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彼岸桑榆晚凡草萋萋神游四海白首忆沧桑山花烂漫大枣树下的唱唱天涯忆旧时相册青崖下 黑水旁钻石劫留言簿
专辑导航 — 凡草钻石劫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钻石劫 第五章文章时间:2017-12-19(2017-12-29修改)
作  者:凡草出处:原创浏览257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钻石劫 第五章
文/凡草
2017年12月19日,星期二

第一章   1982年 中国 罗湖口岸


夜已经深了,周毓雯思索着明天行程慢慢走去。路灯下隐隐绰绰映出她的身影,一会儿拉长,一会儿缩短,清冷的街道更显得寂静。自从收到明睿寄来的签证材料,毓雯这么多天来一直在奔走,领护照销户口办签证。终于,一切齐备,明天就要上火车了,孤单寂寞的日子终于要结束了。

坐上去边境的火车,看着窗外不断倒退的景物,毓雯依然像做梦一样,难道真的要和明睿团圆了,出国马上会成为现实?

“出国?你的护照呢?”

周毓雯攥着装有签证材料的大信封,把那本棕皮护照递给一身戎装的边防军。

“哇,真要出国啊?!”四周一片议论。毓雯小时候,外婆和舅舅他们说话也是类似的口音,她能听出这些议论里的羡慕和惊诧。

“罗湖车站到了。这是本次列车的终点站,请各位旅客带好随身携带的行李物品,准备下车!”

火车停下了,毓雯一看,天哪,这是什么车站呀!连个站台都没有,车门离路基有半人高。她拎着一个大箱子,一个大提包,怎么下得去车?探头看看两边,大家都把行李往下一扔,人再跟着一跳。

“快点,快点!”就这么一犹豫,后边的人已经连声催促了。毓雯只好跟着学,把箱子和提包扔下去,再弯腰跳到路基上。这一跳不打紧,“嗞”地一声,连衣裙裂了个口子。她站起来去拉箱子,脚下一滑。唉,这辈子没见过高跟鞋,为了出国赶时髦,新买了一双半高跟的皮凉鞋。这一滑倒好,“嘣”一下断了鞋襻。

毓雯顾不上叫苦,把箱子和提包拖到一起,看看裙子,还好,只是裙角开缝尚且不碍瞻观。她趿拉着鞋子,一颠一跛走出这段修建区。幸好前边是平路。遵照明睿的嘱咐,她花大价钱买了个带轮子的衣箱,这下轮子有了用武之地。她扛着提包拉着箱子,总算跟上了呼呼的人流,涌进关口。

毓雯看见银行标志,突然想起明睿的交待,香港不用人民币也不用美金,要在出境时换些港币,就拖着箱子来到柜台前。

“我要换些港币。”她说着,拿出一叠钱从窗洞递进去。坐在里边的交易员是个漂亮的女孩子,肥肥大大的制服披在肩上,里边的便装和头饰发型却很时髦。毓雯看着,多少觉得自己土气。

“人民币不能换外币!”‘啪’的一声,那叠钱原封不动摔了回来!

毓雯连骂自己糊涂,赶紧又从另一个口袋掏出了几张美金。

算盘响了几声,一把钱推了过来,“给,换好了。”

“啊,不对呀!我要换港币,你怎么给我换成了人民币!”毓雯一看傻了眼。

“你什么时候说要换港币的?你不是去中国吗?”

“什么?谁去中国?”毓雯急了,话也说不利索了,“我,我,我是经香港去美国……”

“哼,早不说,我已经给你换好了。”女孩子撇撇嘴。

哟,嘴一撇这么难看!毓雯忍不住火了,“我怎么没说?我说要港币,你还说人民币不能换外币,我才给你美金的!”

撇着的嘴歪了两下又张开,“那,好吧,这笔人民币我就例外一下,给你换成港币吧。”

毓雯突然想起明睿说过,换钱要收手续费,这么换来换去,不是要多交一笔手续费吗?“等等,你这样不就多收我一笔手续费吗?”她把手伸进去窗洞,指着黑板上写的兑换率,“你应该按照我刚才给你的美金数直接换成港币才行。”

撇着的嘴更难看了,“小姐,给你换就不错了,不然你就拿着人民币走人。”

“你,你,我好不容易才换来这点美金……”毓雯气得说不出话来,“这明明是你的错,怎么……”

撇着的嘴消失了一会儿又回到窗口,一把钞票出来了,“喏,这是港币。赶快走吧!对了,你刚才那些人民币不准带出国,自己到邮局寄回去,不然,我告诉边防站,没收你的!”

毓雯无奈地抓过钱,点点数,按照张贴出来的兑换率估算了一下,少了十几元!唉,毓雯一年忙到头,累死累活也不过只能拿到这么十几元!她心疼地眼泪都要出来了。可是,回头看看,人流渐渐稀疏,她要赶路,哪来时间在这儿耗,只好拖着箱子,到隔壁邮局寄钱。

邮局的老大爷挺和善,看见毓雯没带笔,把自己的圆珠笔递给她,“填好单子你再还给我。”

填单子原本不难,现在却让毓雯很踌躇。这点钱寄给谁呀?明睿一走,谁还是亲人?舅舅不明不白地死了,小表妹怨恨毓雯拖累了她们,连外婆去世都不肯打电报告诉她。舅妈从干校出来,重新安排工作搬了家,后来带着小表妹改嫁,连个地址都没有。

婆家的地址倒有,可是,居住在京城,身为大知识分子的公公婆婆都看不起自己,一个没有户口、没有粮油关系的农村人。这么多年,她在农村辛辛苦苦,公婆没有帮过一点忙,害得她流产,连个孩子都没有。明睿出国时他们帮着添补了一些路费,天天唠叨不休。明睿也不知道怎么俭省着过日子,总算都还给他们了。现在这点钱是她好不容易一分一毛积攒下来的,凭什么给他们!毓雯叹了口气,想起第一次到婆家的情景和几次与公婆相处的往事。不是她不孝敬长辈,婆婆实实在在伤透了她的心!

她回头看看,撇着的嘴倒是没跟着监视她,可是,明睿也说了,人民币换不成美元,带出国和废纸一样,要是再被边防检查扣下来不是更麻烦?经过那场大运动,毓雯可没有惹事的胆子。

突然,她想起表姐来。毓雯结婚时曾经给表姐写了封信,却一直没有收到回音。不知为什么,明睿走后,表姐突然寄来五十元钱。汇款单上还不冷不热附了几句话,告诉毓雯,有困难就说一声,她会帮忙。

毓雯收到钱,半天都没想明白。这个表姐脾气很怪,从小就和家里人合不来。外婆说她很可怜,生下没多久亲妈就死了,一直在保育院长大。舅舅续弦以后,她和继母经常吵架,对舅舅也火气很大,后来干脆住校不回家,连姓都改成了程。那是阿婆的娘家姓氏,也是当年舅舅使用化名时的姓。只有外婆想着她,时常给她做衣服,寄好吃的。可惜,外婆自己不挣钱,也帮不了什么忙。文革刚开始,表姐还回家了一次,戴着一尺多长的红袖章,神气活现地搞‘串联’。舅舅被打倒,她就再也没有露过面,怎么会突然寄钱来?

不管怎么样,目前,程婷婷是这个国度里,唯一认她是亲戚的人!毓雯叹着气,在汇款单上填了程婷婷的姓名地址,留下几句简短的附言,告诉她自己就要出国了。

眼前就是大名鼎鼎的罗湖桥。毓雯这么一耽搁,同一次火车上的大队人马都已经走了,桥上冷冷清清。河畔陡立,死水沉沉,浑沌沌的不见波澜。几根电灯杆立在桥边,一道栏杆隔出两条通道。天气越来越闷热,空中阴云密布,正在孕育一场大雨。毓雯又觉得一阵恍然,这就是边境?走过去就离开了祖国?三十几年的酸甜苦辣,难道就此别过?

她拉起箱子走了两步,箱子不动。她猛一用力,却听到‘咔嗒’一声。难道这箱子比她还有感情,对这块土地如此眷恋?毓雯纳闷地查看,桥板之间有一道道缝隙,箱子上的轮子居然被卡掉了两个。她只好一手提箱子,一手拎大提包,拖着没有鞋襻的半高跟走在高高低低的桥板上。踉踉跄跄走了几步,她实在提不动,居然怀念起厌恶透顶的扁担来!

四边看看,桥上只有几个哨兵,看着她这副狼狈相,个个无动于衷。他们正在站岗,大概不会学雷锋吧?哼,她脑子一转,既然没人帮忙,大概也没人敢在边境上作贼。她索性丢下箱子,拎着大提包向桥中间走去。

后边有人喊了起来,她知道,一定是桥头的哨兵。嘿,以为我丢下一箱炸药吗?她装作没听见,快步走到桥中间,丢下提包再回头。中间的哨兵也喊了起来,“喂,不能往回走,这是单行道。”

毓雯一扭头,哨兵已经把肩上的枪提到了手里,她可不敢再装听不见,急忙说:“啊,对不起,我只是回去拿箱子。”

桥头的哨兵正莫名其妙地站在毓雯的箱子前查看,听到他们的对话,向中间的哨兵点点头。毓雯如蒙大赦,拎起没有襻带的高跟鞋,几大步奔回去拿起箱子,噼噼啪啪又光着脚走过来。回到桥中间,她对那个哨兵乞求着,“我实在拿不动两件行李,不是故意捣乱呀!我把箱子拿到那头再回来拿提包。求求你了。”

哨兵看她一付可怜相,赤脚蓬头,满脸汗珠,眼泪就要掉下来,无可奈何地摇摇头,轻声地说:“别说了,快走吧!”

走呀走,一步又一步,终于,毓雯走了过来,光着脚,流着汗,穿着裂了口的长裙,走过了这条难以跨越的桥梁。

天阴得更重了,大颗大颗的雨点落了下来,毓雯总算在大雨滂沱之前走进入境大厅。交了材料,坐在窗边的长椅上等待。一阵阵雷鸣电闪掺合着嘈杂的人声,一片阴霾之中,她仿佛又陷入了梦境。

突然,栏杆对面传来一声嘶力竭的嚎叫,压过了轰隆的雷鸣,“啊,我-自-由-了!我-走-了,走了……再也不回来了……”毓雯不由地站起来,只见一个男子的背影。他挥舞双手,狂叫着奔出了大厅。

人群一阵骚动,毓雯傻傻地站着,盯着窗外的滂沱暴雨,感到一种说不出的茫然失落。一串眼泪涌出,就像敲击着窗子的雨点,不断地滚落。一道闪电烁然划过,照亮了迷茫的天际。

 


本文在12/29/2017 4:29:41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凡草《钻石劫》
『钻石劫』 钻石劫 第十章凡草2017-12-19[289]
『钻石劫』 钻石劫 第九章凡草2017-12-19[246]
『钻石劫』 钻石劫 第八章凡草2017-12-19[196]
『钻石劫』 钻石劫 第七章凡草2017-12-19[291]
『钻石劫』 钻石劫 第六章凡草2017-12-19[241]
更多相关文章
相关栏目:『钻石劫
『钻石劫』 钻石劫 第十章凡草2017-12-19[289]
『钻石劫』 钻石劫 第九章凡草2017-12-19[246]
『钻石劫』 钻石劫 第八章凡草2017-12-19[196]
『钻石劫』 钻石劫 第七章凡草2017-12-19[291]
『钻石劫』 钻石劫 第六章凡草2017-12-19[241]
更多相关栏目的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凡草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