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文心社,作家的温馨之家
彼岸桑榆晚凡草萋萋神游四海白首忆沧桑山花烂漫大枣树下的唱唱天涯忆旧时相册青崖下 黑水旁钻石劫留言簿
专辑导航 — 凡草钻石劫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钻石劫 第七章文章时间:2017-12-19(2018-06-01修改)
作  者:凡草出处:原创浏览309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钻石劫 第七章
文/凡草
2017年12月19日,星期二

第七章   1965年 中国 北京

电影结束了。刘明睿和程婷婷夹在拥挤的人流里走出电影厅。婷婷的眼圈还有些红红的,“这个电影真好看,演员的演技高明,感情表现得非常忱挚。”

“这就是名作的优点。哈,你还不想来哪!这样的内部片子,我可是费了很大劲儿才搞到票的。怎么样,不后悔吧!”

婷婷咕嘟着嘴说:“我可没你这么大胆。大学生在校期间不准谈恋爱,万一让人知道了……”

“是啊,万一让人知道了,你就当不成党员了,是不是?该不会怕我拖后腿吧?”

婷婷斜了他一眼。她家庭出身好,学习成绩优秀,又积极参加课外活动,一心要求进步,很怕被人抓住短处。

但是,明睿已经是研究生,年龄也大了,对于这条校规就不太在意。他说:“爱情是人性中最美好的一种,年轻的时候不谈恋爱,岂不辜负了花样年华!”

婷婷心里很矛盾,“看你,都说些什么呀!什么叫花样年华?”

“你我这个年纪就是,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怎么能随意虚度?”

“你胡说什么呀!学校一再强调,在校时间应该认真学习,才能为革命多做贡献,这才是不虚度青春年华。”

明睿嬉笑着说:“什么叫胡说?你不也为这种感情所感动,才会为古人掉泪嘛。啊,不对,为洋人掉泪。”

“算了,别说了。”婷婷这才意识到自己还带着泪痕,急忙掏出手绢擦了擦,“你下边还有什么节目?”又翘起小嘴悄悄地接上一句,“我肚子饿了耶。”

正中下怀!可明睿还是装出犹豫的样子摸摸口袋,“那我就得请你吃饭了。嗯,你想去哪里?”

“哈,好大方呀。你请得起哪儿,就去哪儿。”

“看看,这是什么?”明睿炫耀似地晃了晃手里的钞票,又指指不远处一家小馆子,“这家怎么样?很有特色。你知道吗?它的酱肉可是一绝。”

不是吃饭高峰,人不太多。明睿领着婷婷找了张干净点的桌子,让婷婷点菜。婷婷却笑着说:“我可没进过北方的餐馆,你说什么好吃就是什么。”

“好啊,就要一份酱肉,一个炒肝。”明睿指着贴在墙上的菜牌,“再加一个鱼香肉丝,你这南方的娇小姐,一定喜欢米饭。怎么样?”他叫过服务员,要了米饭和火烧,一转身又拿了一扎啤酒。

服务员送上菜来,明睿往手上倒了一点儿啤酒擦擦,抓起一个火烧,往中间塞了几块酱肉,递给婷婷,“看看,我的手消过毒了,别嫌脏。”

婷婷笑着接过来,“这是什么肉?”

“天上龙肉,地下驴肉,说的就是它。尝尝!”

“驴肉?”婷婷有些惊讶,小心地咬一口,仔细品品点点头,“味道真不错,比酱牛肉还嫩些。”

“当然了,我请客,还能不好吃吗?”明睿自己也抓起一块火烧吃起来。

婷婷看看菜盘子,不禁用筷子翻了翻,奇怪地问:“上错菜了吧?你不是要的炒猪肝吗?这都什么呀?”

明睿听着,不禁大笑起来,一口啤酒呛在嗓子里,“看来,咳,咳,……你还真没进过北方的饭馆。这就是炒肝嘛!”

“嗬,你还是学生物的呢,这肠和肝都分不出来?还好你没学医!”婷婷一笑。

“哈哈,想吃猪肝儿,要叫溜肝尖儿。在北京,炒肝就是肥肠和肝的混合物。其实挺香的!”

明睿挟起一块送到婷婷的碗里,婷婷尝了尝,对明睿眨眨眼,“味道还可以,不过,我还是喜欢鱼香肉丝多一些。正好,咱俩分工包干。”

“嗬,看来这南北差别还真大!我还没敢请你喝豆汁呢,想着你一定咽不下去。”

“你还真说对了。那玩意儿不就是放坏了的豆浆嘛!我试过一次,又酸又臭,捏着鼻子也没法喝。”

“嘿,那是你不懂行,被人骗了。真正的豆汁儿只有一点儿酸味,和豆腐花差不多,好喝着呢!”明睿说着给婷婷倒了一小杯啤酒。她慢慢喝着,拨了一碗米饭挟了些鱼香肉丝,细嚼慢咽。一会儿,她放下碗掏出手绢擦擦嘴,“我饱了,你慢慢吃。”

“真饱了?那我就扫荡了!”

明睿饭量大,却吃得很斯文,一直先让着婷婷。这会儿才把剩下的饭菜混在一起,大口吃起来。他把最后一点啤酒也倒进嘴里,掏出手绢抹抹嘴,“嘿,酒足饭饱!”

他站起来摇摇晃晃往外走,婷婷也站起来跟着他。可是,出了门口没有几步,他突然想起什么,猛然回头一转身,把婷婷闹糊涂了。

回餐馆一看,满桌子菜盘子饭碗都没收拾,偏偏就不见了那个啤酒扎。婷婷好奇地问:“你找什么?”

明睿说:“啤酒扎,忘了退押金。算了,走吧。”

“这菜盘子饭碗都是瓷的,看着值钱多了,怎么偏这个啤酒扎要押金?”

“吃饱了不会忘记退押金,不是多一道手续吗?可是,”明睿眼睛一转,做了个醉鬼的样子,“等喝糊涂的时候,这押金不就白落下了?”

婷婷看看门口开票的老太太,走过去微微一笑,“大娘,我们那个啤酒扎……”

“嘿嘿,我给你们收着呢。”没等她说完,老太太就哈哈一笑,拿出一张钞票,“看见你俩喝多了,就知道你得忘,没错吧?”

婷婷笑着道谢,明睿接过钱,拉着婷婷出门,往附近的小公园走去。他悄悄地说:“还是嘴甜好。不是你机动灵活,今天这押金就送礼了。”

“嘿,一声大娘换回两毛钱,有什么不好的?”

“好,以后你当外交官,我当科学家。”

“科学家同志,”婷婷一笑,“你的论文怎么样了?”

“哈哈,你要再不问,我就忍不住自己说了。”明睿颇有些得意,“教授已经和权威们讨论了,我在遗传和变异上的那些看法是正确的,还很有突破。论文已经拿去发表了,还有稿费呢!”

“怪不得你今天请客呢。”婷婷高兴地跳了起来,“太好了,秋天是收获的季节,你这几年的辛劳看到成果了!你这刚入学的研究生就已经有了这么高水平的论文,副博士还不是囊中之物!对了,听说评比先进青年,有人提你的名呢。有这篇论文和你的各项社会工作,你大概很快会功成名就。”

正是夕阳西下的时候,湖边的绿树已经染上了金秋的热烈,五颜六色地招摇在微微寒风里,天边隐现着一道彩虹。明睿拉着婷婷的手在湖边流连,心潮澎湃。美景如斯,美人在旁,明睿一时忘形,放肆地把婷婷搂住,在她头发上亲了一下,“那你愿意和我分享成果吗?”

婷婷红着脸挣出来,嘟着嘴说:“看你,公园里也没个正形!喝多了吧,不怕人看见,抓你个小流氓!”明睿得意地笑着,摇头晃脑地哼起歌来,婷婷轻轻地伴和,

雪野茫茫,猛然间春雨淅沥,
飘飘洒洒,催开满园春意。
枝头娇翠含苞,呢喃着缠绵的花语。

晴空灿烂,哗啦啦暴雨霹雳,
轰隆闪亮,划过山川大地。
彩虹穿透云层,升腾着青春的绚丽。

世界如此变幻,人生多么神奇。
放声歌唱一个个美好的祝愿,
你我相伴情深依依……


本文在6/1/2018 10:07:11 A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凡草《钻石劫》
『钻石劫』 钻石劫 第十章凡草2017-12-19[307]
『钻石劫』 钻石劫 第九章凡草2017-12-19[264]
『钻石劫』 钻石劫 第八章凡草2017-12-19[219]
『钻石劫』 钻石劫 第六章凡草2017-12-19[262]
『钻石劫』 钻石劫 第五章凡草2017-12-19[271]
更多相关文章
相关栏目:『钻石劫
『钻石劫』 钻石劫 第十章凡草2017-12-19[307]
『钻石劫』 钻石劫 第九章凡草2017-12-19[264]
『钻石劫』 钻石劫 第八章凡草2017-12-19[219]
『钻石劫』 钻石劫 第六章凡草2017-12-19[262]
『钻石劫』 钻石劫 第五章凡草2017-12-19[271]
更多相关栏目的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凡草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