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Frank&Aimee
家有ABC海归婚恋生活作家故事小说诗歌影视文学评论专访获奖文学活动工作报告评论施雨诗歌评论施雨散文评论施雨小说《菲律宾总统阿罗约夫人传》《下城急诊室》《刀锋下的盲点》施雨编书留言簿
专辑导航 — 施雨>论坛回复总汇
关键字  范围  
施雨
施雨
我的百宝箱
留言簿
论坛回复总汇
施雨的论坛回复总汇
共430条回复,每页10条,当前第1/43页
【首页】【前页】[1] [2] [3] [4] [5] [6] [7] [8] [9] [10] 【后页】【末页】
第  页  
对不起,这是文心保密论坛里的发帖,您暂时无法查看。
对不起,这是文心保密论坛里的发帖,您暂时无法查看。
野桥 去野桥家留言 回复于2015-03-20 02:39:40『文心论坛』
回复:施雨『《中国人眼里的美国人》』
野桥 (野石交了五年会费却无法登陆)
赵州和尚的野桥


驿外的野桥漫着无主的花魂

千年修证尚且零落红尘

它屈身空腹度驴度马

也度人心


致文心:“野石”已经交了五年会费,雪亮早已公布。可惜至今无法登陆。提示没交会费,我实在无法与你们联系。只好重新注册:野桥。并且写出一首小诗。
敬请关注,让我登陆。谢谢。文心能否提供电话或至少一个电邮,不注册也能与你们联系??
回复贴子
冬苗 去冬苗家留言 回复于2015-01-01 07:36:32『文心论坛』
回复:文心社『张 辉荣获“2014年文心社杰出贡献奖”』
沁园春:恭贺张辉先生获奖
沁园春:恭贺张辉先生获奖
身居异国,心系中华,文坛闯将。创华人文库,勇于拓荒;呕心沥血,成绩辉煌。天籁缥缈,琴音铿锵,一路春色送芬芳。诚可慰,文心社授奖,光荣上榜。
举目笑迎朝阳,正处处凝聚正能量。有谦恭礼让,君子风尚;大儒气度,襟怀坦荡。心比月媚,情同火烫,当今张辉胜孟尝。愿来日,再叱咤风云,声名远扬。


相关日记:文心社『张 辉荣获“2014年文心社杰出贡献奖”』
回复贴子
施雨 去施雨家留言 回复于2014-12-06 14:55:49『文心论坛』
回复:施雨『《中国人眼里的美国人》』
欢迎曼迪加入文心大家庭!:)
可以贴长篇小说,你自己分好小节连载。
回复贴子
曼迪 去曼迪家留言 回复于2014-12-06 11:14:45『文心论坛』
回复:施雨『《中国人眼里的美国人》』
发表中、长篇小说有没有字数限制?
我试图把约3万字的中篇小说《埃拉,美丽的童话》添加到我的“文心专辑”。
结果是屡试屡败。最后,不得不把小说分成5部分进行添加方得成功。
请问:发表中长篇小说有没有文字限制?
万分感谢!
曼迪



【查看对该帖的1条回复】
回复贴子
文心社 去文心社家留言 回复于2014-08-22 11:50:18『作家论坛』
回复:施雨『北美网络文学(13):浅谈北美网络文学中的女性主义』
刘琼:女性与文学五题
2014年08月22日08:51 来源:人民日报

  核心阅读

  文本一旦完成,就成为一个独立的完整的“人学”,与生物学和社会学意义上的性别无涉

  女性拿起笔,用“文学形象”书写认知,并通过出版谋求共鸣,更加容易实现自身权利,发挥女性在语言驾驭和情感体验上的性别优势

  今天是一个妇女极度解放的时代,但女性自体精神的丰富性和作为“人”的全面性反而在削弱,女性写作也就很难超越她的对手——男性,毕竟,文学是对人类精神和心灵的跋涉进行记录

  一段时间以来,消弭性别差异的“中性化”审美开始在文学界占据上风,立场“外向”、格局“社会化”的女性文学对发展中的当代中国社会的深度叙事,表现出异乎寻常的美学力量,真正出色的作品哪有什么性别

  文学有没有性别

  在我看来,这是个伪问题。文学的分类中并没有所谓“女性文学”的类别或概念。难道所有以女性为审美对象的作品就叫女性文学?那么,在漫长的文学走廊里,严格地站在“男性文学”一侧者寥寥无几。难道女性创作的作品就叫女性文学?那么,女性以男性为主要审美对象的作品也叫女性文学?这显然并不准确。文学本身没有性别。文学作为一种用语言文字形象地记录社会发展历史进程、表现人类精神和心灵的艺术形式,呈现在受众面前的文本可能有语种差别、形式差别、程度差别以及媒介差别,写作者的身份可能有职业非职业差别、女性男性差别,写作的对象或有老少男女差别等,但文本一旦作为一个美学实践产品完成,在受众和研究者面前,它就是一个独立的完整的“人学”,与生物学和社会学意义上的性别无涉。

  女权运动和女性文学是什么关系

  为什么会产生“女性文学”这个概念或问题?这要追溯到19世纪末欧美女权运动扩大化。今天的女权主义者,也许会把1987年12月30日西班牙《终极日报》刊发的《世界女权运动》一文作为女权运动的一个标志性的转折。这篇文章提出,“20年前主张解放的妇女,现在发现自己成了满足男人欲望的工具。因此,她们甚至组织起来反对选美,认为那是对妇女的侮辱。在一系列问题上,需要做出明确判断。全世界的妇女都知道,她们要走的路还很长,然而目标是不会改变的,这就是男女平等”。这一说法意味着女权运动在以男性为范本争取客观生活条件的同时,开始争取内心需求上的“均衡平等”,将由“政治经济社会”转向情感伦理的内在需求。

  在人类社会发展历史进程中,自有文字记载以来,男权或父权一直占主导地位,主张女权是女权运动的“原教旨”。女权运动可以分为两大阶段:最初注重对女性生存的社会条件的改造,后来转向对女性自身包括社会生活、家庭角色的内心体验和需要。在第二个阶段,女性开始认识到,一个人的解放首先是身体的自由和情感欲望的解放。文学成为女性张扬人性觉醒的旗帜。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以鲁迅等为代表的男性知识分子,对于女性不自由、被戕害的处境的批判和从内外打破封建藩篱、走出各种禁锢、实现彻底解放的呼吁,催生了“五四”新女性文学。

  女权运动并不必然造就女性文学,但女权运动唤醒了女性对于自身角色的体认——这个“女性”,既是各种社会关系和解的结果,也是对女性自身的一种认知和评价。对于女性来说,拿起笔,用“文学形象”书写这种认知,并通过出版谋求共鸣,相较于其他政治社会手段,也许更加容易实现,也更加容易发挥女性在语言驾驭和情感体验上的性别优势。

  女性与文学到底什么关系

  女性是天然属于文学的。从美学的角度,如果把艺术的类型分为阴性和阳性,文学属于阴性艺术,它在向内挖掘的能力和表意的丰繁细致性上,是其他艺术形式望尘莫及的。具有文学性的艺术如戏剧、影视也属于阴性艺术,而以表形为特征的舞蹈和绘画,则属于阳性艺术。文学的阴性气质,与女性的情感方式、语言习惯、思维逻辑是协调的。希腊神话里掌管文艺的神祇是宙斯与记忆女神谟涅摩叙涅的女儿缪斯,寓意着文学是记忆艺术,是时间艺术,它用语言和文字曲折地描绘和暗示人类的命运,是记录和预言。

  作为时间艺术的文学,被作家苏童形容为撒谎艺术。谎言要高级,人们才相信,也就是说,文学写作是用与生活极为相像的形式和逻辑,虚构形象和经历,供人们指认、发泄、抒怀,寄托“白日梦”。“杭育杭育”派的豪放,催生的只能是劳动号子。而“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的心思婉转,才是文学的特质。在文学的评价体系中,越是细致越是好作品,越是粗放越是初级——像海明威那样的硬汉作家,只写浮冰上的八分之一,却颠倒众生,在整个世界文学史上也是凤毛麟角。更多的作家以超验敏感名世,作家或诗人这种敏感或超验的能力,承继自其先祖“巫”。古希腊神话也好,中国远古传说也好,都给予了“巫”这个角色同一职责——上界与下界的使者或言者,他们不受现实束缚和局限,穿越往生和来世,表达愿望,预言未知。作家是天赋才能,心较比干多一窍的阴性气质,才能写得出含英咀华的葬花吟。

  随着生产方式的变化,从母系社会过渡到父系社会的女性,其政治和社会角色萎缩以后,文学成为她们表达自我、与他人和社会沟通的一种媒介。世界文学史上,没有19世纪中产阶级的太太客厅,就没有小说的需求和发生;12、13世纪的欧洲,没有贵妇名媛的爱和美,也就没有骑士文学和至今仍影响欧美文化的骑士精神;拉菲尔的名作《帕纳塞斯山》中,女诗人萨福的形象之所以引人注目,因为萨福是柏拉图口中的“第十位缪斯”——艺术的化身。而在中国文学史上,虽然男权的长期专制使女性的才华被遮蔽,但是蔡文姬、李清照的诗词流传至今,即便是曹雪芹的《红楼梦》,也有考据家依然怀疑它是某个女性作者的假托。女性既是文学的忠实读者,又可以成为文学的作者。“女性和孩子撑起了阅读的天空”,有谁会怀疑这句话呢?

  为什么只有一个高峰

  应该加个限定语,是“近百年来”,中国女性的文学写作只有一个整体高峰。“五四”新文化运动呼吁女性打破封建桎梏、走出家庭藩篱后,接受过较好的文化训练的一批新女性不仅在生活方式上“标新立异”,还以作家的社会身份脱颖而出,她们中出现的一批佼佼者凭借文本名垂中国现代文学史,她们是冰心、丁玲、萧红、凌叔华、庐隐、石评梅、张爱玲、杨沫,等等。女性写作在当时的意义,表现为借由女性自身的体验,描绘封建社会和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中国女性的命运、情感和欲望,不但探讨女性的社会角色和人生遭际,也书写女性的生物特征和全面欲望。可靠的性别体验和细腻的文字风格,建构了丰富而特殊的一类文学样本,成为“五四”新文化运动的一个重要表达,所以“五四”新女性的文学写作不只是一场写作的行为艺术,相较于同时期的许多男性作家,她们的文本更具识别性,她们对旧文化体系的反抗和破坏更强,获得的关注也更明显。这一时期显然是中国女性文学书写影响力的高峰时期。这一高峰的余波甚至延续到新中国成立以后。被誉为“文将军”的丁玲、“三寄小读者”的冰心之所以在中国当代文坛仍然具有或虚或实的影响力,也是这个高峰的延续,她们的重要文学成就在新中国成立前已经完成。

  新中国成立65年来,中国社会的男女平权问题解决得相当彻底,女性的充分职业化使作家队伍里女性面孔极为丰富。随着整个社会文明形态的丰富发展,女性的文学写作在内容的丰富性、数量的繁茂性,特别是形式的多样性、表达的充分性、文本的成熟性方面,远远地超过了“新女性”时期的白话文学创作。与“新女性”用写作寻求命运改变的初衷不同,写作成为当代女性不甘平庸、寻求个体存在感的媒介。今天的女作家作为一个群体,尽管数量不少,但从文本的识别性、文本对于文学创造的影响力方面,并未持续形成一种引人关注的现象,因而对于整个社会政治文化生活产生的影响也是有限的,仅从几个权威性奖项,女性作家的身影只是点缀就可想而知。什么原因?可以从生物学寻找原因,但主要还需从社会学寻求答案——“女权”在中国也并未形成“运动”,大概也是原因之一。今天这个时代,特别是在中国,从“人性”的角度来看,是一个妇女极度解放的时代,但真正意义上的现代新女性写作还没有出现。女性在过度解放身体和欲望、强调性别权利的同时,自体精神的丰富性和作为“人”的全面性反而在削弱,女性写作也就很难超越她的老对手——男性。毕竟,文学是要对人类精神和心灵的跋涉进行记录和分享。

  女性写作有哪些趋势

  女性写作的特征是具体的和丰富的,不一而足。在此只能大体勾勒两个趋势:一是传记化或私语化,一是通俗化或情色化。

  鲁迅说女作家凌叔华用有限创作塑造了高门巨族的精魂,而近年女作家虹影在长篇小说《K》里书写教授夫人林与一个留学中国的英国青年的情感和欲望纠葛,被指为凌叔华的传记;萧红的《商市街》里,家庭情感的危机,自我的审视,与“三郎”萧军的故事,俨然自传……丰富曲折的情感方式、感性细腻的语言习惯和宣泄抒怀的写作动机内转是女性写作的美学特征,自传或他传风格比较明显。当代女作家里,林白比较典型,有评论认为她的几乎所有的创作均源自个人的经验和经历。而上世纪80年代非常活跃的女作家张洁在《爱,是不能忘记的》《沉重的翅膀》等作品里,虽然具体的人物身份改变了,但是属于作家个体的经验和感受一以贯之,对于欲望和道德的思考,始终是张洁式的经验。其他如徐坤,她的自传体小说《春天的二十二个夜晚》基本上是一本情难自抑的日记。

  比徐坤稍年轻的“上海宝贝”卫慧、棉棉,已经摆脱了“欲望”和“道德”的纠结,她们的书写风格是“新感觉派”,延续着狐步舞的“性感”节奏,文字表达直率,经验直接,在文学审美上更少含蓄、更多通俗,这一“通俗”让她们在短时间里获得了很大名气,也很快被多数读者遗忘——人们不会因为她们是女性而格外记住她们的作品。当然,对于“通俗”,我们也不必鄙夷。作家董鼎山认为女作家以外貌和色情描写促销作品,是普通人心的反映。美国畅销书女作家爱瑞卡·钟在52岁出版《惧怕50岁》一书时,还大谈对青春包括容颜消失的恐惧。性别角色的长期分化,使男性成为社会动物,女性趋向于家庭和“我”。比较起男性写作者的目光外放,女性的内心体验细腻,对身体的感受更加敏锐,更有表达的冲动。

  20世纪中后期以来的中国当代女性写作也在悄然变化,消弭性别差异的“中性化”审美开始在文学评价体系里占据上风,立场“外向”、格局“社会化”的女性写作更容易产生共鸣,因此,“现实感”“历史感”“时代感”成为王安忆、方方、铁凝、范小青、迟子建、池莉等女性作家的写作追求。特别是更年轻一点的梁鸿、孙惠芬,她们的“梁庄”和“歇马山庄”,对发展中的当代中国社会的深度叙事,表现出异乎寻常的美学力量。这种力量,即便是在男性作家的笔下,也是久违了,它们让我想起了萧红当年的《生死场》。真正出色的作品哪有什么性别!
回复贴子
文心社 去文心社家留言 回复于2014-08-22 11:47:50『作家论坛』
回复:施雨『北美网络文学(13):浅谈北美网络文学中的女性主义』
施雨:浅谈北美网络文学中的女性主义
《中国女性文化》,2009年11月期

内容摘要:西方妇女运动和女性主义理论的蓬勃兴起,在全球范围内,影响着文学、政治学、哲学和历史等各个领域。传统的男性价值观、审美观,以及原有的男权地位和利益,都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甚至被解构。北美网络文学在此进程中,也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尤其是女性写手的作品和由女性编辑的网刊,她们通过塑造文学中的女性形象,从女性立场办刊物,宣扬女性的价值观、审美观来唤醒人们对于女性的再认识,对她们智慧和能力重新评价。论文通过对北美网络女写手文本的分析;介绍大型女性网络文学月刊《花招》从形式到内容的特色,以及由编辑、写手、读者之间的互动过程,来探讨女性意识、女性主义、女性文学的发生、发展与前景展望。

关键词:北美网络文学、《花招》网刊、《哭泣的色彩》、妇女运动、女性主义、女性主义文学



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妇女运动从西方到东方,蓬勃之势遍及全球,人们的观念由此改变,女性的地位也随之提高。这使数千年男权社会的结构发生了改变。这样的变化,自然也体现在文学作品上,在西方女性主义理论的影响下,女性主义的滋长与女性文学的写作,成了上个世纪90年代中国大陆文坛的一道风景。而伴随着网络新媒体的出现,女性主义与女性文学写作也自然出现在网络文学中。北美女性写手们,还通过自觉地创办女性网刊,来树立女性形象,提高女性意识,建立并展示女性自己的自身价值。


(一)北美网络文学中女性主义的特色

早在ACT(全球首家中文BBS,1992年在美国建立)时代,被文友誉为“网人六大家”的百合、莲波、散宜生、嚎、图雅、方舟子之中,两位女性写手百合与莲波知名度与影响力不仅独占鳌头,而且她们的作品就带着鲜明的女性主义色彩,尤其是作为早期网络写手的代表人物百合(她是第一个在网络上发表长篇小说的写手,也是第一个从网上走到了网下,成功地出版作品的作家),她的两部长篇小说《天堂鸟》和《哭泣的色彩》,有着相当清醒的女性主体意识。以女性主体的眼光、观照生活,观照自身,以热切、细腻、婉约的笔触展示女性(女留学生)特有的生命经历与生活体验。无论是切入角度、人物塑造、内容选择、叙事模式、情节结构、细节描写,都显示了女性文学的特质。

长篇小说《哭泣的色彩》写的是典型的留学生故事。苒青和达明都是在国内有一纸婚书的留美学生,他们在美国深造,另一半尚在国内。命运使两个孤独的生命相遇……他们终于走在一起……可惜,相爱却不能相守。勇敢的苒青,能够正视自己的情感,打算和自己从来都没有爱过的丈夫离异。在苒青心里,丈夫是那种“尽管她可能从没爱过他,他的爱也不是她希望的样子,但他的确是为她好,希望她好的。”的男人。

可是,达明却无法放弃自己那个“有十年的相识和五年的相思”的妻子。尽管苒青一再争取这份爱,甚至对他喊:“为什么不可能?在我们相爱的时候,就让我们在一起吧。”他还是只能对她说“不”。在他的心里,两个女人都爱,所以难以取舍。直到一年之后,苒青的丈夫也来到了美国,当三人面对抉择的时侯,苒青终于看透了两个男人的懦弱,决定两个都不要了。小说是这样结尾的:“她(送完客)回去时,张帆还在抽烟,达明还在抠指甲。苒青在房间中间站了好久,看着他们两个,却又什么都看不见。如果张帆把达明揍一顿,她肯定会义无反顾地跟他走,从此好好和他过日子;如果达明能把张帆赶出他的房间,或者明明白白地对苒青说‘我不爱你,我未曾爱过你,我自私,我在利用你’,她也会原谅他,让他们之间的一切,成为一段刻骨铭心的记忆,在以后的似水流年里,逐渐地淡化远去。可是,她没有这样的运气。达明和张帆,不过是那样两个男人。两个让她看不起的男人。她深深地吸了口气,再也不看他们两个,把几件衣服装进小箱子,一言不发地走了。”

在百合的笔下,苒青是美国名校康奈尔大学的博士生,一直很独立,但在异乡孤独寂寞的时候,一样会盼望有人相伴……有一双注视自己的眼睛……迫切地需要一个男人,一种依靠。但在描写让苒青倾心相爱的达明时,达明却不是一个高大伟岸,敢做敢担的男性。随手摘几句小说中关于达明的形象:“在苒青看来,他(达明)是个根本不起眼的小男生。”“达明显得又瘦又小,象个与妈妈走散了的孩子一样不知所措。”而在两人交往中,也一直是苒青处于主动地位:“(到学校报了到)一切安排好后,她给他写了封短信。”“她想她应请他来,来看看这样一个凄艳绝顶的秋天,纽约那样的大城市,是看不到这样让人心悸的景色的。她写了封信,他回信说太忙,来不了。”“期末考试之前,她给他打了个电话,说寒假要去他那儿。”

对于早期流传于网上的大陆留学生小说,百合的作品无疑是最受欢迎的。由于当时的网络信息集中,百合的作品的魅力强大,从ACT到《新语丝》,百合的知名度甚高,她还因此在众多追随者中,选中了如意郎君。参加百合婚礼的几乎都是网友,当时还有留影纪念。



照片摄于1995年7月百合婚礼后第二天,于State College一家中餐馆。(图片来源于新语丝网站)

如果说,文学是有性别的,或许有人会提出异议。倘若说,作家是有性别的,那便无可争辩。从理论上来说,性别与文学虽然彼此无法构成什么必然或者直接的联系,但实际上,不同性别的作家,在创作上,无法摆脱自身性别所带来的特殊体验与经验,性别的生理与心理特性,必定要通过创作主体这个媒介来体现。无论是文本中人物心理和造型的特色、情节与细节的安排、话语形式等等,都被赋予不同的性别内涵。无论是作者还是评论者,可以不是女性主义者,但却无法完全回避女性主义文学理论的存在和受其影响。作为研究者,为了学术的纯粹,戴锦华就曾经做过申明:“我不是一个女性主义者,但由于我生为女人,女性主义就不可能不是我内在的组成部分。”〔1〕

北美网络文学从1992年的论坛ACT,发展到1996年1月创刊全球首家中文女性网刊《花招》,便可看到女性文学从起步发展到成熟的轨迹。女性网刊《花招》的诞生,正应了伍尔夫提出的,女性要有“一间自己的房间”〔3〕。《花招》就是这样一个赋予女人风采,女人灵性,花枝招展,花招百出的女性自己的房间。无论从物质层面,还是精神层面上看,《花招》都是名副其实的女人“一间自己的房间”。这个由清一色女性编辑组成的女性刊物,无疑是掌握了绝对的话语权,从形式上看,与当时以男性编辑为主的CND、《华夏文摘》、《ACT》、《枫华园》、《新语丝》、《橄榄树》等论坛和网刊有对抗的意味。当时《花招》的两位发起人鸣鸿与红墙也有这个意图——创办一个“由女人自己说了算的网刊”,果然,《花招》很快网罗了当时几乎所有知名的中文网络女写手,成了旗帜鲜明的女性主义文学的代表。《花招》创刊号上就有作者:百合、莲波、马兰、红墙、鸣鸿、晓拂、天天、方芳、亚莉。以后又增加了:萍儿、伊可、小三、卓英、若玫、五月、寄北、路耘、啸尘、阿媚、滴多、羽醇、雪焰……偶尔还有须眉的影子:图雅、祥子、散宜生、鲁鸣、雪阳等,不过他们的作品中主角皆是女性或与女性有关的故事。

编辑中心设在加州硅谷的《花招》文学月刊,当时以发表小说、散文、诗歌等纯文学作品为主。一年之后,1997年1月开始,《花招》在原本以电子邮件发行为主的基础上尝试网页版,由于创刊以来一直深受读者们的欢迎,为了满足创作者与读者的要求,1997年10月《花招》又增加了《花絮》生活周刊,主要面对生活,刊登富有生活情趣和生活感受的小品文,周刊专栏设有“事事关心”、“财经话题”、“天涯海角”、“瞎白话”、“情感人生”等。随后,又相继增加了以通俗小说为主的《花会》通俗小说选刊;以介绍和探讨中国古典文化为主的《花雕》古典系列季刊;以及张贴中外友人才艺作品的《花廊》等。


(二)和谐是女性主义最终目的

西方女权主义理论和女性文学中蕴含着丰富的政治权利和经济独立的诉求,形成了一部女性运动发展史和女性文学史。女性主义文学理论源于西方女权主义运动,关于西方女权主义运动,李银河在其《女性权力的崛起》一书中有较细致的分析:“长期以来,妇女运动一直有两种倾向,一种是强调男女两性的相似之处;另一种是强调男女两性的相异之处。这两种倾向之间一直存在着激烈的争论。有人为此将女权主义者划分为要求平等(equality)者和强调特性(identity)者两大类。并将妇女运动中的这两大类概括为人性女权主义和女性女权主义。前者主张妇女应当发展其人性,这一发展与性别无关;后者则主张妇女应当发展其女性。前者强调男女两性的共性和平等;后者强调女人应当保持和发展自己的特性。前者要求对男女同样对待;后者要求对女性的特殊性质和活动加以特别的对待。前者强调女性应当享有同男性相同的地位;后者则强调女性特异的本质及其在社会生活中应当起的更大的作用”〔2〕。

西方妇女运动存在的两种倾向,不但体现在不同的女性群体中,甚至在同一个女作家、同一部女性作品中,就存在着这两种倾向。弗吉妮娅·伍尔夫是女权主义的先锋,也是“当代女性主义论争开创之母”。她一方面强调女性要有“一间自己的屋子”,另一方面又拒绝“女性主义”意识,要求自己做到:“象女人那样写,但是象一个忘记自己是女人的一个女人。”

无独有偶,18世纪英国以女性为创作主题的女性作家作简·奥斯汀,她的作品中也存在着叛道与守道的双重书写。简·奥斯汀是那个时代的女权主义启蒙者和女性意识觉醒者的积极支持者,但在她创作的小说中却明显地存在着一种“传统意识”。她笔下的女主人公多为中产阶级年轻女性,无论是《理智与情感》中玛丽安;还是《傲慢与偏见》中伊丽莎白,都是以男性的审美来设定形象,甚至小说情节设计也都是女主人公在男性爱人的启发和帮助下,逐渐认知自我、完善自我、走向成熟的故事线索。

反观北美网络文学,这个看上去极富女性主义特色的网刊《花招》,似乎也是个双重体。一方面,《花招》坚守纯女性编辑的原则,从女性的视角和立场为刊物定位,以女性的审美观与价值观为标准来选稿。另一方面,也不排斥传统的风格。单看《花招》女性写手的笔名,就可见一斑:百合、莲波、马兰、方芳、亚莉、萍儿、伊可、若玫、阿媚……这些明显“小女人”气息的名字,不正符合男性对女性的需求常用的赞美词汇:温柔、贤惠、优美、含蓄、细腻——这些标准,通常被女权主义批判为“男权文化的产物。”

然而,《花招》的编辑与写手是一个很和谐的群体,并没有通常所见的要求平等(equality)的女性主义者和强调特性(identity)的女性主义者之间激烈的分歧与争议。她们既强调男女两性的共性和平等;也强调女人应当保持和发展自己的特性。刊物既实现了女性享有同男性相同的地位;又实现了女性特异的本质及其在社会生活中应当起的更大的作用。最有意思的是,《花招》主编鸣鸿是编辑部娘子军里的巾帼英雄,既有很强的组织领导能力,又有很深的文学素养,她的观点和行文都颇大气、豪情。而她用另一个笔名“若玫”却写出许多精美、婉约的诗文,倾倒了一大批男女读者,追随者众多,无疑成了不少男性网友的爱慕对象。不过,当时知道若玫就是鸣鸿的人并不多,一直以为是一刚一柔的两位作者。

1998年10月,《花招》总第34期刊登了一篇笔名为“北京同志”的女作者写的小说《北京故事》,首开同志小说先河,在网络上流传很广,争议也很大。当时《花招》编辑米舒还用了3500字的篇幅做了评论加导读。后来,《北京故事》于2001年被导演关锦鹏拍摄成电影《蓝宇》,由刘烨和胡军主演,拍片风格大胆露骨,也风靡一时。因此影片,关锦鹏获得了第38届台湾金马奖最佳导演,刘烨获最佳男主角。这应该算是最早一部网络小说被改编成电影。

女性主义研究学者于东晔在她的著作《女性视域——西方女性主义与中国文学女性话语》中曾提到:“性别立场是一种文化视角,它不完全由作者的生理性别所决定,所以,女性作家创作可以体现出男性立场,同样,男性作家的创作也可以采用女性立场。”〔4〕上个世纪90年代中国文坛上有陈忠实的《白鹿原》和贾平凹的《废都》这样的作品,同时也有毕飞宇的《青衣》、《玉米》和《玉秀》。正如同时期,北美网络文坛上在《花招》这样的女性刊物上,出现女作者写的男同性恋小说《北京故事》。世界不寂寞,女性文学也不单一,女性主义文学更是热闹。

大凡新生事物崭露头角,为了摆脱旧的桎梏,总要以过激的方式和姿态出现。由于上世纪60年代欧美提倡性开放,女权运动也在此浪潮之中,为了打破妇女陈旧的观念,改变地位,难免有一些过激的言行,因此被不少中国民众误解为女权主义就是一些出格女性疯狂、肮脏的思想和行为,常与“滥交”、“性变态”等邪恶的道德败坏的做联想。而在知识分子中,也存在误解,他们普遍把女性主义等同于妇女解放运动,等同于官方提倡的“男女都一样”。因此长期存在抵触、厌恶的情绪和态度,有的理论家还把某些中国男性人格中的“缺钙”现象,归罪于妇女解放。

评论家陈晓明就曾著述“中国妇女的解放是以贬抑男性为前提。男女平等,同工同酬,通过对男性经济地位的贬抑而达到男女平等”,所得出的结论为:由于男性经济优越感的丧失,使他们在家庭中的统治地位全貌瓦解,变得谦恭驯服,“在某种意义上妇女解放成为一项卓有成效的管理策略,妇女无意中成为驯化男性的同谋。”〔5〕

事实上,西方妇女运动自19世纪后半叶到20世纪初年的第一次浪潮(主要为妇女争取选举、就业和受教育的权利),经过20世纪60、70年代的第二次浪潮(更大规模地争取妇女进入学术机构),再到第三次浪潮(主要对以往两性概念划分及所有有关两性理论的批判,强调话语即权力,致力于创造妇女的话语),男女关系已经逐步走向平衡。女权是相对于男权而存在的,当女性不再受歧视,不再是弱势群体,男女关系也就逐渐趋于和谐。要达到这个目的,其中有女性的努力,也需要男性的协助,其最终目的是希望两性关系更自由、更独立、更加和谐。这并非靠贬抑男性达到男女平等,而是通过公平竞争来实现。当然,要公平竞争,首先需要建立公平竞争的环境和机制。

以《花招》的编辑与写手这个群体为例,她们几乎都是北美留学生,在大陆受过高等教育,来美国和加拿大之后,拿到博士或硕士学位,进入西方主流社会,与当地白人同工同酬,平起平坐,经济收入与社会地位都不低,成为中产阶级。在她们独立之后,选择就比低层的妇女自由得多。她们中,有选择放弃职场,回归家庭,成为全职母亲,相夫教子的,如百合。有一直是职业女性的,身为工程师的红墙。鸣鸿也是工程师,后因怀孕生子,初为人母,事业家庭两头忙,只好暂时停办了“业余爱好”《花招》。现在已经海归的鸣鸿,也许有一天又会兴起复刊的念头。


(三)结语

这半个世纪以来,西方妇女运动与西方女权主义理论带动了全球范围内的女性主义兴起。由此改变了女性被动和从属的地位,女性争取到了升学、就业、选举等多种权利。同时,男性的传统观念和社会文化地位也随之变化,难免引起两性之间的关系紧张。而在女性主义群体里,人性女权主义和女性女权主义两大派别之间一样也存在激烈的争议与分歧。其实,这些都是铜板的两面,即使在同一个人,或一部作品中,也常常存在看似对立的两种倾向存在:叛道与守道的双重性。这就证明,女性存在两面性,不同的是,在不一样的社会环境和生存条件下,有不同程度的消长。而男性也存在两面性,他们也未必都需要和欣赏只有单一特性的女性。而只有在女性政治与经济地位提高之后,她们才有更大的自由,更独立的意志,来选择自己的社会和家庭角色,更和谐地与男性相处。一旦两性有此共识,再通过文学作品加以传播,世界将更加和平与美好。



参考文献:

〔1〕戴锦华:《犹在镜中》,第181页,知识出版社,1999年
〔2〕李银河:《女性权力的崛起》,第248页,文化艺术出版社,2003年7月。
〔3〕Virginia Woolf,A Room of One''''s Own(1929),Granada Publishing Ltd.,London,Toronto,Sydney,New York,1997.
〔4〕于东晔:《女性视域——西方女性主义与中国文学女性话语》,第242页,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6年9月。
〔5〕陈晓明:《勉强的解放:后新时期女性小说概论》,《当代作家评论》1994年第3期。
【查看对该帖的1条回复】
回复贴子
施雨 去施雨家留言 回复于2013-08-12 06:11:29『诗歌论坛』
回复:施雨『《残局》(同题诗)』
《残局》(同题诗)



01、施雨

远远近近
多少人峙在这方棋营格里
就像围观一场路边人的爱情

是将军归田最后的围猎
还是过路商贾的江湖排局
山色水声,悄然退尽

无声是一种姿势
马炮争雄,布局骗着与对策
虚无,不过是一种思考

所有棋路的意义和疼痛
让那些细密的手
攥紧,再松

你说,防不胜防的爱
防不胜防
秋后多少糊涂账

说得也是
一声巧笑,宛若出世。
再笑,村庄与人烟更远了

如今
你和谁坐在世界的一隅
闭目。冥想

一场雨,湿了多少英雄汉
我假装没有看见
那只翻云覆雨的手



02、刘贤成

我从不爱对奕,
却被扯进残局,
各为其主,
在潜规则下互相撕杀。
硝烟渗入了酒色财气,上升,
蒙敝了世人的心。

那支配棋局的手啊,请不要忘记,
我的胜利装饰了你的萝,
那七嘴八舌的军师们啊,请注意,
你们的话不分黑白青红。
哼! 更请不要顾盼自豪, 要知道,
设有半个你们的脚印,
留在我走过的路。

渴望,当一个快乐的逃兵,
总有一天,我会破局而出,
挣脱那翻云覆雨的魔掌,
向傍观的人群挥手,走了,
再回眸一个冷笑,然后,
直奔回家,
享我天伦,

耗多少的光阴,
追那无崖的梦。
繁华过后,
重归于平静,
剩下我,独对岁月无声。
要再上路,却又见远山硝雨迷蒙。
回复贴子
侯范才 去侯范才家留言 回复于2013-06-11 11:32:24『诗歌论坛』
回复:施雨『《中国人眼里的美国人》』
母亲。麦穗。麦田-----观米勒名画《拾穗者》有感
母亲。麦穗。麦田-----观米勒名画《拾穗者》有感



麦子,倒在五月的火焰里

成为季节的烈士

麦田之上,每一枚散落的麦穗

都是母亲收养的孤儿



在麦茬上的母亲

一次次毕恭毕敬地弯腰,

这个重复着六十多年都未有改变的动作

向是给喂养她饥饿的麦粒

一次次虔诚地感恩



麦子倒下的五月

让母亲永远感恩的

不只是一粒伟大的麦粒

还有那片养育她的大地



五月的镰声,划痛了谁的记忆

画中,那位去年还在故乡的麦田上

捡拾麦穗的母亲

一步一趋、重复着向大地鞠躬的身姿

踩痛了那片五月的旧时光

眼下,面对一幅母亲拾穗的遗像

她年迈的身影

依然驻足在五月的日头下

失母的泪,淹没了那片没有母亲的麦田

一颗颗被母亲捡拾来的麦粒

都是播种在游子心坎上

思亲的种子



川越博客
回复贴子
施雨的论坛回复总汇
【首页】【前页】[1] [2] [3] [4] [5] [6] [7] [8] [9] [10] 【后页】【末页】
第  页  
共430条回复,每页10条,当前第1/43页
文心首页文心简介文心专辑文心帮助文心论坛加入文心文章管理联系文心社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文心专辑由文心社管理维护。个人专辑文字乃会员自行发贴,文责自负,与文心社无关。
Copyright © 2000-2019 Wenxinshe.ORG. All Rights Reserved.