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诗歌小说散文摄影小小说新书出版新书评论评论留言簿
专辑导航 — 孟悟小说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同你在一起文章时间:2017-06-16(2018-12-28修改)
作  者:孟悟出处:原创浏览612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同你在一起
文/孟悟
2017年06月16日,星期五

《华府新闻日报》副刊 2017.6.1    

1

范统统很小的时候,就被奶奶抱去算过命,算命先生看了他的生辰八字说,好命,好命!命里吉星高照 ,贵人相助 ,就算往后遇到点灾难,也能化险为夷,遇难呈祥。算命先生说的还真不假,他七八岁的时候跟姑姑坐长途车,车翻了,一车的人死的死,伤的伤,唯独他一根毫毛都没损。

小时候的他,调皮捣蛋,不是偷邻居的葡萄,就是上房接自家的瓦。他伙同一群孩子,瞒着家长,到河里游泳,那时正是夏天,暴风骤雨后,洪水滚滚上涨,有两个孩子下了水后有去无归。家长们哭得撕心裂肺,要找范统统算帐,因为下河游泳就是他出的主意。范统统的父母吓软了,低三下四对愤怒的家长说:“他就一饭桶,怎么能听他的话呢?”

家里实在不能呆下去了,父母把他送到体校学乒乓。范统统精力旺盛、头脑灵活,没几年就被专业队的教练看中了。他听从教练的安排,但是没有队友那般拼命的干劲。到了节假日,他比谁都跑得早,回队却是最晚的一个。就是这么一个偷奸耍滑的家伙,命却比队友好,比赛全是冠军,拿金牌像拿切好的西瓜。不觉间又过了几年,范统统居然进了国家队!

国家队人才济济,范统统在里面的日子,当然没有莺歌燕舞的日子。进了国家队的人,个个雄心万丈,谁不想征战奥运?谁不想拥抱奥运的金光?范统统当然也想过,只是自己的水平摆在那里,当不了绝对主力,就拿不了奥运的入场卷。

但是奥运的馅饼,偏偏就要朝他的头上撞。本来他都回省队了,奥运大战前,两个主力突然受伤,他稀里糊涂上了奥运的飞机,然后又稀里糊涂拿了金牌。要说那金牌,是团体金牌,中国队的实力非同凡响,完全是蔑视全球的姿态,只要状态正常,那团体金牌肯定会收入中国的账下。许多人戏言,乒乓团体比赛嘛,就算派一只猴子进去充数,中国队也能混到金牌。范统统算什么,他不过是跟着集体打了一次酱油。

范统统闭上眼睛也能看见,周围晃动的全是酸酸溜溜的醋瓶子。他才不在乎呢,你爱干啥干啥,吃酸葡萄,喝酸牛奶有用吗?范统统堂而皇之,享受着奥运冠军的待遇,从中央到地方,该领的奖金一分没有少,该拿的房子钥匙早攥在了手里,香港首富送给冠军的一公斤黄金,范统统高高地举起来,还让记者来了张特写。

眼快手快,他见好就收,拿着手上的这块集体金牌,回到老家玉贝城,老家人崇拜奥运冠军,把他当民族英雄看待。玉贝城是座秀丽温和的南方小城,依山面水,历史悠远,玉贝城人杰地灵,各路英才辈出,但是奥运冠军就只出了他一个。

范统统回老家创业,有政府的支持,有人民的崇敬,可谓是天时地利人和。他大刀阔斧创立了一个乒乓俱乐部,以自己名字命名的俱乐部,第二年,俱乐部下面开办了青少年培训中心,也就是说,从小孩到成人的业务,一并纳入了他的势力范围。

范统统一心一意打造着自己的王国,居然把殷小欧给忽略了。殷小欧那时还是他的女朋友,没有明媒正娶的仪式,看见那么多漂亮女孩,像蝴蝶,也像蜜蜂,围在他身边乱转。她能不心慌吗?殷小欧与范统统也算是青梅竹马。花蕾萌动的少年时光,两个人都走过体校的梧桐路,梧桐路边的一栋教学楼,他们在同一个班里上过文化课。 殷小欧的专业是艺术体操,平日里安静文雅,喜欢读书,她的功课一直很好,范统统在班上抄她的作业,连考试也抄。

殷小欧在艺术体操队里,技艺高强,拿过几次省内的冠军,也侥幸进过国家队。国家队里高手如林,她感觉自己是原始森林里的一棵小草,几进几出后,最后还是没有站稳脚,只好黯然回了省队。那年恰好范统统也被国家队退货。两个老乡同病相怜,心自然就贴在了一起,好在了一起,两个人面朝大海许下了山盟海誓。殷小鸥心头有了依靠,不想在事业上折腾,匆匆退役去读了大学,专业是舞蹈教学。

范统统最初也想退役读书,但是国家队又把他招回去了,招回去的当年就参加了世界杯,要知道中国队参加世界比赛,基本是打“内战“,几个主力不在状态,让他浑水摸鱼拿了个冠军。拿了冠军应该心满意足了,居然还有更大的蛋糕在后面等他。奥运集训前,两名主力伤病复发,他顺其自然顶了个美差,又顺其自然抓了块金牌。

如今这块金牌横在殷小欧和范统统的中间,小欧知道是个鸿沟,但她相信范统统是个靠得住的好男人,因为范统统在拿到奥运的别墅后,还把她的名字添在了房产证上。

那个细雨纷飞的黄昏,小欧靠在统统的怀里,泪光盈盈, 无语凄凉的小可怜样儿。她的心思他懂,她需要婚姻这栋房子,才有遮风挡雨的安全感。范统统似乎还没有玩够,暂时还不想搬进进婚姻的房子里,莫名其妙给锁住了,什么责任啊,负担啊,扛在肩上多沉,现在多自由,最近有个美女对他暗抛秋波,风情万千,那美女才不图他什么地位和钱,人家比他有钱多了。玩归玩,但他心也明白,小欧的地位无人可替,是他的唯一,唯一的老婆人选。

他款款深情对小欧说:“我肯定要娶你当我的妻子,但婚姻是大事,我需要时间和金钱去筹备。”

“我不需要奢华的婚礼,只要我们在一起就好。” 小欧说。

“我们现在不是在一起了吗?”他拍了拍她的脸蛋:“再说了,我奥运拿的奖金都归你保管,房子也有你的名字,你还不放心我吗?”

“我不要钱,我不要房子,我只要你的心。”

“我的心早给你了。” 他说,然后无比温柔地反问她:“莫非一张薄薄的结婚纸还敌不了我的心?”

她愣了,不知道怎样恰到好处去表达,到底是纸重要,还是心重要。她本想说,如果你有心,肯定就会给我纸,可是类似的话她已经暗示过许多遍,到了后来自己都心累、嘴累,这, 这也太没了尊严吧?

一件突发事件帮了小欧,让范统统换了心情和表情。那天他猛然转身,跪地举起戒指,要跟小欧完婚。小欧先是一阵狂喜,喜得连眼睛都不敢睁开,后来感觉诡异,一定是哪儿出了故障,有什么猫腻吧?但是小欧心虚,不敢多往下想,她实在太爱范统统了,不愿意失去他。

小欧知道范统统风流成性,是个心花乱放的主。半年前,小欧的闺蜜卢清月,告诉过小欧,在一家会所的幽暗酒吧,她亲眼见过范统统搂着一个美女打KISS,那美女艳光四射,但是明显没有小欧年轻。小欧当时还替男友打掩护,她说:“我知道统统的性格,喜欢跟女孩开玩笑,搂一下,亲一下的,当着我的面都是这样。”

小欧是后来才知道,统统犯了大事,否则也不会慌忙忙跟她结婚。统统的那个神秘情人,背景幽黑曲折,是某个大亨包的二奶,大亨因为生意常年在广州,没料到二奶心生寂寞,在墙外开了红杏。其实二奶并不是很招摇的人,每次做事都很谨慎,坏就坏在她那两岁的女儿,大亨派人去做了个DNA,根本不是他的种。

不是他的种,莫非是范统统的种?范统统吓得脚软,不敢往下想。他后来是这样跟小欧解释的:“那娼妇有坐地吸土的本领,前门迎新后门送旧,她在外面结了野种,想把屎尿泼在我身上。”

那二奶的大亨可不是一般人,在黑道上有结拜兄弟,他是个报复心强,手段残忍的家伙。出了这样的状况,范统统第一反应就是即刻跟小欧完婚,用家庭这堵厚墙去挡住外面的腥风血雨。

腥风血雨太猛烈,范统统开始招架不住。那大亨特贼,没有跟统统直接过招,而是暗地里坏统统的名誉,造出些稀奇八怪的谣言,让统统根本无法在玉贝城呆下去,那些日子,一会儿税务局来查他,说他的账目有问题,一会儿公安局的请他去喝茶,说群众举报,你在俱乐部聚众 K粉,涉嫌贩毒藏毒的勾当。没几天突然袭击,居然在俱乐部的储藏室翻出了大麻和可卡因。他只能举手喊冤,他知道是谁在害他。

小欧四处奔波,为他累得人仰马翻。当统统精疲力竭从里面折腾出来,他的钱财差不多被洗走了大半。他苍黄着一张脸,鼻塌嘴歪,呼吸都不均匀,像晚期的癌症病人经不起化疗的折腾,他对小欧说:“这地方不能呆了,不能呆了。”小鸥静静地说:“那我们去美国吧。”

统统点点头说:“那行,至少你有好朋友在美国,我们过去不是举目无亲。”

小欧有两个从小长大的闺蜜,在体校的时候,三个人就形影不离,无话不说,除了卢清月,还有一个叫罗霜叶。清月和小欧一直战斗在老家,而霜叶很早就去了美国。虽说霜叶同她们隔着千山万水,但一直在QQ上跟伙伴们保持着紧密联系。

霜叶退役后没有上大学,为什么?同前奥运体操冠军一见钟情,匆忙出嫁了。那冠军不是毛头小伙,在美国已经奋斗了十多年,拥有自己的体操馆,事业成功,但婚姻不顺,跟夫人离婚后才娶了霜叶。霜叶在美国几乎就没受累,过去就直接坐在树下吃果子。

霜叶在电话里问小欧:“你不是在国内过得挺开心的吗?干吗想起来美国?”

小欧当然不能坦白交代,她编出她的理由:“我们想换一种生活方式,在美国可以经历一下不一样的精彩,否则这辈子像白开水一样。”

霜叶于是说:“你老公过来可以开一个乒乓训练室,现在乒乓在美国已经很热闹了,你学艺术体操的,去舞蹈室或者学校教小孩跳舞也是种选择。当然,如果你老公的事业闹大了,你就当他的贤内助吧。”

小欧说:“现在谈这些都太早,我们在美国还没过语言关呢。”

 

 

 

 

2

岁月静寂而匆忙 ,一会儿春花绚烂,一会儿秋叶明艳,在时光的角落,静看夏雨和冬雪的交替轮回。那天小欧在电话里对霜叶感叹:“时间这么快,我们在美国已快5年了!”

这五年的日子里,有喜有愁,有收获也有哀苦。小欧和统统拿绿卡的路,倒是顺畅没有阻碍,这得感谢统统的金牌,就是那块打酱油的奥运金牌,有资格申请杰出人士的绿卡。绿卡到手后,拜托霜叶先生的推荐,范统统开始在一家乒乓俱乐部当教练。“先给人家打工挣经验,等时机成熟后自己再创业。”这是霜叶先生给统统的建议。

那些日子,小欧在一家中文学校当舞蹈老师,平时接触的都是中国家长中国学生,英文也犯不着提高。事业没有想象中的繁花似锦,小欧其实挺郁闷的,她在国内教小孩跳芭蕾,已经积累了相当的名誉和人脉,在美国是一张白纸开始,美国的芭蕾教学相当普及,小欧的能力无法展现,再说英文又是她的瘸腿,她只能在华人的圈子混饭吃。

乒乓球在美国越来越流行,一块闪闪的奥运金牌,让统统成了无人替代的特殊人材。一家美国人开的俱乐部,用高薪聘了统统,他在那里上班必须说英文,几年下来口语进步神速。

一切都蒸蒸日上,只是统统这个人风流成性,不知怎么的,跟一个美国学生的妈妈搞起了暧昧。那是个有钱的单身妈妈,丈夫遭遇飞机空难,妻子拿了航空公司和保险公司的双重赔偿,悲伤之后,过上了自由自在的潇洒生活。她寂寞空虚,如果有人甜言蜜语献殷勤,她当然不会转头而去。

流言像一群野蜂在小欧的头上嗡嗡。这个范统统,长的猪脑髓吗?什么都记不得了,过去的教训是什么?是揩了大便便扔进马桶里的卫生纸?小欧觉得伤心并且愤怒,他们都计划要孩子了,他却在外面玩得锣鼓喧天,彩旗飘飘。她每次想跟他好好谈谈,他就一脸的嬉皮笑脸说:“亲爱的老婆,我最爱的还是你,我永远永远都不会离开你。”然后狠狠地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似乎在对老天表白:“放心。”

小欧气得吐不出语言,她害怕跟统统生活下去,总有一天自己会得精神病。但是有个地方她硬不起来,统统挣的钱确实丰厚,是她的好几倍。他们所在的那个城市,华人不算多,中文学校生源不足,老师的工资只能勉强喝粥。一个女人的经济力量不够强大,说话自然也没有力量。

何去何从呢?就这样半睁眼,半闭眼跟统统混下去?小欧的心像在黑夜里打秋千。那个飘着细雨的晚上,统统半夜才回家,一推开门就跑进来满屋子的酒气。小欧拧亮了灯,冷眼看着他微笑道:“又去老地方了?”

“哪儿呢,我给一个学生上私课,他下个月要参加比赛。”

“下个月参加比赛?”她继续冷笑:“我知道你忙,我下个月回国,我也有学生要参加比赛。”

“你这是什么意思?”他能察觉出气氛诡异,有哪点不对劲。

“清月办了所舞蹈学校,暑假缺老师,让我回国帮三个月的忙。“小欧吐字非常清晰,非常平静。

“三个月的忙,那就去吧。”统统信以为真了,他对自己相当自信。

小欧走了不到两周,一封离婚协议书就寄到统统的家里。他从来没想到有这样的局面,整个人都懵了,以为自己迷失在梦里,他咬了一下嘴,能感觉疼,然后是刺骨的寒。

霜叶喝了一口咖啡,平静地对统统说:“签字吧,你在外面的事她早就知道了,她一直在忍,实在是忍不下去了。她是为了你才来的美国,你应该知道,她在国内的前景非常好。你前前后后犯的事太让让人心寒,她只有海归。”

‘她总不能招呼不打就开溜吧。”统统吐出来的气全是寒气。他心头还窝着一股闷火,小欧把他的秘密全都亮给了霜叶,这个女人一点不在乎丈夫的脸面。

霜叶脸上没什么表情,她说:“你如果还有心,就买张机票回国,低三下四去求她。”

“低三下四求她?” 他不敢面对已经换了颜色的山河。

“如果放不下尊严呢,就签字吧。” 霜叶说得相当干脆明了:“小欧,多好的姑娘,所有的财产她都不要。”

 

 

统统既不签字也不回国,他采取的策略是拖。他不相信,那个爱他爱得死去活来的女孩,为他愿意牺牲一切的妻子,会朝他举起绝情的红牌。他觉得她只是一时迷了心窍,迟早还是会回到他的身边。美国的日子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他照常去俱乐部上班,照常约会单身辣妈。只是有一点,再也吃不到可口的饭菜,有汤有肉,温香润肺。

“等那娘们回来了,一定得给她点大红颜色看看,捆了她的翅膀,看她能往哪里飞。”每次在外面啃汉堡的时候,统统忍不住呲牙咧嘴,开始愤怒地联想。

他自我感觉太好,坚信小欧会回心转意,小欧才不想回美国看他的那张猪脸。小欧的事业在玉贝城繁花似锦。美国的人气怎能和中国相提并论,小欧周末都排满了课。清月劝她:“虽然是我办的学校,学校需要你这种人才。但是作为朋友,我要劝你,别找钱找得没了人生,身体最重要。”

下欧说:“我的身体我知道,我要把在美国浪费的年华全部找回来。”

工作紧张繁忙,但因为有舞蹈和音乐相伴,再累的日子也充满了快乐。小欧周末的课,几乎都是一对一的私课,她喜欢一个叫兰蔷蔷的小女孩,聪慧可爱,活波伶俐,常有童言稚语让她开怀大笑。每个周六从上午九点到十点半,是蔷蔷的私课,她的父亲会准时准点把她送到舞蹈室。

有时候父亲会坐在旁边看女儿训练,有时则出门办事,到点了再开车回来接女儿。那个秋光明媚的周末,父亲进来就没离开,坐在一边看手机,眼睛时不时里扫在女儿的身上。练了半个小时的芭蕾把杆后,蔷蔷问小欧:“殷老师,我什么时候才能穿上芭蕾足尖鞋啊?”小欧说:“等你过了十岁的生日,你就可以穿上了。” 蔷蔷半闭上眼睛,以成人的口气在抒发感情:“我郁闷啊,那么漫长的岁月,要等到果儿都掉了。“

小欧没理睬她的捣蛋,她耐心地解释:“十岁后骨头才基本定型,太早穿足尖鞋,对以后的成长不利,说不定会造成永久性伤害。

现在的小孩聪明着呢,他们玩电脑上网比成人还利索,蔷蔷摇头晃脑说:“我在网上看见俄罗斯的小女孩七岁就穿了足尖鞋。“

还没等小欧解释,蔷蔷的爸爸就吭声了:“你这孩子怎么还跟老师争辩?老师会害你吗?昨晚教你的成语记得不?给我说说。”

“欲速,欲速则不达。” 蔷蔷先吐舌头,再吐出这句话。小欧笑了笑,扭头看了蔷蔷父亲一眼,两个人的目光同时相遇,有光电悠然闪过,似曾相识的温暖,心尖忽然一颤。

小欧就是从那天起,跟蔷蔷的父亲宋先生有了正式的接触。那天是宋海天主动邀请的小欧:“殷老师,不知中午有空吗?我们三个人吃个便餐吧。”若是其他家长的邀请,小欧一般会婉言拒绝,拒绝的理由随手拈来,譬如上课啊,排节目啊。但是宋先生一说出来,她就点头了,而且点得很干脆,自己回想起来都有几分惊奇。

小欧一直以为,离开了统统也就失去了爱的再生能力。其实爱上一个人并不是一件难事,如果这个人有文化作底子,有钱当后盾,温文尔雅、幽默风趣,更重要的是,他离异后独自带大女儿,内敛持重,没有那些五彩缤纷的艳事。小欧对清月说过:“如果人生的第一次就遇见他,该有多好。”清月说:“这充分证明,好的永远在后面,如果没有饭桶对你的折磨,你永远也得不到宋海天的真爱。”

跟一个认真的男人谈恋爱,其目的就是要走进婚姻的殿堂。但是小欧跟范统统还没了结,范统统压根就不想放手,除非他找到比小欧更优秀的女人。小欧只能把自己的情况坦白呈现在宋海天的面前。她甚至对他说:“范统统就是存心同我捣蛋,但是我问过律师,只要分居在两年以上,可以单方面起诉,法院可以判离婚。”

宋海天说:“这些都不是问题,我和你迟早会结婚,但是有件事情......”他停了一下,突然闭紧了嘴,小欧看见他的眉头锁成了寒山,似乎有破碎而伤心的秘密。她的心脏咚咚了几下,不由自主地朝下沉,像夜海里的小船无声无息沉向波涛深处。

原来宋海天从来就没结过婚,蔷蔷也不是她的女儿,是他哥哥的女儿,哥哥二奶生的女儿,但是查了DNA,根本不是宋家的种,哥哥在一怒之下,扔了几叠钞票,让二奶抱起孩子滚蛋。宋海天跟孩子接触过几次,喜欢孩子的聪明可爱,不愿让孩子跟随母亲过颠簸流离的生活,便把孩子抱养了过来,还给她改了名字。孩子跟他的时候才两岁,两岁前的记忆朦胧如雾,什么也看不清,这样也好。

“要是蔷蔷问起她妈妈在哪儿,你怎么解释?” 小欧问,她长长地松了口气,因为这个秘密对她来说,根本不是事,只能让她更爱他,一个至诚至善,顶天立地的男人。

宋海天告诉她:“蔷蔷是个早熟的女孩,年龄小,却有成人的见识。我告诉她,你很小的时候你妈妈就走了,她反而安慰我,这种女人跑了就算了,爸爸高大英俊还有钱,肯定能找到好女人。”

小欧呵呵地笑起来。蔷蔷的身世是个秘密,但整个故事闪着它的阳光和色彩,让她温暖,她相信自己,一定能当好蔷蔷的妈妈。她想起半年前,三个人第一次吃饭,蔷蔷就在席间对二人说:“既然你们两个都是单身,不妨了解了解,走动走动,就算成不了夫妻,当当朋友也不错嘛。”此话一出,把二人搞得脸红尴尬,宋海天本来想好好训斥一下女儿,却发现吐出来的字根本没有力量。他的心已经认同了女儿的提议。

“你知道蔷蔷的父亲是谁吗?” 宋海天神色凝重,阳光从小欧的眼睛里消逝,她隐约感觉出某个人了,她其实在看蔷蔷的第一眼,就觉得她跟某个人恍然同版,只不过她从未朝深处想过,这个世界上相似的面孔太多,正如许多人说她长得像巩俐,她跟巩俐有关系吗?

“蔷蔷的亲生父亲是范统统。”

“那又怎么样呢?”她似乎作好了思想准备。

“前几天,蔷蔷的生母在网上找到我公司的电话,她说想把蔷蔷抱回去。”

“她有能力养得了蔷蔷吗?”

”几年前她嫁给了个有钱的老头,老头死后给她留了一笔钱。她的要求我坚决拒绝了。”

“当然要拒绝,蔷蔷又不是寄存的商品,想存就存,想要就要。”小欧知道有一场战要打,她和宋海天必须并肩作战。

他说:“我当年以为蔷蔷的生母能力低,自己都照顾不过来,肯定管不了孩子,我失误了,收养的法律手续没办齐全。”

小欧正要回答,手机上的视频(Skype)通话铃响了,看号码是范统统从美国打过来的。

范统统声音异常神秘:“玉贝城不大,我知道你现在有了新欢,哼哼,有一个故事我要给你从头道来。”

小欧不动声色地说:“抱歉,我没有时间听你的空话,在我们的关系还没了结前,请跟我的律师联系。”

她灭了电话,对宋海天淡定笑道:“其实真的不要怕,只要同你在一起,什么都可以面对。”


本文在12/28/2018 9:19:49 A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孟悟
『散文』 纪念莫里森孟悟2019-08-15[47]
『散文』 文字和插图孟悟2019-07-25[104]
『散文』 期待再见你,古巴!孟悟2019-07-12[161]
『散文』 穿上18岁的连衣裙孟悟2019-07-11[157]
『小说』 塑造一个独特的世界:《纽约紫水晶》创作谈孟悟2019-06-06[203]
更多相关文章
相关栏目:『小说
『小说』 塑造一个独特的世界:《纽约紫水晶》创作谈孟悟2019-06-06[203]
『小说』 长篇小说:纽约紫水晶 (简介)孟悟2019-05-27[160]
『小说』 干龟岛上的马德医生孟悟2019-05-17[214]
『小说』 陪你看过海上的草原孟悟2019-05-01[250]
『小说』 极南, 极北孟悟2019-04-10[302]
更多相关栏目的文章
梦娜 去梦娜家留言留言于2017-07-02 15:16:33(第1条)
孟悟,这个故事我一口气读下来,好感慨。

这该是一部长篇才是。(范统统和小欧的故事,很典型。)

你的文笔总是那么流畅。语言的经典之处,往往都是点到为止,掌控得那么到位。喜欢。

劳逸结合,别太累了。

祝好!
 主人回复 
谢谢梦娜,写作路上有你作伴真好,什么时候再欣赏你美艳绝伦的诗歌。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孟悟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