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文心社,作家的温馨之家
休斯敦华文作家协会散文小说评论诗歌留言簿
专辑导航 — 陈瑞琳阅读文章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半生缘:我与《台港文学选刊》 文章时间:2014-07-21
作  者:陈瑞琳出处:原创浏览743次,读者评论2条论坛回复0条
导  读:30年,其实就是一个时代!回首一部中国现代文学史也就是三十年。三十年的《台港文学选刊》,正是从一个侧面记录着中国“改革开放”后一路敞开文学胸怀的历史。她的广纳百川,正如一股清新而顽强的涓流,滋润着我们曾经干裂苦涩的土地。也引导着无数像我这样的人,去看更广阔的世界!
半生缘:我与《台港文学选刊》
文/陈瑞琳
2014年07月21日,星期一

《台港文学选刊》,2014年6月期

那是上世纪的七十年代末,神州大地冬雪解冻,春江乍暖。 就在1979年,万众瞩目的《当代》杂志创刊号上,忽然出现了一篇台湾作家白先勇先生的小说《永远的尹雪艳》,真可谓一石惊起千层浪,吹皱了文坛一池春水。这是“改革开放”后在中国大陆刊登的第一篇台湾作家的作品,主人公尹雪艳那“一身蝉翼纱的素白旗袍”、“月白缎子的软底绣花鞋”的苍凉凄美完全惊到了我,也给无数的读者打开了一扇奇妙迥异的文学窗口。从那一刻起,正在西北大学中文系读书的我,原本热爱中国现当代文学的激情,更增添了一份对台湾文坛的关注。

岁月需要发酵,生命需要等待。大学时代的毕业论文我选择的是萧红、庐隐等一批现代文坛的女作家,待我进入硕士研究生的阶段,导师则引导我进入了鲁迅研究的世界,理由是读懂了鲁迅,就读懂了现代中国。但是,潜藏在我心里的那一丛关注和研究台湾、香港及海外作家的火种从来不曾熄灭,我知道有一天就会在我的生命里点燃。

八十年代初,关于台港文学的研究蓦然间在东南沿海一带勃然兴起,一批勇于开拓的学者专家多次举办有关台港文学及世界华文文学的国际学术研讨会。最令人欣喜的是,就在1984年9月,一份名为《台港文学选刊》的杂志在时代的呼应中创刊,成为了中国大陆第一家专门介绍台湾、香港、澳门及海外华人作家作品的文学期刊。

时光到了1989年,正在陕西师范大学中文系任教的我,向学校斗胆请示开设“台港及海外文学”选修课。这是一门崭新的课程,不要说在西安的百余所高校从未有人开设,就是在整个西北地区的学界也是一个创举,但是我被破天荒地批准了!消息传出,犹如一股清新拂面的春风,吹得校园里花草摇曳、人心悸动。前来听课的学生挤满了阶梯教室,除了中文系的高年级学生,还有很多人是来自于外系。我为学生们开讲林海音、聂华苓、余光中、陈映真、於梨华、白先勇,还有琼瑶和三毛等,那是一个多么神奇的世界,我站在讲台上,看着台下的一双双眼睛,感觉自己在手持一柄星火,等待着有一天野火燎原。那时,我手上完全没有课本,所拥有的参考资料除了琼瑶的电视剧和三毛的散文集,就是薄薄的一本《台港文学选刊》,它成为我当时行走在讲台上的救星和火种。

1990年,我将自己那一年草创的“教案”收入在了《中国当代文学》(雷敢、齐振平主编,陕西师大出版社出版)一书的第九编中。在那一刻起,我有一种预感:关于海外华文文学的研究将会成为中国当代学坛的一门“奇学”,甚至发展成一门“显学”。这丛奇妙的火焰正在从东南沿海的学界向内陆大地燃烧过来。而在我的心里也正孕育着一个梦想,那就是地处周秦汉唐的大都西安,也必将成为海外华文文学研究的内陆重镇。在这片泥土厚重的土地上,也将屹立起一代放眼世界的学者,他们以自己穿越时空的锐利目光,将东西方的文化长河打通,并架构起新的文学桥梁。

怀想那个时候的《台港文学选刊》,并不厚,还不到100页,封面是铜版纸,里面的纸张却有些粗糙。有趣的是那目录,竟是竖排的,与其它的文学刊物很有些异样,在中国大地上它绝对是一个奇异的存在。《选刊》虽然不厚,但在内容上却是相当的丰富,小说、诗歌、评论等,每个栏目都相当有代表性。在我的面前,这一本薄薄的《选刊》,俨然就是一个文学宝藏的深井,那时的我很有些如饥似渴,每一本杂志都几乎被我翻烂,以至于系上的资料室不得不向我发出了警告。然而,我怎么也没有想到,有一天,我不仅是《选刊》的忠实读者和研究者,而且还成为了它的作者!那是在我走出了国门之后。

最难忘1993年,在3月号的《台港文学选刊》上,发表了我的《撞击与超越》一文,副标题是“台湾女作家文化心态管窥”,这是我在《台港文学选刊》上发表的第一篇文章。在这文章中,关于台湾女作家的贡献,我做出了这样的评价:

“台湾女作家的突出贡献是她们勇敢地迎接了中西文化的全面挑战,他们在切肤的撞击痛楚中开始重新建构自己的文化视点,在超越的潇洒中重新寻找华夏民族文化的优越品格。因此,她们的努力就显示出一种先驱性的历史探索的文化价值。

文明的进化需要在新的文化参照系中融合新质,单纯的继承只能导致退化而最终失去活力。当代台湾女性作家的群星灿烂,她们的风华不仅超越了‘闺怨文学’的题材限制,而且也超越了女性文学一般意义的精神内涵,从而进入到一种文化范围的理性思考。这是因为台湾女作家主题创作意识的充分觉醒,同时也是她们更直接地搏击于中西文化的历史漩涡之中。因此,文化意义上的价值寻求正构成台湾女作家创作风貌的一个突出特征。”

虽然时光已经过去了20多年,但这文章今天读来依然让我激动不已,因为其中的观点,竟成为我一路走来研究海外华文学的重要起点和理论之纲,也再次验证了我们是从台湾文坛的考察出发,走向了世界华文文学研究的大舞台。

重温这篇早年的“处女作”,让我深为感慨的是,20多年来,我就是一直在探索着“文化的撞击与超越”,一直在努力建构着新时代的文化人格。如今,这一努力已成为当今海外新移民作家共同在努力的方向。

就在1995年的第8期,我继续在《台港文学选刊》上发表了《江晚正愁予》一文,写的是与大诗人郑愁予先生见面的感想。从那个时候起,火炬般一路照亮我的《台港文学选刊》,不再仅仅是滋养我的学术园地,而是我在国内拓展学术思想的一个精神摇篮。

直到2002年,我应邀赴上海参加第12届世界华文文学研讨会,这一年我终于见到了《台港文学选刊》的时任主编杨际岚老师,他热切地鼓励我继续展开对海外新移民文学的考察和研究。也就在那一年,我的学术目标正式确立,从此全身心投入到海外新移民文学的宏观发掘之中。

30年弹指一挥间,当年的学坛小才女如今已过“天命”之年。回首大半人生,感谢《台港文学选刊》,它一直伴随在我最重要的生命里,给我雨露,给我加油,给我掌声,激励我前行!

30年,其实就是一个时代!回首一部中国现代文学史也就是三十年。三十年的《台港文学选刊》,正是从一个侧面记录着中国“改革开放”后一路敞开文学胸怀的历史。她的广纳百川,正如一股清新而顽强的涓流,滋润着我们曾经干裂苦涩的土地。也引导着无数像我这样的人,去看更广阔的世界!

可喜的是,经过了这30年的交流与融合,华文文学正在呈现着空前繁荣的局面,因为“天时”,因为“地利”,无论台港,无论海外,全球范围内的华文文学创作正在进入到一个百川汇流的时代!各路的作家有更多的机会互相影响和借鉴,海峡两岸的作家以及海外的新老移民作家在创作视点上的差距正在逐渐缩小,历史造就的悲情在逐渐淡化,共同关怀的民族以及社会的焦点在题材选择及艺术风格上甚至都表现出融合之势。这样的新局面下,《台港文学选刊》正在从曾经的惊艳而走向厚重和广博,并且更带来全球化的高端视野,激起读者亲切熟悉的深层共鸣。

历史就是这样,分流之后还将“归一”。我为此而欣喜,为此而祝福!


本文在7/21/2014 10:00:25 PM被施雨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2014年《台港文学选刊》创办30周年纪念文集
暂无相关文字。
施雨 去施雨家留言留言于2014-07-22 05:06:29(第2条)
美萍,你也可以写一篇啊,文章可长可短,把你这个留言结合你当年的感受发挥一下就很好了。:)
赵美萍 去赵美萍家留言留言于2014-07-22 03:37:25(第1条)
瑞琳姐,我也曾是《台港文学选刊》的忠实读者呢!并且还因此结识了不少笔友。当时我记得,好像在它的封二或封三上,总有一个固定的栏目,叫《行走的风景》,一副绝美的风景图,配一首绝美的散文诗,诗是福建一个叫楚楚的女作家写的,令我痴迷不已。如今重读你的文章,竟如恍若隔世之感,原来竟有那么多的美景陪伴过我们,滋养过我们,所以才有了我们如今的怀念和希望。
 主人回复 
对呀,阿雨的意见很好,作为读者,你正可来一篇!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陈瑞琳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