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文心社,作家的温馨之家
诗歌散文随笔评论非马诗话访谈活动讯息翻译双语诗歌资料库其它留言簿
专辑导航 — 非马>论坛回复总汇
关键字  范围  
非马
非马
我的百宝箱
留言簿
论坛回复总汇
非马的论坛回复总汇
共11条回复,每页10条,当前第1/2页
【首页】【前页】[1] [2] 【后页】【末页】
第  页  
枫雨 去枫雨家留言 回复于2014-08-05 06:05:06『作家论坛』
回复:非马『瑞典诗人川斯绰莫诗选21首』
同感,
逸士说你们那代人都是“急躁冒進﹐不是弄錢﹐跑官﹐就是搞女人﹐少有定下心來做學問的”。我倒觉得你们倒还有些,而我们以后的就少之又少了。。。
回复贴子
海外逸士 去海外逸士家留言 回复于2014-08-03 21:29:40『作家论坛』
回复:非马『瑞典诗人川斯绰莫诗选21首』
英譯中易﹐中譯英難
因為在兩者的翻譯裡﹐對英文水平的要求是不一樣的。英文水平達到一定的程度﹐只
要能看懂英文﹐一般就能譯成中文﹐因為中文是母語﹐應該有較深的基礎。但到中
譯英時﹐英文不到較深的程度﹐不到在英文語言掌握得較熟練時﹐沒法翻譯得正確﹐
除非亂七八糟譯一下。所以﹐造成了翻譯交流的不對等。

別看目前能說英文的中國人很多﹐但只能說﹐是膚淺的。外國文盲也能說。中國人經
過教育斷代後﹐特別當像錢鍾書這樣的老一代人故世後﹐中國已沒有了學問高深的
人才。像現在六七十歲的人﹐我這一代﹐都是急躁冒進﹐不是弄錢﹐跑官﹐就是搞
女人﹐少有定下心來做學問的。網上能看到的一些翻譯﹐如唐詩翻譯﹐質量較差﹐
而且是捧出來的“名人”翻譯的。本人已有專文討論。這裡不贅。
【查看对该帖的1条回复】
回复贴子
文心社 去文心社家留言 回复于2014-07-29 10:47:52『作家论坛』
回复:非马『瑞典诗人川斯绰莫诗选21首』
新媒体时代,什么值得翻译
2014年07月29日09:08 来源:人民日报 蒋好书



漫画
徐鹏飞


  重视经典、长篇、大部头的对外译介,忽视不完整、不系统、跨界、短平快、消费性极强的文化信息的传播,“严谨的输出导向”和“活泼的需求期待”之间存在缝隙,导致中国文化的国际形象常常过于死板紧张,缺少灵活变通

  一段时间以来,大众对文化翻译的关注持续升温,文化翻译的影响力已从学术殿堂扩展到了整个社会。随着微博、微信等新媒体的日益普及,“中式英语”中的许 多表达方式开始融入英语之中,如“土豪”“大妈”“人山人海”等;许多曾被认为是“高大上”的外文词汇现在也有了更“接地气”的民间“译法”,如“百老 汇”对应“宽街”,“珍珠港”对应“蚌埠”等;每当一部新电影出炉,就会有一大批“粉丝”热情地参与志愿翻译并热烈争论其译法好坏;而随着机器翻译、云翻 译等新技术深度嵌入人们的生活,跨文化翻译似乎已不再是一个只有少数专业人员才能掌握的技能,“高手在民间”,我们似乎正在进入一个文化翻译“全民总动 员”的时代。

  大众对翻译的兴趣如此之浓,与新媒体时代中外文化交流空前频繁有关。正如传播学家李普曼所预言的,由媒体信息营造出来的、 不同于“现实环境”的“虚拟环境”现已成为每个人生活的重要组成。在这个“虚拟环境”中,信息的传递可谓“环球同此凉热”。每一部热播的影视剧、一段搞笑 的视频乃至一本流行的小说,都会以极快的速度穿越各国语言,经由译者的消化处理,“妥妥地”融入全球范围的受众之中。而在这个过程中,传统翻译、出版乃至 媒体机构的反应却往往不一定是最快的,译法也不一定最为大众所接受。在他们通过官方途径“定稿”之前,无数通晓外语的热心人早已兴奋地拿起译笔、话筒、手 机、电脑,开始了主动的跨语言翻译与传播工作。

  然而,在中外文化信息通过新媒体广泛、迅速的互译与传播过程中,中国读者对外国文化的信 息译介的速度和广度,大大超过了外国读者对中国文化信息译介和传播的程度。中外文化信息与作品译介传播的不对称更加明显,“翻译鸿沟”也变得更深。当更多 的中国受众可以轻松地通过本土化翻译内容,掌握美国最流行的魔幻小说、政治影视剧、青少年文学时,中国积淀五千年的文化内容,却仍然尘封于艰深的汉字世界 与壁垒森严的学科规范之中,难以转化成具有当代性、世界性和感染力的大众文化产品,难以被潜在的中外读者、译者和热心“粉丝”发现、了解、传播,这不能不 说是一种极大的遗憾。对很多小语种受众来说,中文更是一道被过分夸大的障碍,让他们没有勇气穿越其中,真正走进和享受中国文化。

  中国文 化对外翻译真的没有群众基础吗?其实不然。有人认为许多外国文化作品“门槛”低,“普适性”更强,更容易被翻译,中国文化作品“门槛”高,没有“普适 性”,不容易被翻译。是这样吗?绝对不是。关键在于我们如何定义“什么值得翻译”。传统对外译介的扶持目标,常常集中于成套的经典、长篇小说、大部头的作 品,仿佛把中国文化变成世界级经典“送出去、供起来”就是文化译介的最佳出路,且翻译过程也十分注重严密的体系、程序,唯恐失去“原汁原味”。此举对于学 术研究、图书馆收藏、高层交流固然意义重大,但事实上,从普通人的接受习惯来看,每个带着固有文化习惯和接受视野的人接触和接受外来文化时,往往都是由浅 入深,由易到难,由乐趣到思想,由体验到对话,而且往往还需要由他们所信任的译者对其进行本土化处理和创造性吸收。从某种意义上说,译者也是创造者,要有 自己创作的空间和余地,才能真正让一部来自异国的作品在本土落地、生根、散发魅力,就像中国人阅读的雨果、托尔斯泰,也都具有中文独特的节奏韵律一样。因 此,对中国文化作品的对外传播,很多情况下也要鼓励和支持优秀译者必要的“编译”,或者通过与熟悉外国读者的国际编辑、文学经纪人进行更深入的交流,才能 让作品更好“落地”。

  从传播内容来看,除了传统出版、影视机构的大部头作品之外,更多外国人对中国文化的兴趣往往来自碎片化的信息、文 章乃至故事、评论、视频和图片,他们想“采购”的,往往不是“成套设备”,而是“零售商品”,这部分工作其实也不可小视。例如,许多人未必通读过莫言的作 品,却可能关注过他的演讲和“语录”,希望知道他和中国当代作家群体的关系;许多人未必熟知《西游记》,却对“西游记的管理学理念”颇感兴趣,想知道它对 中国人的生活有多大影响;许多人未必能啃完全部中国历史,却对道听途说的中国历史传奇人物津津乐道,希望借此丰富自己的历史想象;许多人听说过中国诗文的 辉煌成就,希望能下载一些可供吟诵的篇章;还有许多人从未来过中国,却希望通过网站查询到中国各地博物馆的藏品、考古成果、艺术家的代表作……凡此种种看 似不完整、不系统、跨界、短平快、消费性极强的文化信息需求,恰恰很少得到中国对外文化译介扶持体系的关注和支持,其结果,就是导致中国文化的国际形象常 常过于死板紧张,缺少灵活变通。

  这种“严谨的输出导向”和“活泼的需求期待”之间的缝隙,可能还需要通过完善对外文化交流与翻译扶持机 制、大胆创新理念才能填补。可以设立更有远见的文化译介扶持基金,从民间开始,从人才早期发展开始,关注和培育中外文化翻译人才。同时,在文化作品的译介 输出和传播机制上做出更加大胆的尝试,将译介支持拓展到期刊、文章、视频、数字内容和电子终端产品等,让那些有志于译介中国文化的青年人才从小项目入手, 从有趣的内容入手,在享受翻译中国文化的乐趣、深入中国文化创意领域、感受中国艺术与思想的内在激情和无穷潜力的过程中,当好“文化使者”,把无比丰富的 中国文化传播出去。到那一天,或许我们将不再惊讶于外国人自发形成的中文“字幕组”“翻译志愿者”遍地开花,不再担心小语种翻译工作后继无人,不再忧虑 “中国问题”解释权被少数带有偏见的媒体评论人掌控,中国文化对外翻译“全民总动员”的号角才能在世界回荡。

  翻译是文化交流的桥梁,是文化走出去和引进来的重要途径。本栏目即日起推出“关注翻译文化”系列,约请专家学者从不同角度聚焦当下翻译文化生态。

  ——编者
【查看对该帖的1条回复】
回复贴子
文心社 去文心社家留言 回复于2011-10-14 11:13:25『作家论坛』
回复:非马『瑞典诗人川斯绰莫诗选21首』
ZT:陈英凤: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的启示:作品贵在精而不在多
2011年10月14日08:02 中国艺术报

  瑞典诗人托马斯·特兰斯特勒默获2011年诺贝尔文学奖。据媒体报道,实际上,今年已80岁的托马斯至今一共才发表了163首诗。“但就是这区区163首诗,足以使特兰斯特勒默跻身当代欧洲超一流大诗人的行列。他的诗不仅短,写的速度还极慢。”浙江大学世界文学与比较文学研究所所长吴笛说,正是对文字精准的极端强调,特兰斯特勒默四到五年出一本诗集,每本诗集一般不超过二十首诗,平均一年写两到三首诗。

  一个一生只发表了163首诗的诺贝尔文学奖诗人,给了我们很多启发和深思。

  启示一:文学作品贵在精而不在多。作为一个诗人,托马斯早在1954年就发表过第一部诗集《17首诗》,立即轰动诗坛,然而现已80岁高龄的他至今共发表163首诗。是他写不出更多的诗歌吗?显然不是。对诗歌的高标准、对作品的高要求、对社会的高责任感,让他放慢了创作的步伐。托马斯获诺贝尔文学奖的事实也说明,诗歌并非创作得越多越好。然而,现在在中国诗坛上出现一种奇怪的现象,有些“诗人”似乎不是在创作诗歌,而是在“批发”诗歌,一天之内弄出几首甚至十几首,好像他就是诗歌天才,脑海里有取之不尽的诗歌资源。然而,看看他创作的所谓诗歌,有多少是值得人们一读的呢?

  启示二:文艺创作应严肃认真。对文字精准的极端强调,托马斯四到五年出一本诗集,每本诗集一般不超过20首诗。这种对作品负责、对社会负责的精神值得我们学习。要从事诗歌创作,想当一名真正的诗人,就必须有一种社会责任感,把诗歌创作当作一种崇高的事业来做,而不是游戏或者娱乐。其实这种严肃认真的创作精神,不仅是诗歌需要,进行其它文艺创作也需要,甚至其它的科学研究活动更需要。问题就在于,不论是文艺创作还是科研活动,目前国内充斥着一种急功近利的浮躁,充满了功利思想,科研、论文造假层出不穷,缺乏像托马斯这样的执著、坚持、严肃、认真精神。以论文为例,最新的媒体数据显示,我国科技人员发表的期刊论文数量,已经超过美国,位居世界第一。然而据统计,这些科研论文的平均引用率排在世界100名开外。真正极好的论文,在中国还是凤毛麟角。

  启示三:倡导“慢”的理念。慢工出细活,不论是在文艺创作还是在科研领域都是如此,托马斯在80岁高龄终获诺贝尔文学奖也证明了这一点。在科学界和文艺界,有少数科学家和艺术家个人的产出可以既快又好,这是学术界都喜欢的“西施”,这样的科学家和艺术家当然受到尊重和羡慕。但是,更多的研究者和创作者,不可能面面俱到,不可能什么都做好,不可能很快,也就不宜“东施效颦”。科学研究和文艺创作的“慢”,不是偷懒不做,而是指重要的结果出现慢,但研究者仍应积极思考、积极推进研究。科学界和文艺界应当提倡“慢”的理念,潜心学术、摒弃急功近利,坚持科研的质量、回归科学本质。
回复贴子
文心社 去文心社家留言 回复于2011-10-13 09:21:50『作家论坛』
回复:非马『瑞典诗人川斯绰莫诗选21首』
ZT:翻译家李笠:特朗斯特罗姆是“瑞典的王维”
2011年10月13日07:57 辽沈晚报


  对大多数中国人来说,“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似乎是个遥远而陌生的名字,但在爱诗歌的小圈子中,特朗斯特罗姆还是拥有不少拥趸,他也深深影响了中国的诗人。

  对于瑞典人来说,特朗斯特罗姆的出现,犹如在汉语中出现了唐诗。即特朗斯特罗姆的诗是“汉语的传统,西方的先锋”(诗人于坚语)。西方评论界认为特朗斯特罗姆是“当代欧洲诗坛最杰出的象征主义和超现实主义大师”。

  事实上,特朗斯特罗姆的诗歌主要探讨自我与周围世界的关系,死亡、历史和自然是作品中常见的主题。

  特朗斯特罗姆的诗,尤其早期的诗,往往采用一连串意象和隐喻来塑造内心世界,并把激烈的情感寄于平静的文字里。他擅长把有机物和科学结合在一起,把技术词汇运用到诗歌的神圣领域——自然和艺术中去,诸如“蟋蟀疯狂地缝着缝纫机”;“孤独的水龙头从玫瑰丛中站起,像一座骑士的雕塑”;“巨大的警报声在外面的黑暗里流动”;“将整列火车和地上潮湿的石基托起”……与其说这些是一个瑞典诗人的诗句,不如说它更像一位当代中国诗人的作品,或者说更像我们时代诗人们想象中的那种“诗意的”、“纯粹的”而又“洋气十足”在现代主义的旗号下神气活现的东西。

  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大学瑞典语系、后移居瑞典的诗人和翻译家李笠从20世纪80年代起就将特朗斯特罗姆作品翻译成中文,对国内诗坛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他们后来成了“忘年交”,“他待我就像自己的儿子一样,是特别好的朋友。 ”在李笠眼中,特朗斯特罗姆温和平静,对人热情,话语不多却不失幽默。

  李笠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特朗斯特罗姆的诗喜欢从乘坐地铁、在咖啡馆喝咖啡、夜间行车、林中散步等等日常生活细节入手,通过精准的描写,让读者进入一个诗的境界。然后突然更换镜头,将细节放大,变成特写。飞逝的瞬息在那里获得旺盛的生命力,并散发意义,展露出一个全新的世界:远变成近,历史变成现在,表面变成深处。 ”在李笠看来,现代诗人很少有人像特朗斯特罗姆那样把诗写得如此精炼、精确、精妙、精彩。他的诗是凝练艺术的范例,很少人有能把激烈的情感寄予平静的文字里,让作品在瞬间激发出巨大的能量。

  1954年,23岁的特朗斯特罗姆发表了处女诗集《17首诗》,曾轰动瑞典诗坛,并被文学史作者扬·斯坦奎斯特称为“一鸣惊人和绝无仅有的突破”。

  20世纪80年代,特朗斯特罗姆的诗直接影响了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国家的诗人。中国的许多诗人至今都记得,改革开放初期的20世纪80年代,中国诗坛涌现出一批现代派诗人,最早接触并翻译了特朗斯特罗姆的诗:1986年7月,在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的《孤独的玫瑰:当代外国抒情诗选》中,就有特朗斯特罗姆的6首诗,书中并列的还有聂鲁达、博尔赫斯、阿波利奈尔等一串响亮的名字;1990年,漓江出版社出版了由李笠翻译的特朗斯特罗姆诗歌选集《绿树与天空》;2001年,南海出版公司出版了李笠翻译的《特朗斯特罗姆诗全集》大规模地将诗人的10余部诗集全部译介过来,《特朗斯特罗姆诗全集》还获得由新闻出版总署举办的第6届全国优秀外国文学图书奖二等奖……

  特朗斯特罗姆在与李笠进行的一次对话中,鲜明地表达了对诗的看法:“写诗时,我感受自己是一件幸运或受难的乐器,不是我在找诗,而是诗在找我,逼我展现它。 ”

  但特朗斯特罗姆并不认为诗歌应该停留在对瞬间的一瞥中,他说:“诗不是表达‘瞬息情绪’就完了。更真实的世界是在瞬间消失后的那种持续性和整体性,对立物的结合。 ”这种对感受的执着注定了诗人更需要一种对观察的专注以及沉思。这多少解答了人们对特朗斯特罗姆并不多产的疑惑。

  对此,李笠还打了个比方,认为特朗斯特罗姆的诗有点像中国唐朝诗人王维的诗,“但他是一种对后工业社会的直观感受,王维写的‘鸟鸣山更幽’这种意境,在特朗斯特罗姆的诗中也有,但他写的是‘直升机嗡嗡的声音让大地宁静’,这种力度是前者无法比拟的。 ”

  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轶事

  曾访中国喝白酒吃火锅

  特朗斯特罗姆曾两度造访中国,最近的一次是在2001年。据诗人于坚回忆,当时专程来北京为《特朗斯特罗姆诗全集》首发助兴的特朗斯特罗姆,在参加完在北京大学举行的朗诵暨研讨会和瑞典使馆的酒会,便匆匆南下昆明了——因为昆明开了一家“特朗斯特罗姆画廊/酒吧”。云南归来后,白发稀疏的特朗斯特罗姆,澄蓝色的眼中流露出几分孩子般的欢快与得意。

  夫人莫妮卡·特兰斯特勒默称,他们此行最大的收获是买了好几种中国白酒,在瑞典喝的伏特加可没这么来劲。为了追求形式的完美,他们还专门买了一套白酒杯,就是中国最常见的那种八钱小玻璃盅。

  离开中国前的晚餐,中方接待人员以及国内众多著名诗人特意安排了火锅。当侍者端上猪血和猪脑花时,座中几位瑞典客人皱起眉推辞了,惟有特朗斯特罗姆大喝一声:“Ja! ”翻译成中文的意思是:“要了! ”当时,特朗斯特罗姆用略略颤抖的手把一块灰红色的东西夹入嘴里。而在场的人们都在想,进入他嘴里的东西,究竟会变成什么样的诗句呢?他认真地咀嚼着嘴里的食物——这种咀嚼,或者品尝,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一种聆听,聆听事物深处的语言。

  早在1985年4月,特朗斯特罗姆就访问过中国,当时的他还兴冲冲地爬上了长城。

  曾因坚守理想被“讨伐”

  特朗斯特罗姆是“纯诗写作理想的坚定捍卫者”。特朗斯特罗姆写得最久的一首长诗耗时整整10年,尽管中风后的他并未中断写作,但迄今为止只发表了163首诗作。他的诗不仅短,写的速度还极慢。正是对文字精准的极端强调,特朗斯特罗姆四到五年出一本诗集,每本诗集一般不超过20首诗,平均一年写三到四首诗。

  20世纪70年代,瑞典诗歌界曾出现了一种“讨伐”特朗斯特罗姆的声音,激进的年轻人认为,他的诗过于沉浸在个人的小小世界中,而缺乏对社会、人生、瑞典乃至世界的现实的关注,要求他做出改变。但特朗斯特罗姆不为所动,仍孜孜于诗艺的锤炼。结果,10年以后,一位当年批判过特朗斯特罗姆的年轻人为此事公开发表了“忏悔书”。 □特约记者 潘启雯
回复贴子
文心社 去文心社家留言 回复于2011-10-11 12:51:27『作家论坛』
回复:非马『瑞典诗人川斯绰莫诗选21首』
ZT:扬雪:特兰斯特勒默——回归文学本身的纯粹
2011年10月11日09:19 光明日报 扬雪

  我听见我们扔出的石头/跌落/玻璃般透明地穿行岁月/深谷里/瞬息迷惘的举动叫喊着/从树梢飞向树梢/在比现在更稀薄的空气中静哑/像燕子/从山顶/滑向山顶/直到它们沿着存在的边界/到达极限的高原/那里我们所有作为/玻璃透明地/落到/仅只是我们自身的/深底

  上面这首简练而耐人寻味的诗来自瑞典诗人托马斯·特兰斯特勒默。刚刚过去的一周,瑞典文学院宣布,将2011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这位已经80多岁的瑞典诗人。对于这条新闻已经有无数的解读,比如这是1974年以来瑞典人再获诺贝尔文学奖,这也是1996年以来诗人再次获奖,这也是诺奖再次回归自己的“欧洲中心”和“理想主义”原则。

  但特兰斯特勒默的得奖被认为是无可争议的。自上世纪60年代起,他陆续发表的诗集,就在同代抒情诗人中奠定了领先地位,被译成数十种文字出版,成为最受欢迎的当代斯堪的纳维亚诗人之一。西方评论界一直认为特兰斯特勒默是“当代欧洲诗坛最杰出的象征主义和超现实主义大师”,他的诗是凝练艺术的范例,擅长把激烈的情感寄予平静的文字里,让作品在瞬间激发出巨大的能量。正如授奖声明中所表达的,特兰斯特勒默的作品“以凝练而清晰透彻的文字意象给我们提供了洞悉现实的新途径”,充满了“简练、细腻,充满深刻的隐喻”。

  非常巧的是,这位新的诺奖得主和2010年的诺奖得主略萨一样,也多次来到中国,他的获奖也曾被中国人预见,他的诗集也已被翻译成中文出版——1990年,漓江出版社出版了由李笠翻译的特兰斯特勒默诗歌选集《绿树与天空》;2001年,南海出版公司出版了李笠翻译的《特兰斯特勒默诗全集》,大规模地将诗人的10余部诗集全部译介过来。据说他的诗集曾是诗歌发烧友的最爱,现在已然脱销。

  特兰斯特勒默的诗风也影响到中国作家的写作。这其实并不奇怪,因为只要认真读一读他的诗行,很明显地可以感受到和中国古诗一样的亲近,有很强的画面感,勾画日常生活和自然时凝练而通透,不同之处只在于,他的诗歌意味更深远,内在的逻辑更充分。

  对于诺贝尔文学奖,一直有诸多的争议,大家最津津乐道的是托尔斯泰、马克·吐温和易卜生等许多作家都与该奖擦肩而过,而一些我们并不熟悉的诗人、作家却榜上有名,尤其是评委们近些年更多关注一些描写权力下个人命运的作品,引发大家对于评选“政治化”的批评。但不得不说,在诺贝尔文学奖百年的获奖名单中,泰戈尔、叶芝、福克纳、艾略特、马尔克斯等大多数人还都是当之无愧的。

  对于中国作家何时获奖一直是媒体所关注的。诺贝尔文学奖评委曾经表示,中国一些优秀的作家还没有获奖是因为语言的翻译问题。这也许是实情,也许是托辞,但翻译显然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之所以能在全球范围内经久不衰,应该归功于格雷戈里拉贝撒的出色翻译,该小说在获奖之前已经被翻译成几十种语言。土耳其的帕慕克也非常幸运,他最著名的著作《我的名字叫红》的英语和其他欧洲语言的翻译质量都非常高,译者埃尔德格高克纳以行云流水的英文再现了帕氏缜密的句子,为其作品再翻译成其他文字提供了非常好的样本。据说日本在向世界推荐川端康成的作品时,专门将翻译者请到日本来熟悉日本文化、学习日本民俗,对于川端康成作品中那些展现日本唯美风情的书法、茶艺、能剧等都进行了专题性的解读,以便让翻译者明白其精神价值。这也是川端康成的作品能够被世界接受的原因之一。如果说德语、西班牙语、法语属于国际通用语,那么日语、土耳其语显然并不是,我们也许需要利用广泛的国际合作来传达中国文学的精髓。

  据说诗人住在波罗的海的一个小岛上。他并不是一个多产的作家,四到五年才出一本诗集,每本诗集一般不超过二十首诗,写得最久的一首长诗曾耗时整整十年,所以迄今为止只发表了200多首诗。“写诗时,我感觉自己是一件幸运或受难的乐器,不是我在找诗,而是诗在找我,逼我展现它。”看来,没有一个作家会为了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而去写作,选择写作,仅仅是因为那是一种生活方式。
回复贴子
文心社 去文心社家留言 回复于2011-10-08 15:01:12『作家论坛』
回复:非马『瑞典诗人川斯绰莫诗选21首』
ZT:瑞典诗人特朗斯特罗默获诺贝尔文学奖 曾为中国写过诗
2011年10月08日09:10 今日早报

  “中午时分。鱼贯而至的自行车上空

  洗过的衣服随灰色的海风飞舞。请注意两侧的迷宫!

  我被无法解读的文字包围,我是一个十足的文盲

  但我支付了我所应该付的,东西都有发票”

  这是1985年,瑞典诗人托马斯·特朗斯特罗默访华后写的《上海的街》中的一部分。北京时间昨天19点,托马斯成为2011年度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这首他为中国写的诗,也突然被人竞相传诵。

  和去年一样,今年的文学奖一反近年来不断爆冷的原则,把大奖给了在世界文学圈里享有盛誉的80岁瑞典诗人托马斯·特朗斯特罗默。

  昨天的瑞典文学院,也不再避嫌,让托马斯成为1974年以来首位获得这一奖项的瑞典人。同时,他也是第七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瑞典人。

  这位多次获诺贝尔文学奖提名的诗人,昨天得到的授奖词是这样的:“通过凝炼、透彻的意象,他为我们提供了通向现实的新途径。”

  而这,恰恰就是《托马斯·特兰斯特罗默全集》的中文译者李笠昨天告诉记者的:“他善于从日常生活入手,把有机物和科学结合到诗中,作品多短小、精炼,往往用意象和隐喻来塑造个人的内心世界,把激烈的情感寄于平静的文字里。”
回复贴子
文心社 去文心社家留言 回复于2011-10-08 14:51:01『作家论坛』
回复:非马『瑞典诗人川斯绰莫诗选21首』
ZT:诺贝尔文学奖首次颁给诗人 诗歌处境能否改观?
2011年10月08日09:15 《北京日报》



  “祝贺特兰斯特勒默获得诺奖!”“诺奖评委这次做了一个伟大正确的决定!” 这届诺贝尔文学奖前晚揭晓,瑞典年届八旬的著名诗人托马斯·特兰斯特勒默获奖,国内众多诗人在网上第一时间表达了兴奋之情,并一致认为此次评奖实至名归。

   但是,这样的喜悦却掩饰不了现实的尴尬。近些年来,诗歌日益趋于边缘化,很少受到大众关注。此前诺贝尔文学奖也连续15年未颁给诗人,此次特兰斯特勒默获奖,能否改变一下诗歌寂寞的现状?国内多位诗人、学者表示,诺奖颁给诗人,是对当下诗歌创作成就的肯定,但要想改变诗歌边缘化的处境,恐怕不容乐观。

  诗人得诺奖其实不意外

   近几年的诺贝尔文学奖的热门候选人中,总能看到一批诗人的名字,如叙利亚诗人阿多尼斯、韩国诗人高银等,特兰斯特勒默更是多年名列其中。在诺奖的历史上,诗人也是领奖台上的常客,历年来的诺奖获得者中,有近半数都是诗人。然而,自从1996年波兰女诗人辛波丝卡获奖以来,诺奖已有15年没有光顾诗人, 总是小说家屡屡摘得桂冠。难怪此次特兰斯特勒默获奖,国内外诗人群体发出一片欢呼声。

  “其实他早就该获奖了,可能因为他是瑞典人,需要避嫌吧。从十几年前到现在,他在任何时间获奖,都不感到意外。”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世界文学研究所副教授、诗人胡续冬评价说,特兰斯特勒默的作品数量虽然不多,但每首诗都很有力度,堪称是当今时代最杰出的诗人之一。诗歌评论家唐晓渡也认为,托马斯获奖有足够的说服力,虽然他并不高产,没有创作气势磅礴的 史诗般作品,但他以简驭繁的诗歌方法、精湛的诗艺,是当代诗人中做得最好的。

  “其实,诗歌才是文学王冠上的明珠,诗人写的是干货,小说家往往会掺水。”唐晓渡感叹,只是读者更喜欢看小说,而诗歌没办法去迎合读者。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张柠则认为,诺奖近年来对小说家青睐有加,与当下长篇小说的创作状况有关。“上世纪末以来,长篇小说怎么写成为全球性的难题,以往的创作模式走到了尽头,人们开始从少数族群、边缘群体中寻找思路,诺奖也 因此更多关注了小说家。”

  大众对诗歌认知太滞后

  特兰斯特勒默此次获奖,能够让诗歌重新得到大众的关注吗?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张清华表示不容乐观。“外国诗歌对中国诗歌的影响是有限的,不同的语言经过转译后,魅力就丧失了。人们很难从语言上感受其原汁原味了。”这一看法得到胡续冬的认同。“上世纪90年代获得诺奖的诗人,也都没能带动诗歌关注度的提升,很多获了诺奖的小说也不一定能引起太大的轰动。不要指望托马斯获奖能够引起高潮。”

  在专家们看来,十几年前,人们的生活水平可能不如现在,可是还能跟上读书节奏;但是现在,人们的阅读惰性却越来越大,诗歌阅读在全世界都越发薄弱,国内尤其如此。胡续冬说:“在国外的地铁和公车上,还能看到人们捧着诗集阅读,但这在国内是很难想象的。现代诗歌的教育和普及太不给力了。”张柠也感慨,大众为生计、为工作而奔波,即使有了业余时间也会用于娱乐,毕竟诗歌跟世俗的功利和权力都没有关系。

  相比古典诗歌的教育普及,现代诗歌在大众眼里比较陌生。诗人西川近些年在中央美术学院教授文学,据他对学生们的观察,现在不少人的诗歌阅读经验还停留在中学时代,有些成年人最近一次阅读诗歌的经历,不过是上学时读的语文课文。他不禁感叹,现在大众对诗歌的认知非常滞后,不是滞后五年到十年,可能滞后三四十年。只停留在中学水平,显然难以理解当代诗歌,也难以理解特兰斯特勒默的作品。

  每个人都可以成为诗人

  虽然诺奖诗人对诗歌现状不会有太大改变,但未来也不必过于悲观。“很多人认为诗歌当下处于相对弱势和边缘的地位,这要看你怎么理解了。”唐晓渡解释,如 果从一种更广阔的意义上来理解诗歌,很多其他文艺作品也体现了诗歌的精神和精髓,“比如米兰·昆德拉,就是很有诗性的小说家;另外,广告、流行歌曲、摇滚等,也或多或少具有诗歌的某些功能。”

  唐晓渡相信,随着进入后工业化时代,心灵扁平化,语言破碎化,人们内心深处,其实对诗歌产生了更为强烈的期待。“诗歌是能够给人以抚慰、恢复人内心力量的东西,能够让人们找回自己、找回内心。”对于诗歌的发展,张柠也表示非常有信心。“在当代中国,小说已经完全跟市场搅到一块儿去了,相形之下,诗歌还比较平静,它不需要市场,市场也不需要它,诗人是因为自己想写才去写,这也使得诗歌远离功利。” 他觉得,其实每个人都可以成为诗人,随着物质生活渐渐单调,会有更多的人追求精神生活,去寻找自己的天生诗性。

  相关新闻

  新晋诺奖得主

  作品暂难加印

  对于很多人来说,新晋诺奖得主托马斯·特兰斯特勒默的名字可能还有些陌生;但在热衷于诗歌艺术的少部分读者眼中,他们早已熟知托马斯·特兰斯特勒默的作品,有的人甚至能够流利地背诵出他的一些代表作品。

   特兰斯特勒默的作品数量并不多,仅有不到200首诗,一本书便能全部收录其中。此前,他的诗作曾有两个版本的中文译本在国内出版,其中青年诗人、翻译家李笠的译本最为人称道。该版本于2001年由南海出版公司出版,仅印刷了3000册,主要是在诗歌爱好者的圈子中流传,此后也并未加印。目前,这两个译本早已在市面上绝迹多年。

  据南海出版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十年前出版的特兰斯特勒默作品,其版权协议早在2006年便已到期,只有重新购买版权后才能加印该书。这位负责人透露,出版社方面将会尽快着手研究此事。这也意味着,今天的读者要想读到特兰斯特勒默的诗歌,还要再耐心等待一阵子才 行。(周南焱)
回复贴子
文心社 去文心社家留言 回复于2011-10-08 14:38:53『作家论坛』
回复:非马『瑞典诗人川斯绰莫诗选21首』
ZT:诺奖颁给自家人 瑞典老诗人特朗斯特罗姆获文学奖
2011年10月08日09:07 新京报



档案照

  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Tomas Transtromer)

  1931年生于斯德哥尔摩,是公认的象征主义和超现实主义大师。1954年发表处女诗集《17 首诗》,先后共出版《途中的秘密》《半完成的天空》《看见黑暗》《小路》《为生者和死者》《悲哀贡多拉》等诗集。1990年中风致半身瘫痪后,仍坚持写作纯诗。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生活简单,从斯德哥尔摩大学心理学系毕业后,一直边写诗,边在社会福利机构担当心理咨询员。

  时隔37年后,瑞典人把诺贝尔文学奖搬回了自己家:斯德哥尔摩当地时间10月6日下午1点,瑞典学院宣布2011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为二战后斯堪的纳维亚最重要的作家之一、80岁的瑞典诗人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这也是近10年来诺奖第八次颁予欧洲区的作家。

  结果公布后,守候在现场的媒体发出了一片欢呼。瑞典学院终身秘书彼得·恩隆德代表瑞典学院发表颁奖词,称赞特朗斯特罗姆“通过其凝炼、通透的意 象,为我们带出了通往现实的崭新路径”。尽管诺奖历来不设候选名单,评奖过程也从不对外公布,但瑞典老诗人获奖的呼声近年来在出版界和传媒界一直走高——每年诺奖公布前都有大批瑞典记者守候在诗人公寓门外。

  恩隆德表示,他给特朗斯特罗姆刚打过了电话,诗人听到消息“显得很惊讶”,他告诉恩隆德自己正歇着,在听音乐,“感觉非常好”。

  之后,恩隆德代表瑞典学院用英文接受电视台专访时,首先就回应关于“瑞典作家得奖引起国际争议”的问题,他承认该结果很可能会引发争议,但也提 醒大家“上一次瑞典人拿奖已差不多是40年前的事了——我们并不是每年都围着自家瑞典人转,我们不希望轻举妄动——这次我们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当时是1974年,瑞典作家艾文德·杨森和亨利·马丁森双双获得该奖。

  恩隆德表示诗人创作虽然“稀疏”(至今不过创作了200多首诗歌),但诗人在写作中经常包括了人生重大命题,如死亡、历史和回忆:“正是这些命 题一起组成了人生的多棱镜,人类在此间才显得重要。在读过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的诗歌以后,你从来不会感觉渺小。”谈到诗人的作品特色时,恩隆德称其“语言精美……他的作品简洁精准,隐喻鞭辟入里”。

  特朗斯特罗姆的诗集已被翻译成近60种语言,其中包括了中译版《特朗斯特罗姆诗全集》(南海出版社,李笠译,2001)和《特兰斯特罗默诗选》(河北教育出版社,董继平译,2003)。特约记者张璐诗

  ■ 诗人眼中的特朗斯特罗姆

  于坚:强烈的表现主义风格

  “我20年前就开始读特朗斯特罗姆的诗歌。后来,特朗斯特罗姆到昆明来,我们见了面。我到瑞典去以后,专门到他家里拜访过他,他性格温和,和夫人莫妮卡形影不离。在瑞典,特朗斯特罗姆很受尊敬,瑞典人一说到他,声音中充满敬佩。前几个月,有朋友从瑞典来,还专门谈到了特朗斯特罗姆的近况。

  前几年,我就觉得他应该得到诺贝尔文学奖了。

  特朗斯特罗姆的诗歌,具有强烈的表现主义风格,并与自然融合在一起。在中国,他的诗歌对于朦胧派诗人有一些影响。我自己的诗歌创作,和他走的不是同一个路数,因此受他影响不大。正因为我们的诗歌创作的差异,我格外欣赏他。”

  王家新:超现实主义的想象力

  我现在在韩国,刚刚知道特朗斯特罗姆获得了诺奖。我觉得他当之无愧,诺奖得主美籍俄裔诗人布罗茨基等人,早就觉得他应该获得这一奖项了。

  我前年夏天应邀去他家做客,他的夫人为我们准备了美味的瑞典午餐。吃完饭之后,我们听他用左手弹钢琴。可以说,特朗斯特罗姆是20世纪欧洲具有世界影响的一位大师级的抒情诗人,特朗斯特罗姆的诗歌,将欧洲超现实主义和想象力结合到一起,超越了瑞典和欧洲的边界,影响了很多国家的诗人。在中国,很多诗人和读者都很喜欢他。他超现实主义的想象力,对词语使用的精确,很多短诗让人读过之后就很难忘。我在一二十年前,曾经喜欢过他的诗。

  ■ 特朗斯特罗姆诗歌欣赏

  写于1996年解冻

  特朗斯特罗姆 北岛 译

  淙淙流水;喧腾;古老的催眠。
  河淹没了汽车公墓,闪烁
  在那些面具后面。
  我抓紧桥栏杆。
  桥:一只飞越死亡的巨大铁鸟。
【查看对该帖的6条回复】
回复贴子
韩杰 去韩杰家留言 回复于2010-09-08 02:20:07『文心论坛』
回复:非马『新西游记』
总是读不懂诗的:(
回复贴子
非马的论坛回复总汇
【首页】【前页】[1] [2] 【后页】【末页】
第  页  
共11条回复,每页10条,当前第1/2页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8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