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行者无疆人文景观纯粹阅读零点以后新书与评论文学活动《生活·创造》获奖专访书评书序《海峡诗人》关于《海峡诗人》留言簿
专辑导航 — 哈雷零点以后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华语诗人诗选特辑》阳光组稿:哈雷诗选 文章时间:2014-04-05(2014-04-11修改)
作  者:哈雷出处:原创浏览761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华语诗人诗选特辑》阳光组稿:哈雷诗选
文/哈雷
2014年04月05日,星期六

哈雷,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编审。出生福建周宁,插队于闽东高寒山区,大学中文系毕业。1984年起在《福建文学》编辑部担任小说和报告文学编辑,后创办《东南快报》并担任社长。现任《海峡诗人》杂志社主编、《生活·创造》杂志社社长兼总编辑。 

在省级以上报刊杂志发表作品400多万字,有诗歌、散文、评论、报告文学等作品获福建百花文艺奖、茉莉花文艺奖、福建文学优秀作品和各类省级以上奖项数十次。30年前担任闽东青年诗歌协会会长并创办最早的民刊之一《三角帆》,是闽东诗群开拓者,“打造福州诗歌城”的倡导者,主编“海峡桂冠诗人丛书”。在《诗刊》、《人民文学》、《人民日报》等报刊上发表诗作五百多首,出版个人专著有《阳光标志》、《白色情绪》、《都市彩色风》、《平常心》、《零点过后》,《寻美福建》、《寻美人生》、《寻美山水》、《纯粹阅读》、《诗歌哈雷》等十部。多次获福建省优秀作品一等奖和政府百花文艺奖等。2010年福建为他举办哈雷伊路诗歌研讨会(此次活动被评为年度十大诗歌事件),并于 2009年5月6日成功举办“福州高校哈雷诗歌作品朗诵会”,这是福建省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个人诗歌作品朗诵会。

 《沙坡头日落》

孤烟直了,传说中王维的那轮太阳
就要下山了。落日
我的生命中最忧郁的使者
在鸣沙山,在黄河边
朗诵完一首怀旧的诗篇
等待最后的谢幕

沙湖安静下来时
显得格外诗意和仁慈
腾格里沙漠侧向东南的身子
越加倾斜,云彩
像是它卷起的衣袖
飘向落日
在我离你最近的地方
皮筏子探回岸边的芦苇
湖心岛玄秘的幽光四周荡漾
荡漾着九曲黄河古老歌谣
我还能倾听,但现在所有曲子都成了挽歌
就在和你分别的刹那
你熄灭了自己
去点燃众多的星星
我的仰望从此一览无余
并从那辽阔而遥远的沉睡中
辨认出那双贪恋天空的
眼睛


《贺兰山岩画》

把狷狂和隐忍都刻入岩壁之上
却给后人留下了万古闲情
和无穷的追索
贺兰山岩画
是一部巨大的史籍
又像是远古文明遗落在大地上的瑰宝
当先祖刚刚学会在大地上行走
第一次挺立,推开生命之门
就把思想、灵魂、睡梦和哲学
把心中的那尊太阳神
和一颗纯真的心
交给贺兰山这些孤愤粗犷的石头
去做隐秘的倾诉

石壁是画屏,石斧
为笔,它的纹理
它的象形文字,蕴藏着图案
——飞鸟、人兽、图腾巫觋的造型
在山岩上,缓缓旋转着
升向宁静的天空
脚底有常年流过的清泉水
头上是变幻不定的云彩
漠外吹来的风打磨它
洗刷去泪水和叹息
光流入了沙地
召唤月亮、星辰和草木生长的大地

一只鹰久久悬停在云端
倏忽,一道黑色的闪电划落
扑向那岩壁上一道道
亘久的神迹


《在古雁山庄遇到一只松鼠》

我喜欢这样的流浪
在某个地方,河流,高原,都成了
某些寓言或心灵的避所
我喜欢古雁山庄这样的名字
像传说中的样子
在日益稀薄的鸟鸣面前
却让我接近秋天心脏的搏动
我看到那只比我蹿得更快的松鼠
它像风一样快乐
竟然在我脚下飞翔,气流的声音
比我的目光更快
比我的思想更呼啸
它应该是赶赴和我的约会
或者仅仅为了那些正在成长起来的树木
设定一场游戏
它远远地停在那里,回头盯着我
俏皮地嘟着嘴,啃着松果
顺便丢给古雁山庄
一些灵动和
自由


《木兰陂》

春天涨了,她跑进了我的平原
像母亲分娩那样水到渠成
她把最柔软的那一刻给了土地
把跳跃的部分,留给黎明

木兰溪抹了春色的水流也有蔷薇之心
既不枯瘦也不泛滥
钱四娘,把春天的衣衫一片片抖落
如轻羽入水,荡起恋恋涟漪
默默滋养着微凉的苍生

海的那边,孤独的云霞在燃烧
无数的灵魂升腾,迎合你
并等待着,用你浪花的手掌
拍开一扇扇重生之门


《龟山寺》

祖国幅员辽阔,可是我还在寻找
一座山,一个小小角落——
安放下心灵的神龛

把自己和山野合而为一
神马浮云,太多凋零的忧伤
自灭吧!那人世间飘来的烟
也在这里合掌停留

容我两手空空前来造访
容我策杖披榛孤身楼隐
容我邂逅一次六眸神龟
容我圆睁的灵魂——睡了


《千石岩:报恩塔与古樟》

一座塔矗立了千年
从此,每块石砖都有了生命

千年的光阴相对人的信仰
不过一闪而过。你一动不动
多少场春风秋雨的拨弦和亲吻
都化为烟尘吹散了
比起唐朝的落叶,那些宋朝的光线
更显轻佻,斑斑驳驳的爱抚
一夜间,就被风带走

唯有不远处一棵古樟
默默地和你相守了千年
她独自萌芽、生长、老去
爱,在轮回中不过是转眼间的事
日子,悄无声息
像一朵花开的起落,更安静的生命在她的底部
你看见了枝叶摇曳,草木枯荣
但从没有觉察到,根
早已与你缠绕了三生三世

后来,城市蜿蜒着包围住了这里
又把月光镍币投向石砖——
那空心的塔中央
一盏心灯突然被擦亮


《延寿溪》

我爱你的地方,必须是缓缓流动河水
暮色苍茫,归鸟漫天,两岸青蛙在草丛中鼓腹长吟
我爱你的地方红蜻蜓要停止飞行
翅膀收拢时带落了星子
一只白鸥的脸占据了整片天空
我爱你的地方水美草茂,露珠关闭了河床
你的嘴唇开阖着,饮醉千年岩泉的甘冽
环腰而去的水系,流转着四季的深情
我爱你的地方一定就在这里,在幽深的夜晚听你的
信誓旦旦:“我要把森林搬回家!”
而今,这一片果林代替了你的承诺

那年的刘克庄口含草弦,昵簇着杜鹃
一曲慢词,一阕古曲
卷起了龙眼树上阵阵悲风
没有月亮的夜晚,看不见渡头
树木压低了村庄的暗影
诗人为了一段不可翻越的事实,放浪形骸
内心的落拓和不羁,全付予了这十里平溪——
荔香落影、绶溪泛艇、鲋鲤换酒
成群的鱼儿退回爱的童年,你说
“彩笔掷还残锦去,愿今生、来世无妖梦”
转身离去,折入迷蒙深邃的烟岚之中

一袭书生薄衫,浸透了几许春寒
延寿溪,流动和感官的抚爱不仅限于鱼水之欢
我爱过你的温润在夜晚通向黎明的河道
水波的呻吟,迷醉于一次词性娇柔的喻意
触摸芦苇和花草的岸,我的人生从此变得柳暗花明
风自你的星球吹来,鸣响两岸的土地
有枝叶倾覆下大把的月光,映照出一张诗歌的脸
寂静的日子,让我没入城市中心清澈的河流
灵魂可以在此多浸泡一刻
我爱的地方,一定挂满了浓绿的记忆
让所有起伏的梦境,消融于一个轻柔的往昔


《木兰溪》

从你青春的身体边缘绕过去
我开始跟着你去万水千山、百转千回
这清清、清清的木兰溪流
笼着烟水的兴化湾。灯影下
木门咿呀的声音
牵出一段古旧的光阴

果香,她比暗河更加可靠
穿行于白天和黑夜的空隙,枯水季节
溪流泛着泪光。你的岸边
居住着一个叫丹娅的人
端坐在明清家具上,品着苍老的茶
指着这条河流就喊家乡

我的出生地不是我的家乡
我不能抱着这个秘密过一生
现在我还是说不出家乡的方言
我喝过无数兰溪水
手握着一颗又一颗滚烫的荔枝
但我一直叫不出家乡的名字

我一个人坐在河道边上
猛烈地听到龙眼催熟的声音
人有其土,木兰溪,我是你不肖的儿子
我心里虽然刻下你诗歌的图案
我可以为你弯下腰
拥抱每一寸泥土细小的哀伤

但我至今不能用方言倾诉
那粗鲁的嘴唇,那舌尖上苍凉的言语
陌生瞻望的河流,将我潦草的乡情
隐没于内心深处阵痛的起伏
走向远方的丹娅,这个多年后在海边翻看波浪的女子
毅然返回,故乡,已被一滴泪水遮没


《无尘塔》

当厚重的篁林
淹没了宋朝的悲歌
六月,这施雨的季节
轰鸣的雷声,像玉石碎裂
你越过石上的青苔
沦陷于夏日
一场突如其来的慌乱

这些慌乱的
不可佩戴的雨珠,反复触摸
木塔里的斑影。温润潮湿
如过往的蜃气
亦如烟岚缓缓散去

哦,慌乱的日子玉米还在生长
这千年的玉米照耀着山村贫瘠的腹地
它的光要高过竹林了
一夕之间照耀神谕的精灵到来

闪电擦过的地方
容颜古旧,又硬又冷。如此薄凉于僧门的一瞬
让我想起一些爱过的人
或者想起春天的阶梯
我的脸颊就会镀上
飘渺的宋词

注:此塔位于仙游县城西北约50公里处的九座山太平院西侧。唐咸通六年(865年)正觉禅师创建,为历代僧人圆寂静化之处。原有木制横额,其上“无尘”二字是北宋崇宁年间(1102~1106年)敕书,现已不存。福建现存年代最久的石塔之一。

 

仙水洋》

古诗人米兰德说,一个人只要能够遇见一个朋友的影子便堪称幸福了。

                                   ——题记

我碰见你的影子
一生就这一次那是幸福的
而今涉足的一霎
胜似我在恩惠和安乐中度过
毕生。这流水,流水上的微澜
谁知道呢,许多年前预约好的草籽
将弹出那一朵的
清歌
像我和你一线相连的藤蔓上
开出的花蕊
花蕊上的盈光
在你有意拉开距离的时候
引发一场风的奏鸣

这条扩大的河床睡着白云
清风和燕影——做着无尘的梦
仙人峰黯淡的头颅
这华威的帝王承接空洞的黎明
把夜色化作了回魂的呻吟
是谁说见到你一定是以分别而告终
我心上内质坚硬的部分
覆上秧苗、淤泥、水草。荒野上
那一轻声的呼唤
都翻转成慢流
此时,我边写边消失的字迹
已溶于水色的那一抹
村野箫音


《唱诗岩》

真正的生活,完全来自于僻静处
被诗人踩踏过的石头,也开始有了灵性
那高岗上的月亮,夜的梦,光滑的风
从老农的衣袖里落下的谷粒
竟然还是唐朝的模样
只有那水烟里藏着春草般的现代思绪
冷不丁呛你一口,但更多的时候
它们吸入大山的肺腑,头上的青烟
将陈年的苦难,一古脑吹散

比诗歌温暖的还有泥土
比泥土更加光亮的是苦涩的泪
唱诗岩,寂静和瑰丽的灵魂
你唤起了我一次对遥远的风的吟唱
你那刚硬的头颅,像凝重的山
凝视着平静的海——
日复一日守着这片荒僻,并不理会
山海交界处,那些项目割开伤口
让岩石上的诗句感到疼痛

我相信了你原是海边的一个歌者
低垂着头,想念着波涛上的孤帆。当你寂寞了
便有情歌从紧闭的山峦传来
劳动和爱,生长的绿,汗水让生活不断完美
你也不断高踞起来,遁入了山野
给我黑夜的眺望
和对海的一片深情。让我在虚无的地方
找回生命的意绪,让石头的纹理深邃起来
然而秋天,却变得不知去向


《故乡的岛屿》

我的身体里,掏干了海水的地方
还有一块岛屿
它竖立着,高过祖母渴望的眼睛
高过九月的海,干渴
只种在我的骨头里
岁月甄别了青春
渔火,像倒翻的一瓶陈年老酒
它加速了我在秋天里灵魂的流浪

我的怀念从一个女子的名字开始
生前她是个海的女儿
一朵花曾经的静默
这千年的海,把她名字洗了又洗
不管浪涛堆积了多少的愁绪
在内心清寂的空旷里,还有那么多
蔚蓝的声音
把时间冲淡

我要完整地归于春天的大海
今晚,全部打开我的书包
把诗集放到浪尖上,让岛上的风景透明
我的手掌和一片枯叶相逢,像海风
弹奏每一簇的浪花
感觉自己在无法言说的境地里漂浮着
潮涌滩石,每一次的起伏
都在神谕的秘密中清醒过来

一个人走多么孤单,我看你留在故乡的高处
穿过风暴的眼睛,记忆之帆闪现
海天之中一个永恒的身影
让海浪赋予航海者更辽阔的自由
纵使神性的来临
我也要寻找片刻的安宁
今夜,唯有一场月光才能抚慰一切
唯有饮醉月光才能美丽千年

来源网站:http://blog.sina.com.cn/s/blog_a4fefa0e0101k5x3.html


本文在4/5/2014 11:35:09 A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阳光组稿《华语诗人诗选特辑》
暂无相关文字。
相关栏目:『零点以后
『零点以后』 沙坡头日落(外2首)哈雷2013-11-04[445]
『零点以后』 卢新华当年的恍惚哈雷2013-11-04[327]
『零点以后』 《新诗经》208期“福州诗歌周”哈 雷哈雷2012-09-13[541]
『零点以后』 中国制造(外2首)哈雷2012-08-08[468]
『零点以后』 灵山哈雷2012-03-17[589]
更多相关栏目的文章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哈雷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