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文心社,作家的温馨之家
诗歌小说散文摄影小小说新书出版新书评论评论留言簿
专辑导航 — 孟悟小说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朋友 文章时间:2017-08-24(2017-08-28修改)
作  者:孟悟出处:原创浏览599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朋友
文/孟悟
2017年08月24日,星期四

《侨报》文学时代 2017.8.24  

文莉是个快乐的单身汉,这些日子却愁眉苦脸。老板有事无事给她找茬,先是让她搬出宽亮的办公室,派到一个没有窗户堆满杂物的小房间,然后又给她一个特别项目,千头万绪,不知从何下手,像被扔到冷黑的海里,自己找方向游到岸边。文莉给闺蜜薇薇说:“明摆着就是炒我的节奏,老板故意放幺蛾子,让我受不了自己主动请辞,连失业赔偿金都省了。”薇薇说:“不能让她得逞,你要沉着应付,同时也得偷偷在外面开荒辟地。”

文莉所在的这家银行,在美国东南部首屈一指,赫赫有名。文莉干了七年,七年的职场,可谓是明媚阳光,蓝天白云。一年前,文莉的顶头上司要外调波士顿,希望文莉能跟他一起走,有两个同事愿意跟他北伐,但是文莉认定家在这里,闺蜜在这里,不想轻易挪窝。

新上司跟文莉气场不和,文莉越紧张越要出毛病。有次文莉把一个搞笑的图片传给薇薇,一不小传到部门的群里。新上司正好抓住这个辫子大做文章。文莉很委屈地对薇薇说:“上次组里的爱丽丝把客户的机密信息发到群里,所犯错误比我严重多了,为什么就给我一张老虎脸?还把獠牙露在外面。”薇薇说:“早就对你说过,该行动了,不要被她当死耗子乱踢。”

在薇薇的帮助下,文莉发现了一个重大秘密,每年到银行来审核账务的会计事务所,其老板就是新上司的妹妹。这显然是违背美国财务制度。这个秘密是在无意间发现的,薇薇的老公是美国人,薇薇每个周日都跟老公去教堂,从一位教友的闲谈中得知了这个重要信息。

新上司咄咄逼人,妄想再次打压文莉,文莉淡然一笑,以含沙射影的方式,向新上司传达她所知道的桌子底下的交易,这显然让新上司恼羞成怒。既然脸皮都撕烂了,也没有必要遮遮掩掩,两人很快达成了协议,文莉在三个月后被银行裁员,但她拿到了厚沉沉的失业赔偿。

“好可爱的人生,一边拿着裁员的package,一边又马上开始新工作。” 文莉对薇薇无比感激:“哈哈,多亏中国好闺蜜!”薇薇对文莉说:“对我就别说客气话,我们二十多岁就出国了,孤苦伶仃飘在海外,父母亲人都不在身边,没有裙带关系人脉资源,全靠自己打拼出来,朋友对我们至关重要,就是亲人,所以一家人不说二家话。”

窗外有一棵无花果,枝繁叶茂,以绿云如盖的气势拥抱蓝天。文莉仰了仰下巴,能隐约看见几棵枣红色的果子,再过些日子,无花果便熟透了,醉人的果香会引来飞鸟和蚂蚁。文莉很满意这家新单位,是薇薇老公的关系。上司一头银发盘在脑后,笑容涌满了亲切慈祥,也流露了优雅知性,让文莉想起童年的奶奶。办公楼只有两层,一栋玲珑典雅的红砖房,推开大门就是花园,灌木被精心修剪过,雕花铁门上爬满了猩红的玫瑰,喷泉中的雕塑活灵活现,小天使张开翅膀在阳光下起舞。这世界是多么的美好,文莉照了一堆照片传给国内的亲友,这是她的新单位!新单位胜过了老单位许多倍:无论是工资待遇,医疗保险,还是工作环境。

但是有一点,文莉没有给国内亲友交代清楚:新单位是一家殡仪馆。薇薇安慰文莉:“不要说多了,懒得去解释。我国内有一远房亲戚,是个入殓师,在殡仪馆给遗体化妆,人家问她哪儿上班,她说明政局上班。她也没有说错啊。” 文莉说:“我告诉父母,我在一高档接待服务中心上班。”薇薇呵呵笑道:“你没有说错,你们单位确实每天都在接待服务人。”

无花果熟了,无花果落了,无花果又绿了,冬去夏来又送走了一年。文莉郁闷不解,薇薇正在一天天疏远她。她到底做错了什么?她想约她出来吃顿饭,但她总说不得空。那年端午节,薇薇在家大宴宾客,居然没有请文莉。文莉心伤意冷,朋友以这样的方式折磨她,还不如直接对她拳打脚踢,只要能把原因讲清楚。

周末无事,文莉去图书馆听讲座,在那里结识了一名华人男子名叫朝辉。朝辉生得高高廋廋,五官清朗,有几分贵气,也有几分忧郁之气,是那种很容易让文艺女青年沉迷的形象。朝辉曾在公司当过软件工程师,写过JAVA程序,如今早不写了。文莉问他:“那你现在做什么呢?房地产?要不自己开了报税公司?”华人从事的职业就是那几大类,猜都猜得出来。

文莉难以相信,朝晖的职业居然是作家,而且是用中文码字的作家。人在美国,用华语写作根本不可能养家,除了极个别站在金字塔的华人作家 – 他们在中国拥有成熟的市场和大量的读者。朝晖老实告诉文莉,他是一个鬼作家,英文叫ghost writer。在中国,有那么几个大腕剧作家,不想动手,雇佣几个小鬼来替写,写完后付钱,但是名字不属于你。文莉问:“这公平吗?”

“没有什么公平不公平,跟写电脑程序一样。”朝晖说:“既然写中文比写程序钱多,我干嘛还要在格子间里看老板的鬼脸?我现在可以睡到自然醒,每天想敲多少就多少。”文莉赞叹道:“那是因为你有天才啊,人在美国,有几个人能靠写汉字过得富足开心?

朝晖跟比文莉大十岁,也是一个单身汉,文莉对他最初还有点小想法,后来寻思不对,条件这么好,怎么没有女人追他?果然不出所料,他从小就排斥女人,喜欢男人,女人跟他交往有安全感,他的好友都是知冷知热的女人。文莉真心请教他:“女人们都当你是知己,我相信你是懂女人的,帮我分析一下,薇薇为什么突然疏远我?”

朝晖轻言细语安慰她:“缘来了,你们聚了,缘散了,你们分了,人在世间太多的纠结,要随缘不要攀缘,过去肯定有过美好的时光,心里珍惜就行了,现在缘分尽了,就让它慢慢淡去吧。”文莉点头说:“喜欢这句话,要随缘不要攀缘。我当时郁闷死了,好几个晚上睡不了觉。”朝晖说:“一切都在变化中,友情会变,爱情也会变,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默默在心里祝福她,然后转身离去,走自己的路,只要内心善良纯洁,前面肯定有真诚的朋友在等你。”文莉开心拍手道:“能遇见你,说明我的内心依然善良纯洁。”

文莉心欢意畅,跟朝晖聊得风和日丽。朝晖的手机响了,他的一个女性友人小凌因肠炎发作而进了医院,文莉认识小凌,两人曾在图书馆当过义工。文莉和朝晖相约,在医院门口碰头。第二天下班后,文莉手捧一大束玫瑰站在医院的电梯口。

病人小凌是个心直口快之人,语言从来不经大脑处理。她对文莉笑到:“你这玫瑰啊, 是不是你们殡仪馆布置追思会的?说不定就放在棺材的旁边,你下班后顺手牵过来的?” 文莉脸色大变,忙说:“不是的,我在花店买的,包里还有付款发票。”小凌哈哈笑道:“你紧张什么啊?就是放在棺材旁边我也不忌讳,物尽其用嘛,在中国,安乐堂的花圈也可以循环使用,买给了这个亡者的家属,下一个家属又继续用来悼念,也算生财有道。”

朝辉忙安慰文莉:“她就是个水晶人,没有什么话能藏得住。”文莉说:“我就喜欢跟她这样的人打交道,简单!既然是朋友,没必要转弯抹角。” 文莉说着,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眼睛里闪过恍然大悟的光,她喊道:“终于明白了,明白了!”

文莉明白了什么?明白了薇薇为什么要疏远她!薇薇孩子五岁生日的宴席,她前去祝贺时送了一大束鲜花。文莉后来对朝晖说:“懂了,薇薇怀疑我把死人的花送到她家,既然是好朋友,为什么不像小凌那样坦诚相告?害得我百思不得其解,死了那么多细胞。”朝晖问她:“既然找到了源头,那就约她出来谈谈。”文莉摆了摆手说:“不用了,我努力过了,我信你的那句话:缘聚缘散,一切随缘。”

文莉准备去柏林度假。小凌给她介绍了个旅游网站,只花500多美元,费用包括柏林来回机票,还有五天酒店住宿。都说柏林是个有趣迷人的城市,但在文莉的眼睛里,远不如德国小城古色古香,那里建筑典雅精美,怀旧的情怀弥漫在老街小巷。柏林太现代了,现代得没有鲜明的个性。

到了柏林的第二天,文莉打算去看城市的地标建筑:勃兰登堡门,那是德国的统一象征,就在市中心。她抬了抬头,已经看见勃兰登堡门上的女神和战马。烟雨朦胧中,她被路边的石头林子牵住了脚步,那些高高低低的石碑,聚集着,错落着,置身其中,茫然四顾间,恍然是波浪在四围起伏跌宕,这是什么迷宫啊?需要有人指引方向。一群年轻人在石碑上摆出跳舞的造型,有人在照相,有人在嘻哈逗乐。文莉一转身,还有个健壮的男人在做瑜伽。文莉问旁人,这一片石碑是干什么用的?一个满头银发的老者告诉她:这是大屠杀纪念碑,纪念在纳粹统治下惨遭迫害的犹太人。文莉惊诧地问,既然是犹太人纪念碑,那么沉重的纪念,怎么有人在石碑上跳舞做瑜伽?老人叹气道:这个世上有太多的白痴。文莉突然想起两年前,网上新闻报道,几个青少年身穿皇军制服在抗日遗址上摆姿势,舆论喧哗,群起激愤,薇薇说,有什么好激动的,不就是几个白痴。文莉回过神来问老者,警察怎么不来管管?

警察很快就来了,警察没有管纪念碑上跳舞的白痴,而是管行纳粹礼的游客,两名中国游客在柏林国会大厦前行纳粹礼,相互拍照取乐,被警察抓了个正着,进了局子不说,还缴了欧元罚款单。文莉在电话里对朝辉叹道:“同样是犯错,有的人逍遥自在,有的人被带上了手铐,还闹了个举国轰动。”朝辉说:“行纳粹礼触犯了德国法律,警察当然要有行动,在纪念碑上跳舞是对犹太亡灵的亵渎,但是没有违法,只能遭受道德的拷问。至于穿皇军制服在抗日遗址拍照的白痴,也没违法,但要遭受舆论的谴责。”

文莉听朝辉这么一分析,感觉脑子里山是山,水是水,世界清亮干净了。文莉说:“想起在银行上班时的旧事,同样是把信息错发到了群里,我就成了菜板上的肉,而有人啥事都没有。”朝辉说:“这世上没有绝对的公平。但是只要你真诚善良,生活不会亏待你。”文莉说:“你说的对,生活对我不薄,离开了银行,我找到了更满意的地方。 人生其实很公平。”

文莉突然止了声,她想起自己能进新单位离不开薇薇的鼎力相助,那段艰辛黑暗的日子,薇薇一直陪在她身旁,能把薇薇从生命的册子里一笔抹去吗?她对朝晖说:“我还是想去找薇薇谈谈。”


本文在8/28/2017 3:56:43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孟悟
『小说』 塑造一个独特的世界:《纽约紫水晶》创作谈孟悟2019-06-06[98]
『小说』 长篇小说:纽约紫水晶 (简介)孟悟2019-05-27[65]
『小说』 干龟岛上的马德医生孟悟2019-05-17[133]
『小说』 陪你看过海上的草原孟悟2019-05-01[186]
『散文』 要有个性才能被记住孟悟2019-05-01[246]
更多相关文章
相关栏目:『小说
『小说』 塑造一个独特的世界:《纽约紫水晶》创作谈孟悟2019-06-06[98]
『小说』 长篇小说:纽约紫水晶 (简介)孟悟2019-05-27[65]
『小说』 干龟岛上的马德医生孟悟2019-05-17[133]
『小说』 陪你看过海上的草原孟悟2019-05-01[186]
『小说』 极南, 极北孟悟2019-04-10[237]
更多相关栏目的文章
李诗信 去李诗信家留言留言于2017-09-04 10:08:47(第1条)
缘聚缘散都随缘,做人做事问心无愧就好,太计较的人难有长久的朋友。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孟悟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