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家有ABC海归婚恋生活作家故事小说诗歌影视文学评论专访获奖文学活动工作报告评论施雨诗歌评论施雨散文评论施雨小说《菲律宾总统阿罗约夫人传》《下城急诊室》《刀锋下的盲点》施雨编书留言簿
专辑导航 — 施雨评论施雨诗歌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永恒之女性,引领我们上升——施雨诗歌的文采特质和智灵之美 文章时间:2015-07-12(2015-07-14修改)
作  者:李诗信出处:原创浏览1177次,读者评论2条论坛回复0条
永恒之女性,引领我们上升——施雨诗歌的文采特质和智灵之美
文/李诗信
2015年07月12日,星期日

施雨的诗歌,不看署名我也能确定是她的作品,那是因为每一首雨诗都显露出她独特的文采特质和智灵之美。雨诗的文采特质主要源于她深厚的中西文化底蕴、驾轻就熟地将古典诗歌意象巧妙地转化在现代诗歌语境之中,完成了传统诗歌手法与现代诗歌的传承对接,形成了雨诗独特的先锋精神和古典情韵。雨诗的智灵之美来自于她的智慧和女性之灵美,正如解非女士对智灵性女诗人的定义:智——学识、修养、气度、文采、聪明、典雅、哲思……;灵——纯洁、飘逸、靓丽、脱俗、俏皮、精怪、玲珑……。智灵性女诗人有着敏锐的触角、灵慧的思维、深厚的学养、飘逸的风骨、高洁的志向,诗歌中自然流露出一种内外兼修的睿智与灵性于一体的诗学品位与美学品位。


一、文采特质——先锋的精神、古典的情韵

10多年前不经意间读到施雨的诗歌,《月光奏鸣曲》一瞬间就让我心灵震撼:月色湿润 流成水/流走两个人的五官/和朦胧的许诺…… 这是何等奇妙的语境!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的古典意境悄然袭来,该诗的幻化语境在逻辑上是荒诞的,转化的抽象意境却能在读者心中产生奇妙的审美愉悦。从此,施雨版的《月光奏鸣曲》引领我进入了雨诗的世界,在一个我以前毫不知晓的诗人作品中,那内心积压许久的诗歌渴望居然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我进入了癫狂状态,就像被酒神支配的酒鬼,内心有太多的感受不吐不快,于是我的诗评《先锋的精神,古典的情韵》就脱缰而出,《多维的手法,大家的风范》也随风而至!

月色湿润 流成水/流走两个人的五官/和朦胧的许诺
那扇窗 对不准道路/再也没有哪只手/把它敲开
路口是望了又望/一转身 空着/又是一个中秋

这首《月光奏鸣曲》,首先让我感觉到的是流畅的语境旋律、咏叹调式的自由节奏、小夜曲般舒缓的情感,令我再次肯定这样一个看法:诗歌是语言的音乐;音乐是声音的诗歌。雨诗中,有李商隐《锦瑟》般的惘然,有太白诗仙 “床前明月光” 的情思、有清照词的清丽婉约、有徐志摩“翩翩地在半空中潇洒”的飘逸、有戴望舒的《雨巷》中的迷茫、有余光中《乡愁》的忧伤、还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彷徨。蓦然间,我看到了一个独具风格的诗人:她既接受了中国古典诗歌的深远影响,又吸收了西方诗歌现代的写作方法和话语资源技术;她写的是西方体裁的先锋诗,字里行间却又不断地涌现出东方文化的古典情韵。从题材上看,雨诗较多地表现了飘泊者的乡愁和对世界文化的追寻。乡愁令人回归、追寻催人前往,在回归和前往的漩涡中,诗歌写作成了施雨的精神蔚籍。在表现手法上,她根本不用“乡愁”、“离别”之类的字或词,没有“低头思故乡”、“每逢佳节倍思亲”这些类似的呼告,更无欧美诗歌那种痛苦的直白,但是,在她精巧的语境中,你能感受到她在适应异国生活和异质文化时产生的种种追问,有“剪不断,理还乱”的惆怅、有“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的无奈。


(一)先锋的精神

  施雨的诗歌,不露痕迹地运用了先锋主义的某些手法。在语言上,“先锋派”极力对语言创造性的使用;在内容上,先锋派诗歌比传统诗歌更关注生命体验之“真”、不愿意过多涉入世俗伦理之“善”;在审美追求上,先锋派不是以和谐而是以冲突为“美”。

1.词语超现实组合

在《月光奏鸣曲》中,施雨把“月色”与 “湿润”组合,还“流成水”,接下来是“流走了两个人的五官/和朦胧的许诺”,这是超现实的写法。李白写的“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在“月光”与“地上霜”之间还加上了“疑是”二字来衔接,而施雨省去了这类衔接,让词语超现实组合。词语超现实组合是先锋诗常用的手法之一,但是,这种手法极具危险性,蹩脚的先锋只能够把语文垃圾化,把内容诡异化。施雨的天赋在于她把词语超现实组合得非常巧妙、天衣无缝,不见任何生硬的痕迹,如音乐旋律般流畅,并产生轻灵飘逸的中国写意画的效果。

2.生命体验之“真”

在美国生活,施雨有无法挥去的地理上的乡愁和文化上的乡愁,生活环境和文化环境的变异和巨大反差,在她心中激起了无尽的感触和思考,这些感触和思考衍生的文字,都化成了一首首婉约的诗歌:

总以为写诗/写一些做梦的诗/可以挽救病榻上的愚昧/徘徊的夜总是回到/李白的床前
或许学会涉水/才能造访四季的河流/呼唤想象中的千眼千手
孤独的灵魂/又去往屈子的江边
在最初的暗示里/呼唤一棵树/或一朵/雨中的兰花/宁静可以是石头
也可以是未醒的火山/就算有再多的劫数/电话那头/也为你开一扇门窗

《越洋电话》

就这样开始/烟雨后的初晨/又一个世纪的张望/山那边 你还好么?
那年 我们是怎样走失的?/总想问个究竟 总是想啊
鬓角悄悄白似雪线/秋水般的凝望 没有尽头
山下的树林黄了 又绿/我一直没有低下/高傲的头 就这样
一直错下去吧//这池春水不再起涟漪/山那边的是否也是?

《春愁》

施雨这位医学博士,对人的生理和心理都比常人有更深的研究,那种内心的各种体验都是非常深刻的,加之有异常良好的文学天赋,施雨医生步上鲁迅、郭沫若、韩素音的后尘似乎是一种必然。

3.冲突之“美”

我国传统的诗歌以“圆”为“美”,即以和谐为美。我国“五四”后的新诗人,都自动接通了与旧诗的关系,闻一多、徐志摩、废名、卞之琳、何其芳等都继承了古典诗歌注重“圆”之完满(杨志语)。废名就提到“一首新诗要同一个新皮球一样,要处处离球心是半径,处处都碰得起来”;卞之琳也说“我认为圆是最完整的形象,最基本的形象”;因而他们的诗歌是完整的。后来的穆旦对新诗的“圆”提出反对意见: “一个圆,多少年的人工,/我们的绝望将使它完整。/毁坏它,朋友们!让我们自己/就是它的残缺……”(《被围困者》)[3]。但是,要改变传统的审美情趣, 要在冲突中发掘诗意,这有着很高的难度。

在熟读《楚辞》、《乐府》、《唐诗》、《宋词》的过程中长大成人的施雨,要在白人和西方文化为主体的社会中求学和谋生,其内心的冲突必定非常强烈。施雨把内心的冲突都定格在每首诗的末句,犹如器乐协奏曲在结尾时定格在一个反和谐的和弦上,使人感觉到的不是圆满,而是冲突和追问。

乡愁是施雨诗歌的主题之一。在“路口是望了又望/一转身 空着/又是一个中秋”的语境里,我们可以感受到团圆之节的“圆”与诗人心中之“缺”的冲突,那是一种难以言说的痛苦,在施雨的笔下,这种痛苦化为一种凄美:犹如瞎子阿炳拉的《二泉映月》,能够给孤独痛苦的人以轻轻的抚慰;亦如贝多芬的《第十四钢琴奏鸣曲》(被后人称为《月光奏鸣曲》),是一种“幻想维持得不久,痛苦和悲愤已经多于爱情”(罗曼 罗兰语)心境的反应。在《赶路的月亮》中,有“空有着一抬头/便可以仰望的苍穹/胸口流过的/还是别人的光亮”的冲突;在《异乡人》中,有“学会从不同的方位/识别家乡的星座/却依然不习惯/脚下埋的是别人的祖先”和“可以用公民的姿势宣誓/也可以公平地陪审,认真投票/但总说服不了,我/在选自己的议员、州长、和总统”的冲突;在《梦境之门》中,有“倒计时开始了  众人齐声高喊/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忽然  我握到一只不一样的手”的冲突;内心的矛盾冲突在施雨的诗中随处可见。

在世界多元的文化面前,她的内心不断面临冲突和追问。在《巴黎哀歌》中, “凡尔赛的理性,埃菲尔的偏锋/和凯旋门的信仰/都一路走近完成式/圣母院高高的蓝调彩窗/静静地守望塞纳河/哥特式的温存/而枫丹白露/却让几十里以外的巴黎/独自憔悴”, 有古典与现代的冲突;在《宿命之约》中,面对“酒吧里一杯杯后现代的酡红”,诗人陷入了“步步后退  一脚踏空/落入一整个世纪的陌生”的迷茫之中;在《赤壁怀古》中,有“悲凉的底色上/血一般泼出高亢的绚丽”和“周郎徘徊在古战场/佳人佳期如梦”的悲剧冲突;在《一根竹子的自语》中,有对庄周“蝶梦”的人生思考和郑板桥处世哲学“难得糊涂”的追问;在《爱琴海》中,有对“梦似的暮色中  我看到/亚历山大帝国  伊索寓言/还有荷马史诗/还有船王的岛屿  还有你/穿行于纤细廊柱的白色身影/一如阿波罗抚琴的十指”这些世界文化遗产的无限眷恋,心中涌现出对失落文明的深深惋惜。

在不和谐的冲突和追问的语境里,能够写出扣人心弦的美感,这确实需要有很高的艺术才能。


(二)古典的情韵

施雨的诗歌,清丽婉约,语境富有独特的节奏,读起来总使人想到宋词,想到李清照。但施雨并非是在复制或模仿宋词,而是继承和发扬了宋词的古典情调和韵味。

1  情景交融

情景交融是古典汉诗“意境”的首要特点,施雨的诗歌很好地继承和发扬了这个特点。

在《月光奏鸣曲》和《赶路的月亮》这两首诗中,诗人都以月景抒发了自己无尽的乡愁。前首诗中,诗人把李白的“床前明月光,凝是地上霜”在意境上进一步升华,月光汇成了流水,流走了故人和往事;诗的末句,则完全是“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的现代版,但意境更含蓄,更有韵味。在后一首诗中,诗人在异国的夜空看见月亮在四散而去的夜色里赶路,诗人也在异国土地上孑行, 月到中秋分外圆,诗人的心却没有“圆”。读《赶路的月亮》,总使人想到这月亮就是那轮 “秦时明月”,但是,这里却没有诗人魂牵梦绕的 “汉时关”;在异国他乡的中秋之夜,“一只眼含笑/另一只含泪/从十五瘦到初一/立在黑暗的最高处//一个人独走/一整夜独守/空有着一抬头/便可以仰望的苍穹/胸口流过的/还是别人的光亮”。

借景抒情是施雨诗歌的重要特色,在《雨后烟云》、《一根竹子的自语》、《关于寂寞》、《爱琴海》等诗中,她都很好地发挥了这一特色。

2  虚实相生

虚实相生是中国古典诗歌、绘画、音乐的共有特征,虚中有实,实中有虚,在似与不似之中,使受者的想象力在意境中自由翱翔。施雨的诗歌都很好地表现了虚实相生这一中国艺术特色。

在《母亲》诗中,虚实相生的水乳交融: 天空在青鸟的羽翼下?青丝和眉眼开一朵红颜?母亲树上的康乃馨?石竹科的回首?时间隧道那头还是老家街口的老榕?等等,它们孰虚孰实,我无法分清,也无须分清,若要分清了,就没有意境了。

虚实相生的艺术手法,在施雨的诗歌作品中俯首皆是:… …/我那多病的窗/总是不敢看云 看海/看残阳如血(《给诗人节》);… …/徘徊的夜总是回到/李白的床前/… …/孤独的灵魂/又去往屈子的江边/… …/宁静可以是石头/也可以是未醒的火山(《越洋电话》)。

3  韵味无穷

古典诗歌采用了格律、音韵、字节等音乐手段来增添诗歌的韵味。律诗和宋词的字数少,押韵容易,易诵易记;但是,在当今的汉语语境下 ,由于受国际化的影响,汉语的词汇量大增,词汇系统动荡变化,语法结构和汉语思维都处于大动荡的过程之中,而能够进入诗歌中的词语则受到较多的限制,因此,现代的诗人们多数都不再写韵律诗词了。可是,没有了韵律的支撑,要表现诗歌的韵味就困难得多。

施雨没有用音韵和格律的手段来营造诗歌的韵味,但在她的诗中还是有与音乐三要素类似的效果:语境走势富有旋律的感觉;词语停顿、分句、转行等产生了节奏;情感走势产生了力度的强弱变化。施雨的诗歌,语境旋律大多比较徐缓,具有咏叹调般的自由节奏和小夜曲般流畅的情感变化,极富抒情的韵味。《雨后烟云》这首诗,语境如画面般优美、如旋律般流畅,完全是轻松闲情的田园牧歌。《宿命之约》与徐志摩的《再别康桥》、《赤壁怀古》与苏东坡的同名诗词都有类似的情韵,还多了一份现代的思考。

利用语句节奏,是施雨诗歌非常显著的特点;她把诗歌语句当成音乐旋律中的音符,主题语境常在诗末尾嘎然而止,使人读起来韵味无穷。如果我们再细心体味施雨诗歌中的语境走势和情感走势,可以发现它们较多是从高到低、从强到弱的下行曲线,在结尾处产生的那种鹤立鸡群的孤独感觉与马思聪的小提琴独奏曲有异曲同工之妙。《月光奏鸣曲》这首诗,如果我们把词语看成音符,把流畅的词语组合看成音乐的旋律,就会感觉到小夜曲般的优雅和无穷的韵味。


二、智灵之美——智慧与哲思、飘逸与玲珑


1.智慧与哲思

随着人生阅历增加和文化底蕴的加厚,雨诗在智慧和哲思方面的特质就越加明显。

2011年夏我旅居美国马里兰大学,一天下午我独自在家玩象棋,左手杀右手,一阵厮杀后留下了难分胜负的残局。或许是神的意志,我突然想起打开文心网页,十分巧合的事情出现了:施雨的诗歌作品《残局》刚好挂上。 一瞬间,我书桌上的残局与诗歌《残局》对接:《“残局”之残局》评论文字就像泉水般立即就喷涌而出。

远远近近/多少人峙在这方棋营格里/就像围观一场路边人的爱情

“远远近近”,犹如电影开场的淡入画面,从远至近,镜头瞬间来个定格——“多少人峙在这方棋营格里”。读者的“我”也成了多少个围观者的一员。观象棋高手对弈,在一方小小的棋盘上,我们似乎可以看到楚汉相争的巨大战争场面:楚河(乌江)边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汉界上乱石穿空引来了无数英雄豪杰。一方有铜墙铁壁、处处设防,一方是杀机四起,十面埋伏;而两位对弈的棋手,又俨然像是赤壁的公瑾周郎,羽扇纶巾,谈笑之中,竟令对手的樯橹顷刻间就灰飞烟灭。胶着的战局时而鸦雀无声、时而人喊马嘶,分明只有两人对弈,却让人感觉到千军万马对垒,狼烟遍地,险象环生。围观的人有些走了,不时间又有新的围观者加入,对于这方棋局,相干的或是不相干的,围观者都是那么激动又那么随意,“就像围观一场路边人的爱情”。寥寥几句,立即就生动刻画出中国市井乡野随处可见象棋对弈及其围观的场面。


是将军归田最后的围猎/还是过路商贾的江湖排局/山色水声,悄然退尽
 

这两个对弈的高手,是归田后的将军,还是过路的商贾?或许,这方棋局就是一场江湖赌局,可以让那些自以为聪明过人的赌鬼在此舍弃全部家财还要负债累累。或许,这棋盘两头对弈的高手只是闹市中正所谓是大隐隐于市的隐者。或许… … “山色水声,悄然退尽”。

无声是一种姿势/马炮争雄,布局骗着与对策/虚无,不过是一种思考

惊心动魄的棋路厮杀挤走了围观者的遐想,“无声是一种姿势”,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无声的沉默酝酿着交战双方的生死存亡。“马炮争雄,布局骗着与对策”;战马咆哮、炮火连天,瞒天过海、 围魏救赵、借刀杀人、以逸待劳 趁火打劫、 声东击西… …用尽了所有的兵法计策,交战的双方又陷入了沉默,那是令人窒息的沉默,总有一方会在沉默后的爆发中毁灭!“虚无,不过是一种思考”;最后的胜负肯定是决定于智力的较量,任何一步险棋都可能瞬间杀死某一方的至尊君王。

所有棋路的意义和疼痛/让那些细密的手/攥紧,再松

棋逢对手,所有的棋路都凶险无比,任何一步都不能保证自己会胜券在握;“所有棋路的意义和疼痛”都重于千斤又似乎都毫无价值,交战双方彼此都是血流成河、尸横遍野,金戈铁马的肃杀之声不绝于耳,似乎都在夜深人静之时听到了哀伤的“四面楚歌”。为什么如此犹豫惶惶?莫非是对弈双方心里都响起了《垓下》歌:“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这棋盘上的楚河汉界分明就是象征楚汉相争的垓下之战,成者为王败者寇,谁是项羽谁是刘邦?似乎都在这最后的棋路上只需一步就可以定出胜负。所以,“让那些细密的手/攥紧,再松”。

棋局就此定格了,成了一个残局。棋局残了,诗人的思绪却没有残,语境瞬间转换成了“爱”。

你说,防不胜防的爱/防不胜防

什么样的爱需要处处设防而且还防不胜防?这句语意似乎矛盾的提问显然是暗指非正常之“爱”。这令我不由得想起施雨的那篇随笔《我的老公谁做主》:“有了老公之后,便存在老公的主权问题。本来这也不是什么问题,一纸婚书捏在手里,老公自然是老婆的人,由老婆做主。可如今,这个世界上人越来越多,人多了关系就复杂化、混乱化,有时候,一不小心老婆一个变两个,一大一小。问题就闹出来了… … 大街上一走,似乎丢块石头都能砸到好几个情人。”对于这类不能光明正大的自由乱爱,秋后确实不知道会算出多少糊涂账。而这种糊涂帐所闹出来的人际争斗,其复杂程度也类似于一场战争,其惊险程度有时也会超过楚汉之战。

说得也是/一声巧笑,宛若出世。/再笑,村庄与人烟更远了
   
“说得也是”,诗人话锋再转,面对那“一声巧笑”似乎超然物外?那“宛若出世”的巧笑,分明就是暗示诗经佳句“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这样的绝世美色当然会勾倒多少“良家主夫”!这又令我想起《我的老公谁做主》中的一句话:“为什么大家都喜欢上海?上海有看头啊,灯红酒绿、十里洋场、帅哥美女、性感养眼。”  面对这太多的诱惑,有许多人当然是抵挡不住这样的诱惑的,更何况有些人原本就是登徒子?“再笑,村庄与人烟更远了”,尴尬、痛苦、无可奈何花落去,谁还会在意村庄与人烟?

如今/你和谁坐在世界的一隅/闭目。冥想

如今,是谁与你相伴在这世界的一隅?或者,是谁与你在收拾这个残局?似乎只剩下一人在那里独自“闭目。冥想”。语境苍凉而忧伤… …

一场雨,湿了多少英雄汉/我假装没有看见/那只翻云覆雨的手

人世间有多少英雄汉?英雄汉又有多大的能耐去对付“那只翻云覆雨的手”? 雨水?泪水?那许多惨不忍睹的结局,“我”看见了,又能怎样呢?还不如没有看见更好!“我假装没有看见”,这个“假装”,给读者留下了许多的思考空间,其实也就是留下了一个“残局”。

言有尽而意无穷,雨诗的用语看似清丽温婉,实际上是柔中带钢、绵里藏针,总是在末句留给读者提问和想象的空间,每首诗都给读者留下一个开放式的结局,其实也就是一个令人可以不断思考和追问的“残局”,这就让读者可以从许多方向去解读,不同的读者有时可以解读出截然相反的结果,这是雨诗的一个显著特色,其中,也充分展示出诗人的智慧与哲思。

2.飘逸与玲珑

雨诗较多使用浪漫手法,语句流畅、语境飘逸,朗读时极具旋律美感,诗歌句子不多,但包含的内容张力很大,诗歌结构精致玲珑。

(1)德化陶瓷(组诗)——《合掌观音》,施雨用寥寥数笔就极为传神地塑造出美丽智慧、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

眼观鼻鼻观心/理与智 定与慧/合起掌来便是一尊纯净的中国白

“眼观鼻鼻观心”两个观字把眼、鼻、心连接,完成了从面部形象到内心世界的转换;“理与智 定与慧”把读者引进了佛学“修证”之门——戒律、禅定、智慧;“合起掌来便是一尊纯净的中国白”则重新把我们带入现实世界,出现在我们眼前的是蜚声海外几百年的德化白瓷观音。

明朝嘉靖、万历年间,福建省德化县出现了一位技艺超群的瓷塑专家何朝宗,他塑的观音,既是神,又是人们理想中善与美的化身,产生了极强的艺术魅力。何朝宗的白瓷观音作为艺术品在西方世界享有极高的声誉。见过明何朝宗德化观音的人无不为之惊呼,以陶瓷之脆性,表现衣褶之柔软;以陶瓷之生冷,表现肌肤之温润;德化白瓷堪称一绝,前后无人能与之比肩。在这样一尊神性十足的佛像艺术品前,诗人即刻就被观音的佛法俘获:

帔衣之下的众生/笼盖尘世所有的梦

那是你无边慈悲 年复一年/合十的掌心/掌心里的整个宇宙

原来 佛门一直开着

救苦救难、大慈大悲的观世音是普照尘世最为亲切美丽的女神,她无所不在、无所不能,有求必应,她“笼盖尘世所有的梦”;“合十的掌心”让诗人怦然心动,观音无边慈悲的眼神在告诉诗人:佛门一直开着。

这是个宁静的日子/我安顺在你的莲花座下
也想做一个面目安详的人/背后的风声和风物都走远
岁月就这么空了

在观世音身边,诗人的身心飘离尘世,安顺在莲花座下,面目安详。背后的风声和风物都走远了,在佛的极乐世界中,尘世的一切都无足轻重,短暂的百年人生与永恒的极乐世界相比就太渺小了。佛光普照进了诗人的灵魂,是人是佛自己也分不清了,也无须分清,心中有佛便立地成佛。

诗人是人是佛?我这个读者也分不清了:20年来,施雨打造的文心社在海外异军突起、蓬勃发展,凝聚了大批的优秀作家和诗人,大量的作品蜚声海内外文坛,这巨大的成就与社长施雨的无私奉献和个人魅力有极大的关联,而有如此才能的文学社掌门人却是一位温婉优雅的“弱女子”。想到她在文心社的作用和贡献,想到她的智慧与美貌,我顿时把她与观音菩萨联系起来:为了海外华人文学的发展壮大,她的岁月就这么空了。

那时 我们很亲近/如旧伤隐隐作痛/秋蝉可以叫出整座黄昏的寂寞

在这失色的世界里/有什么风景是好看的/当然 转一个街角/那里就有四季的颜色

沉浸在佛的世界,忘却大千世界的一切,诗人与观音合二为一,这是每一个佛徒心中祈祷并企求达到的美妙境界。然而,佛缘苦短、尘世路长,心中的旧伤还隐隐作痛;暮色苍茫,秋蝉的鸣叫声将诗人带回了人间,虽有红尘滚滚,心头却寂寞苍凉。没有佛光普照,世间就黯然失色,任何风景都只是一堆尘土……  “当然  转一个街角”,换一个还俗之人的思考方式,“那里就有四季的颜色”。可是,诗中的“当然”二字却分明表示,从佛的世界跌落回人的社会,那份失落的心情难以承受,即便眼前有四季的颜色!

每当风月从唇上走过/总把嘴 抿得更紧/我也双手合十

不垢不净 指尖微凉/我也学你矜持/闭上双眼 却如盲人

无论是清风明月人间美景还是情侣间的美好爱情,对于信佛之人来说都是那么无足轻重,“总把嘴 抿得更紧”,其实也是把心收得更紧。“我也双手合十”总想再次与观音合为一体,然而,尘缘未尽,“不垢不净”之人即使像观音那样双手合十,也会因为内心的惶恐而“指尖微凉”;即使模仿观音的合十手印到惟妙惟肖也是徒劳:“学你矜持/闭上双眼 却如盲人”。

日日合十/怕只怕 一松手/便是海角天涯

佛的学问高深、境界悠远,尘世的凡夫俗子是很难深入佛门的。尽管你可以“日日合十”,但佛缘不够的红尘之人都得有“松手”之时,“怕只怕 一松手/便是海角天涯”。“一松手”诗人回到了尘世,而眼前的这尊德化白瓷观音却在诗人的心中飘飘若仙,佛境与人境交替浮现,如梦如幻,犹如庄周化蝶,分不清庄周是蝶还是蝶是庄周。

现实世界中,诗人不是观音,但她用诗歌语言描述、塑造的观音却神形兼备,冰冷的陶瓷艺术品在施雨的文字语言中展示了极大的生命力,也充分展示了诗人聪慧的宗教悟性和对尘世人生的哲学思考。诗人赞美德化白瓷观音的手法看似简单,所达到的艺术效果则是感人至深的。

读这篇诗歌,在意境的感受中我一度把诗人与观音合为一体,那也是艺术欣赏过程中一种迷狂现象。至于诗人是否信仰佛教倒没有必要去探究。在我的宗教观念中,几大宗教只是修行方式不尽相同,但在修行目的和最终结果上大同小异,对于持有如此宗教观的现代人来说,佛教的须弥山和基督教的锡安山还有多少区别呢?正如锡安有12座城门,无论从哪一座城门进去,都可以看到锡安山的全部美景。

    (2)新疆(组诗)——《胡杨》,诗人用雕刻刀般的语言刻画苍劲倔强的胡杨,之后的思绪和感悟便倾情投入其中,与景物和历史文化对话:

西风如刀,雕刻你/孤独中的张扬/雕出倔强生命的姿势/你便成了传说中的那条汉子

所有的沧桑和秘密/你留一半,给对面的我/喀什噶尔的胡杨

胡杨千年不死,死了千年不倒,倒了千年不朽。面对如此神奇顽强的胡杨,怎能让人不意绪纷乱、心潮澎湃?一种神秘的力量引导诗人跟随胡杨在山影错落间穿越时空,千年前的西域风情便像电影画面隐约展现。历经几千年“西风如刀”雕刻出的弯曲盘旋的胡杨姿势,无论在外形还是精神上都是无比的伟岸苍劲,而貌似站得笔直的“我”与胡杨相比却是何等的渺小幼稚,虽说人的胸怀可以宽阔如大海,诗人的心中却不能把胡杨轻易安放,既然不能,那就跟随胡杨在大漠三千年流浪吧!

一种力量,一种神秘/在阿克苏河西岸高河漫滩地上蔓延/意绪纷乱,山影错落
你那样弯曲盘旋,我却站得笔直/还没来得及细想/应该把你放在心中哪个地方
我已决意随你在大漠流浪三千年/古城、驼队,和血红的酒/哪怕在轮回中失散

古丝绸之路上,不知有多少古城被黄沙淹没,不知有多少驼队从这些胡杨下经过,那些不辞辛劳经营东西方贸易的商人在这些胡杨林下不知豪饮了多少红酒?三千年,人的生命不知会经历多少次轮回,轮回之后是否还能回到胡杨树下?“哪怕在轮回中失散”也在所不惜。在与胡杨穿越时空的对话中,胡杨是英姿勃发、力量无比的伟丈夫,诗人则犹如韦庄《思帝乡》中的怀春少女,心中高喊“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纵被无情弃,不能羞。”

或许应该换一种方式/与你相遇/选择在爱情容易停留和生长的那些世纪
我们在彼此的风景里/活一千年不死/死一千年不倒/倒一千年不朽

追随胡杨在大漠流浪三千年?人的生命何以能够如此漫长?虽说在佛的世界中生命可以轮回。如何才能与胡杨相伴相随几千年?此时此刻,诗人恨不得立马化身为一棵胡杨。

有人去做牡丹/我则做胡杨/无非富贵荣华/无非春去秋来
我是灭不绝的部落/独守寂寞和清贫
老去之后/在瓦砾和发白的牛骨之上/我还能挺立在天地间
让你辨认/还能等到一声惊叹/一阵镁光,路过的你/和你注视的目光

至此,诗人已经在精神世界里化身为“灭不绝的部落”的一棵胡杨。牡丹虽说荣华富贵,但面对春去秋来也会零落成泥;胡杨虽然要“独守寂寞和清贫”,但在老去之后“我还能挺立在天地间”!“还能等到一声惊叹、 一阵镁光、和你注视的目光”!

《合掌观音》和《胡杨》,我们可以发现施雨诗歌的某些手法规律:对其咏唱对象,她会从欣赏者、崇拜者蝉变为被其崇拜的咏唱对象,在精神上高度升华之后,诗人最终与之合二为一。在这种咏唱、崇拜和蝉变合一的过程中,诗人及其读者都在审美愉悦中接受了崇高的精神洗礼。


三、结语

无论是作为一个来自大陆的女诗人,还是一个移民美国的所谓“海派作家”,施雨身上都没有人为地刻意贴上的标签或符码,她的诗歌的内在精神没有大陆和海外的意识形态化的尖锐对立,而是具有超越地理距离和心灵自我设限的精神的容纳性。她的诗没有固定不变的方向,却含有多种可能的方向;她的诗不是永不愈合的伤口,却藏有可能出现的新鲜的伤口。她的出现预示了一种可能的前景——即施雨和施雨们作为一种新生的文化群体、作为一种文学现象将横跨亚洲和美洲两大陆地理空间和社会体制的阻隔而崛起和存在!这是一个生活中使用中英两种语言却在创作上始终坚持以母语写作、以中美两地生活和文化交融为文学创作的基础和前提的一群。

如果要在海外华语诗坛寻觅“气质美如兰,才华卓比仙”的女诗人,非施雨莫属!  读她的诗作,看她创办的文心社日益壮大,蜚声文坛,令我想起歌德的诗句:永恒之女性,引领我们上升。

作者:李诗信
2015年5月14日写于成都上锦颐园


本文在7/14/2015 6:10:10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施雨
『家有ABC』 随笔合集《故乡的云》施雨2019-09-12[7]
『工作报告』 2019年文心作家作品出版集施雨2019-02-02[572]
『工作报告』 2018年文心社年终工作总结施雨2018-12-25[135]
『工作报告』 张 琪荣获“2018年文心社杰出贡献奖”文心社2018-12-25[325]
『工作报告』 2018年文心作家作品出版集施雨2018-06-30[652]
更多相关文章
相关栏目:『评论施雨诗歌
『评论施雨诗歌』 火点燃一地碎花长裙——施雨诗歌的悖反流动张林2017-03-05[749]
『评论施雨诗歌』 十二首施雨诗歌的赏析众人评析2015-04-09[2976]
『评论施雨诗歌』 黄莱笙:女子禅——施雨诗作印象黄莱笙2015-03-26[3148]
『评论施雨诗歌』 都市伤口处处血——读施雨的《都市伤口》系列侯川2013-11-28[694]
『评论施雨诗歌』 轻鸣:耐人寻味的《残局》轻鸣2013-07-29[783]
更多相关栏目的文章
汤蔚 去汤蔚家留言留言于2015-08-09 00:32:26(第2条)
具有超越地理距离和心灵自我设限的精神的容纳性,引领我们上升,难能可贵。
留言于2015-07-21 06:15:21(第1条)
这是给专辑主人的悄悄话哦。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施雨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