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彼岸桑榆晚凡草萋萋神游四海白首忆沧桑山花烂漫大枣树下的唱唱天涯忆旧时相册青崖下 黑水旁钻石劫留言簿
专辑导航 — 凡草钻石劫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钻石劫 第四章文章时间:2017-12-12(2017-12-15修改)
作  者:凡草出处:原创浏览304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钻石劫 第四章
文/凡草
2017年12月12日,星期二

第四章 1986年 美国 幽谷镇

“叮……”定时钟的铃声响了,刘明睿被铃声惊动,从实验台上抬起头,急忙结束手里的工作,收拾东西,拿起教材冲出门去。

明睿赶到教室,学生们都已经在等待了。他翻了翻讲义,就开口讲了起来:“从生物学的定义来说,基因的变异是指发生在DNA或者RNA分子序列上的变化。这可能是序列上的硷基被另一种硷基取代,被剪除,或者是新的硷基插入。在蛋白质编译和重组的过程中,这种序列的改变会可能会造成永久的、遗传性的变化……”

学生们听着不对头,小声议论起来,“老师没睡醒吧?这说到哪儿去了?”坐在前排的林建华已经听出了问题,翻开以前的笔记对了一下,举起手说:“刘教授,这一章你以前讲过了。你说过,这堂课应该讲病毒对变异的影响。”

明睿顿时恍然,感激地一笑,随口调侃着说:“我是看你们睡觉了没有,不错,看来你们听课还都挺认真的。”

建华有些不以为然,当教授怎么能这样大意,这要在中国,还不被人笑话死了!不由得小声嘀咕了一句。可是,其他学生并不觉得奇怪,坐在建华旁边的罗巴对她眨眨眼,“没什么大不了的,上帝也有打盹的时候。”

在美国当大学教授,尤其是名校的研究院,最重要的工作是科学研究,最关键的标准是研究成果,最较真的是研究经费。每天的主要工作全是围着科研转,教书反而退居其次。明睿今天凌晨就进了实验室,到现在已经连续工作了八九个小时,只抽空吃了些点心。要不是靠着咖啡支撑,只怕他能在讲台上睡着。

这次试验对明睿来说非常重要。他来到这个大学时,生物系的教授委员会对他期望很高,明知他刚刚拿到博士学位,还没有博士后的经验,却很欣赏他十几年前在中国作出的研究成果,也为他近年来读书时的成就而惊讶。加上博士指导老师的极力推荐,明睿被聘请为助理教授,并且得到了一笔启动资金。美国的大学教授只有九个月的基本工资,暑期三个月要从科研基金里提取。为了加快试验进度,明睿用这部分工资请了一个助研,自己的附加工资却没有了,夏天三个月等于白干。

明睿并不计较这点得失,真正让他头疼的,还是那个娇滴滴的女助研,莉莎。生物研究要求很高,大量的细菌培养和动物试验全靠手工操作。可是,莉莎的动手能力不够,不细心还不说,又吃不了苦。有时消毒程序控制不好,造成杂菌感染,导致整盘报废。有时算错了细胞的成长时间,半夜三更细胞成熟,莉莎拖拖拉拉采集不及时,做出的结果重现性就很差。明睿拿她没有办法,说轻了她一笑了之,说重了她眼里下雨。最后只能让她打下手,重要的步骤全是他亲自动手。

一年多的辛苦总算有了回报,最近得到的数据很好,明睿看到了曙光。前些天他修改参数开始了一轮新实验。如果这次的数据和前边的结果一致,就能以此来申请国家科研中心的基金,进行更深一步的研究。最近,他的思路全都集中在实验进展上,每天的工作量高达十几个小时,怎么会有时间备课!

好在,这些基础知识对明睿来说只是小菜一碟,一旦明白了错处,他立刻转了话题,“是的,你记得不错。以前我们说过,经过长时间自然选择而产生的变异,在一代代的遗传中成为进化的基础。可是,偶然发生的变异,可能会带来不好的结果。有些导致正常细胞的死亡或者功能失调,引起各种疾病,比方说,癌症、糖尿病、老年失忆等等。而导致这些变异的原因是多种多样的,除了我们以前提到的几种可能因素以外,病毒也会起到很大的作用。你们大概都得过感冒吧?一到流感季节,大街上到处有人打嚏喷,发烧流涕,医生会告诉你,他们无计可施。还有可怕的世纪恶疾,让人一提起就变色的艾滋病。这都是由病毒引起的。”

明睿从讲义夹里找出一张画在塑料薄膜上的示意图,在投影仪上显示出来,指点着说:“你们看,病毒是一种结构极其简单的微生物,没有自己的细胞,基本上是一个蛋白质外壳包裹着一个很小的基因组。这个基因组无法通过正常的新陈代谢进行自身繁殖。可是,就这么小小的东西,却能对人体造成极大的破坏,它是怎么生存的呢?”

明睿渐入佳境,“病毒就像一种寄生虫依靠宿主细胞生存,在繁殖时有几个主要的过程:首先寻找合适的结合部位钻进宿主细胞,借用宿主的功能来复制自己的遗传物质,在宿主细胞体内生长繁殖。大量新生的病毒成熟以后,不但不报答宿主细胞的养育之恩,反而破坏它脱离出去,再寻找并攻击新的细胞,造成大幅度的伤害……”

学生们都被他吸引了,眼前出现了病毒攻击细胞的大混战。一段讲完,明睿嘎然而止,随着布置了几条作业,拿起讲义夹就要出门。

建华急忙跟上去,“刘教授,请你等一等。《生物学》的试卷批好了,我还有事向你请示。”

作为第一年的研究生,林建华是系里的助教。除了这门研究生的基础课,刘明睿还教大学生的《生物学》。林建华正好分到这门课当助教,帮老师辅导学生,带实验课,批作业改考卷。

明睿停下来看看腕表,“建华,不要这么客气。我这会儿正好有个空档,有什么事,到我办公室谈吧。”

建华抱着一叠考卷跟着来到刘明睿的办公室。房间不大,一张大书桌,几个书架,一个文件柜占满了空间,到处摆放的书刊杂志更使人觉得拥挤。书桌后边的大圈椅自然是明睿的宝座,靠门处有两把椅子,是给访客预备的,上边却零乱地放着几本杂志。明睿抱歉地一笑,把杂志拿开放到窗台上,腾出一把椅子请建华坐下,又顺手把窗帘拉开。

建华见明睿坐下,就把那叠考卷递过去,指着最上边的那张纸说:“期中考试的卷子都批好了,这一张是学生成绩的总汇表。”

明睿小心地清理一下书桌上的东西,腾出个地方把考卷放下,拿起成绩总汇表浏览,“你抄一张成绩表贴出去吧,只是要匿名让大家知道成绩的大致分布就行了。”

建华点点头,“好的,我知道怎么办。可是,有一个学生很有意思,他考得非常差,我给他一个D已经觉得很勉强了,其实他只能得F,不及格。可是他还拼命求我,要我给他加分。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请你看看吧。”说着,从试卷里找出一张来递给明睿。

明睿一看也笑了,“这个人我知道,确实很麻烦!他上医学预科,生物学是必修课。可是,他不但生物不好,化学也不行,上学期的化学没考过,这学期重修。要是生物学也不及格,下学期就要重修生物,这么多学费打了水漂。可是,如果拿个D,就算混及格,这么差的成绩就会把他的总成绩拉下来,他也考不上医学院。这样吧,我和他谈谈,劝他换个专业,不要再修这门课了。”

建华说:“我也这么对他说,可他说,他自己也觉得不是学医的材料,这些课程他根本就读不进去。是他的父母一定要他当医生,他没有办法。"

明睿理解地点点头,“是的,我知道,他的父母是亚裔移民,这么多年了还是习惯于替孩子决定命运。其实,在美国长大的孩子有不同的价值观,早已不再遵循长辈的意愿了,他应该知道自己的兴趣何在。反正我们不能改变评分标准。这件事我再想想,看看怎么处理才合适。”

“好的,那我就省事了。可是,还有一个人更麻烦!”建华又递给明睿一张纸,“你看看,这哪是实验报告,简直就是血泪控诉!”

明睿翻看了一下,有些摸不着头脑,又拿过那张成绩表对照了一下,“珠丽娅·拿波?这个人我没什么印象,可是,她的考试成绩看起来还不错嘛。”

“是的,她几门功课成绩都不错,可就是不肯做试验!特别是动物解剖,她不但不动手还找茬闹事!她说,她是动物保护组织的成员,上大学,学生物是为了保护动物,怎么能残害动物!我怎么解释她也不听,还把我当凶手看待!我让她交实验报告,她就给我来了这么一大篇,替动物们提抗议呢!你说,我该怎么办呐?”

“唉,别说你了,碰上这样的人,连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明睿也摇头叹气,“上次我有个动物实验用到小白鼠,一个不小心,有人混进动物室,打开笼子把老鼠全放跑了。还留了个纸条说是保护动物的生存权利!一个多月的时间,多次测量的数据,眼看就要结束了,就因为没有最后结果,实验全部报废!”这事过去好几个月了,明睿提起来还是痛心疾首!

这样的事情建华还是第一次听说,不由地问:“还有这样的事情?这些做试验用的小白鼠是专门培养的,要靠人工喂养,根本没有自我生存的本领,跑出去也是死路一条。谁会这么愚蠢?”

“哈哈,这个问题,你去问问这个珠丽娅吧,大概都是那个组织的人。他们太单纯太无知了。没有动物试验,怎么能进行药物研究,为人类解除疾病的危害?”明睿还关切地说:“下学期你就要选课题做实验了吧?做动物实验时要千万小心。前几天有个实验员去动物室拿老鼠的时候被人盯上了。看她是个女孩子好欺负,就乘她不注意把她打倒,把老鼠都放跑了。”

“啊,太可怕了!那,那个女孩子怎么样,受伤了吗?”建华惊叫了起来。

“哦,你别害怕。那个实验员受伤并不严重很快就复原了。只是,她再也不肯进动物室,只好换了个工作。”明睿安慰她,“这种作法已经触犯了法律,警方正在调查。现在,学校已经加强了保安措施,进出动物室都要密码。也通知了相关人员提高警惕。以后你做实验,去动物室最好找人同行,实在没人也可以请校园警察帮忙。”

“可是,究竟是什么人这么残忍,把人命看得比老鼠还要轻贱吗?”

“其实,那些人并不是暴力分子,只是有些偏激,利用这些事情发泄一些心里的不平衡吧。走到这么极端的人,为数也不多。”他说着,指点着那张考卷,“这个珠丽娅大概还不会这么激进。我会告诉她找学校的心理咨询师谈谈,不行的话,就劝她不要再修这门课了。”

建华想想,不由得笑了起来,“嗨,哪有你这样当老师的,要么劝人换专业,要么劝人放弃修课,你就不会想办法改变他们吗?”

“哈哈,改变人?到了上大学进研究院的年龄,人的思想和目标也基本定型了,还能改变吗?再说,我是大学老师,不教幼儿园。我只传授科学知识,不是牧师传教,不会试图改变人的思想。”

“嗨,还真是这样。我来美国以后就觉得很奇怪,大学生不分班,也没有班主任、辅导员。教授上完课就走人,除了学术问题,和学生没有其他交流。这和中国完全不一样。”

“是的,中国人的思想是被严格控制的,大学生连谈恋爱都被禁止。这里的情况完全不同。学校配备心理咨询师,协助学生做心理调节,如果你在学业上有什么问题,可以免费咨询。比方这次实验员受伤的事件,如果你还是很担心,有心理障碍,就可以约个时间和她面谈。不过,如果你不去找她,她绝不会主动来给你作思想工作。更没人要你汇报思想,甚至批判你的思想……”

提起批判,就想到文革,想起自己在大学时代的往事,明睿心里一股激奋。可是,他知道这不是个忆旧的场合,“在这里,我教书,你上学,只是个知识传递的过程。珠丽娅不愿意用动物做实验,就不要上生物课好了。可是,生物课的教学方式却不会因为她的反对而改变。信仰和追求是个人的选择,是她的自由。但是,如果她的选择妨碍了别人受教育,甚至对别人造成伤害,那就应该由法律来制裁。”

建华觉得受益匪浅,很想和明睿这样闲聊下去。可是,她知道明睿的时间很紧张,不敢多耽搁,就转到了下一个话题,“刘教授,听说你在治疗与基因变异有关的疾病上很有研究,我对这个课题很有兴趣,想看看你发表的文章,可以吗?”

“当然可以。”明睿打开资料柜,拿出几张文献单页交给建华。

建华高兴地跳了起来,“谢谢,我看完了一定向你请教,能不能约个时间?”

明睿拿出日志看了看,和她约定了下星期谈话的时间,建华就知趣地告辞。

研究生第一学年上基础课,第二年就要选导师,进入研究课题,帮助导师做试验,出论文,同时从导师那里得到生活费和学费。对于需要财政资助的留学生来说,导师不仅仅指导学问,还是学生的衣食父母。建华的助教资助和这个学期同时结束,从暑假开始就必须靠导师的助研经费过日子。她和其他一年级的学生一样,现在都在挑选导师。建华的第一选择就是刘明睿。今天的谈话让她很满意,刘明睿连她作实验时的安全都考虑到了,这么关心,很让她感动。

“建,你遇到什么好事了,这么高兴?”看见建华一步一跳地走过来,罗巴远远地和她打招呼。

“哦,没什么,我刚给刘教授送考卷去了。还向他要了几份文献。”

“怎么,你喜欢睿的课题?”

“当然了,研究治疗艾滋病的药物,这是最先进的课题,当然喜欢。”

“那好,我们就是对手了!公平竟争!”罗巴对建华歪歪嘴,做了个鬼脸。

建华却紧张起来,“怎么,你也要选他做导师?”

“是啊,研究治疗艾滋病的药物,这是最先进的课题,当然喜欢。”罗巴幽默地重复了建华的话,可是,一看建华的脸色,又急忙解释说:“选导师就和选对象一样,每个学生都有几个教授作候选人,每个教授也都有几个理想的学生,最后大家平衡。所以你不要紧张,最后的决定权在睿的手上。”

建华这才明白,为了预防万一,她还要和系里其他教授沟通。她想了想,回敬了罗巴一个鬼脸。她要在明睿的课上拿到第一名,那时选他当导师难道还被拒绝吗?

刘明睿本想利用下课后的间歇休息一下,却被林建华打扰了。不过,这样随口聊天反而使他感到轻松愉快,头脑好像也得到了片刻安宁。他到洗手间用冷水擦了把脸,才抖擞着精神来到实验室。

眼看快到收集细胞的时间了,却没看到丽莎。本来他交待莉莎把需要用的实验器材准备好,可无菌柜里空空如也。这下麻烦了,临时再准备一套器材去消毒,时间就来不及了!恰好罗巴从门口走过,明睿便问他有没有看见莉莎。罗巴笑着说:“听说她和男友闹翻了,情绪降到了冰点,大概跑到酒吧升温去了。”

明睿的情绪也立刻升温,忍不住嘟囔起来。他下定决心,下个学期再也不请莉莎当助研了!这样轻浮没有一点责任心的小丫头,怎么能当科学家!

可是,那是学期结束的事情,火烧眉毛顾眼前,现在这批样品怎么办?明睿转了个圈,看到一桶用来清洗无菌柜的漂白水,想起当年土法消毒的办法来。他戴上手套,倒出一罐漂白水,把培养皿、小试管丢进去浸泡,捞出来以后放到无菌柜里吹干,再用消毒过的培养液冲洗。然后点着煤气灯,把金属的刀剪放在火焰上灼烧。哈哈,天无绝人之路,这批样品总算成功地采集到手!

等他终于可以离开实验室的时候,夜已经深了。明睿思索着明天的工作安排慢慢走去,路灯下隐隐绰绰映出他的身影,一会儿拉长,一会儿缩短,清冷的街道更显得寂静。明睿这才感到又累又饿,毓雯一定早就做好了饭,眼巴巴地等着呢。


本文在12/15/2017 4:43:27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凡草《钻石劫》
『钻石劫』 钻石劫 第十章凡草2017-12-19[322]
『钻石劫』 钻石劫 第九章凡草2017-12-19[278]
『钻石劫』 钻石劫 第八章凡草2017-12-19[227]
『钻石劫』 钻石劫 第七章凡草2017-12-19[316]
『钻石劫』 钻石劫 第六章凡草2017-12-19[271]
更多相关文章
相关栏目:『钻石劫
『钻石劫』 钻石劫 第十章凡草2017-12-19[322]
『钻石劫』 钻石劫 第九章凡草2017-12-19[278]
『钻石劫』 钻石劫 第八章凡草2017-12-19[227]
『钻石劫』 钻石劫 第七章凡草2017-12-19[316]
『钻石劫』 钻石劫 第六章凡草2017-12-19[271]
更多相关栏目的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凡草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