动的孔雀羽毛,被李威发现了,他欣喜地说:“不是每个人都能看见孔雀,但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发现孔雀羽毛砖。晓棠说:“那不是孔雀羽毛。”李威说:“如果不是孔雀毛,那是什么图,什么象征?”晓棠一时也语塞了。她只能从头给他解释:“临贺的古城墙是中国最早的红砖城墙。”李威说:“虽然有一些红砖,但整个看上去是青灰色的。”晓棠说:“两千年的岁月变迁,墙上长满了古树和杂草, 但是一旦把树和杂草拔掉,红砖的本色就显露了。但是要保护古迹,不能轻举妄动。”李威说:“维持原生态最好,这城墙有意思,内红外青,外表冷峻,内心红火,有人的深度和灵魂。”晓棠说:“更有有历史的厚重沉淀,临贺城墙恰是一面时光墙,最里面的土可以追溯到西汉,至于城砖,每个朝代层层叠加上去,有东汉的砖,南朝的砖,南宋的砖,也能找到明朝、清朝 、民国的砖,融合了不同时代的审美艺术,那些像花纹和鱼纹的图案,可能是楚文化的某种象征。”

李威问:“还有楚文化?”晓棠说:“临贺故城在西汉就建得规模庞大,气势雄伟。两千年前,故城曾是南北交通的必经之城,是桂粤湘三省交界处的商贸中心。在这片土地上,中原文化、楚文化、百越文化相互碰撞,交融成特有的华丽篇章,从城墙便可窥一斑。”李威赞道:“还真成了中国城墙博物馆。”他又问:“那有现代的砖吗?晓棠说,你刚才说的那块孔雀羽毛砖,就是现代的砖。李威仔细端详了半分钟,才点头说,确实跟其他砖不一样,质地新亮光洁,图案是模仿的古砖,但是花纹比古砖细腻优美。”

李威对晓棠点头又点赞:“你怎么知道得那么多?”晓棠说:“我是学校的老师,学习贺州的历史古迹和文化典故是我的责任,寒暑假常带孩子们的课外活动,对于古城的文庙书院、楼塔寺庙,码头渡口,必须深入了解,现在的小孩见多识广,自己会上网,能问出许多有趣的问题,也会举一反三。我带他们去看古城的衙门捕厅,他们会问,是不是古代的派出所?我给他们讲了厘金所,孩子们说,懂了,这就是古代的税务局。”

李威说:“佩服,佩服,我今天也是你的学生,对你无比敬仰。”晓棠说:“是临贺固城让我敬仰,所以我愿意低下身子,用心去聆听它的声音,你知道吗?我们现在走过的路是古代丝绸之路的一部分。”李威摇头说:“这个我持不同意见,古代丝绸之路是从西安出发,跨过戈壁沙滩,往甘肃新疆走得那条路线。”

晓棠慢慢给他解释,他们现在的位置,属于“潇贺古道”,古道可以追溯到春秋战国时期。秦皇征服六国后,野心勃勃要统一天下,从中原朝南,必须翻山越岭才能征服南越诸国。秦皇修筑了“新道”,新道一修好,秦皇派屠睢率领50万秦军攻打南越。新道把北面的潇水和南边的贺江连起来来了,也就是说,把长江水系和珠江水系连成一体,车马部队从中原出发,可以直抵大海。到了西汉,秦始皇的“新道”逐渐演变成“商道”,当时也称峤道,运载货物的商队络绎不绝,街口店铺人声鼎沸。汉武帝派遣了黄门驿使,把中原的货物通过峤道运往合浦港,航船从合浦出发,到达越南、印度、斯里兰卡,最远船的还到过波斯和罗马。在广西出土的汉墓里,就发现过波斯的铜器、古罗马的红玛瑙和琉璃碗。隔着千年的时光,人们把这条道称为“萧贺古道”。

李威感慨道:“总算懂了,萧贺古道是海上丝绸之路的连接线,而贺州是连接线上的中转枢纽。我在庞贝博物馆时,就见过红玛瑙手链和琉璃碗,想不到在两千年前就流传到了中国。来来往往的海船上肯定有外国的商人和使者,难怪临贺古城和庞贝古城有那么多相似的地方,似乎在远古就结下了姐妹城。”

晓棠突然问他:“庞贝城有井吗?”他说:“我在庞贝城见过两千年前的公共浴室,里有有座温泉井,我还去过意大利的圣吉米尼亚诺,城中心有座水井广场,那水井跟中国古井造型差不多,一样的护井石栏,但井口宽大,是中国井的四五倍。”晓棠若有所悟:“或许每座古城都有自己的井,每个人的内心也有一口井。”李威说:“全天下的井大同小异。”晓棠摇头说:“这世间有些秘密我们永远都不知道,虽然我们看到一样的风景。”李威说:“很多时候,我们漂洋过海去看外面的风景,其实最美的风景就在身边。”

晓棠“喔”了一声,似乎回过神来,她说:“对,你身边的风景很美,如果有时间,去萧贺古道的几个古村落走走,我爷爷当年的房子,也在古村落里,春天的时候,棠梨树开花了,一片一片的香雪海连绵数里。”李威深有感触地点头:“我还记得你爷爷的房子,也记得棠梨树,好像也有一口井。”晓棠说:“萧贺古道上最多的就是古井、古树、古祠堂。”

站在一处古祠前,李威说:“听君一堂课,胜读十年书,我愚蠢透顶,浅薄无知,过去是,现在也是。当年正是因为无知,才失去了你。”晓棠说:“你不用这么说,我们各有专长,你知道的,我也不知道,我固守在贺州,而你见过世界,早走过千山万水。”李威说:“我走了很多地方,是因为职场颠簸,算不上见识世界,而你的灵魂已经走过两千年,我今生肯定追不上,不知来世是否还有机会?”

酸热交织的一股强流,从她的眼睛一直冲到心底。舌头下面滚荡着千言万语,但她什么也没说。他们就这样静默地朝前走着,走过斑驳沧桑的城隍庙,走过翻新明亮的李氏宗祠,走过已变成学校的县府衙门,走过雕龙刻凤的石头房子,房子墙外开着紫艳明媚的牵牛花,高高的芒果树上挂着丰满诱人的果子。一阵微风带来花的幽香。他对她说,这是桂花的香气。她说:“是的,前面就是桂花井,井边的桂花开得正盛。”

这就是桂花井?刻满绳痕的古井清晰入目,千百年岁月悠悠,护井石栏被人们汲水所用的绳索磨出花瓣一样的沟痕,李威看它的第一眼就觉得惊心动魂,头皮像被什么利器扎了一下。第一眼像莲花,让他想起玫瑰家的莲花护井石栏, 第二眼更像菊花,繁丝碎蕊,花瓣繁复密集,是的,菊花,炒他的美国公司,万圣节的菊花和南瓜鬼脸,那鬼脸的嘴像一口诡异的水井。冤屈的记忆,灰暗的画面,跟眼前的菊花井重叠了。李威对晓棠说:“这菊花井很神秘,也很黑暗。”

晓棠说:“这不是菊花井,这是桂花井,桂花井的传说很美,临贺固城曾经被一个旱魔霸占,天上烈日炎炎,田地颗粒无收,南海观音菩萨巡游此地,大发慈悲,拔下宝簪,化成清泉源源不断,于是万物复苏,百姓安居乐业。花好月圆之夜,仙女相约下凡,在井边洗浴欢唱,她们带来蟾宫的桂花放入井中,井水四季芬芳,晶莹清亮,百姓用水煮茶酿酒,醇香缠绵不绝,许多文人墨客慕名前来。”李威说:“这个我懂,用桂花井水烹的茶,酿的酒,味道不一样啊。”

李威低头下望,水黑井深,深不可测,井边爬满了绿草。他笑道:“现在还用井水烹茶酿酒吗?肯定不可能,这古井能保留到现在,也算是奇迹,只是这井,看上去不寒而栗,让人心惊。”

晓棠说:“我第一次见它,就觉得触目惊心,莫名其妙的痛,不知道为什么。在湖南和江苏,我也见过绳痕深深的古井, 但没有压抑的感受。”李威问他:“桂花井有多少年了?八百年,还是一千年?”晓棠说:“桂花井的年代无从考证,但我个人感觉有两千年,临贺古城在汉武帝年代建起来的,先驱的拓建者要喝水,他们或许就挖了桂花井。”李威说:“这个想象合情合理。”晓棠说:“没有文字记载,作不了数,文字记载桂花井在明朝和清朝都翻修过。”李威说:“就算是明朝建的,也有五六百年的岁月。”

这桂花井到底装了多少故事,深不见底的神秘和诡谲。史书记载,咸丰年间,太平天国攻打贺州城,曾经繁华的街市,热闹的店铺,转眼被熊熊大火烧成废墟。撕心裂肺的悲喊和尖叫穿过云霄。缠过足的女子,跑不过战乱的火海,唯恐被敌军凌辱,跳入桂花井自尽。狂风暴雨后,失守的贺州城突然间死寂了,只剩下雨打白骨,血染黄草。

对着桂花井,李威无限感慨:月宫、桂花、仙女沐浴、战火、流血、女子投井,那么美的传说,那么残忍的历史,传说和历史到底相隔多远?晓棠悠然长叹:“或许相隔两千年。” 站在历史的细雨微尘中,感叹岁月变迁带给人类的沧桑。晓棠说:“正如我们脚下的路,在秦始皇时候是“新道”,秦始皇的千军万马从这里呼啸而过,在两汉,这里是联通中原和南越的商道,多少马车商队从这里走过。”李威点头说:“是的,现在我们叫它潇贺古道,潇贺古道是极有历史价值的旅游景点。从“新道” 到“古道”,一切都在变化中。”晓棠说:“是啊,一切都在变化中,更何况人心呢。”

晓棠坦诚告诉李威,那年他和她分手,她表面云淡风轻,内心支离破碎。正如那千年车辙的古路,烙在心上的车辙痕印,过了一千年都痛。为了疗伤,她从南宁跑回父母的老家贺州,祖母和外祖母都在这里,温暖的亲情包围了她。表哥带她走过古城的山水和街巷,第一次见桂花井,就被桂花井的绳痕震住了。听完桂花井的故事,她突然为自己庆幸,生活在和平的天空下,个人的悲欢愁喜又算得了什么,一切都可以重新来过。她爱上了这里的山水和人,半年后,她决定嫁给表哥。表哥知书识礼,精通文史,一手漂亮的草书让她崇敬迷恋。

“你嫁给了你表哥?”他瞪圆了眼,惊得像掉了大牙,他知道他,就是那个看他不爽,目光有怨的人。她笑道:“你放心,我们的孩子智商正常,表哥是舅舅家领养的孩子,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他很早就知道自己是抱养的孩子,但是不闹不怨,从未叛逆,因为他饱读诗书,知道做人的道理。”

她的声音柔如和风,但是风里分明有根隐形的鞭子,朝他抽来,抽得他一阵羞愧,一阵尴尬,他突然想逃,但是又陷入想逃又逃不掉的慌乱之中。空气似乎封闭了,紧张、压抑,他在窒息中渴望释放。谢天谢地,微信电话响了,是老婆雯雯的声音,雯雯告诉他,邻居一家要搬到佛罗里达,我们可以打井了!我今天让打井公司来勘察,初步画了一个最佳位置,打井可能要砍掉一些树。雯雯知道他心疼那棵棠梨树,特地打电话跟他商量,如果他不愿意,她就放弃打井。他从来不知道,雯雯也有可爱乖巧的一面,他忙说:“雯雯你作主吧,你的快乐胜过那棵棠梨树。”

他说着话,身体莫名其妙发着抖。

每个人的内心都有一口井,创伤、隐痛、绝望、欲望、幻想、悔恨……深不可测的秘密,阳光照不到的黑暗。护住自己的井,抬头便有一片天。


本文在1/12/2019 9:23:13 A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孟悟
『散文』 得与失孟悟2018-12-21[126]
『散文』 苏州,心灵的一座城孟悟2018-12-06[143]
『评论』 婆娑的树影在风中起舞-——点评孟悟小说《果林城的中国女人》于文涛2018-11-28[116]
『散文』 从太仓出发孟悟2018-11-15[176]
『散文』 高淳、慢城、沈家大闸蟹孟悟2018-11-08[201]
更多相关文章
相关栏目:『小说
『小说』 寒潭渡鹤影孟悟2018-10-25[193]
『小说』 蒙娜丽莎孟悟2018-09-13[233]
『小说』 九月紫薇节孟悟2018-09-01[201]
『小说』 不管你爱不爱蒲公英孟悟2018-08-23[284]
『小说』 水果蛋糕孟悟2018-08-14[223]
更多相关栏目的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孟悟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