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散文随笔诗歌小说新书与评论专访《我这温柔的厨娘》文学活动影视留言簿
专辑导航 — 虹影新浪BLOG新书与评论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赵瑜:虹影《我也叫萨朗波》:漂浮物,或者日常生活的飞白 文章时间:2014-07-14(2014-07-19修改)
作  者:赵瑜出处:原创浏览739次,读者评论2条论坛回复0条
赵瑜:虹影《我也叫萨朗波》:漂浮物,或者日常生活的飞白
文/赵瑜
2014年07月14日,星期一

《文艺报》,2014年07月14日  

(诗集《我也叫萨朗波》,虹影著,英国,2014年)

  喜欢虹影写食物的文字,她的食物也从母亲那里来,又或者,是从长江的水里流出来。在我看来,她的食物不过是她的童年。

  一个作家食用的东西,大多是自己的童年,光阴也好,滋味也好,都是记忆在时间的河流上永不沉溺的漂浮物。虹影一直漂浮在时间的河里,这么多年来,她一直没有走出饥饿。她的写作,几乎是一个又一个有关孤独的清单。这些清单,有时候清晰,放大镜一般地被她涂上了颜色,成为小说《饥饿的女儿》,又或者被她写成了诗句,如雾中消散的蝴蝶一般,如隔着墙听到的一段大提琴一般。

  虹影的诗集《我也叫萨朗波》便是她日常生活的几小段飞白。飞白是书画中尾声的部分,是抒情而肆意的挥洒。这种状态近乎音乐高潮部分过后的一次回旋。飞白是空的,却又满溢着想象的灵动。

  萨朗波是谁?她的确有些陌生,只存在于福楼拜的小说叙述中,是个绝色的美人,却死于和心爱的人眼睛的触碰中。

  虹影的多情源自她多情的母亲。诗集《我也叫萨朗波》的第一辑,便是她永远也无法放下的身份焦虑。她是一个没有出生日期的人,生日只有母亲知道,而母亲却羞于与养父共同分享这个私生女的生日。诗集的第一辑名字叫做“非法孩子”。这里的“非法”饱含着虹影对童年生活的不确定,生活给予她的苦楚远远超过了她对生活的消化能力,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她一直处于逃避状态。包括她第一次遇到的爱情,那与其说是爱情,不如说是她对父亲的一次找寻。她从未见过自己的生父。

  一切写作都是个人史,在虹影这里是非常恰切的,她的小说写尽了生活中沉重的一面,哪怕是幸福感,哪怕是爱情,都有数量众多的砂粒硌痛着她。而她在诗集的序言里也说:“这期间发生了许多事,最大伤心事,是我的母亲走了,我写了《好儿女花》纪念她;最大喜事,是我的女儿来了,我写了《小小姑娘》,讲给她我童年的故事。看着女儿,想着母亲,我是一个夹在生与死之间的人,太多的空白跨过时间与悲伤袭击我,小说不能填充心里的空白,只有诗。”

  只有诗,才能让人的灵魂飞扬,诗属于心灵最深邃的空间,诗是深埋地下的矿物质,是个人史里哀伤而又无法诉说的念想。看虹影的诗,会知道,她在世界上所有的地方行走,吃世间所有的美食,却总也走不出母亲的一小段诉说,更抵不过母亲的一碗面汤。

  该如何进入虹影的诗呢?“母亲的钟”是什么样的意味呢,是母亲留下的时间,还是永远也回不去的旧光阴。而“小姐姐”呢,在小说里和自己生出过感情摩擦的“小姐姐”,在诗歌里是虹影怜爱的对象,她这样写:“我发现你也在墓穴里/血浓于水/我要带你快跑/远离那世界/时间,时间就是结果的斧子”。

  时间为何成为斧子,时间砍断了什么,哀伤到底有没有走远呢。

  《我也叫萨朗波》仿佛是对一段爱情的纪念,可是,虹影仍然不能忘记爱情的开头部分,她必须在诗歌中死去一回,才能彻底告别这段爱情。又或者,这并不是一首纪念过往爱情的诗歌,只是看到一个故事,想到自己的一段时光,就完全心碎了。

  我相信进入一首诗的方式有很多种,每一个阅读者都会在虹影的诗歌里看到虹影,也看到自己。

  诗集《我也叫萨朗波》的编辑体例很别致,一页一页向后面翻,发现诗歌的写作时间却是从后至前的,仿佛翻一册时光照相簿,从现实翻到旧年月。

  诗歌和小说的区别在于,诗歌让身体飞翔,让身体从庸常生活里解放出来。在《南池月》《上山》等诗作里,虹影把自己当作漂浮物,一部分让流水带走,流向未知的水域;一部分就写在诗里,泡沫,鱼,以及欲望过后的小忧伤,都是她写诗的因由。

  诗歌多属于青春期产物,敏感而又多情。然而,到了成年之后,又从事小说创作多年,却仍然觉得有些情感必须用诗来书写,一方面证明了虹影的敏感,另一方面也证明了她的青春期很长,天真。

  在一次采访时虹影这样说:“到了我这年纪,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应该是宠辱不惊了,可我碰到什么事还是会惊一下,喜一下,保持了天真烂漫的性格,这是很难的,我想是天性的缘故。”

  是啊,只有天真的人才会在别人的眼睛里遇到爱情,才会一直将自己分成三部分,一部分回到日常,一部分给了小说,最后一部分呢,用于在夜晚的时候喂养诗歌。


本文在7/19/2014 8:09:59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虹影《我也叫萨朗波》
『新书与评论』 “小说不能填充我心里的空白,只有诗”——《虹影诗集:我也叫萨朗波》虹影2014-03-10[728]
『新书与评论』 毛尖:我也叫山鲁佐德——读虹影的诗集《我也叫萨朗波》毛尖2014-03-08[611]
更多相关文章
相关栏目:『新书与评论
『新书与评论』 孩子的爱情——儿童奇幻小说《奥当女孩》虹影2014-08-05[979]
『新书与评论』 “小说不能填充我心里的空白,只有诗”——《虹影诗集:我也叫萨朗波》虹影2014-03-10[728]
『新书与评论』 毛尖:我也叫山鲁佐德——读虹影的诗集《我也叫萨朗波》毛尖2014-03-08[611]
『新书与评论』 肖玉:论虹影小说中的河流意象肖玉2013-11-20[728]
『新书与评论』 阿瑞:评虹影:冷静而狂热的目光更具穿透力阿瑞2013-11-19[347]
更多相关栏目的文章
施雨 去施雨家留言留言于2014-07-21 06:41:03(第2条)
瑞琳,有两个赵瑜。:)
这个赵瑜,不是咱们认识的那一位写《寻找巴金的黛莉》赵瑜大哥。
陈瑞琳 去陈瑞琳家留言留言于2014-07-21 06:36:17(第1条)
这文章是出自那个粗壮有力的汉子赵瑜吗?如果是,美到不能相信!

我的爱虹影,正是她的诗人气质,那是她的灵魂,与一般作家不同!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虹影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