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诗歌散文随笔翻译评论小说资讯留言簿
专辑导航 — 张祈随笔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陕北与信天游文章时间:2007-10-24
作  者:张祈出处:原创浏览1293次,读者评论2条论坛回复0条
陕北与信天游
文/张祈
2007年10月24日,星期三

“你叫我唱曲也不难,只要常坐在我跟前。”——《信天游选句》

陕北人爱唱信天游,去陕北的人也都爱听信天游。信天游又叫顺天游,是陕北民歌的一种主要艺术形式。据考证,信天游中既有汉民族文化的特点,也受到匈奴等异域文化的影响。我很喜欢“信天游”这个名字,从字面上看,这三个字既有随口唱来、无拘无束的自在,也有天地之间、高歌纵情的辽阔。
信天游在国内的传播,先是有诗人贺敬之的新诗《回延安》被选入中学课本,之后有李娜、杭天琪、田震等唱的《信天游》、《黄土高坡》等推波助澜,于是,这种非常具有地域特色的民歌,也就在华夏大地妇孺皆知。不过,对于许多异地人来说,大家对信天游的了解还不是很深,同时,由于经过了大量的后期艺术加工,人们听到的那些新诗与歌曲,也失掉了一些原汁原味。在延安枣园的一个小书店,我买到了一本《经典信天游》,书里收录的信天游比较完整,富有代表性,读起来感觉很过瘾。
不管是诗还是歌,吟咏歌唱的无非是生活。就像《诗经》里的十五国风,信天游也是陕北人民劳动与生活的写真。从内容上看,信天游也是包罗万象,不管是山川风物、特产习俗,还是劳动婚嫁、男情女爱,似乎都可以被人们编成上下两句,或并列对立、或起兴点题的歌词。下面的句子是我较喜欢的:“翻了架圪梁拐了道弯,满眼眼都是黄土山”;“阳坡坡上葡萄崖畔畔枣,平川里的高粱把头摇”;“信天游好象提在酒壶壶里的酒,什么时间想唱什么时间有”;“清涧的石板瓦窑堡的碳,米脂的婆姨绥德的汉”;“绿格茵茵清油炒鸡蛋,黄格灿灿小米捞捞饭”;“鸡蛋壳壳点灯半炕炕明,烧酒盅盅淘米不嫌哥哥穷”;“四月天的日子就是美,太阳落山走上十里也不黑”;“一样样的烧酒一样样的菜,一样样的亲朋一样样样的待”。信天游的流传地域应该很广,象上面的最后一句,在我们河北老家就被简化成:“一样的酒一样的菜,一样的亲戚一样的待。”
在陕北,会唱信天游仿佛是一种本事,是一种无视生活中的艰辛,笑傲人生的自信。有句信天游就是:“没能耐在哭鼻子,有肚量在唱曲子。”话虽然这样说,但贫穷和封闭还是不时地将人困扰。脚夫是黄土高原上一个特殊的社会阶层,从前由于交通不便,高原内部与外界的贸易往来必须靠牲口驮运,这样一来,也就有了一群以赶牲灵为生的人。他们走南闯北,翻山越岭,风餐露宿,一走就是十几天甚至数月度年,其生活的孤独和痛楚可想而知。不过,也正是在这些寂寞和无助中,赶牲灵的人也成了最会唱、最爱唱也是最会编信天游的人,随着骡子和毛驴脖颈上的铃铛在沟川中回响,他们苦涩的歌声也传到了四面八方。“许多人说赶牲灵好,我把牲灵赶够了”;“赶牲灵真格在受罪,黑夜常常露天地里睡”;“走头头的骡子三盏盏灯,带上那个铃子一洼声”;“走了一回甘肃没有赚下钱,把骡子的蹄子直走烂”。赶牲灵的人心里也有思念和渴望的对象,那就是他们的“干妹妹”,在著名的民歌《赶牲灵》中,那个在路边高坡上看着赶牲灵的小伙子的年轻女人就这样说:“你若是我的哥哥你就招一招手,你不是我的哥哥你就走你的路。”
事实上,信天游中数量最多、艺术表现力也最强烈的还是那些“酸曲儿”。酸曲儿也就是情歌的另一种叫法。这些情歌的内容或者描绘男女英俊美丽、或者诉说爱恋情怀,或者表达赤裸的欲望,或者追求生命的自由,读起来都让人感觉惊心动魄。“马里头挑马不一般高,人里头挑人就数妹妹好。”“墙头上跑马还嫌低,面对面睡下还想你。” “满天星星没月亮,叫一声哥哥穿衣裳。”“想你想得迷了窍,掂起个白面水瓮里倒。”“扳住肩膀亲了个嘴,肚子里的冰疙瘩化成了水。”书里收录的一些酸曲听起来都像是一个个故事。由于封建思想的束缚和地主阶层的压迫,一些风流偷情者的结果往往是悲剧。“洋烟花开败了,我和干哥哥的事败露了。”女人面对这一切,有对男人胆怯的埋怨,有对世人冷漠嘲笑的愤怒,心底里还有一种对爱的勇敢和忠诚:“咱俩个搂定一对对,铡刀割头也不后悔。”
信天游的种类还有很多,比如革命信天游等,也都是用信天游的调子来叙事抒情。在我的印象里,除了写《王贵与李香香》的李季,还有当代女诗人梅绍静,用信天游的格式和手法写诗,而且十分有个性和生动。听延安的一位朋友讲,如今在陕北,会唱信天游的青年人越来越少了。如何让这一民间文学形式保持活力,推陈出新,依然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难题。

2007,10,17


本文在10/24/2007 6:31:22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张祈
『诗歌』 末日来临之诗张祈2013-12-28[659]
『诗歌』 在幽暗中生活张祈2013-12-28[704]
『诗歌』 大地张祈2013-12-28[602]
『翻译』 弗罗斯特:一只小鸟张祈2013-12-27[584]
『诗歌』 爱德华·斯诺登张祈2013-12-05[550]
更多相关文章
相关栏目:『随笔
『随笔』 一首诗的价值判断张祈2010-06-13[981]
『随笔』 微博小集张祈2010-03-11[822]
『随笔』 拒读胡兰成张祈2010-03-06[1418]
『随笔』 聂鲁达:最初的激情张祈2009-04-16[938]
『随笔』 风景与绘画张祈2008-01-08[959]
更多相关栏目的文章
桑叶 去桑叶家留言留言于2010-12-19 06:55:29(第1条)
鹅去过延安,鹅也会唱几句信天游:

干妹子好来实在是好
走起路来好像水上漂
有朝一日翻了身
鹅和鹅的干妹子结个婚

好听!哈哈!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张祈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