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文心社,作家的温馨之家
小说散文随笔采访诗歌评论编书留言簿
专辑导航 — 锁梦集采访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采访江岚:中文铸魂 文学筑梦 文章时间:2017-10-18(2017-10-20修改)
作  者:江岚出处:原创浏览633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采访江岚:中文铸魂 文学筑梦
文/江岚
2017年10月18日,星期三

——[美国华人口述实录82]采访江岚

江岚,美国华语文坛上一位活跃的作家、中国古典文学博士,现在从事国际汉语教学、中国古典文学英译与传播的教学与研究。是什么机缘让她从一个陪读妻子成为一位学者,本周,我们一起来听听她的故事……

  我是1991年来美国陪读的,学的是日语。出来前的想法很简单,陪读陪读,就是陪先生,先生学业完成了,我陪读“任务”完成了,就回国。可出来后才发现,轻易是回不去的。当时大多数能够出来留学的人,不混个人样,都不会回去。


打持久战  用字幕机学英文

  从懵懵懂懂地出嫁从夫,到突然变成要打“持久战”,我才意识到要开始学英文了。我就在家看电视学英文,20多年前可没有现在这么好的条件,电视上都配有英文字幕。那时根本没有,电视上叽里呱啦的,我一句都听不懂,怎么办呢?我就买了一个字幕机,现在跟你们说估计你们都不知道那是什么,那是给聋哑人看电视的一种工具,用上它,电视里就出现英文字幕了,于是,我就这么开始学英文。


千里迢迢  只身赴芝城打工

  要打“持久战”了,面临的第一件事情是还债。我先生出来留学所需的2万多人民币还是亲友凑的,那时美金很值钱,我们都以为靠他的奖学金一到了美国就可以还上了。但事实上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当时我们在密西根州一个小小的大学城,周围没地方打工。于是,朋友介绍我到了离家8小时车程的芝加哥。

  到了芝加哥,进了一家华裔开的中餐馆做女侍者。由于英文不好,加上没有工作经验,工作很不好找,那个不会一句汉语的老板娘肯雇我的条件是不付工钱,收入就是每天的小费。我同意了,这是我的第一份工。

  那是一家在当地蛮有名气的中餐馆,周围很多白领来就餐。刚开始时,他们点餐,我很多都听不懂,特别是鸡尾酒,我根本不知他们点的是什么。好在那时年轻,记性好,我就叽里咕噜模仿他们的发音,点进去。再有就是上菜。厨房里忙的时候堆满一大排各种各样的菜,我都不知道哪个菜是我的客人点的,根本无从下手。好心的越南大厨天天在不忙的时候教我怎么辨认那些菜,就这样,我一步步学会了。

  出国前临行时,爸爸给了我一条金项链,他跟我说,要是实在过不下去,也不要觉得无颜见江东父老。“拿金项链去换点钱,买张机票回家。”从什么都不懂到学会打餐馆,对我来说是跨过了一道最基本的坎儿,给我的感觉真的很不一样!虽然老板条件苛刻,但微薄的收入却给了我一份自信!我知道自己可以不用去卖项链了,我可以靠自己活下去。


餐馆打工  异国他乡遇贵人

  后来,我先生转到宾州的里海大学读博士,我跟着他来到了宾州。在家呆了一阵,我想上学,可上学需要钱啊,债务这时候是还清了,可文科生没有学费怎么上学?我又想去找一份工,挣钱攒学费。这时候我已经有经验,找工也很容易了,朋友很快介绍我到一家上海人开的中餐馆去打工。说到这家餐馆,我不得不提到一个人,她在我的生命中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

  在那家餐馆打工半年后的某一天下午3点多,餐馆没客人。老板回上海谈帮助上海酒店员工培训服务生的项目去了,老板娘去接孩子,其他人聚在厨房里聊天。外面就剩下我一个人,一边包馄饨一边守着门。这时候进来一个老太太,看样子她是长途开车,错过了吃饭时间,已经很饿了。她点了一份不放味精的鱼香芥蓝并打算带走,等待厨房炒菜的时间里,我就陪她说话。等菜来了她也没走,边吃边跟我继续聊,走的时候,给我留下了100元小费和她的联系方式。过了一周,她又来了。这次是中午来,我比较忙,没多少时间跟她讲话,就正常的服务,她又给我留了100元小费。

  两周之后,老板回来了,上海的生意谈妥了,他把上海酒店的员工弄到餐馆里来,一方面培训他们,一方面帮他打工。这样,餐馆原来的男女侍者全部都被解雇,没办法我就回家了。

  没两天我突然想起了老太太,于是打了个电话给她。老太太接到电话就惊呼起来:“你到哪儿去啦?!我找不到你了。我向餐馆要你的电话,他们不给。我想,一个年轻的女孩突然不见了,会不会被老板欺负了!”当我告诉她原委后,她问我:“你下一步的计划是什么?”我跟她说想打工攒学费。她说:“你虽然来到美国这么久,但你并不知道真正的美国是什么样的,你先不急打工,让我带你看看真正的美国。”

  第二天她来接我,带我去了纽约,我们在曼哈顿中城过了一个周末。老太太是犹太人,家族做的是房地产生意,在宾州费城附近,有很多产业。当时她已经60多岁了,喜欢打高尔夫球,冬天怕冷,常去南方。我从此经常陪着她出门,去了美国很多有名的高尔夫球场。我看到了美国有钱人的私人世界,也发现了很多他们那个世界里因为钱衍生出来的矛盾和问题。就像老太太,虽然有儿有孙,却始终孤身一人;虽然家大业大,但家族内部总有一代一代打不完的遗产官司。

  我自小跟祖辈长大,喜欢和老人家在一起,因此跟老太太很投缘,她也越来越信任我。一年以后的某一天,在佛罗里达的一个高尔夫球场,她突然问我:“你以后打算怎么办?”我说:“我先生如果找得到工作,我们就留在美国,如果找不到工作,我们就回去。”没想到,老太太大叫起来:“你怎么可以回去呢?!你回中国是死路一条!”我诧异地问:“为什么?”原来她对中国很不了解,认为中国非常非常贫穷落后。她说:“你不要回去,我给你一个工作。”我笑了:“我是学日语的,你怎么可能给我一个工作呢?”她说:“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Nothing is impossible)”

  Nothing is impossible!请允许我再重复一次她的话,这是我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话。当时她讲话的语调并不高,但我听到后却非常震惊。这不是我们中国人习惯的思维方式,我们一般都是看到有可能性了,才会努力去做。而她却告诉我,想做就去做!我说她是我生命中的贵人,就是因为这句话。从那时候起走到今天,每当在生活中遇到烦难的事,我总会想起老太太当年这句话。


初做生意  一家一家去兜售

  从佛罗里达回到宾州,老太太就带我去费城找移民律师。三天里,我们大概见了费城所有的移民律师,大家都不愿意接我的case,最后才遇到一位刚拿到执照的律师说可以帮我们试一试,大概有40%的成功概率,收费800元。老太太立刻爽快地答应了。2个月后,我的工作签证办下来了。

  老太太有个进出口公司,由她的儿子打理,做欧洲汽车的进出口。她让我到这个公司去,想出一个可以从中国进口的商品来。我从来没接触过这一行,没有工作经验,也根本不知道要做什么货品。恰好不久国内的家里给我寄来一大箱衣物,其中有很多件毛衣。90年代中期国内的针织品工艺相当不错了,我拿给老太太看,她同意做针织品贸易,而且从专门为打高尔夫球的人做羊绒毛衣开始。

  于是,我跟在老太太后面,从设计、选料、看样,到订货、清关、出货,我们把从中国宁波进口的羊绒毛衣批发给零售商家。每一步都充满变数,充满挑战,有学不完的东西。有一次因为国内一点小小的、看似无关紧要的“变通”,我们被梅西百货退单。两万多件羊绒毛衣积压在仓库,更惨的是已经错过了大零售商的订货季,没办法我只得一次次提着这些毛衣,到纽约、费城……等等周边城市的一家家小专卖店去兜售。

  等我怀了老大,这份工作的性质已经不适合我,于是离开了公司。但此后十几年直到老太太因病去世,尽管我搬了好几次家,我们的联系和来往一直没断过。


开始写作 斩获汉新文学奖

  等到我家老大1岁多,我又觉得还是应该去读书。我自认为我不是做生意的料子,想去学教育,于是就近进入里海大学教育学院,读课程设计专业的硕士。毕业后,在美国银行的培训部找到一份工作,为公司做培训项目的课程设计。这期间我的生活发生了一些比较大的变化,先生到硅谷去工作,我则留在了东部。等到他也回到东部,我们又有了老二,我再次呆在家里带孩子,一边继续写作。

  我很早就开始了写作。初到美国所经历的巨大的情感落差和文化落差,以及根本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前途一片渺茫的那种纠结,促使我拿起笔来,写下自己的感受。90年代初,我们与国内报刊、杂志的联系有限,但与台湾的联系却非常方便,发文章也很快。我就固定给几家台湾的杂志写,从自发投稿到约稿,给他们写专题、出书。

  那时,我跟美国的华人社区并没有什么交流,不知在美国还有许多像我一样的人,都在用中文写作。直到2000年参加“汉新文学奖”,获了奖,到新州去领奖,才见到了很多和我一样,热爱中国文化,长期用汉语创作的人们。他们当中很多人的帮助和提点,对我后来的创作无论是题材还是体裁两方面,都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也就是从那时起,我开始给《侨报》写稿。过去我写的文章在美国看不到,现在可以看到了,我非常兴奋。写作这件事情,也因此在我的生活当中变得越来越重要。


登上讲台 大学教授中文课

  2004年,美国的“汉语热”刚刚兴起,新州的圣彼得大学需要一位教中文的老师,我被推荐去应聘。我从没上过讲台教书,行吗?可是,Nothing is impossible!不是吗,我得去试一试!

  那时还在暑假期间,系主任刚好去中国讲学了,我被面试我的代理系主任留了下来。开学后系主任回来,系里第一次开会,他见到我,问我:“过去没教过书?”我说:“没有。”他再问:“你觉得自己能干好吗?”我老实回答:“不知道。”他很坚定地鼓励我:“你可以应付得来的!”不过,他紧接着问:“我可不可以听一节你的课?”

  他说得非常客气,却令我非常紧张。那时不像现在,市面上有那么多中文的教材和参考资料,备一堂课要花很多时间和精力。在汉语课堂上到底要教什么,怎么教,现在回过头去看,我当时其实是很迷茫的。是我那些学生们对学习汉语的热情,推动我在教学的过程中不断地去思考去学习:越南华裔家庭的孩子Jade读到大四了,因为不会讲汉语得不到工作机会,她要学好中文;Vincent和Simon,这一对双胞胎专攻国际贸易,他们要学好中文;大冬天还穿短袖棉布唐装的Joe崇拜中国功夫,他要学好中文;华裔的孩子伍谷丰从前不肯听父母的话上中文学校,现在知道错了,自己打工付这门课的学费也要学好中文……一茬一茬的学生总是反复地提醒我,当时在里海大学的课堂上教授说过的一句话:一个人面对新的知识已经够害怕了,教师不能让他们更害怕,你要以最简单、最易懂的方式教他们。

  当初教的第一堂课,“什么是中文?”系主任听过以后,从此整整一年,他没有离开过我的课堂,他也要学中文了。这位专攻早期欧美传教士研究的学者,十分强烈地渴望深入了解中国文化,一直为在圣彼得大学开设更多的中国语言文化课努力。我后来再去读书,能在这条路上继续走下来,和他的鼓励和帮助也是分不开的。即便现在我已经离开圣彼得大学很多年了,他也还是在帮助我做研究。

来源:纽约侨报网


本文在10/20/2017 2:05:46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江岚
『编书』 江岚主编《四十年来家国》在加拿大举行新书发布会江岚2019-06-10[210]
『编书』 江岚《唐诗西传史论》英文版江岚2018-12-07[322]
『编书』 合集《故乡是中国》江岚2018-11-30[440]
『评论』 美国女诗人的《霓裳羽衣》江岚2017-07-28[812]
『评论』 烟攒锦帐凝还散——展读《中国艳情诗》江岚2017-06-18[746]
更多相关文章
相关栏目:『采访
『采访』 江岚博士在哈佛演讲:北美华文女性作家的生存状态与创作特色文心社2010-11-29[3479]
『采访』 江岚《唐诗西传史论》年度优秀论著刘伟2010-10-26[1455]
『采访』 华创会创造回流平台 美籍华裔乐做“海鸥”韩叶栾树2010-09-18[2065]
『采访』 江岚著《唐诗西传史论》:唐诗在英美的传播刘伟2010-07-10[1387]
『采访』 如星如凤——访爱迪生华夏中文学校毕业生赵静娜江岚2007-11-29[1565]
更多相关栏目的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江岚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