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文心社,作家的温馨之家
彼岸桑榆晚凡草萋萋神游四海白首忆沧桑山花烂漫大枣树下的唱唱天涯忆旧时相册青崖下 黑水旁钻石劫留言簿
专辑导航 — 凡草彼岸桑榆晚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欧行漫记:2014(3)文章时间:2015-09-08
作  者:凡草出处:原创浏览568次,读者评论1条论坛回复0条
欧行漫记:2014(3)
文/凡草
2015年09月08日,星期二


第 三 天

清晨而起,居然没有受时差影响,正好是早餐时间。这间旅馆的楼下在两栋客房之间有个小小的花园,清洁整齐,地方虽小,装点着各种盆栽,赏心悦目。
餐桌上早已摆好了各色食品,除了羊角面包,吐司面包和法式硬面包,还有美国式的麦片(cereal)。饮品中除了咖啡热牛奶还有冲麦片的冰牛奶和桔子汁,再加上好几种果酱和一种叫不出来名字的饼干,这在欧式早餐中算是很丰富的了。
作为一座水城,这里的公交船四通八达,坐船畅游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小船在大运河里穿行,许多著名的建筑沿岸伫立,美不胜收。在码头上花了18欧买了张12小时的船票,首站就到了圣•马可广场。不出所料,广场上人山人海,到处都是旅游团的大小旗帜,不管是免费还是付费的场所,门前都大排长龙。记得上次来时阴雨霏霏,当年水大,水浪不断地冲击,广场上也有些积水。那时游客稀少,成群的鸽子扑面而来,似乎成了广场的主人。如今飞翔的狮子依旧高高盘踞,守卫着城市。满地的鸽子却可能被游人吓坏,不再那么张狂了。 这些名胜以前看过,实在没兴趣排几个小时的长队浪费时间。这次出行主要是到佛罗伦萨参加外甥女的婚礼,耽误不得。于是先到火车站侦查了一番。意大利有两家火车公司,Italo和Trenitalia,售票不是一套系统。站台上处处可见的售票机,大都属于Trenitalia。而Italo的售票机却只在售票处里面。虽然它的售票处比起Trenitalia 的来更加高雅,冷气开放,沙发环绕,却总让人觉得不方便。火车的票价也很混乱,虽然按照时间表来看,旅途的时间都是2个小时左右,但是,价钱却相差很多。摸清了售票处的地点、售票的方法和到佛罗伦萨的火车班次、票价,默算了一下从游轮码头到火车站的距离,就可以确定我们要乘坐的火车班次,觉得还是在网上购票更为合算。 大事已定,我们就去游览威尼斯周边的外岛。
先到了穆拉诺(Murano),岛上以生产各种玻璃器皿而闻名,从而被称为玻璃岛。果然,不但满大街的玻璃店各种玻璃制品琳琅满目,大街上的装饰也多以玻璃制造。我们随意游逛,大型制品有屏风、吊灯,中等的是花瓶和各种摆件,小的有动物花朵直到孩子们喜欢的玻璃糖果,但都价格不菲。有家商店的售货员很善于察言观色,一直跟着我,尝试使用各种不同的语言向我解说,这些制品工艺复杂,大都要经过5、6次的烧制才能成型,而那些五颜六色的斑斓还使用了金和银等贵金属。如此殷勤接待让我觉得不让他赚点钱实在说不过去,便选了一个金鱼形状的摆件作为纪念。 比较僻静的街道上有一些手工作坊,让人相信这里的产品大多数是本地制造。一家作坊大门洞开,游人们便立足观赏,看了一些烧制玻璃器皿的过程。看完后我不禁擦了把汗,那么热的天气在高温下操作,大概可以比得上我们当年插队时冒着烈日双抢的艰辛。再想想我买那个摆件,似乎也觉得物有所值了。
公交船的下一站是布拉诺(Burano),以岛上盛产蕾丝花边闻名。据说这种行业从17世纪起就在这里创始了。果不其然,一出码头就看到满大街摆卖的各种蕾丝制品。 一家商店的大堂里有个老太太坐在那里挑花,手法非常熟练,针随指动,一会儿便在一块亚麻布上挑出了一朵花的雏形。我指着一条看来像是床单的用品问店主,像她这样做,多长时间才能挑出一条来。店主笑着说,大概一年吧。我不禁乍舌,压根就没敢问价。花这么多时间和精力做出的东西,我应该供起来才对,谁敢铺在床上用?后来到了另一个商店,门口一个小姑娘招揽游人,要大家进去看“Lace Lady”。果然那里也坐了一位老人,可是,她的技艺相形见拙,大概老眼昏花了,摸索着半天才能挑起一针。我都替她着急,像这样的速度,只怕她有生之年也挑不出一条床单来。看着店里张挂着的满满的商品,我好奇地问小姑娘,难道这些都是老太太的手工吗?小姑娘毫不犹豫地答“是”。我哑然失笑,闭着眼睛也知道,其中绝大多数是“Made in China”,而且一定是机器织造。
布拉诺还有个名字叫彩色岛,因为岛上的建筑有五颜六色的外表。在街上走走,名不虚传,同一排房子很少见到同样的颜色,而且色彩都很鲜艳。几乎每家的窗台门前都摆放着盆花,和鲜艳的房子相映成趣。可是,同样装饰街景的还有晾晒的衣服,包括女人的内衣,挂在室外和鲜花美景一起招摇。看来,这里的人都不用烘干机。另外,很多人家都挂着大门帘,如此熟悉,让我想起若干年前的故国。炎炎夏日为了风凉,家家都不关门而用门帘遮挡。看来,此地也有这种风俗,或许是为了节省空调用电。由此推想,这里的人都挺注意环保吧。
既然是个小岛,这里也就和威尼斯一样,小河交错在城里奔流,门前就是码头。一条条小船成了最便利的交通工具。五彩房屋倒映在水中,更显得绚丽。城中心有个广场,旁边是个蕾丝博物馆,另一边是个教堂。教堂的钟楼看来有些年代,已经开始倾斜。以后一路走下来才发现,意大利很多斜塔呢。 吃着Gelato——一种意大利特色的冰淇淋——闲逛,在清风习习的海边用午餐,很有几分诗情画意。本来担心又像在罗马机场一样找不到饮水处,昨晚特意在超市买了两瓶水带在身边。说起来也好笑,超市的雇员并不都懂英语。离家前,外子特意找了些学习意大利语的软件,我也就跟着听了几句,这会儿便用来救急。我结结巴巴地问:“Dov‘e Acqua……”(哪里有水),还没等我“per favore”(请)小伙子就笑着指点我到了放水的地方。可是,很快就发现,街道上很多饮水的龙头!不过,我一直喝不惯带着漂白粉的自来水。随身带水虽然累赘却满足了口福。 回到威尼斯天色还早,先回到旅馆上网,预订两张到佛罗伦萨的火车票。票价$31比起46来,基本上是半价。 没等回音,我们又出门了。坐上一路公交船,纵游大运河。 威尼斯不仅自然景色佳美,还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古城。它曾经在商业贸易上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且不说世人皆知的马可•波罗(Marco Polo)——他曾游历世界,还把中国的面条变成了意式通心粉,莎翁的“威尼斯商人”也以此 城为背景。城里古迹众多,各色建筑聚集了欧洲许多大师的风格。自火车站沿河而下,一抬头就是圣•西蒙尼•皮克洛教堂(San Simeone Piccolo)。左边有花枝招展的卡•多洛金屋,现在是弗兰奇蒂美术馆(Galleria Franchetti),再不远便是那座大理石桥,阳光下有另外一番娇媚。 水流河转,两旁伫立着格拉西宫(Palazzo Grassi)和雷佐尼克宫,(Ca’ Rezzonico)。学院桥旁边是学院美术馆(Gallerie dell’Accademia),随后就到安康圣母教堂(Basilica di Santa Maria della Salute)和与之一水相隔的圣乔治马焦雷教堂(Basilica di San Giorgio Maggiore)。这些美丽的建筑都有各自的故事,可惜时间有限,只能浮光掠影的一扫而过。过了圣•马克广场,船上的人稀少了很多。河道渐渐开阔与海湾相连,一直开到丽都(Lido)。这个岛以每年一次的威尼斯电影节而闻名。 抬头看看,太阳已渐渐西斜,我们在Arsenale跳下船来。顾名思义,这里不远处便是旧日的军火库,码头上还有一座大炮。昔日的炮火变成了今日的静谧,路边绿草丰茂很像是一座公园,三三两两的行人伴着轻轻的涛声漫步。一对老人挽手走过,苍苍白发下满是幸福的微笑。暮色渐近,夕阳在两座钟楼之间照耀,威尼斯的黄昏更加迷人。 我们顺路来到广场附近寻找那座著名的‘叹息桥’。威尼斯又称“桥城”,大大小小403座桥。要专门寻找一座桥,并不是件容易的事。不过,这条桥很有特色,它连接着旧日的总督府和监狱,是用石头筑成的封闭式桥梁,只有两个小窗户透气。因为囚犯被审讯定罪都要经过这道桥,尤其是死囚,在进入死牢时只能通过这两个窗户最后看一眼外边的世界,难免会发出一声深深的叹息。19世纪的著名英国诗人,拜伦便用此情此景为这座桥命名。 除了这个生死隔绝的伤感故事,这里还有另一个美丽的传说。如果落日时分一对情人能在这桥下的贡多拉上亲吻,就能得到日久天长的爱情。经过20世纪好莱坞的演铎,如今这条桥已经更成了游人青睐之处,晚霞里一条条贡多拉游荡,不时见到情人们相吻拍照。
夕阳渐去,有些线路的公交船已经停运,贡多拉也纷纷收工。广场前一条条小船静泊,不再有白日的欢歌笑语。华灯初上,我们回到船上,坐一号线沿着大运河赏玩夜景。河边灯火闪烁,却只有里亚托大桥那一片最为明亮。若是和美国一些景点的夜景相比,多少有些遗憾之处。 回到里亚托大桥上岸,又到桥上走了走,却一直没看到桥上的商店开业。偌大一条长廊,了无生气,多少有些奇怪。 此时已经精疲力尽,大桥边很多酒家正在拉人就餐。有个小伙子满脸堆笑,先说英文,又说了几句磕磕巴巴的汉语,指点着他们沿河的座位,颇为殷勤。看看他们的菜单,比起昨天那家餐馆大约高出10-15%。想想觉得合理,这笔钱应该是在河边看夜景的开支,况且他们提供洗手间,我正好也急需——要知道,在意大利找公厕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非但要付费,5毛到一欧,还很少,即使找到也未必干净。于是点头坐了下来。菜端上来一尝才知道好坏,口味和昨晚的大相庭径,除了咸还是咸!想要几块面包中和一下,谁知刚才那个殷勤的小伙子一下子就变了脸,冷冷地说,“no pane!”奇怪,一般来说在美国吃正餐,西餐馆送面包,中餐馆送米饭,天经地义啊!害得我喝了两瓶水,没饱也饱了。欧洲的餐厅不送水,所谓的矿泉水比酒还贵,而这种不带气泡的‘纯水’和自来水没什么区别,居然也要4、5欧。看来,天下景点都一样,宰游客时没商量,懒省事少走几步路只能是自找苦吃。

本文在9/8/2015 4:35:38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凡草“欧行漫记”
『彼岸桑榆晚』 欧行漫记 2014(8)凡草2015-09-08[450]
『彼岸桑榆晚』 欧行漫记 2014(7)凡草2015-09-08[512]
『彼岸桑榆晚』 欧行漫记 2014(6)凡草2015-09-08[433]
『彼岸桑榆晚』 欧行漫记 2014(5)凡草2015-09-08[447]
『彼岸桑榆晚』 欧行漫记 2014(4)凡草2015-09-08[495]
更多相关文章
相关栏目:『彼岸桑榆晚
『彼岸桑榆晚』 凡草的《雾星来的丑孩子》在豆瓣出电子版凡草2016-11-17[436]
『彼岸桑榆晚』 江左梅郎与基督山伯爵——闲聊《琅琊榜》凡草2016-02-29[457]
『彼岸桑榆晚』 初出茅庐就破产凡草2015-12-05[542]
『彼岸桑榆晚』 霓虹迷雾织美景凡草2015-11-19[779]
『彼岸桑榆晚』 欧行漫记 2014(8)凡草2015-09-08[450]
更多相关栏目的文章
幼河 去幼河家留言留言于2016-02-03 03:36:24(第1条)
感觉吃的东西很贵。
 主人回复 
欧洲的东西普遍比美国贵。尤其那年,欧元兑美元,差不多1:1.5,现在好了,赶快去玩玩吧。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凡草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