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文心社,作家的温馨之家
小说散文随笔采访诗歌评论编书留言簿
专辑导航 — 锁梦集小说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路过乌镇文章时间:2011-07-06
作  者:江岚出处:原创浏览933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路过乌镇
文/江岚
2011年07月06日,星期三

《侨报》副刊,2011年7月5日
 
 


  路过乌镇,完全出于偶然。
  这偶然的路过导致存心地走进,于是我就一脚踏进了小桥、流水与人家分明都在、画船儿天边至、酒旗儿风外飐的江南水乡。
  天空飘落几点如牛毛如细丝如花针的雨,似有还无,落在发梢、落在嘴里,丁香一般的颜色与味道。想象中水墨画般的江南,一下子在眼前落实了。
  游人如织,被骑楼长巷、水阁深院分隔成了三三两两,倒不见得拥挤。在西施故里长大的学妹陪着我,首先撞进了展示乌镇12节气民俗的蜡像馆。从“元宵走桥”到“分龙彩雨”,从“清明踏青”到“中元河灯”,五色彩绘,腊塑的男女老幼表情生动,展示着一年到头世俗传统的热闹。寻常百姓过日子的浪漫精致,竟不需要怎样的荣华富贵,只本着一点对安居乐业的期盼,就可以兴兴头头,在针眼里也能做起洒然齐整的人家。
  最有意思的莫过于“立夏称人”。据说是三国时期,刘备之子刘禅被带往江东,交给孙夫人抚养之日,正值立夏。那孙夫人当面称过刘禅体重。以后每年到立夏日都称一次,将阿斗体重呈报诸葛亮,以示其抚养之尽心。
  这故事与史实究竟有几分相符,几分出入,大可不必追究。只看那提着过人高的大秤,将小小孩儿放在箩筐里提起来称的造型,就比如今用那些数字化的电子称有趣得多。而民间将这相沿成俗的旧习往生性好武的孙尚香头上一套,编个故事口耳相传,其中斗智逞能的沾沾自喜,更叫人觉得历史上的争天下打江山竟也可以如此令后人莞尔。
  从蜡像馆里出来坐上渡船,这才真正进入了京杭大运河边的西栅景区。沿着陌生石帮岸漫无目的地行走,也不必担心迷失了方向,只管东张西望,随处是枕河人家的灵感,提示着古色古香的情致。
  踏在青石板路上的足音有些踌躇,因为这上面两千年历史的印记太长,钟灵琉秀的基调太重。昭明太子萧统、齐梁文坛领袖沈约、大唐宰相裴休、晚清翰林严辰、夏同善……直到现代的茅盾、丰子恺,名士大家的履痕数不胜数。这样走着,敬畏的心难免有些惴惴然,唯恐脚步不经意的轻狂惊扰了什么人的冥想、什么人的沉思或者什么人心头的灵光一闪。
  转进一处院落,大约不是很有名的景点,格外见得那一段幽深精微的可惊可喜。乱石障眼、曲径通幽,用小巧玲珑翻成山高水长;榴花照眼、芭蕉分绿、杨柳堆烟,把春光都铺陈到极致。难怪诗人要叮嘱:若到江南赶上春,千万和春住。江南庭院总有这样的机敏巧妙,而且要俏丽地和人打成一片。
  绕进阴凉无人的一道回廊,蓦然间仿佛时空急速跳转,倒回很久很久以前,今生记忆之外,那么一个“花明月暗笼轻雾”的夜晚。我小心翼翼,手里拎着特地脱下来的金缕鞋,轻悄悄往“画堂南畔”你的身边一溜小跑而去。我踏着的岂不就是这几点不死的苍苔,经过的岂不就是这一道幽长的回廊?此时的梁柱门窗上,雕花旧痕虽已有些斑驳,也宛然是当时的细致,当时的婉转,当时的情韵缠绵。如果你已忘记,就用手指细细梳理那雕花的纹理,逐一逐一,在岁月轮回的沧桑里慢慢回忆,慢慢搜寻,今生记忆之外的那个夜晚,我那“一向偎人颤”的叹息……
  乌镇的意境是如此令人恍惚。每一次转身、每一次回头,总看见诗魂词魄的起起落落。特别是到了向晚时分,夕阳西沉,民宅俚巷浸在余晖里,容易催生出无数关于故事的想象。或凄婉或明艳,或怅惘或清灵,若断若续,从石桥上款款走过,在河上缓缓沉浮,弥漫着叫人欲说还休的柔媚与魅惑。
  尤其是还有桥,连接起注定的分离,抚慰着遥望的深情。平桥、拱桥、砖桥、石桥,多到连想记住样式也来不及。
  走到桥边,老木屋的高檐翘角衬着晚霞的背景,小轩窗映着流水的波光,边缘的轮廓被洇染得有些模糊,颜色变厚起来,益发像是罩着一个白日梦。
  站在桥上,桥中有桥,桥里套桥的画面,又带着些现代派的视觉效果,让人漫无边际地走神。而脚下水平如镜,倒影着游人与垂柳的动态,乌篷船划过,水波沿船尾向两岸漾开,柔滑得无声无息。
  “橹声欸乃,飘然而过”之间,点点街灯都亮了。沿街店铺里的迎来送往跟着吴越软语此起彼伏,形成一股热气腾腾,活跃的氛围。人世的起居住行格外鲜明地眉飞色舞,和诗意的虚无缥缈相映成趣。
  杭白菊清心的花朵,三白酒醇厚的余香,定胜糕粉糯的质地,酱鸡油嫩的口感,以及绣品的精美与木雕的玲珑,所有的声色又脆又亮,像你话语里毫不迟疑的那种朗然,转眼间打捞起我抽象的、水汪汪的迷离心绪。
  这些堂而皇之、气定神闲的声与色,是拷花靛青蓝布上印着的图案,清清白白,披挂出这个古老街镇里人间岁月冷暖的衾幔。衾幔下的故事与想象无关,人物与情节各个独立又相互关联,共同延续时间的千回百转,伴随着流水的悠远不断,从很远很远的从前一直流到了今天。
  而衾幔上的蓝与白始终虚实相生、疏密有致,饱满着古往今来的人气,多么好。


本文在2011-7-6 9:49:52被枫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江岚
『编书』 江岚主编《四十年来家国》在加拿大举行新书发布会江岚2019-06-10[210]
『编书』 江岚《唐诗西传史论》英文版江岚2018-12-07[322]
『编书』 合集《故乡是中国》江岚2018-11-30[440]
『采访』 采访江岚:中文铸魂 文学筑梦江岚2017-10-18[633]
『评论』 美国女诗人的《霓裳羽衣》江岚2017-07-28[812]
更多相关文章
相关栏目:『小说
『小说』 纪念喻丽清江岚2017-08-07[315]
『小说』 今朝有酒江岚2014-01-28[554]
『小说』 商议江岚2011-08-19[650]
『小说』 珠帘的两岸(上)江岚2010-04-19[706]
『小说』 葡萄园之觞(下)江岚2009-01-07[723]
更多相关栏目的文章
陈瑞琳 去陈瑞琳家留言留言于2011-07-07 00:32:17(第1条)
好文章,我也是爱死乌镇那个地方!可惜你没有放几张照片!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江岚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