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休斯敦华文作家协会散文小说评论诗歌留言簿
专辑导航 — 陈瑞琳阅读文章
关键字  范围  
 
文章标题:寻找大饥荒的真相 文章时间:2013-12-30
作  者:陈瑞琳出处:原创浏览884次,读者评论4条论坛回复0条
寻找大饥荒的真相
文/陈瑞琳
2013年12月30日,星期一

《世界日报》副刊,2013年12月28日  

(纪实《寻找大饥荒幸存者》,依娃著,明镜出版社,2013年)

依娃從電腦上傳來她的新書《尋找大飢荒幸存者》,我不是大驚喜,卻是大心痛。將近三年,依娃以她的一支纖筆,撬動著歷史的巨石。她用淚水澆灌著一個個死去的遊魂,她想喚醒他們,做成一個巨碑,為二十世紀的中國補一線天。

這些年,我讀過依娃三本書:《過日子的感覺》、《鍋盔‧煎餅‧石子饃》、《我的鄉村》。因為喜歡她的文字,2011年的秋天特別去波士頓的近郊看望她。依娃來自陝西,是我的鄉黨,感覺她就是我們關中平原上長出的一粒神奇而飽滿的麥子,飽經了世間風雨,如今在異國他鄉的松濤雨雪之中,完成著自己獨有的生命價值。

在依娃的書房裡,真就一眼看見她的電腦桌上插著一把整齊的麥穗,那些麥穗個個生動飽滿,似有呼吸,異樣地熟悉,依娃說是她在家鄉的地裡一個個摘選的,裝在盒子裡,小心帶到美國來。在她的桌上,我還看見一疊疊厚厚的小條紙,上面寫滿了字,依娃說那是她的很多手稿,是她從餐館裡帶回來的打菜單用的廢紙,背面正好用來寫作。

惜別依娃的時候,心裡很難過,因為她說要完成《大飢荒口述史》,讓我驀然想起了張純如。我對歷史一向「虛無」,認為個人就是浮萍,沒有碾作泥就算是好命。所以對她說千萬不要把自己的快樂犧牲給歷史,你一個弱女子,要完成這樣一個有關中國人的使命,一個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使命!依娃說:「我是『飢餓者』的後代,大飢荒年代幾位親人餓死,母親乞討到陝西才幸存下來。我要為歷史作證,這就是我活在這世上的使命!」

就在2011年的夏天,依娃回到中國,攜著母親踏上了她的「尋根」之路。她永遠都不能忘卻母親這一輩子說的最多的一句話就是:「我是個叫花子!」她要知道母親究竟是一個怎麼樣的人?母親這一生經歷了什麼?母親從哪裡逃荒來的?她的家鄉在哪裡?她為什麼逃荒?她和外婆一路上是怎麼走出來的?她們身無分文,怎麼帶著一對兒女逃荒幾百里來到陝西?作為一個女兒,作為一個後代,她要尋找歷史的真相。

在三年的採訪中,依娃的宗旨是:每一個生命是不可替代的,每一個死亡都應該尊重和記錄。她說想要為家鄉人整理出一個餓亡者名單,可惜年代太久,有些人已經不記得他們的名字了,尤其是小孩子的名字。大飢荒中,僅依娃的親人就有五位被餓死,曾外祖父牛福成,死時六十八歲,外祖父牛志恆,死時四十二歲,一個小姨牛佛黛,死時十四、五歲,一個小舅,叫牛祥娃,八歲,還有一個小姨,一歲左右,沒有名字。另外,還有她外婆的妹妹,劉環琴,當時三十多歲,帶著一兒一女從秦安縣的魏店出門逃荒,女兒叫俊俊,十一、二歲,兒子四、五歲,叫俊之,再也沒有蹤影,都不知道死在哪裡,也不知道是怎麼死的。她的外婆家因土改時被劃為富農,政府沒收了所有的田產財產,使他們一無所有,就是想變賣點衣服家具都不可能。依娃的舅舅回憶,一家人常常是好幾天沒有任何東西吃……。

依娃寫道:「我的母親六一年來到陝西,當時只有十七歲。六四年,她二十歲時和我的父親結婚。因為飢餓,母親到結婚的時候身上還沒有來月經。

這個細節讓我想到:我是一個從娘胎裡就挨餓的孩子,我來自於一個飢餓的母體。我漸漸意識到,我是大飢荒者的後代,我是他們的孩子,我和他們是血肉相連不可分割。我必須把他們的聲音留下來,把他們的經歷寫出來,把他們苦難告訴世人。」

《尋找大飢荒幸存者》的開篇是「大飢荒餓亡者紀念碑」,記錄了近五百名餓殍的姓名、家庭住址和餓死時年齡。書中講述了四十九起人吃人的案例,事主都是親歷者和見證者。因為依娃和採訪對象有著大飢荒的共同家史,常常是採訪對象哭,她也跟著哭,這種心心相印的信任使得採訪對象毫無保留地向她傾訴著自己家族的痛史,從中看到大飢荒時期個人、家庭、村莊所經歷的飢餓、掙扎、淒苦和絕望。依娃說她要告訴這個世界:從1958年到1962年,中國發生了人類歷史上最大的一場飢荒,在沒有戰爭、沒有天災、沒有瘟疫的情況下,餓死了四千萬到五千萬的人口,而不是什麼「非正常死亡」!

汽車、三輪車、摩托車,更多時候是步行,作者先後採訪了甘肅省的秦安縣、通渭縣、天水地區,以及陝西省的耀州縣、戶縣等地,共計近二百位幸存者,年紀最大的九十五歲,最小的五十八歲,讓這些不懂政治、甚至不識字的農民留下口述,搶救這些屬於全民族的記憶。沒有人可以想像依娃是承受了怎樣巨大的壓力和艱難,但是她知道,自己是為了人類的良心,為了歷史的良心,為了文學人的良心!一個民族如果不能面對自己的歷史,這個民族就沒有未來。

欣慰的是《尋找大飢荒幸存者》近日已經在台灣、香港率先出版,並立刻進入了眾多讀者的視野。慶幸她終於走出了悲傷自閉的折磨,依娃說是那些鄉親的苦難,給了她無比的力量,讓她能夠堅持寫下來。每當寫作的時候,她就在心裡說:「我要和你們一起受苦。」

二十世紀的中國,有太多歷史的「黑洞」,那些深不見底的生命遊魂值得多少仁人志士去寫。比如民國的詭譎演繹,建國後的奇怪戰爭,三百多萬的「右派」,所謂的三年「自然災害」大飢餓,十年的「文革」等等。所以依娃說喚起民族記憶最重要的工作就是真實準確地挖掘和記錄當年發生過的大飢荒事實,讓後來人知道這些事實,以史為鑑。當然,她最大的希望是能夠讓這部血淚之作盡快在中國大陸公開出版。

(寄自德州)


本文在12/30/2013 3:03:20 AM被融融编辑过
作者授权声明:
  【三级授权】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我保证此作品不含侵害他人权益的内容,如侵害他人利益,我承担全部责任,并赔偿因此给文心社造成的一切损失。我同意文心社以我所选择的保密或公开的方式发表此作品,未经本人同意,文心社不可向其他媒体推荐。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依娃《寻找大饥荒幸存者》
暂无相关文字。
依娃 去依娃家留言留言于2013-12-31 01:19:57(第4条)
大家的关注和鼓励,给我力量和温暖。
作家需要爱和正义,为人间的苦难代言。
谢谢瑞琳和以下各位,谢谢李目的来信。

依娃, 你好


自世界日报上得知你的新书已出版, 非常高兴和欣慰. 恭贺你完成了这一非凡的工程,将被湮灭的历史记录了下来.

,我相信澄清历史的那一天等得不会太久.




此前当你攀援这座高山时,一直非常非常担心. 此担子重万钧,其沉重非常人所能承受。现在终于可以放心了。



愿你将来取得更丰硕的成果!



顺祝新年合家愉快!



李目
陈瑞琳 去陈瑞琳家留言留言于2013-12-31 00:59:17(第3条)
转信中留言:


致【世界副刊】主编:

今早在世副讀了陳瑞琳先生的「尋找大饑荒的真相」,深受感動,被他的文章感動,也被他文章裡介紹的作家「依娃」所感動。這是作家的良心,也是人類共同的良心。我覺得,作家難能可貴的地方,在於言人所不察,能言人所不敢言。我有好長一陣子沒有過如此地激動了。

讀後,我就升起趕快買一本「尋找大飢荒幸存者」的渴望。請代我謝謝陳先生,轉達我的敬意。

-- 謝勳

瑞琳:读了书评,十分感动。她的担当,奉献,她默默无闻地献身于理想,教我们自惭形秽。

-- 荒田

真是一位令人敬佩的女子。

-- 曾健君

好样的!

-- 张惠雯
冰花 去冰花家留言留言于2013-12-30 10:40:14(第2条)
「我是『飢餓者』的後代,大飢荒年代幾位親人餓死,母親乞討到陝西才幸存下來。我要為歷史作證,這就是我活在這世上的使命!」

依娃好样的!

瑞琳的妙笔写出了依娃扑实和刚毅的本色!
宋晓亮 去宋晓亮家留言留言于2013-12-30 09:12:38(第1条)
依娃在写这本书时,可说是以血泪作墨,拿胸膛当砚台。好长一阵子,给她打电话,声音微弱,不爱说话,那段日子连荒田都来信差我去问候娃儿。
书出版了,好好歇歇脑子,好好调理一下自己的情绪。
秦川二琳,好姐妹,携手为历史留墨作证。

 
打印本文章
 
  欢迎您给陈瑞琳留言或者发表读者评论。如果您已是文心社员或者文心访友,欢迎登录后再留言,或者直接用本页最上方的登录表格登录后再留言。倘若您尚未成为文心社员,欢迎加入文心,成功登录后再发表评论。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