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Hi2NET.com海通网络
诗歌小说散文摄影小小说新书出版新书评论评论留言簿
专辑导航 — 孟悟小说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祸兮福兮文章时间:2017-03-17
作  者:孟悟出处:原创浏览144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祸兮福兮
文/孟悟
2017年03月17日,星期五

《侨报》文学时代 2017.3.16

 



前言:自从川普当了总统后,颁布系列改革政策,各个阶层都遭遇了震荡。大时代的环境营造了这篇小说的背景,祸兮福兮,不管谁当总统,我们的生活都要继续。本来想写一篇散文,但是觉得以小说的方式,可以把各种发生的社会事件包容在一个完整的故事里。



这是一座美国南方老城。郁绿的橡树和椰子树,娇艳的迎春爬过雕花镂空的铁门,一栋典雅精美的建筑楼,慵懒地睡在午后的阳光下,写满了历史的厚重,也沉淀了岁月的沧桑。雨坐在一家咖啡厅里,心神和眼神都不安静,窗外突然下起了雨,雨哗啦啦落在街道上,一阵急,一阵缓,像穿越时空的马蹄声。已经三点半了,约定的时间早过了,茹斯(Ruth)怎么还没现身?她一概都准时,并不是食言的人。肖雨连着给她发了两个短信,还是没有回音。

肖雨是一家中文学校的校长,茹斯是一舞蹈工作室的美国老板,同时兼任FA市的艺术协会主席。肖雨和茹斯已经合作过好几个项目,新年的游行,中国方队里的舞龙舞狮扇子舞,还有旗袍模特儿,引起了主流媒体的关注。等到了端午节,欢乐的秧歌舞和热烈的锣鼓队,看得人群沸腾。至于龙舟大赛,报名的美国人也络绎不绝,宣扬了中国悠久的传统文化,也让当地人开了眼界。

交流合作才能互利共赢。当地中小学的课外活动,茹斯的关系网只要能罩得住,都会把肖雨中文学校的老师给网进去。最近有个大诱饵,一直在肖雨的眼前摇晃。茹斯争取到了联邦政府的赞助项目(Federal Budget )美国芭蕾剧团 (ABTAmerican ballet theater) 每年举办的教师培训,极有可能给中文学校一个名额。

那名额自带奖学金,半个月的培训,不仅包学费,还包吃包住,包你欣赏多场ABT的剧团演出,最重要的是有机会同明星同台演出,照片挂出来,绝对给你增辉添彩。你想想,若是自费住在曼哈顿,别说学费,就是普通的吃穿住行也是贵得肉痛,让人无法淡定呼吸。ABT是美国一流的芭蕾剧团,全美那么多的学校,那么多的老师,谁不向往去纽约朝圣,感受顶尖芭蕾的艺术氛围?肖雨的夫人张苗苗就是学校的舞蹈老师,她有着近水楼台的优势。ABT的光芒,一直在她眼前闪耀。但是肖雨提醒苗苗:先不要做梦,正式通知来了才算铁板铮铮,尘埃落定。但是苗苗的心早乱了。

门晃当一声响了,茹斯带着一身的雨味冲到肖雨的面前,她连忙抱歉来迟了,说是两个同学进了看守所,她去找关系疏通,雨天开车视线不清楚,车开到路边的泥潭里,挣扎半天没有出来,幸好有警车来帮忙,可恨的是忘了带手机,不然也可以给肖雨发短信,不好意思让他等了这么久。

看茹斯手忙脚乱,话不利落,肖雨连忙给茹斯点了杯咖啡,让她先梳理一下情绪。茹斯说,自从川普开始竞选以来,我们的日子就开始乱了。她昨天参加了一个同学聚会,聊起去年的总统竞选,两个同学因为政见不同,大动干戈,居然引来了警察。肖雨看她一身的晦暗低沉,就知道下面吐出来的消息绝不会吉祥如意。

果然不出所料。如果把国家的资金比喻成蛋糕,川普上任时的蛋糕跟奥巴马时的蛋糕一样大,想吃蛋糕的人也一样多,关键是怎么来分割。川普是个商人,商人重利讲实惠,要直接见到效益和数字,看那艺术啊,文化啊,就像看虚摆的花瓶,要花瓶干什么,拖出去砸了。川普一上台,闹哄哄地嚷着要削减联邦预算10.5万亿美元,于是美国国家艺术基金会(NEA, National Endowment for the Arts ),第一个惨遭洗白。

茹斯告诉肖雨,因为有NEA的赞助,每年夏天,她都能安排本地学校参加纽约的文化活动:组织残疾儿童去林肯中心观看演出,青少年的读书会,非裔学生的音乐会和美术展.....如今统统砍掉,至于美国芭蕾剧团的的教师培训,茹斯已经给培训部的负责人打过电话,对方抱怨未来资金大幅度削减,他们这个项目只好缩水,名单上大半的人要抹掉。面对川霸王,在风雨中哭泣的部门还有一长串,什么美术馆、图书馆、博物馆、公共电视台.....没了联邦政府喂奶,看他们以后能否学会餐风饮露,自己成长。

茹斯叹气道,目前就是这个状况,她在川普上任前就预料到这种局面。肖雨问她,当初投票的时候,你投的希拉里吧?茹斯摇头说,实在对希拉里那张脸爱不起来,干脆谁也不投,平生第一次没有参加总统投票。肖雨说,当初竞选的时候,艺术家们就特别讨厌川普,画家用色彩丑化他,歌手用音乐嘲讽他,在电视台做节目的更是费尽心思谩骂他,我当时就在担心,若是川普上了台,艺术家的日子肯定不好过,现在果然如此。茹斯说,川普心胸不宽,报复心强,你看他一天到晚在推特上跟各路人马,混战成一团,像一个国家的总统吗。肖雨说,总统应该目光长远,胸怀全局,能容忍各种噪音,哪像他那个样子,耳朵稍微受不了,就跑出门骂街,骂纽约时报和CNN是假新闻的发源地,连同三大电视网,都成了人民的公敌,骂来打去的,怎么有精力治国?茹斯说,看这样发展下去,川普也当不了几天总统,彭斯(副总统)谦和而严谨,倒有一国之王的气场。

肖雨不想把话拉扯远了。开口要钱有损君子风度,但他必须向茹斯提出来,老师教课的工资,还有春节游行的演出费用。茹斯脸色暗沉,她说上面的资金没有到位,她确实拿不出钱,她并不是个想欠债的人。

茹斯那里什么都没了,又没钱,还丢了ABT的培训,能怪谁呢?总不能把屎盆子都扣在川普的头上吧?” 听完肖雨讲完前因后果,夫人苗苗的反应很强烈:“我觉得茹斯用ABT培训当幌子,一直在拖欠工资。纽约的名额那么难,现在想着都是天方夜谭,可我当时真像喝了迷魂药。” 肖雨皱着眉点头:“一切都有可能,一切都有不可能。” 苗苗说:“老师的工资欠着总是不对的。” 肖雨说:“如果茹斯那边不给,我们必须自己取存款,总不能在美国给老师打白条吧。”

苗苗叹了一口气:“在美国搞艺术真苦啊,如果当初不出国,可能就没这些烦恼。中国父母总是舍得在孩子身上花钱,从来就没见过老师领不了工资的。” 肖雨安慰妻子说:“既然来了就安心,回头的桥已经断了,再说了我们在美国有机会体验另一种人生。我们老家在国内也就一个四线城市,你呆在那里也不开心。”

苗苗心情郁闷,约闺蜜程燕去逛农贸市场。程燕性格开朗活泼,哪儿有她,哪儿就有笑语喧哗。她在中文学校教中文和书法,同时也是华人社区的积极分子。闲暇时间招兵买马,轰轰隆隆搞了个时装队,穿着古色古香的旗袍到处表演。前些日子,网上网下都在热议,好多明星大咖讨厌川普,拒绝在他的就职典礼上表演。当地的华人纷纷戏说: 干嘛不邀请程燕的旗袍队上台走秀?让白宫的川霸王见识一下中国大妈的风采

中国人就喜欢挖苦中国人,我早习惯了。” 程燕对苗苗说:“今年春节聚会,你说你拿了什么资助,要去纽约进修芭蕾,那些人表面上恭喜你,背后说得可难听了,说什么什么,我们纳税人缴的钱,凭什么要供你去纽约吃喝玩乐,川霸王上台就该砍掉那些无聊的文艺资助,最好向中国的文革学习,彻底砸烂一小撮反革命文艺分子。“ 苗苗深有感触说:”好多人表面上看着温和谦卑,其实内心压抑得厉害,暴力在心底深处跃跃欲试,这世上最可怕的就是人心。“

两人聊着感叹着,不觉间车已到了农贸市场。程燕欣喜发现比过去容易停车,没有车如流水的拥挤和慌乱。但是苗苗却感到不妙:“你注意到没有,那个卖自家土鸡蛋的摊位不见了。”

偷渡到美国的墨西哥人越来越多,大家都想求生存。可是面包却不多,怎么办?于是本地的墨西哥社团便把这些人组织起来,买了几匹山,开发农场,种庄稼、栽果树、养鸡喂猪牛,既解决了就业问题,又极大地丰富了当地人的一日三餐。苗苗和程燕一直是农贸市场的常客,新鲜娇嫩的水果蔬菜比超市便宜至少一倍,番茄3美元可以买4磅,芒果一个50美分,两捆大葱也是50美分,姜1美元一堆。苗苗曾经买了满纸箱的水果蔬菜,结账的时候还不到10美元,她对摊主说零钱就别找了,摊主还顺手给了她一根香蕉。

农贸市场冷清得像遭遇了一场瘟疫,那些热情善良的摊主都去了哪儿?一个卖蜂蜜的墨西哥大婶告诉她们,还不是跟川普的移民禁令有关,搞得人心惶惶。农贸市场的摊贩,百分之八十都是黑户,这些日子警察出来查证件,一片风声鹤唳,他们当然要避避风头。

苗苗叹气道:“这就是美国人民选出来的总统,他一当政,我们的生活质量明显下落。” 程燕说:“川普的意思嘛,一切美国人优先,让我们不理墨西哥偷渡农民,去照顾美国农民。” 苗苗说:“美国人开的农贸市场,我才没兴趣逛,跟超市一样贵,品种又不多,根本就见不了苦瓜和中国茄子,更别说活鱼活虾了,其实我发现墨西哥口味跟中国口味很一致,墨西哥大饼买回来煎一煎就是葱油饼,墨西哥的干辣椒面过一下油就是川味的油辣子,墨西哥人做的豆腐新鲜又便宜......” 程燕打断苗苗说:“这样的好日子可能就要慢慢远去了,川普在边境大修长城,就是要把墨西哥人挡在城外,还要让墨西哥掏长城费用。” 苗苗冷笑道:“这种事情也只有川霸王想得出来,当年秦始皇修长城,能让匈奴人掏银子吗?” 程燕说:“这川霸王上台就是折腾,一会下诏禁移民,一会儿颁布修墙令,看样子美国要走闭关锁国的道路,我们又能怎样?”

苗苗说:“我们都得过下去,反正河东河西,风水轮流在转。“ 程燕点头说:”想想二十年前的美国,风水多友好啊,我和老公旅游签证来的美国,一下飞机就可以申请社安号,还能考驾照,在银行开帐户,现在回头看,都不敢想象那时的美国是多么宽容慈悲。“ 苗苗笑道:”我们这是在忆甜思苦啊,当年我老公在州立大学读研究生,在图书馆找一份工就可以免掉学费,每个月还拿工资,现在的小留学生们根本不敢相信。周末我们在餐馆打黑工,移民局的官员来吃饭,知道满城的中餐馆都是黑工,那又如何?我们一点畏惧的心理都没有。“ 程燕说:”既然美国的好日子我们享受了,那苦日子就不抱怨了。“ 苗苗笑道:”对,遇事想开些,生活总不是按照你设计的方向在行走。我一直盼着这个夏天的纽约梦,狂喜过了头,没能控制好自己,满世界当喜鹊,如今成了落汤的乌鸦。”

程燕说:“落汤鸦也有当凤凰的一天,川霸王不可能永远霸在白宫,”苗苗无奈叹道:“记得选举的时候,看川霸王和西太后(希拉里)斗得天昏地暗,我们都不希望慈禧临朝,以为女人执政,肯定会违反纲常伦理。但是川霸王连一方诸侯都没有当过,又有什么资格君临天下?” 程燕说:“我知道,若是西太后入主白宫,社会肯定不会有大的变化,这个夏天你肯定能去纽约。”

苗苗提着几包菜进了家门,肖雨问她买了土鸡蛋和煎饼没有。苗苗说,农贸市场萧条得很,最近警察奉旨四处巡逻,黑户人家都不敢出来。苗苗看老公愁眉紧锁的样子,便问:“茹斯那里工资还没有结吗?”肖雨回答:“工资还没有结,但是有个好消息,你可以去纽约了!”

怎么一回事啊?茹斯舞蹈室的一名芭蕾老师本来拿到名额,但是这个夏天去不了?因为她嫁了个伊朗丈夫,丈夫带着孩子去探望病重的父亲,最初还打算把父亲接到美国来治疗。他们怎么能踏上美国的土地?川普的禁穆令一颁布,连她拿绿卡的丈夫都回不了美国,母亲一气之下也住进了医院。芭蕾老师简单收拾了行李,飞到伊朗去与丈夫孩子团聚,她跟茹斯交代工作的时候,把名额让了出来。

苗苗说:“这个不一定靠谱吧,禁穆令已经解了,他们随时都可以飞回来。”肖雨说:“禁穆令虽然解了,但是父母依然病重,夫妻两个要在伊朗照顾老人,她既然把名额让出来了,肯定不会去纽约。芭蕾老师在电话里告诉茹斯,她不后悔去伊朗,因为孩子在伊朗反而听话了,先生的亲戚们互相帮忙。”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教中文的程燕给苗苗来了个总结:“人生变化无穷,祸与福相互依存,相互转化,不管谁当总统,也改不了我们的风水。”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孟悟
『散文』 腐乳和薄荷孟悟2017-05-25[90]
『散文』 这样的模特儿我不会再当孟悟2017-05-19[165]
『小说』 嫁接孟悟2017-04-23[228]
『散文』 世界上的那些街孟悟2017-04-12[173]
『散文』 躲不过的花粉孟悟2017-04-11[52]
更多相关文章
相关栏目:『小说
『小说』 嫁接孟悟2017-04-23[228]
『小说』 重归起点孟悟2017-04-10[209]
『小说』 祈愿鸡年大吉孟悟2017-02-03[263]
『小说』 蝴蝶飞过沧海孟悟2017-01-19[179]
『小说』 圣诞节前的同学会孟悟2016-12-29[277]
更多相关栏目的文章
梦娜 去梦娜家留言留言于2017-03-21 05:54:42(第1条)
“如果把国家的资金比喻成蛋糕,川普上任时的蛋糕跟奥巴马时的蛋糕一样大,想吃蛋糕的人也一样多,关键是怎么来分割。”这个比喻有趣。点赞。

“落汤鸦也有当凤凰的一天,川霸王不可能永远霸在白宫,”哈哈哈哈

“记得选举的时候,看川霸王和西太后(希拉里)斗得天昏地暗,我们都不希望慈禧临朝,以为女人执政,肯定会违反纲常伦理。但是川霸王连一方诸侯都没有当过,又有什么资格君临天下?” 程燕说:“我知道,若是西太后入主白宫,社会肯定不会有大的变化,这个夏天你肯定能去纽约。”

你的笔触越来越幽默了。哈哈哈,读着轻松。

今天头也疼了一天,跑你这里来,我就知道能治病。
 主人回复 
谢谢梦娜,一篇文章能得到你这么高的评价,无比开心幸福,但也生惭愧之意啊。

这篇小说虽然取材于时事新闻,但虚构的成分也多,总觉得写成小说,艺术性更强些。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孟悟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7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