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诗歌小说散文摄影小小说新书出版新书评论评论留言簿
专辑导航 — 孟悟小说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世界杯爱情 文章时间:2018-07-17(2018-07-20修改)
作  者:孟悟出处:原创浏览232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世界杯爱情
文/孟悟
2018年07月17日,星期二

《侨报》文学时代 2018.7.17

简妮大学毕业的第二年,交往了三年的男友跟她分手了,但是职场很顺,在美国一家电视台应聘成功当了记者。这个夏天,全世界都在为世界杯疯狂,从东道主俄罗斯到南美的小城,到处都是沸腾的人群和激情的呐喊。简妮刚刚从印度做了个节目回家,她对母亲林云说,没想到印度人对足球无比狂热,乡下喂牛的农家妇女也知道梅西是谁。林云对女儿笑道,是啊,中国至少有10亿人认识梅西,但是你爹就不认识梅西和Cristiano Ronaldo (C罗)。

简妮是个混血儿,母亲林云是上个世纪的留学生,与美国同学亨特在校园相恋,婚后生下了简妮。简妮从小就温顺聪明,喜欢中国文化,还在中文学校拿过书法大奖,中西两种文化融会贯通,伴随她长大。简妮大学期间的每个暑假都在中国当义工,她去甘肃的乡村教过书,也在上海做过采访 ,这为她的职场发展赢得了天时地利。

简妮的父亲亨特是个白人,在一家电厂当了二十多年的机械工程师,闲暇时喜欢看篮球和橄榄球赛。简妮问父亲,你真不知道梅西吗?亨特说,我真不知道他是谁。简妮从手机里拉出相片说,这就是梅西,他在许多国家的人民心中就是上帝。亨特说,上帝?他看起来像个英国演员。林云在一旁说,你这句话最好别让阿根廷人听见,他们会发疯的。亨特说,我懂了,他是阿根廷人,阿根廷和英国在几十几年前为马岛而战,阿根廷输了,到现在还有怨恨。林云说,阿根廷虽然在战场上输了,但是马那多那带领阿根廷球队在世界杯打败了英国,拿下大力神杯,他成了阿根廷的英雄。亨特说,我知道马那多那,吃过毒品,打过记者,特别疯癫的球员。简妮惊喜道,爸,你居然知道马那多那,比好多美国人都强。得了女儿的表扬,亨特面露喜色得意说,我还知道在阿根廷?十号球衣就是马那多那的象征。

林云对女儿说,你爸怎么知道马拉多纳?他曾经有过阿根廷女友。简妮笑问问,那是怎么分手的。林云说,人家在国内有未婚夫。亨特说,还是你妈好,感谢上帝让我们走在了一起,还送了我一个女儿,比天使还可爱。

这天简妮对林云说,你知道吗?2026年的世界杯举办方已经宣布了,由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三国联合申办。为了普及美国大众对足球的认知度,经理让我去做一套节目,下周我准备去NBA 的篮球赛场外,现场随机采访普通球迷,看他们知道几个世界级别的足球巨星。林云对女儿说,做好思想准备,估计会让你失望的。

赛场外人声鼎沸,同事扛着摄像机,简妮拿着一张梅西的海报,走到一对年轻的情侣面前问,知道他是谁吗?两个人都摇头,简妮又问,那你知道俄罗斯的世界杯吗?全世界都在疯狂,女孩好奇问,是吗?男孩说,关我什么事?

一群活泼快乐的大学生走过来,简妮举起梅西的照片问过去,结果换来大多数的摇头,一个穿着黄色球衣的女孩说,这家伙看起来好面熟,让我想想,我想起了,我在巴塞罗那见过他,有次我们去参加Party,每人拿了一件体恤,体恤上就是他的大头照。简妮问她,你穿了他的体恤,但不知道他的名字?这时候旁边一个男孩说,他应该是个足球明星,我去过西班牙,见过他的广告,他是Cristiano ronaldo (C 罗)。简妮说,你再想想。男孩说,如果不是 C 罗,肯定是梅西。简妮兴奋地与他手掌相击,高声赞道:你好聪明!

简妮拿起梅西的照片,继续随机面试,她给一对老年夫妇提醒,这是当代最伟大的足球巨星,他的身价几十亿美元,超过NBA好多球星,知道他的名字吗?女的说,应该是贝利吧?男的说,不可能是贝利,贝利已经死了。简妮忍住即将爆发的狂笑,竭力绷出平静的表情说,你看他这么年轻?怎么可能是贝利?女的说,他似乎不像巴西人,男的说,不是巴西人,就是阿根廷人吧?简妮举起大拇指赞道:你们离正确答案不远了。

简妮对同事说,如果梅西走在这里,就是一普通路人,肯定没谁去骚扰他。但若姚明走过来,一群人绝对要围上去求合影。同事说,梅西在世界的知名度肯定高过姚明。简妮和同事没有死心,继续面试路人,在啼笑皆非的答案之后,终于有了拿得上桌面的结果。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子,不仅能分辨出梅西和C罗,还知道他们两人所属的俱乐部:一个巴萨,一个皇家马德里。简妮翻出手机里的照片,从苏亚雷斯到贝尔和穆勒,他也能一一喊出名字。简妮把他当人才,兴奋地跟他继续攀谈,原来他是德国移民,二十五岁才到美国定居。他告诉简妮,每次世界杯,当地足球酒吧也是热闹翻天的,但观球的多是外国学生和新移民。

简妮回家后跟母亲说,你不知道那些答案有多奇葩,有人不知道世界杯是国与国之间的争夺,居然还有人预测,皇家马德里会拿世界杯的冠军。林云说,美国这片土壤长不出足球的大树,但是商家看世界杯是个聚宝盆,美国当然也想办世界杯发财。

简妮辛苦做出来的足球节目,集娱乐搞笑和知识为一体,目的是为帮助美国大众普及足球常识,可惜上面不看好,播了两集就要砍掉。简妮内心受挫,在家里阴郁了好几天。母亲说,不如休假跟我一起出门散心,我在网上定了去巴塞罗那的旅行套餐,我朋友说,可以去Camp Nou球场看场有梅西的比赛。简妮说,现在还是世界杯,肯定没比赛,梅西不可能在巴塞罗那。林云说,阿根廷出局了,梅西也有可能回西班牙休整。

她们没看到梅西,先遭遇了小偷,小偷把简妮的包偷了,护照也掉了,心情大糟,比垃圾场还乱。幸好林云与女儿的证件分开保管,现金和信用卡逃过了一劫。林云马上陪简妮去美国大使馆重办护照,长长的队伍里,焦虑难安的美国人,都是在巴塞罗那遭遇了小偷和骗子。一对美国母女正好在林云母女前面,两人的护照都丢了,抱怨这巴塞罗那真不是人呆的地方,四个人一下子就找到了共同语言。那母亲说,我们拿了护照就飞枫桥(Funchal ,葡萄牙属地马德拉群岛的首府),那是个宁静优美,风光如画的地方,民风淳朴,不像巴塞罗那这鬼地方让人没安全感。林云听得动心了,那母亲说,如果你们想去,我跟你们介绍一个代理,可以拿到特别好的折扣,划算得就像白送似的。简妮在一旁说,或许梅西也在枫桥。母女俩好奇地问,梅西是谁?是西班牙的歌星吗?

窗外的长叶肥绿油亮,一朵朵花娇艳闪耀,开得自由奔放,生命力那个旺盛,似乎一路都在歌唱,不远处便是碧蓝无涯的大海。林云悠闲地喝着咖啡说,面朝大海,花开浪漫,这风景让人心旷神怡,枫桥是个度假的好地方,我看观光资料说,哥伦布曾经在这里居住过,他的岳父是个航海家,帮葡萄牙发现了好多岛屿,他被国王派到殖民地当总督,是枫桥的最高统治者,也是当地的首富。哥伦布的航海生涯就是在这里起步,财富也是在这里积累。

简妮说,真没想到,哥伦布是个靠娘家飞起来的凤凰男。林云说,是的,没有岳父家的航海资料和万贯家产,他最多去当别人的水手,就算发现了新大陆,也不会是他的功劳。哥伦布岳父家的庄园还在,看网上的资料,庄园里面的建筑和园林很别致,我们明天去看看。

第二天清晨起床,林云颈部突然拉伤,需要休息,她让简妮一个人去庄园看看。简妮上了出租车,司机听不懂英文,两人比划了一阵后,司机把她扔到一处花园门口。门口有水池和假山,水里游着金鱼,再走几步,居然看见菩萨的石雕,双手合十,慈眉善目,菩萨周围碧树茏葱,奇花闪耀,一条清亮的小溪从花木深处潺潺流出来,隔水看过去,是一座玲珑精美的亭子,简妮感觉像走进古色古香的中国园林。

突然之间电闪雷鸣,大雨如瀑,像千军万马在乌云层里厮杀,简妮连忙跑到亭子里面躲雨。恰好有个小伙子也在避雨,简妮问她,这是哥伦布的花园吗?他说自己不是本地人,不知道是谁家的花园。简妮见他谦逊有礼,一脸的阳光英气,不觉生了好感,听他的口音是地道的美国口音,便直接问他来自美国的哪个州。他说他叫埃克,来自佛罗里达。

埃克问简妮,你知道C罗吗?简妮悠悠笑道,我只知道梅西。埃克也笑了,他说,美国人能把这两个人弄清楚的应该是精英。这里是C罗的故乡,他生在这里,长在这里,从这里开始踢足球,踢得全世界目瞪口呆。简妮说,我不喜欢 C 罗,他太张扬炫耀,还想跟梅西争足球第一。埃克说,我也喜欢梅西的低调内敛,谦虚有礼貌。简妮说,梅西是天生的足球仙童,老天给的礼物, C 罗是个足球明星,再优秀也是人,不能跟神相比。埃克说,既然到了枫桥,到了 C 罗的故乡,还是应该去 C 罗的博物馆看看。简妮说,还没死就建博物馆,梅西就干不出这种出格的事。

两人正聊着,暴雨忽然停了,天边现出一道绮丽明媚的彩虹。埃克说,要不我们去博物馆看看?埃克问她,你有同伴吗?简妮说,我就一个人,埃克说,可惜我也是一个人,如果有七个人就好了。七个人怎么好了?因为C 罗在皇马是7号,在葡萄牙国家队也是7号(Cristiano Ronaldo CR7), 所以第七个人可以免票。简妮说,这博物馆真会做生意,跟C罗一样知道怎样找钱,不像梅西单纯,脑子里只有足球。

埃克说,我们都爱梅西,但目前我们在C罗的博物馆,假装一下C罗粉丝不行吗?埃克的话一下就拉近了两个人的距离,但简妮还是“真情”告白:我进博物馆就是想看看这家伙有多得意,葡萄牙有许多杰出的艺术家科学家都没有博物馆。埃克说,这世界太多的艺术家和科学家,但只有他给国家带来了巨大的名誉和威望,当地人把C罗当成了神,整个葡萄牙也把C罗当成了神,我听酒店的经理说,C罗博物馆成立的那天,总统及其内阁都来了,高度赞扬C罗球艺高超为国争光,让葡萄牙在全世界名声赫赫,希望球迷们来C罗的故乡寻找他的成长足迹。简妮说,不过就是促销旅游,拉动当地经济。

博物馆里陈列了C罗各个时期的照片、奖杯、球衣,童年的球鞋,绿茵场上上飞奔的巨幅照片,还有高度逼真的蜡象。简妮看见小孩和大人都在跟C罗的蜡象合影,便问埃克,要不你也来一张?我帮你拍。埃克说,现在人多,等会儿再拍吧。我们去看看他的那些金球奖杯。

简妮对闪闪发光的大金球没有兴趣,倒是对来访者留言生了好奇心。陈列出来的留言大都是英文,无不是天花璀璨般的溢美之词, 简妮看见有人这么写了一句话:你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球星,没有之一,也没有梅西。简妮对埃克说,是不是在故意造矛盾,爆仇恨?参观者不懂事,但是博物馆应该懂事。埃克说,这是C罗的王国,什么样的赞美都不过份。在枫桥这座城市里,到处都能见到以他命名的餐馆和酒店,简妮点头道,一路走过来看见他的好几座雕塑,昂头挺胸的得意样子。

简妮看了一眼时间,想结束参观,快点回去陪母亲,正准备跟埃克说声byebye ,室外忽然风大雨急,翻天覆地倾盆而下。简妮对埃克笑道,看来是上帝的意思,让我暂时留在博物馆与C罗的光辉成就相伴。埃克若有所思地感叹道,希望有一天,上帝能成全我和C罗踢一场球。简妮看着C罗的蜡象说,如果一场大雨把C罗也困在博物馆里,他就可以和你在里面切磋球艺。埃克神色忧郁,他说他没有跟简妮开玩笑。,

简妮现在知道了,埃克是佛罗里达一家足球俱乐部的职业球员,曾入选国家队,参加过2017的世界杯外围赛。简妮说,美国队虽然不是世界强国,但是世界杯的资格赛还是应该拿下。埃克说,当时我们都以为没有问题,但还是输给了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共和国,其实只要战平就有希望,就有希望去俄罗斯跟C罗和梅西在球场上相见。简妮说,真的想不通,怎么可能输给特立尼达?一个人口不到百万的加勒比海小国。埃克说,我也想不通,直到现在脑子里还是那天的足球,晚上做梦也是旋转的足球。

如果非要找理由,可以把美国的那次失利归咎于一场暴风雨。暴风雨过后,特立尼达客场的体育场被积水环绕,绿草坪变成了绿岛。一些球员的脚部有伤,队医规定不能碰脏水,于是工作人员就把球员从田径跑道背到了草坪上,进行赛前训练。

那个国家不知是真穷还是装穷,连个像样的足球馆都找不出来,看台上的栏杆锈迹斑斑,这么重要的一场比赛,油漆一下,粉刷一下,能花多少钱呢?看台上的观众也是稀稀拉拉,美国队的铁杆球迷只有一百多人到了现场。

埃克对简妮说,从来没遭遇过这么破的球场,那草坪湿汪汪的,一脚踩下去就是一个坑,怎么踢啊?简妮说,我知道,国际足联有规定,外围赛的主场和客场必须轮换,你不能因为人家穷,足球馆不漂亮,就不去人家的地皮踢球。埃克说,当时就有体育记者质疑,美国球员是否适应这种球场,那时我们还信心满怀,曾经4比0大胜过他们,怕什么怕,只要踢平就能出线,同一个场地踢球,彼此都是公平的。谁又能想到,特立尼达的小孩在就是在这样的地方踢野球长大,而美国球员呢,谁不是在正规的足球场接受训练。

简妮说,这个世界总是看结果而不是看过程,你1比2输给一个三流小国,资格赛排行榜上,还有巴拿马和洪都拉斯等小国踩在你美国大哥的头顶,你刺痛了媒体的眼睛和自尊,不骂你还骂谁。简妮说,幸好足球在美国不普及,没有发疯癫狂的球迷。埃克说,感谢上帝护佑,否则我们完全可能被机枪扫射。

那个有世界杯的夏天,简妮收获了爱情。埃克对她说,虽然一场暴风雨让我错过了俄罗斯,但是另一场暴风雨让我与你相逢。


本文在7/20/2018 6:37:36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孟悟
『散文』 站在古黄河岸边孟悟2019-04-16[99]
『小说』 极南, 极北孟悟2019-04-10[102]
『散文』 启程,去睢宁看古黄河孟悟2019-04-10[243]
『散文』 生命之树依然繁茂孟悟2019-03-26[151]
『散文』 船过千岛群岛孟悟2019-03-27[159]
更多相关文章
相关栏目:『小说
『小说』 极南, 极北孟悟2019-04-10[102]
『小说』 不是什么都可以写进诗里孟悟2019-03-02[136]
『小说』 棠梨树和井孟悟2018-11-28[258]
『小说』 寒潭渡鹤影孟悟2018-10-25[270]
『小说』 蒙娜丽莎孟悟2018-09-13[300]
更多相关栏目的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孟悟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