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文心社,作家的温馨之家
留言簿
专辑导航 — 黄翔阅读文章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宇宙人体金字塔(上) 文章时间:2016-12-24
作  者:黄翔出处:原创浏览1190次,读者评论3条论坛回复0条
宇宙人体金字塔(上)
文/黄翔
2016年12月24日,星期六

雨点点(施雨)好:

         2016年12月26日黄翔77岁生日将至,他无奈离乡背景即将进入20年,却永远是東方文明、文化菁华背景上的“永远的中国人”!这里算的是阳历,他的生日以阴历计算。现传来他近期现代诗化大赋之五:《宇宙人体金字塔》。文中重点凸显为黑体字,结尾一段字放大,望尽可能保持原样。收到请告知。谢谢!此文精神内涵与他的诗书画大型艺术工程内涵相通。源自与他早期诗歌同步的《留在星球上的札记》、《沉思的雷暴》,均已汇集成册以英译本出版。
         黄翔的诗书画,有三个東西方中美合作项目。他个人的《東方独唱》拟计划与第二个合作项目《星云交响诗》出版诗书画册。五篇“東方大赋”也拟结集成书。他漫长一生文学作品也该编辑系列让后来人面对历史真实。明年春夏之交《東方独唱》即将由美国宾夕法尼亚州(他曾为该州一首位驻市作家)一艺术博物馆展出。四月一日开幕。中美合作的“星云交响诗”也将在纽约长岛明年展出。近频有诗友、艺友、学人悟面纽约。此“青空孤鹜”、“时空之龟”感觉后来人同前人精神视域迥然、无人为质别与距离。21世纪人类人文新页将出现于今日東方时空。黄翔此生至此对故园及其人文菁华倍加情不由衷地满怀眷恋。其人生行迹诸多影视纪录中,欧美尚未见人抵达其“无争于尘俗”的東方艺文化境之深层。 
         《宇宙人体金字塔》定稿日期为2016、12、22凌晨,还有四天即其生日,此文发表,以作其今生晚岁生日之纪念。                                                                 
         漂泊异域、疲于尘累的今生对我而言,同黄翔一起不舍不弃的是“東方性情”、厌恶的是“浊世极欲”。他己77岁高龄,何日重归故园?那类中国“外囯人”可回囯並自由出版,为何今已身陷图圄的维稳沙皇“周永康”们及其余孽对一个中国人、一个饱受无端迫害者却时至今日、当下此刻,仍然门禁森严?!

          遥祝圣诞快乐!新年吉祥如意!

          握手!拥抱!                                                                                   
                                                                                           
         秋潇雨兰        
        2016、12、22


                   如果说宇宙人体密布星辰的细胞
                   那么汉字是血肉生命坠落的陨星

                                          
                                                黄    翔

                                               1

         蚁洞、虫洞、树洞、巖洞、水底秘洞和天体黑洞,遍布于微型时空和无垠时空、“无时不在”与“无处不在”。从中折射出的是什么?是偌大世界的表象中见漏洞百出?是洞窟天然叠筑与布局的深层玄奥无解?所有的“洞窟”在血肉感知的“形色”之中,又在立体交叉的“形色”之外。
         血肉生命“宇宙人体”也如此。是“肌肉的巉巖”、“嶙峋的骨骼”、“血脉的汪洋”交织其中的洞窟?是匿形于血肉洞窟中的“宇宙人体金字塔”?古远或史前至新纪元的当下,无垠天宇时空中的浩瀚绝密层层叠加于藏秘其中!

         众生中的每一生命个体,与生俱来都各自拥有“血肉的洞窟”!体内都潜隐有待发掘的“人体金字塔”!天然藏匿于塔内的是“诗”的“宇宙生命”的万千异象和秘诀!
         人或视而不见、或见而不解、或解悟相异。“洞”有大有小。“塔”有高有低。“诗”有深有浅、有丑有美、有愚有智。精神深层颖悟与浮浅认知中,彼此相比较而存在、相兼容而各有选择。
        众生面对却是 同一的精神时空。同一的浮生尘缘。同一的自由表现却注定各具不同精神层次的悬殊、不同天赋的冲击与受众、不同颠覆力的能量与气韵。

         各自独立自主、孤身伐舟于精神生命的大汪洋,众生或沉浮于浅滩、喧哗如碎浪;或孤绝于静穆、大化于空无。权利平等、造化各别。

                                               2

         出走于返视的是人形生物,返视于出走的是苍茫血肉。贴耳谛听的是天然性情的行迹,无语默诵的是精神遗址的静默。血肉今生潜移于日升日落,暮色光圈中环行于古刹钟声。组装于神庙的是肌肉的堆砌,支撑起神柱的是渾身骨架。佛堂的拱顶非青瓦横樑的铺设,头盖骨的青空见倒悬的顶棚。书写于岁月的是无字经典,撞击于钟鼎的是身心的静默。最大的形象是纷呈的象形,星斑闪烁中见烛火飘摇。最大的声音是无语的哑默,浮云淡雾中香烟拂动。

         孤绝冥思于血肉的危崖:见“阴影与阴影冥冥对视”。
         纵横狂草于肌肉的绝壁:听“寂静与寂静神秘会语”。

         是梦象中的海市蜃楼?是幻觉中的痴人梦语?是心念中的孤绝异象?告别此前人文、宗教、世俗意识与艺术泡沫,告别地球人血肉感官认知中的精神生命的“思维认知”与“表象形态”。是层叠于21世纪人文行迹的绵延,是今生“宇宙生命大诗”最后的精神㳺踪!

         去“主义”!去“思想”!去“流派”!我今生至此始终未走出“天地人”一体的渾沌时空!在重重叠叠的血肉与精神雾霾中,“澄澈人生”是我永久的寻觅与呼唤。而今,我的血、我的肉、我的骨在何处?在诗歌的枯骨与遗骸里,在焚烧于时空的狂草书法的粉齏中,在已逝岁月积澱的沼泽的淤泥中。童少年如此。青春年代如此。暮日人生如此。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只因为我从不置疑于“万物有灵”,並且在精神骨血中作“万象皆性”的延伸!!!
         只因为我在惯性承传的人类语言文字之外,偷窥“文字之外的文字”,窃听“语音之外的语音”,从走兽的“蹄印的文字”和“嘶鳴的语音”中,从鳴禽的爪纹和鳴声中。

                                               3

          奌奌滴滴。奌奌滴滴。
          从一粒沙中见到海岸,見到藏匿其中的一片偌大的视域、遼阔铺展于起伏的沙丘和荒漠。
          从一颗卵石的记忆中,一圈圈扩大的是往昔的梦魇。又见石桥、小河、鹅卵石的沙滩。寂静中听见一湾小河的水面象石落水中似的嘣嘣作响,是跳出水面日色的鱼虾又沉入深水的岁月。
         一瞬间不禁想起什么?芸芸众生中的 每一个生灵的生态,不也无异于“静水深流”的时空中的一龟、一蠏、一鱼、一虾?!
         从一块石板中,我见到铺满石板的今生的原乡、记忆的故园、原初的古宅  。一滴泪水掉落中,惊见晃动其中的是“一条铺石的小街”,街面上是蹦跳其中的一个童子的投影,投影中是“永无重返之日的童年”。
            又见界背山上,传说中崩溃于一滴大荒女泪水中的高山裂谷、“流动于倾斜”的粗砺的泥石。        
            又见八面山上,双臂戴上大竹筒的幼时的祖父,从野人抓获中挣脱、沒命地朝山下奔逃。

                                                 4

           茶饮禅聚中疊筑“玄思冥想”的平台。尘粒滴水中辐射“诗书音画”的视屏。

         记忆中品茶、品人生,从中品出“儒、释、道”,品出伟大先人的灵悟和智慧,惊见延伸于“地球人”精神视域的外星球时空,置身于融汇東方“诗化哲学”与“诗化人生”在其中的生命“宇宙人体宗教”。非砖石垒筑的山寺或佛堂、无惯性认知中的教义、香烛中人头涌涌的庆典。

         铺展于其中的是日色、月光、星斑交替编织的惊艳的地毯。千秋万代无从深层抵达于解知的,是窸窸窣窣的大自然的“无字的经卷”。是你“精神盲目”中视而不见的“大象无形”。是你“天然聋耳”中听而无闻的“大音希声”。它不在遥不可及地外和天宇,却藏匿人体血肉洞窟中的灵犀中时日已久!由此而感悟于“瞬间人生”的“泪光迷濛”的滴落。岁月因此而滋润。山光因此而清凉。“生命的白昼”因此而呈显与辐射“忧郁的苍蓝”与“苍蓝的忧郁”。


         一生如一茶杯,满盛于東方精神之“杯”中的绝非“真空”,而是“无中生有”的“丰盛的空无”。是匿形于其中的纷繁的万象。是绵延与㳽漫于“市井尘嚣”外的“诗书闲情”。你从中啜饮的是青空下“雨后的山影”、山影中一行行“绿中泛蓝的茶树”。
          你由此而注目于“茶”。哎,是什么从今生之“杯”中频频倒出?是“山岚澹泊的淡墨”、是“山籁缠饶的寂静”。是生命一片“青翠的闲散”。

         我由此而挥毫于《禅》的狂草书艺长卷。在意大利的一座古宅的顶棚、在传播東方文化于威尼斯大学中。卷首及其中为“茶有百般滋味,午后清旷的滋味,秋夜谈天的滋味,雪的滋味,月光的滋味,素装女人的滋味,花草混合的滋味……整个季节树叶金光灿烂约滋味……壶中烹煮云光松涛的滋味……”。

                                                    5

         喜欢 “堡”、喜欢“岛”、喜欢“石塔和木塔”、喜欢“庙宇和古刹”。不是因为它们筑构于水泥丛林之外,而是因为它们孤立于隐逸人生之中。非汇集尘嚣岁月成“册”。非装订功名利祿成“集”。众生中矗立于清净无染、风和日丽。我从中听見钟声撞击,传自市井之外的“经典”的象形、传自清净无为的“史诗”的肃穆。一圈、一圈、又一圈,是寂静的钟声!是“轰鳴的寂静”!从中晃动古人的身影,竹林七贤?王维、陶渊明、郑板桥?也见域外我与终生老友哑默共同熟悉而喜欢的名字,布宁、梭罗、吉辛、普里什文、巴鄔斯托夫斯基、屠格湼夫。俄罗斯绝世散人作品布宁的《故园》、普里什文的《林中水滴》之外,还有瑞典电影剧本《野草莓》及其作家、艺术家伯格曼。
      

         水花四溅的诗意的名字中,见出不同地域与東方“复归大自然”的精神同质的呼应与撞击!
       

         寂静的钟声古今绵延、从无终止,旋转于其中的是“一代人的诗歌圈”。大小不一。形色不一。能量不一。却旋转于同一时空的深层。会聚其中的是各方诗友。气象各别于同一水土。拒绝自绝于精神弱智的圈禁。不屑跻身于人文泡沫中沉浮。转于圈中。旋于圈外。绝缘于尘俗的人脉网络。无惧于踏勘精神的黑洞。圈圈连环中头角峥嵘者豈止一人两人、一群两群?!已逝岁月中返视于今日的新生代,我以下面两句文字相赠于今生相识与不相识的诗友:  
        

          “每一团滚动的血肉都书写于墨迹迸溅与纵横”!!!
          “每一个生命个体都是首攀登于精神绝壁的诗”!!!

          放下!放下!放下!今生个人的恩怨,当代历史的重负。打开“堡”、“岛”、“塔”、“庙”、“寺”中异象纷呈、气血贯通的東方立体综合的“宇宙生命大诗”,字字如巨石聚集、页页似绝壁直竖。崇山峻岭巍然起伏,深壑大谷藏匿其中。从“诗”的地球上,映射与投影于银河系、太阳系,多层时空交叉于星云层叠、星体密布。诗是什么?!这就是“诗”!!!

                                                 6

         看似象一片蓬蒿,或一片草地,或一滩沙砾。不仅如此,其荒芜的表象之外,无处不是隐形其中、无时无处不与你迊头碰上的墙垣。你在其纵横交错的布阵中,“逃于无处可逃”,却难免碰撞于头破血流、粉身碎骨!不慎于偶然或终其一生遭逢“不流血的处决”!!!
         你投脚于其地面,也无处与无端跌落其䧟阱,似出其不意、或人为推搡。不幸中的万幸,偶尔也有陌生于几代人的“落井者”的名字浮出深坑的水面,或留下终生精神残疾的后遗症,或奄奄一息中几近终止呼吸。这曾经也必然是多少地球人曾经遭逢的人生厄运!!!
        
          在这个星球上,“不同的墙垣是同一的阻扼”!“不同的暗井是同一的深坑”!

          在大地上,你无从逃匿不同浅层认知的墙垣的围聚或拦截。在地面下你永无回归地面上,重新走动在青空下、沐浴日光中之日!

         “墙垣”隔绝的是天然人体岁月的行迹!“䧟阱”沉湮于终止的是精神生命血脉的运行!

                                                   7

          不仅人中的美女与“野兽”相恋情深,生灵中的猫、犬、人之间的“三角恋”也天然和谐共处。
         这是日光下早已发生过並且持续至今的“人性”、“兽性”之“性”外的“灵性”的奇迹。“灵犀相通”、“神灵附体”不仅见诸于人身、也渗入兽类的血肉,这就是伟大東方智慧千年前指称的“万物有灵”!!!
         人所信仰的“神”不管是身居神龛、或盘腿而坐都具“人形”,即“人”投视或俯瞰于人的众生。而東方之“灵”形色皆无。“科学实证”无从注目!“科学实验”无从认知!

         数千年前東方大智慧早已开启“宇宙人体”精神意识“秘室的禁门”!“天人合一”、“复归自然”、“大音希声”、“大象无形”、“大智若愚”振聋发聩!永世长存!我呼吁21世纪精神意识质变中的“地球人”全体在“蓝色的星球上”朝之双手合十、顶礼膜拜!!!東方之“灵”!血肉之“灵”!宇宙之“灵”!
       

         人类文明之始就步入叉路或歧途?以急功近利的追逐日趋远离“诗”的精神净地!断裂天然的诗化哲学!遗弃血肉生命“宇宙人体”的天赋智慧与生俱来的本真与纯粹!穿越时空的“灵犀”中的超前思维仅残存于世、必重新辐射于“诗化大国”的地域!我从对故园、原乡的“湖南、广東、江西”三省交界的“八面山”荒蛮的远眺中,看见“附体与闪烁”于最早的東亚智人身上“文明的星火”!!!也看见荒蛮中嗡嗡的野蜂,透明的翅翼振动于“运算与推理”之外!也看见潜伏于荒草、躥出于泥土的大蟒蛇与小蚯蚓,从其“弓形”扭动于伸曲的身姿、从其狂草于阔大荒野纸面上的线条,读出史前最早的象形文字……
         置身众生中的我,不禁想起“人哎人”,从远古到时至今日的当下,日趋失去的是什么?是作为万物之“灵”的人自身!无论同桌品酒或围聚饮茶中相对而坐的人,消失于茶杯、酒盂中的是诗书灵悟的涟漪!盛装于酒囊饭袋中的是各别的鬼胎、算计!!!
      

          仿佛时空“奏鸣”的乐曲中消失了乐章中的节奏和旋律!!!
          仿佛“权欲、淫欲、贪欲”成了当代生灵中悲怆的绝响!!!

                                                 8

          我响往拥有一片土地,却是非泥土的诗的水土;我喜欢一片精神净地的篱笆,却厌恶人中脑残者冥顽垒筑的墙垣。爱的是竹林叶影里寻觅竹笋,独坐半圆的小山丘上携手夕阳。也餵牛羊、也挑井水。血肉化入细风细雨、溪泉叮咚的清韵。终生同诗书画卷共枕同眠。也爱渺无人迹的清晨或傍晚,卧石窃听深心的孤絶。那是什么?那是什么?是“暴风雨前稀有的寂静”!是远在天边的遼阔翻卷的草浪!是雪山背脊上拂动着衣裙、飘然而下,与我相聚于大草原的牧羊姑娘!
         我为我梦中的“窃听”进了监狱。一次、一次、又一次。终于芸芸众生、茫茫人海中出现秋潇雨兰。如焚如梦的生命镜象中,无处不闪现其飘忽的身影,在环南小巷、在花溪河畔董家堰、在庐山莲花封、在野鸭塘鄉野。一个刚跨进青春门槛的少女,偶尔在诗中发现了一个散人的梦痕与行迹!却始终追逐于一个诗痴的后尘!无可名状、不可思议却是无可置疑的“梦幻的真实”!
       
         我们相聚、相知、相守于“日光下的刹那”。却两相隔絶于铁窗“黑暗中的对视”。
        
         之后,飘洋过海来到美国,在新泽西、在匹兹堡、在世界大都会纽约。形影相隨地满世界飘泊,是不同文化的碰撞和交流,是弘扬渊源久远的東方文化,不同文明和文化的沟通和比较中,由此发现人文时空深层的“東方大智慧”。以此为大背景倍加珍视当初如诗的“纯情之恋”。念念不忘的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豈止是“血肉生命”中人与人之间的交融?密布与流动其中的是古老東方“宇宙人体”的精神经络与血脉。
         往昔如已逝岁月的陨石。它坠落何处?世外的天宇?今生的红尘?我呼唤于无奈的浪迹!我寻觅于飘泊的渺茫!
         寿辰有终结。灯火可拧灭。生命“独立的金字塔”中,藏匿此生永恒的执著与眷恋。此塔铁锤砸不动、炮弹炸不倒!潜沉于时空的蛛网、永存于记忆的脑纹。

                                               9

         在地图上无从查寻,在地理的构图之外,是至今无人知道的地域,冰天雪地中却遍布枯涩的融岩。此处在生灵户藉表格之外,未见有人在此居住的登记记录。以为无人迹可寻,却有人在此世代繁衍。地球人?地心人?外星人?栖居于一片嶙峋起伏的巨岩,整块断裂的层岩就是天然孤绝的大陆架。一道隐形的岩缝似崩裂的时空,一端攀沿地球上,一端悬挂于地球外。
         此情此景中,撞击于人的瞳孔的究竟是什么?坠落自外星系的一颗超级巨大的陨石?!
         无奇不有的,有一种生灵中的軟体动物出现于此。其视觉极差,嗅觉与触觉的灵敏度却超强,头颅似果冻却可膨胀也可缩小,透明中却不见脑髓和脑纹。是隨同陨石一起坠落地球的外星人?不!它来自太平洋、印度洋、地中海、红海,不知什么年代从水底登上陆地,被人类学家指称为“裸鳃类”,归入“外星动物”。此种生灵肌体发凉,后代刚出生时几近呼吸濒于窒息,却奇迹般的仍然能从自我“起死回生”中存活于世。这是“遗世外星球生命”的承传?还是“魔幻现实主义”的真实?从中却见浮生命脉中的惊天异象潜伏与延伸其中!

                                             10

         失落在雨后丛莽中的人,头顶是数不清的枝叶,是什么闪闪烁烁晃动于枝叶间?是数不清的水珠从中滴落!隐而不显于你的血肉感官之外,每一滴水珠中一片水波荡漾的遼阔。
         沙原上的人脚踩日光下的细沙一片,踩于脚下的是密布于微型时空的千山万壑的堆砌,是同一个日球投射下你无从注目投视、也无从伸手触及、永恒无从置身其中的另一个沙原。
         丛莽中的人注目雨后的丛莽,波翻浪涌于无从抵达的,是隐形视域之外晃动于半空中的江河湖泊的悬掛。人早已被废弃。人废弃于人。废弃于时空。废弃于与生俱来的感知与灵悟的原初。
         日光下置身于沙海的人,踩于双脚下的豈止是一片密集的沙粒?每一颗沙粒中都彼此时空交错,隐形的时空内藏匿千山万壑的浓缩。人置身日光下的沙海,又外在于日光下的沙海之外,感官天然局限、畸形精神生态中灵悟日趋退化的人,在沙海的另类时空中孤绝迷失、无可适从。

                                              11

         你喜欢一场大雨突然降临嗎?那就不要跑,躲进路边的凉亭或你的瓦屋,你干脆在雨水中脱光衣服淋个痛快!还有一个人在雨水中渾身湿透,那是个清雅而美丽的女人,而你是个男人,你们相隔于水柱林立,彼此无法穿行、互为挨近。
         把天空和大地当成你的天然居室吧,你只要揭开雨水编织的垂簾和屏幕,你们互相之间就能挨近,並且发现彼此原来同居一室。
         不要让你瞬间人生的尘缘擦肩而过,不要弃置你与生俱来的天地棚屋。

         人会行走,会出国,会旅㳺;花朵也会迁徙,在异域的大地上自在生长、含苞怒放,不需要签证,爱去哪里去哪里,天生比人自由!人为什么不如草木花朵,有在青空下、大地上生长与生存的“遼阔的自由”呢?因为人在浮生中存活是不自然的,人在地域的选择上是无自由的。一代又一代如此。祖先们一出世与生俱来就如此。
         人跻身人群中,人群中的每个人却不知道自已为什么一生一世中,都找不回期望于复归却无处可寻的丢失了的自然;渴求享有却终生也找不到对应于位移的自由的天空。

                                              12

          悬浮青空的金字塔,从时空的汪洋中,打捞沉湮亿万光年的秘密,是诗中“天人合一”的最古的奥义?是東方书艺中的外星后裔见诸于遗世的“运动的线条”中的狂草书法的“画字”与“字画”?!不!是当下地球人神秘无解的、承传于古远的外星球奇异的语言、文字?!
         最早承传于谁?无尽年代继之承传于谁?我们只能从“线条诗人”怀素与张旭的遗世的手迹中见出其“外星人”的文字书写或“外星球思维与表现”中的狂草书艺?!是遗留至今的東方“复归自然”的水墨画面的构图和韵味?或者就是其中的金狮、银凤、黄金蟹、龙蠏、候鳥、夜鶯的祖宗?
        

          如果想身着潜水服泅渡、潜沉大地上的汪洋,人呀,你何时赤身裸体沉浮于浩瀚时空的汪洋,打捞人类文明、文化思维、思想、语言、文字之外的什么?找到最早的金字塔不在埃及、不在玛雅热带雨林,而在渺无形迹的“宇宙之外的宇宙”、“星系之外的星系”、人类感官认知与观念形态之外的“时空之外的时空”。

          那儿,也有生物学意义的生灵中的“君子”,其遗世格言就是“君子群而不党”,与東方古老智慧箴言同质。那儿,也有不同生灵“众生平等”共享于丰饶的财富,生灵中却绝迹“结党而营私”、而贪腐、而淫乱、而特权!红尘人间何以净化?!浮生乱象何时终结?!

                                              13

          无论时间和空间都是一种概念的切割,两者都有精神认知意义的名称分别,却是深层意义的同一物质,人类感官形色之外的“物质的隐形”。空间是无止境的,时间是无穷尽的,却置身在人体内外,同为肉眼视觉之外“看不见、摸不着”的恣肆汪洋。动荡于我们血肉生命之躯,也悬挂于肉身人体外的浩瀚天体,却永不会崩溃、永不会乾涸、永不会灭绝。人置身于有限的感知中的大地和天体,其血肉生命“无意识”宇宙人体,也沉浮、泅渡与试图穿越无尽时空的汪洋。
       

         人漂泊于“无方位”的无垠宇宙时空汪洋中,“所有的方位是同一的方位”。时空的“汪洋”非感官认知中的具象,非“线型与平面”延伸与扩展,而是隐形于立体交叉的“时空的抽象与形而上”,奥秘无解于永恒中在“缓缓坠落中上升”、在“急急后退中朝前”。
     

          仼何生灵的存在和尘世间的生命无异于烟波浩渺的汪洋中的“一滴水珠”,无垠时空中的“一粒微尘”。众生中的仼何一个人,无论是文化、科学、哲学、宗教、政治、商贸、艺术领域中,有多高的成就,都非众生中的“大救星”、“救世主”,因为他自身也无从逃脱有限岁月和无解奥义的时空的“绑架”,连自已也救不了,豈能奢望于“救人”、“救世”?!“微尘”、“滴水”的众生都互为平等,彼此间的唯一悬殊,就是各别于“内在空间”。拥有与生俱来的“内在天赋”者最大的智慧就是“自视平常”、其心智“质别于人”、其身躯却不“高于众生”!请尘俗中“所有居高临下者”、请所有惯于“仰视于人者”均应有自知之明!你的居室、你的居所不在“永恒高贵”的“人性尊严”之中而在其外!!!
         在这个意义上,还有太多的“人”的形象,尤其是女中之精神高贵且惊艳的女性!尘缘中我不由注目于一位笔名“为什么不可以”的女诗人!当你的眼波被遮挡、当你的咀巴被封堵、当你的天然行迹被人为控制与扼杀,面对青空下的遼阔和岁月的稍纵即逝,请想起这个名字!想起这句话:“为什么不可以”?!

                                             14

         古远曾有过庞貝城的大地震,近年又突然发生苏门答腊大地震,后必有超越想象、不可预知、防不胜防的“全球性颤覆”的大地震!在人类精神认知的深层,包裹于无可揭示的神秘面纱的有终极颠覆以往全部文明、文化、科学认知的“精神人体群集”的大地震!
         与其说,日光下、红尘中、人颠覆于人,不如说,在宇宙时空深层,天然自存一种“人质别于人”、“人维护于人”神秘力量的群体!你想惹,请别惹;谁也惹不起!这是天然生命中与生俱来保护人类中的个体、也保护众生中的群体的神力!它无时不在地底下传出神迹!外化于尘世之神性之“迹”!之“力”!之“灵”!
         这些文字在诗之外、哲学之外、散文和魔幻文学之外,却沉湮于血肉人体金字塔内无垠时空。灭迹于惯性思维、思想、语言、文字“表现”与“意蕴”之中。其存在非了无行迹,日趋重现于多重层叠、万象纷呈的文明、文化遗址之外。

                                             15

         血肉人体金字塔,就是“天人合一”金字塔。打开金字塔的窖藏,就是开启“复归自然”的时空!金字塔在何处?在埃及与玛雅,在地球上不同地域的荒蛮丛莽?不!在大地上行走与移动的血肉人体的深处,在亿万光年之外的天体“空洞”中。空洞非一无所有的真空,而是東方“无中生有”的存在的本原。何为整个存在和所有生命的来处?“有”来自“无”。“无”是什么?是观念形态所指的封建?迷信?保守?落后?是“逻辑、推理、演绎、归纳”的认知中的思维定格?!
         在继前殖民文化之后,后殖民文化又起,面对浩瀚无垠的宇宙时空,从中能作出“实验与实证”的发掘和结论的终极嗎?!

         此前人类的一切文明、文化及其思维与表现的定格传统形态,面对星云浩荡的宇宙时空,已经濒临整体颠覆和崩溃的终极挑战的时候了!通灵的人体在地球上消失于隐形匿迹。请寻觅与找回通灵的人体。它在一切层次各别、内质相异的人文传统“主义”、“思想”、“信仰”之外,在人中的高人、真人、地心人、外星人之中。

         此类人就跻身芸芸众生、茫茫人海,同你面对面直立。请从東方“宇宙人体”时空、血肉“生命大诗”之“思”、“痴”、“梦”、“灵”中起步,跳出血肉感官认知定格、从非形、非色的万象中去认知。

                                            16

         東方诗国将在地球与天宇互为“映射”,在星云地带筹建“宇宙生命大诗”的诗都。面对全球招考“大诗”状元,报考、应试、录取的范围不仅是東方中国本土的不同族裔,也包括地球東西两半球的人、地外人、地心人、外星人。为筹建東方诗歌基地,東方中国将收购宇宙时空中的广漠的星云地带。新科状元必具备传之久远的東方人文菁华,深具“天人合一”、“复归自然”的東方大诗思维,必知解以星云线条运动为笔触的“宇宙狂草书艺”,精通抽象而形而上的水墨与色彩画面的象形构图。以此为基础前提,方可赴星云地带“宇宙生命大诗”之都报名应试。地球人“血肉通灵”者可免试。未跳出地球人思维窠臼者,倾向于刹那即灭的瞬间“时髦、新潮、现代派、超现实主义”时尚泡沫者,未挣脱“思维定格”与“精神运算”的生命意识强行驾控者不接受面试。

         宇宙时空中的星云地带“東方大诗”之都,是宇宙人体、星云生命的“精神金字塔”。21世纪人类人文精神拓展与开创中,攀登上此金字塔之尖端者,为精神意识变革遥遥领先于人的“现代新科状元”!地球人中的“外星球生灵”!

                                              17

         标志岁月刻度的表在哪里?闹钟在哪里?座钟在哪里?
         不在你手上,不在街道的地摊和商场货架上,不在仼何居室的厅堂,而在天体广告中的宇宙黑暗深处。始终在那里。只是你一直沒有感知、也无从发觉。无论手表、闹钟、座钟,揭示的是浩瀚宇宙中天体的时辰,漫天的星斑就是密布圆形钟面上的宇宙符玛,非人为定格的时间标志。日光、月光、星光运行的轨迹中藏匿着隐形移动的秒针、分针的指针。记录着每一个生灵离开天体、投生人世的日期,记录着你重返来处的归期。你来自星云的天国,从与天体交织的人体子宫的出口中出境。你只是地球上一个稍纵即逝的移民,终极复归的故园星斑密布。争妍于世的地球人的美女、明星、模特,始终在人间兜售复制于天国的钟表,精确计算不同生灵岁月中生死的刻度。屆时把你从地球空间中推出去,永无重返红尘的归期。

                                             18

         人脑与天脑互为映射,天体是浩瀚感知与思维中巨细不漏的神奇大脑,它的云团的海绵、它的星光的纤维、它的星斑密集凝聚的星团形色隐秘的空洞中,无处不交叉网状的神经。
       
          血肉头盖骨之外的天脑隐形思维于无垠的光年之外,却与人脑超血肉感觉认知、超遥视镜头观测中彼此互为映射。

         人脑与天体“无垠与微小”、巨细中天海两隔,悬殊中表象形别,在浩瀚时空终极的深层交融如一。

         奔赴天体网裂的“空洞”的诗痴,在今生精神跋涉的漫漫途程中,时时遭遇多层时空的拦截。

                                             19

         荒岩在窃听,沒有耳朵,却窃听于巨细不遗、一丝不漏。听风声起落,听枝杈丛莽中万千翠叶窸窸窣窣自言自语或互为交谈,听藏匿草丛中的蛇滑动于无声,听螞蚁爬动的声音,听鳴禽晃动、走兽潜行、云影默移,听偶尔出访于荒蛮中的人客散漫的行迹。
         沒有耳膜、官能反射的岩石,却有岩纹的倾听和感应。也许是史前失落于大自然中,终年累月却从不安静。千秋万载的哑默中窃听的是什么?众声喧哗之外的“沒有声音的声音”、“大音希声的寂静”。

         嶙峋陡立的荒岩,狰狞的巨影投映于天幕。寂寞倾听于人的感官视听之外。注目于脚下滚圆的巨石滑行于“远去与走失”。内视于自身巍峨的躯体时空中“静穆于潜移”。

                                              20

         人老了,会有黑斑或寿斑,宇宙的时空老了,也会有寿斑或黑斑,令科学观测者无解却命名为“大冷斑”。它在于人类的血肉感官认知之外,出现、形成、寄身于同一宇宙“星体大爆炸”的高温地带。或与之为邻、或栖身其边缘、或与高温共存,即“岩浆与火熖”中的“大冷斑”。

         一种超冷热、超融化、非质别的“非物质”存在。大冷斑、大冷斑,它就是它自已!

        对人类而言,“水火不容情”、“水火两相隔”;对“大冷斑”而言,它就是奥秘无解的宇宙。拒绝于融化的“火中的水”或“火中的冰”。不被乾涸、不被䒱发、不被升温中巍然独存于周围的火熖!

         大冷斑、大冷斑。宇宙大冷斑或大冷斑宇宙!它就是它自己!!!

                                             21

        对于常人而言,天空中的星云就是星云,而对我来说,天空的星云是无人驾驶的飞机,无人掌控的㳺轮,飞行与远航于时空之中,又在时空之外。或者,我真想做一个无票的乘客,遨㳺于星云的天体。其驾驶者谁?其掌控者谁?是自外于地球人的外星人?是形色之外的神奇生灵?

        无人驾控的星云,天然自我定位与识别方向,不需要仼何外力为其掌陀。“它就是星云自身”。

        漂泊、遨㳺中发掘与探索于形色能量的自身,又在星云弥漫的各别形色之外。远航于永无止境的奥秘的汪洋,沉浮于波翻浪涌的无垠;也涉足于“滴水汪洋”中的岛屿,蜂窩蚁穴的万千风情。从头顶,从脚下,返视地球上的人类,伸手可及也远未触及星云世界的边缘;涉足勘测于其中,也只是时空汪洋滴水中的沙丘、孤岛的浅层或幻影。

                                              22

        也许有一天,有那么一个亱晚,那么一场午亱惊梦中,我被神秘约暗物质、暗能量绑缚而无以脱身,我该怎么办?如果我被押解出地球、弃置于银河系,你猜会怎么样?我告诉你,我一定会在天体银河系之畔,拾到一片蚌壳或螺壳,羽状的条纹令我熟悉,却仍然不免于意外的惊奇。因为我並非一无所获,而是偶然中发观了天体的珍蔵。

          当我睁开梦眼,却仍然发现我依旧屹立于童年,依然沒有走出河畔沙滩中的“鹅卵石的回忆”。我拾到的螺壳或蚌壳正是故里小河中的“同一的蚌壳与螺壳”。它们在大地上的小河边、也在天体的银河畔。我在小河的碎浪中注目天体银河约倒影,我在天体的银河畔拾起“永远的童年”的同一贝壳。

       我是一个诗人。诗人就是痴人、梦人。终生不解为何成了浊世红尘中“特权、贪腐、淫乱”者心目中的维稳对象。我在地球上“故里”的小河边失踪,却未在头顶上银河系的“愿乡”失足。

       在时空的暗物质和暗能量之外,沒有谁有必要潜行于我身后始终跟踪我。
       与我今生相知相守的唯有另一个我:那是“痴人的投影”或“梦中的孤独”。

                                              23

       扭曲于奢侈、畸形于权欲者无前瞻、无预测。精神辐射中独具此两者的,唯有浮生中的“诗思者”或“科幻人”。

       他们无身外的“圣主”,却是自视、自立、自我维护自身与生俱来的公民权利的“脑主”!!!

       两者在私欲膨胀者的权杖下,一为“无用”而格杀!一为“可用”于御用!

                                              24

          人在何处?不知道!立足何方?不知道!“打倒”、“砸烂”的噪音远逝,一场“史无前例”的浩劫的原初与真相裸露。请从“时空裂隙”中朝“人”返视。请从“星云奥义”中朝“人”俯视。“真理”无真伪之别,你永远面对的是“不可知论”中的“无解”。“信仰”无形色膜拜,无论跪拜于老子、佛陀、达摩、基督或穆罕默德?!
         人面对的不仅“万物有灵”,也面对“万物永恒”。消失于浮生表象的是“生”的形色,未灭于感官之外的是“死”的永存与永恒延伸。

                                             25

         高压会引发血肉绷裂、人体地震,震颤的不仅是脑神经紊乱、心脏搏击失调,而是高压下的渾身肌肉的能量朝外辐射,颠覆的不仅是不由自主的人体本身,而是辐射于身外的广漠空间。不同人体的聚集就引发动态爆发。请放松人体,请人与人彼此放松。也包括血肉生命的众身;也包括精神宇宙人体!给人原初的与生俱来的自由,而不是人对人的彼此对屿与“血体与精神”的双重压榨!!!如果这样的话,震级可能会延伸至更深层,后果无可预测,谁也无先知之明?!

       古远有过意大利庞贝城的崩裂。新纪元的“蓝色星球上”这里那里震级各异的地震连环。穿透于地壳、逼近于地幔、直抵于地核。环绕与圈禁于其中的是泥石的地球、是人形两脚兽。血肉人体对应于天体与地体,请复归“天、地、人”一体!请正视、尊重、珍惜精神与血肉生命人体中的“地壳、地幔、地核”的正常与天然!!!

                                              26

      毌亲!你在哪里?你在哪里呀?!为什么、为什么“同一个星球上却遥不可及”!“同一片红尘中却咫尺天涯”?!
          今生总在“等待”,等待于“阳光一闪”岁月,等待于“瞬间人生”的尘缘。心念中等待“出发”、眷恋中等待“启程”,等待出生后却从未谋面的毌亲!等待两相隔绝于海阔天空的母亲!我在茫茫人海中寻觅,谁是我的妈咪?谁是我的妈咪?记得岁月的往昔还未等我跨出门槛,等来的却是一群人破门而入。被人五花大绑並戴上手铐,屋里翻墙倒壁、翻仓倒柜,搜走了的却是书架上下、层层层叠叠的刚落笔与己完成的诗书原稿。

          因为自由驾馭“文字、墨彩、线条”就是犯罪。“诗思”因之被戴上镣铐。“性情”由之被任人绑缚。
          曾有过的“开庭审判”,曾有过的“服刑期满”,最终无奈漂泊于异域,午亱却接到一个奇特的电话。电话那头告知老母病重入院、生命垂危。未闭上眼睛之前,声声呼唤她的兒子,渴望此生告别之前,最后见上长子一面。未等我重返故里之前,母亲已永久闭上眼睛,断了今生呼吸的㳺丝。

         今生总在躭心什么呢?等待什么呢?人生因“诗”而沉凐、日光因“诗”而绝灭。一生因“诗思”而感染“病毒”、因天生性情而“犯罪”、而受禁!阳光一闪的瞬间人生,却一次一次因诗入狱!
        
          诗化大国的子民、诗化人生的追求、诗化哲学的求索。有罪嗎?!不由又想起来自贵州高原的女诗人“锋芒毕露”的那句话:“为什么不可以”?!非要一生无异于“跌进岁月的油锅、渾身烙糊”?!而绝决不容“一颗诗心的青翠”、“青翠的诗心”!!!

         我暮日今生的当下仍然未走出童年,一颗童心仍然未终止对母亲的寻觅。是“红尘时空中远逝的母亲”!!!是“隔绝于遼阔地域的媽咪”!!!媽咪媽咪你在哪里?我叫喊于瘖哑、我瘖哑于静默。今生仿佛置身地球上、又仿佛失落于外星球?幼时失去的是我的生毌,成年丢失的是我的原乡!我的故园!你可听见我朝向故园叫喊的声音中,一个“稚童”兒时朝向母亲的呼唤迴旋其中?!

                                              27

          又见球星、影星、舞星、歌星,不如看天星、至少勿忘天顶的星斑。看打篮球、踢足球、网上看、屏幕看、纸媒看、自媒体看,不如仰头看。伸出你的手、延伸精神之臂,拍几下地球!看打篮球、踢足球,不如注目投视並翻转当下精神生命的地球!

          对于那个叫巴倫狄倫的美囯歌手,他的一生都是“歌”。他的今生、他的岁月、他的时空,无处不是歌。他的歌“越界”、荣誉不越界。不喜欢“被文学”、“被诗”、“被奖金”。也无无聊的精神警察相约“被喝茶”、也无认知互为异质于对峙的“被意识形态”。拥有上亿的价值转换的财富,不把仼何国家、民族授予的“桂冠和奖金”视为时髦”、“新潮”、“超现实”的绝对、精神山峦的唯一峯巅!无异于“東方瞻泊人生者”无争于人于世!形同于“東方精神孤绝者”天馬行空、独往独来!纵使跻身于众生喧哗,始终“投视于目不转睛”的却是他的“歌”、唯有他的“歌”。
          今生对他而言,就是自己拥有自己“自由的空间”与“空间的自由”。他做到了。立足于“歌”的峯巅俯视今生。泅渡于“歌”的汪洋仼性扑腾。自我解读其人生价值的确立,在不“被文学”、“被诗”之外,也包括了不“被反战”、不“被民权”。

         一切迴荡于其歌声的旋律与节奏!
        一切㳽漫于其精神生命空间的无极!

        西半球同龄人的一生就是“歌”,東半球的中国人此生就是“诗”。
        所不同的是,“東方大诗”精神背景展示的,是有别于仼何一国一族的面对空无与解读空无的字幕:“灵悟”!“神迹”!“天启”!

        告别狄倫们“垮掉的一代”的行迹与视域。
        浩劫中开创“崛起的一代”的新纪元空间。
        也跳出《在路上》的线路,而寻觅与衔接一方人文菁华中、市井尘嚣外的隐逸闲情;也挣脱在“大城市”、“大速度”、“大嗡嗡”中的《嚎叫》,返视与回归東方清净无为的化境、生死圆融的寂静。也由此挥别上世纪地球上“垮掉的一代”的时尚、潮流、骚动;也延伸于“启蒙”与東方“崛起的一代”对自身文化空间的开拓!荡涤的是质别于“思想独立”的雀鳥叽喳!跳出的“精神自缚”于其中的人为窠臼!不屑的是时空汪洋中的人文泡沫!
        文字、色彩、声乐、线条形式表现,其综合为多棱面的“立体艺术”、其分解无不是“形态各异”的诗。无论综合与分解,都无不是東方诗的精神生命、精神生命的诗。古人称“诗中有画”、“画中有诗”。今人视“歌中有诗”、“诗中有歌”。而从中见出“一颗平常心”中非尊非卑、非圣非俗。
         两半球人文艺术,兼容中不失東方色彩;平视中独具本土特色。不仅是艺文、也包括宗教信仰、也包括品茗、饮咖啡、喝可可,東西方各别却同属不同的文明与文化。
        饮咖啡、可可类饮料的同时,你非颠狂的酒徒、也非禅意的茶客,置身基督教饮食文化,不妨兼容中入乡隨俗,融入视屏、声乐、众声的喧哗、而非独自哑默。步入于儒释道场境的茶坊,茶聚或独饮中,啜饮的是深层灵悟中“玄之又玄”的清风细雨。是叩击于敞开的“众妙之门”中的東方闲情。是衣衫裙裾拂动于悄声细语?是身影交叉中茶色的寂静。

        東西两半球“自然喧嚣”中归隐“红尘化境”。两半球東西“血肉摇滚”中跌落“世外肃穆”。

        纵使终其一生中压抑与封杀,意味着对世间生灵“不流血的处决”,也不弃“穿越时空的超前思维”;直面于一片精神贫瘠,绝不忘“人文精神含金量”的执着追逐!

        歌手狄倫置身其中的人文背景,是这个蓝色星球上“血肉的荒凉”中“垮掉的一代”。
        延伸于東方人文启蒙的,是作揖告别于“犬儒精神”的峥嵘面世的“崛起的一代”!鞭笞的 是精神阳萎。挑战的是思想窠臼。“诗思反叛”中锋芒毕露。“行为书写”中头角峥嵘。继之于“文字与行为”双重书写的是“中囯诗歌天体星团”,承传、解读、恣肆汪洋中纵笔挥毫于时空大屏幕的,是人文菁华中的“東方大智慧”!!!是血肉生命的“动脉与静脉”!!!是宇宙人体的“丰盛的空无”!!!后来者一山一峯持续矗立于世!!!浮生红尘中,万象纷呈于两半球兼容、而東方就是東方!中国就是中国!“天体星团”群星辐射中,惊见一个置身现场年轻智者“诗化哲学的解读”。此人同样为来自贵州大高原的一大荒人!我双掌合十于此刻深深祝福!!!

                                              28

        水,成液态时是水滴;成凝聚时是固体;成颗粒时是化石。这是视域之外人所看不见的过程。
        此处,此前是一片水波,之后是一片泥土,此刻的当下是一片巉巖。水在何处?乾涸?绝迹?泯灭于荡然无存?不!在泥土之下、在地下深层,在微型时空深处的每一粒泥沙的微粒中。颗颗沙粒中都有一片水,每片水中都有一个湖,每一个湖中都藏匿汪洋。
        水来自何外?浮升自泥土深处。水复归何处?沉湮于深层的泥土。 在时空的深层水土同质。在形色的表象水土各别。

        早年曾说过“撒泡尿也是大瀑布”。其背景深层映衬出的却是,无论贵州高原上的“黄果树大瀑布”,还是美囯纽约州的“尼亚加拉大瀑布”,都源自不同方位的大自然的同一尿道,迸溅自不同时空的同一龟头?!
        曾说过“一根断指支撑起一个世界”。这折断之“指”,无涉于膨胀的野心和尘俗的欲望,而是一个性情中人的今生今世,百折不饶于始终不弃的,是一份诗化人生中的“東方大诗”的追逐与执著。
        也曾言说:“放个屁也是惊雷”。此“屁”不仅仅是释放于红尘地域的仼何街衢与任何广场,是时空的屏幕中的无垠天宇,是浩瀚天宇中“黑洞”的“肛门”,是排泄于天体肛门中电光闪闪的雷声。古人称“天人合一”,人体与天体肛门互通,雷声与屁声同一稀释。两者均具不同的方位的同一“排泄”。身心正常者绝不能置身非正常空间。该拉屎时就拉。该放屁时就放。
         无异于天体饱腹后的消化物,天体与人体一样都有消化功能,雷声正是天体的“排泄物”。

        雷声在天体中敢天然大鳴大放。
        人在大地上本自然地屁声隆隆。

                                             29

        为什么出沒水中,沉潜水底,只为了一个传说;传说中的沉船,沉船中的珠宝文物的珍奇。
        也在河滩上掏挖,这里那里发掘沙层深处闪闪发光的什么?是此次文明的远古,是古远文明之前多次文明失落的碎片?
        潜入深水窃宝者必消失于水底;出沒沙滩掏金者必从中失踪。是偷盗?是犯罪?是天怒人怨?不!是人必沉凐与灭迹于自身的贪欲。无论是权欲、财欲、淫欲。充满吞噬欲与占有欲的人,必终极为与生俱来的原欲所蠶噬与吞咽。

        我不着潜水衣,也不携探测仪,咚的一声赤条条跳入水中,却发现是一片时空的汪洋,置身于汪洋的水底。寻觅的是什么?是远古文明的“化石”;是史前文明的“遗骨”。从中读出地球人思维、语言、文字之外的什么?却从中见出“陌生于惊艳”、“惊艳于玄奥”,捧于双手中的却是今人无从解知的非“象形文字”的人为书写、记载于“天然篆刻”的无字天书。

                                                                                   30

         一刹那,我在渾沌的时空中见出另一种澄澈,今生时日中的漫长岁月,无异于”斑剝龟裂的的树皮”与“粗犷纵横的巖纹”,映射其中而源源不绝的,却是源自古远的一片艳阳。此艳阳投射于“天体之外的天体”、“光年之外的光年”;却不灭于万物、结缘于红尘。明灭于“密布血肉人体的穴位”、运转于“大树年轮的光圈”、迴旋于“荒蛮悬崖网状的裂痕”。
        
          是 同一艳阳的光照,是光照中同一艳阳。闪烁于过去和未来的时空的当下。纹丝不动于感知之外。却静穆潜移于浮生的此刻。

          血肉诗思无涉于“推理”与“逻辑”,却古今联姻于“玄思”与“冥想”。早年《留在星球上的札记》中,无意识中曾记下“稍纵即逝”的“刹那灵悟”:

          “过去和未来都是当前的同一瞬间”。

                                              31

         人与其说倾听天籁,不如说天耳也同时在倾听红尘浊世罕见的音律。人体与天体对应、天耳与人耳相通。密布多重层叠的不同时空内,同样有外耳、中耳、内耳之别的天耳藏匿其中,声波的振动由外耳道传达鼓膜,由鼓膜的颤慄转至蝸牛状的耳蝸。至此,接收外在的声波、音调的频律抵达高峯。对应于人耳的天耳无形无色,同样有耳聋、耳鳴,超越人的感官认知之外。天体耳膜内的耳鳴是质别于形之“光”,是星系的颤慄,是闪电的波状振动。耳蝸却是寂静震耳欲聋。

        天耳在大寂静中灵敏而清醒;在大轰鳴中昏昏欲睡而失聪。也就是说,它是寂静的“灵耳”、也是轰鳴的“聋耳”。

        而人类与生俱来注定永远无从倾听“轰鳴的寂静”或“寂静的轰鳴”。它与尘俗的喧哗质别,也悬殊于血肉感官认知的天然设限。

       地球人貝多芬的“聋耳”,他面对交响乐的演奏,在“宏大的轰鳴声”中是昏昏欲睡于尘俗的噪音?还是从中倾听的是“寂静的轰鳴”或“轰鳴的寂静”的天籁之声?!
        他是血肉生命中倾听于寂静的“天耳”?
        还是宇宙人体中失聪于喧哗的“聋耳”?
        形同于哲学超人尼釆,貝多芬也是芸芸众生中超人。音乐之狮 “聋耳”中的声乐质别于“尘俗的喧哗”,他以血肉之“灵”领悟、以交响乐形式解读的正是其“旋律与节奏”的“轰鳴的寂静”。

                                               32

         人远非进化。人在非“天然与正常”的生态环境中日趋一日的是“血肉与精神”人体的“双重退化”。是与生俱来的“脑残和弱智”的“畸形动物“与“人形生灵”。社会“文明”层面如此。人与人“浮生”相处如此。一代与一代人中此种情况日趋衍化于扩张。达尔文的“进化论”只在“文本”中进化、在“血肉”中退化。远非科学能实证,也无从比较古老大荒年代生命原初的纯粹和本真,无从对照于相比中附体古今血肉人体的東方之“灵”。

        极端唯物论认知者以为人最初从水生动物爬上陆地,而成为人的先祖。具血肉灵犀感悟者,从不置疑于“人体通灵”,返祖承传于崇尚千古以来的“天人合一”、“复归自然”,视为人形动物中空前的伟大智慧与超前时空认知。生命不离水,而水不仅波动大地上、也悬挂于星云。天空有雨云、有下落的暴雨、有水滴。人来自何处?腔辣鱼?类人猿?水泽?天空?永恒于无解的追问!可以肯定,相对于史前的大荒人,远远纯朴于现代人。从本真的视角认知,人与其说“进化”、不如说“退化”!!!退化为“人驾控人”!“人主宰人”!人非人、而不仅为受强权驾控、也为“机器人”所取代的“血肉机器人”。人“自囚”于水泥丛林,也自缚于“认知”的栅栏。不仅远离自然。也丢失自然。更铁定无疑的是,人对人的血肉生命与精神人体实施“双重扭曲”、“双重禁锢”!!!尤其在人与生俱来的精神视域,仅剩下铁窗的空间、思维形式与精神认知不能翻窗越狱。

        被囚禁的不仅是血肉人体,天然灵悟也戴上隐形镣铐!!!

        東方之“灵”早已断子绝孙,不仅人中高人、真人销声匿迹,超人智慧与特异功能也荡然无存。对人而言,“灵”与生俱来,与弱智、脑残、傻屄相对,本为天然、天赋、天启。与文明与文化承传于开拓与创造者结缘,与尘俗特权追逐与享有者无涉。相比较权欲、财欲、淫欲膨胀于泛滥成灾者,性情质别于野心,从中天生缺少的是:城府、心机、权谋。

        人类正饱受精神干旱之苦!渴望人类文明与文化菁华的甘露!雨水!滋润!清凉!摆脱“意识形态”炎热围城的圈禁!人人都复归于永驻心中的“古佛凌云阁”。顶礼于深心的净境!浮生中却竟为人所不容!如果你是中华民族古往今來的诗书文化的精神后裔,请别从怀素、张旭的颠狂气韵中走偏!走失!踏“苏、黄、米、蔡”笔触的奇径,入東方“天地人”举世奇绝的大化境!!!

                                                33

          你以为你平稳立于地面上,却未发觉你立足于脚下的“寂静的风暴”与“凝涸的浪尖”。一切都无可预测,一切都瞬间突变。这世界,从来不安宁,从来是“沉寂”、“凝止”消失于突变前的刹那!地面崩裂、恶浪叠起,隨时都可能与你直面相对、撞个满怀。面对人跻身其中却无可预测的自然与社会生态,无论是“身居庙堂”或“沉浮江湖”,各自不同的角色却相聚同一的浮生。活在当下的每一个生者,都同样防不胜防、无路可逃,䧟入泥棺、水坟却未及惊觉。

          仼何人的人生却难逃岁月的綑缚与绑架!
          仼何人的命途却难免覆灭于运势的拦截!

                                                 34

          高悬青空的金字塔,沉入水底的金字塔,匿身金字塔中的金字塔,遗落于荒漠或热带雨林的金字塔,都是同一的金字塔;置身不同方位、矗立重叠时空、却对应于血肉生命宇宙人体的金字塔。人体金字塔外有人从未发现过的时空的密室,人永远无从置身其中;血肉金字塔内有人从未抵达于其中的玄奥,永远无从觉察与解知的地域,人眼无从内视或返视的“陌生与空旷”。人类现有科学、技术也无从潜入其中。人不解人体之外的苍茫,也盲视于血肉之内的永恒的孤寂。
          人体金字塔在大地上移动,在自身感知与视域之外密集如丛林。有形移动于“生”。无形失踪于“死”。却不解生死为何物、何为“生”、何为“死”?在浩瀚宇宙的背景上、人形生物密布,在地球时空中终将消失于刹那即灭,其遗踪却永存于无极空间之外的陵墓。
       
           时空是永恒的盗墓者,地球人长眠于星墓的人体的遗踪,或从中被发掘,或自身“从死中觉醒”、复生中出走。
          人体的前世、今生或来世,其隐秘的过程、过程的绵延,人类的智慧无以投视于注目、也无从扫描,永恒无以跻身时空中“生与死”的秘密通道。
         高悬于青空的金字塔,有浮云与飞鳥相伴;潜沉于水底的金字塔,有鱼虾、海龟相依;失落于荒漠与热带雨林中的金字塔,有人迹寻觅与探访。而藏匿于血肉洞窟的“宇宙人体”金字塔,唯有自甘寂寞中相通于天地。自身何以为自身?却无从也无法自视与观测,注定孤绝于奥秘无解中的一片空白?永远无可期待于“发现”的惊艳!

         活在当下者,日光中的人体必崩塌于终极、却永不绝灭。地球人的文明及其金字塔垒筑消失于负重之前,在浩瀚宇宙背景上,漫天密集如季节中“回归”的星星奌奌的候鳥群。而“活在当下”的地球上的众生,“互为群聚于红尘”却彼此“貌合神离于孤绝”。挤拥日光下、却咫尺天涯。互视中与同类如此。内视中对自身如此。无互为发掘中相通。无自我踏勘于颖悟。谁也无从知解“宇宙人体金字塔”、藏匿于“血肉生命的洞窟”。在血肉生命熄灭之前,人体洞窟的冥色中,灵犀如螢火之光闪烁,神秘微型时空中,镜象层叠纷呈。有一道“天启”的屏幕与生俱来悬挂其中。从不收卷、从不封闭、也从无人“自我、自觉、自由”收视。
         这今日世界断裂于遗忘的是什么:

         天目化境开启“精神视域的空旷”。
         盲视认知闭合“性情时空的遼阔”。

                                               35

         倒骑于时空倒退中的毛驴之背。狩猎于深山野谷中的空无的洞窟。失窃于已逝生命年岁的一只空棺。无所谓失落。无所谓窃据。无所谓占有。今生为一纸空白,无些许墨滴、无纹丝笔触存留身后。
         遗世孤绝中,唯有头靠山岚淡雾的棉枕,臂撑嶙峋荒石的扶手,背垫于身后大浪的靠背,足踩于脚下山峦林木投影的阔毯。跻身众生。遗世穴居。
         又见昔日的梦巢,不是立足于曾经的原址,却是栖身于亱梦的镜象。梦中又见小街、小巷、小院、水井的石圈,水咕咕地自地下冒出的井水早已干涸、积蓄其中的是无尽的岁月。
         低下头,从中俯瞰,不见了昔日井内的鱼、蛙,却见自身倒影苍凉中映出的孤寂。

                                               36

         此生多数的日子,不喜欢沿途急跑,却选择独自漫步。哪怕是一条山径,空无一物、渺无人迹。常人中“情隨景生”、而我却“景隨情生”。一人孤坐水声中,山泉却流淌在巨岩层叠、却不见缝隙的层岩之内或之下。置身寂静中,虽然耳中偶尔有山鴙的啼鳴如火光一闪。远处有零碎的人语坠地,如枯叶从枝杈飘落。身旁偶尔会走近一只鹿,竖着双耳立住,似在倾听什么?也许在谛听身外潜移默动的人影、也许是移动于头顶的一朵孤云!
         你从山后深沟一片竹丛的记忆中,从未走出童年。你从井沿绷裂的石圈、石圈上绳索磨出的遗痕、还有窗棂油漆的剝落、还有一堆破碎的瓦砾中感觉心惊肉跳,原来今生已过的返视中,岁月已经苍老!

         此情此景本复归与跻身大自然,却无端常常被人从中驱逐,无奈中忍不住只身奔赴广场,如孤禽扑腾!如独兽嘷叫!旋转于一圈圈人肉的围墙内!面对于一双双睁得圆圆的瞳孔!

                                         37

         始终不失童心者,长守于血肉搭建的居室。
         不弃心机权谋者,必驱出寿延垒筑的庭院。
         一颗童心者如跨鹤驰骋青空下,身影失落于大地,离体的元神遨㳺于九天。远眺的是遗世的魂魄。枯守的是不归的岁月。燃文字的柴薪于市井之外的荒蛮。铺云影的凉蓆于“诗书画”中的棚屋。返视毛发无存的精神的饿莩。哭号蓬头垢面的思想的乞丐。天然吐纳于荒山野岭的云缠雾绕。始终剝离于身心内外的混浊的尘烟。

         撞击于体内的是心灵钟鼎的沉寂。
         摇滚于身外的是飞瀑泪涕的舞姿。

      

                                         38

        维护于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人文尊严,针锋相对于任何尘俗政客的特权。
        凸显于执政者身上的智慧、高瞻远瞩、雄才大略,鲜明同政客的城府、心机、权谋天海悬殊中质别。

                                         39

         白天鹅、黑羽鵲、丹顶鹤,是垂挂满室的活动的壁画。
         天空下的荒野是振翼的野禽、狰狞的兽影出沒其中的巢穴。

        孤绝的太阳是逼真摄下此情此景的镜头。

                                          40

         置身不 同的文明、文化的巨石阵,攀登于时空陡立的悬崖绝壁。诗是幽径、是裂缝、是攀爬的藤梯。哪怕跌落于原生的藤索而一命嗚呼,却从未臣属与屈服于仼何外力的支撑、或金属搭建的梯架。
         有进程、无后路、或偶尔滑脚、或全身失落,似受到什么拦腰撞击,不经意间碰撞于血肉人体,却不是行迹中的不慎,而是人永远避之不及悬崖绝壁的微型时空中的隐形星球。此撞击的深层,在人的血肉感官之外。无异于浩瀚天宇中,飞越时空矗立的万千绝壁,偶尔撞击于人栖身其上的整个地球。

         在这个意义上,攀越于悬崖绝壁之上的人影的尘粒中,也是一颗明灭于时空的星斑、一颗血肉的星球。


本文在12/24/2016 4:32:14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黄翔《宇宙人体金字塔》
[随  笔] 宇宙人体金字塔(下)黄翔2016-12-24[646]
更多相关文章
李诗信 去李诗信家留言留言于2017-02-10 10:07:11(第3条)
(天人感应、天人合一是中国文化的精髓,通过“阴阳-五行-八卦”,将人体与宇宙紧紧联系在一起,构成了一个人身小宇宙。不仅人体本身是一个小宇宙,而且人体宇宙和天地宇宙又构成一个天人合一的大宇宙。这种分类联系的方法都是依据功能特性、动态联系的原则,将功能相同、行为方式相同、动态或静态属性相同、能相互感应的事物都归为一类,体现了“天人相应”“天人合一”的整体观念和全息思想。
将宇宙比拟为人体,则是黄翔的艺术比喻。宇宙是一个巨大无边的“人体”,无穷尽的星辰则是组成宇宙的微小细胞;那么“汉字”呢?诗人的思维来个艺术化的急速跳跃——汉字是血肉生命坠落的陨星!汉字是什么?它不仅仅是记载汉语的二维平面符号,它更是意蕴深厚的文化生命的结晶,每一个汉字都凝集了东方先哲的智慧,中华民族在使用汉字的过程中又不断丰富着它的文化内涵,汉字成了东方文化名符其实的血肉细胞。无论是写诗、还是书法绘画过程中,黄翔都离不开汉字,汉字的文化精髓也随之化成了他的文化基因,构筑成了他的诗化哲学:宇宙人体金字塔。)
李诗信 去李诗信家留言留言于2017-02-10 05:22:52(第2条)
秋潇雨兰给文心社长施雨的交稿信,读完让我感觉是沙俄时代十二月党人在西伯利亚流放地给同党友人的倾述信件,只是时代背景、人物和时空发生了置换,19世纪跨越到了21世纪,荒凉酷寒的西伯利亚换成了美利坚合众国,以推翻沙皇暴政为己任的俄国十二月党人转换成了自由不羁的中国诗人昆仑侠侣。黄翔和秋潇雨兰,这对声震海内外的诗人侠侣,无论在国内遭受多少迫害和委屈,却从未参与任何反中国党政的政治活动;漂泊异域20年之久,却至今仍未放弃自己的中国身份,始终铭记自己是中国人;他们用诗书画工程作品研究和阐述东方文化和艺术哲学,杰出的成就获得广泛的国际认可,却在自己的母国始终被封杀。这是一种旷世的悲哀,不仅仅是昆仑侠侣的悲哀,而是中国诗书画艺术家的悲哀,也是中国文化的悲哀!)
李诗信 去李诗信家留言留言于2016-12-26 06:06:56(第1条)
黄翔文章的深度非普通读者能够理解,诗化哲学,可在梦境中抵达心灵深处,梦醒后却回味无穷。77岁高龄仍然如此才思敏捷,令人佩服!
读黄翔的文章总令我想到楚辞,看黄翔的人生经历,也让我想到屈原,比屈原更坎坷,但比屈原更幸运!最幸运的是他身后站立一个伟大的女性——秋潇雨兰。如果没有雨兰灯蛾扑火般的献身精神,黄翔后半生的人生真是不堪设想... ...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黄翔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