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休斯敦华文作家协会散文小说评论诗歌留言簿
专辑导航 — 陈瑞琳阅读文章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我不一定能回来!“——再访依娃 文章时间:2015-07-06(2015-07-08修改)
作  者:陈瑞琳出处:原创浏览1435次,读者评论4条论坛回复0条
“我不一定能回来!“——再访依娃
文/陈瑞琳
2015年07月06日,星期一

        2015年6月5日,穿过波士顿城长长的河底隧道,车子向着东南的海岸线移动。看着窗外有些熟悉的郁郁葱葱,空气里有那种美东地区特别的清冽,丝丝的小雨开始敲打着挡风玻璃,前方就是女作家依娃的家。
        就在几天前,收到依娃寄来的新书:《尋找逃荒婦女娃娃》,这是她关于“大饥荒三部曲”的第二部,封面印得非常隆重,一张张孩子与女人的照片俨然是一个个生命的墓碑,看得人不住地流泪。
       也是在几天前,依娃应華府華文作家協會之邀请,前去演讲“我寫大饑荒三部曲”。临行前我给她祝愿,相信她笔下的故事一定感天动地,因为我知道,她这个人真的是负了大使命来到人间。依娃回我说这是她的“天命”,不可违也!
        后来看到报道,演讲会由华府作协会长龚则辒博士主持,美东著名作家韩秀女士等出席,不少依娃的热心读者从纽约专程驱车数小时来聆听这次演讲,现场很多人心碎不已。我写给依娃:在华盛顿,美国的心脏,讲这样一个有关中国的历史话题意义重大。同时我也为依娃欣慰,虽然有关“大饥荒”的调查一直阻力重重,且成为当代中国历史的一个铁幕死角,但是,依娃硬是用自己一个小女子的身躯将这个“死角”的盖子慢慢揭开,她要向世界证明:“我们没有失忆”!而历史也必将记住她的名字。
        怀想上一次见到她是在2011年,那一年正是她开始“大饥荒”田野调查的第一年。整整四年过去,这四年,我都无法想象依娃都经历了什么!只记得有一次我们通电话,她的声音气若游丝,痛苦与悲伤几乎把她压垮。我了解她的心情,她几乎是做好了献身的准备,已经没有任何力量能够劝阻她去完成这样的大使命。那些日子,我总是想起张纯如。
       夜幕中又一次看见依娃的家。远远地就闻到花香,还有后院森林里的清香。这一次没看见向日葵和牵牛花,但细心的依娃为我插了一瓶大红的和大白的美丽芍药。
        又一次与依娃拥抱,感觉今天的她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喜欢秦川麦穗的多情女子,而是目光坚定,面色悲悯。她给我看一包珍贵的尘土,那是从母亲诞生的土地上带回的,那土地就是中国,就是历史,也是她为之献出自己的祭坛。依娃从书架上拿下一把干枯的棉花,紧紧地抱在胸前。她说:“我一直在想那年七岁时父亲把我送去亲戚家,一直到今天,命运就是为了安排我写这几本书。完全是神的意思,我们人不知道。”
        依娃所完成的“中国叙事”,真的是“神迹”,在我看来,那就是“不可能的任务”。作为“大饥荒”幸存者的后代,依娃把自己化做那块土地的女儿,用自己的心去拥抱那些曾经饱经死亡折磨的灵魂,她的艰辛跋涉,是常人所难以想象。最让我感动的不仅仅是她的勇气,而是她坚定的生命信仰,她是那样地爱生命,为每一个生命而哭。她说:“每次回中国之前,我都把所有的文稿做了安排,因为我不一定能回来!”听了这话我的心痛苦地抽紧,她的眼睛里有泪:“但是我要回来,因为我一想起孩子,想起家里的先生,我不能让他们与我受难!”
        从2011年开始,依娃的脚步踏过了甘肃省的秦安縣、通渭縣、天水地區、定西地區,以及陝西省的富平、眉縣、戶縣、周至等二十多個縣,采访了250多个当年大饥荒的亲历者,他們最年長者九十五歲,最年輕者五十八歲。讓這些最底層的、大都沒有受過教育的農民自己說話、自己見證,留下他們最真实的聲音,留下口述的铁证歷史。
        就在2013年8月,記錄片《在棉花花盛開的地方 - 尋找大饑荒的倖存者》攝影團隊全程跟隨着依娃,回到她母親當年逃離的故鄉甘肅省天水地區,尋訪、拍攝那些行將就木的大饑荒倖存者,他們當中年紀最大的已經95歲了,但是面對鏡頭他們回憶了吃大食堂、暴力收繳公糧、吃野菜、刮樹皮,最後家家餓死人、屍骨遍野的苦難往事,通渭地區發生難以計數的人吃人現象,有數位老人見證了本村的人吃人事件。這部片子以依娃尋找母親的逃荒經歷為線索,并遁着她母親當年的逃荒路線,來到陝西,拍攝她母親和舅舅等講述當年的飢饉、流徒和絕望中僥倖生存下來的經歷。本片包括二十多位農民的口述,是中國大饑荒的有力見證。也是目前大饑荒題材紀錄片中最為深刻、最為有分量、最為震撼的一部。此片已制作完成,將以中、英文兩種版本在海内外公映、傳播。依娃对着镜头说:“原来,一个母亲的历史,就是这个国家的历史。”
       看着眼前的依娃,穿着飘逸的长裙,胸前戴着彩珠的项链,我知道她已走出精神的磨难。我爱她,不仅是因为她是我们关中平原上长出的一粒神奇而饱满的麦子,而是因为这粒麦子在美国东部的松涛雨雪之中,正在完成着自己独有的生命故事。
        最爱吃依娃做的美食,她最懂我的口味。记得四年前的晚餐上有蒸熟的南瓜,里面装满了枣子、红薯等,这次的感动是她一早起来发面,为我做菜肉包子,只在转眼之间,连稀饭、小菜、酱牛肉都端上桌了,说不出的欢喜、欣慰和感激,这是我平生吃到的最香的早餐。

 依娃应華府華文作家協會之邀前去演讲“我寫大饑荒三部曲”的大海报

2,四年后姐妹再聚首,再合影 

3, 右手是从母亲诞生的土地上带回的土,左手是 从甘肃带回的棉花


本文在7/8/2015 9:58:20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陈瑞琳
『休斯敦华文作家协会』 穿透历史的记忆——美国新移民散文十二家札记陈瑞琳2019-02-10[212]
『休斯敦华文作家协会』 文学台湾——2018海外女作家的双年会陈瑞琳2019-02-03[470]
『休斯敦华文作家协会』 在故乡与他乡之间——海外华人女作家三人谈陈瑞琳2018-09-29[340]
[文心讲坛] 从“伤痕”到“伤魂”——卢新华、陈瑞琳文化中国对谈陈瑞琳2018-09-21[400]
『休斯敦华文作家协会』 那“达达的马蹄声”陈瑞琳2018-08-25[253]
更多相关文章
留言于2015-08-16 10:28:46(第4条)
这是给专辑主人的悄悄话哦。
梓樱 去梓樱家留言留言于2015-07-15 03:04:22(第3条)
伊娃,了不起!
余國英 去余國英家留言留言于2015-07-11 19:06:14(第2条)
非常喜次妳的文章!
依娃 去依娃家留言留言于2015-07-08 21:39:31(第1条)
感谢好姐妹瑞琳。
你的理解、深知、肯定是我前行的动力。
人,是一个神圣的名词,
作家,是一个神圣的职业,
我所做的,只是为了不羞愧为人,为作家。
今天,还有人不承认这场大饥荒,不在乎这么多人的死亡。
真的耻辱和羞愧。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陈瑞琳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